? 第六百八十四章 收服(七千字大章)-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六百八十四章 收服(七千字大章)

第六百八十四章 收服(七千字大章)2017-11-10 21:26:22Ctrl+D 收藏本站

????醉仙居集团公司。

????自从白浅诺走后,李奇不得重新回到岗位上,打理公司的一切生意,每次看到那一沓沓厚厚的文件,心里就充满了对秦夫人的诅咒。

????咚咚咚!

????“进来。”

????小玉走了进来,道:“大哥,王衙内了。”

????李奇一愣,笑道:“请他进来吧。”

????“是。”

????片刻,王宣恩就带着两个跟班走了进来,如今他爹爹不可一世,他自然也是威风八面,成为了京城太子党的龙头,在京城也只有以高衙内为首的四小公子不惧他。

????“哟,王衙内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李奇站起来拱了拱手,手一伸道:“快快请坐。”

????王宣恩得意一笑,没有选择坐在李奇的办公桌前,而是坐在沙发上,很明显,他是要李奇过去和他谈。

????你如今牛,我忍。李奇丝毫不以为意,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天下无双来,倒了杯酒,亲自放到茶几上,笑道:“衙内,请喝酒。”

????王宣恩见罢,心里更加得意了,呵呵道:“你不是不喝酒的么,怎地你这屋内还有酒柜。”

????李奇拿了一把椅子,坐在王宣恩对面,道:“我不喝酒,客人要喝吗。俗话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衙内今日前来,有何事吩咐?”

????王宣恩喝了一口酒,道:“是爹爹让我来了,爹爹问你还记得你答应他的事么?”

????“当然记得。”

????“那你休息够了没有?”

????李奇笑道:“日子定下来没有?”

????“二十。”

????“没问题。”

????王宣恩道:“那好,我走了。”

????“且慢。”

????“还有事么?”

????李奇呵呵道:“衙内是不是忘了一件基本的事?”

????“何事?”

????“价钱呀。”

????王宣恩哼道:“堂堂太宰府会少了你这点钱?”

????李奇道:“咱们是在做生意,不是比官大,我也的按章程办事,你们至少得先交一部分订金。”

????这厮真是一个贪财的小人,不足为虑。王宣恩笑道:“那你打算要多少?”

????“王相举办宴会,那菜式肯定不能太寒碜了,免得让王相丢面子。这样吧。”李奇伸出三根手指道:“所有的加起来,三百贯。”

????“好。”

????李奇愣道:“你都不考虑下。”

????王宣恩喝完剩余的酒,起身道:“最近你让我们损失的钱,何止万贯,区区三百贯,又算得了什么,钱待会我就会让人送来。”

????你丫贪污都贪到能够恁地理直气壮说出来。真是够厉害的。李奇自然知道他指的是商务局盘查应奉局的事,笑道:“衙内说笑了,我送衙内。”

????“哎哟,这我可不敢劳烦经济使大驾,走了。”

????“衙内慢走。”

????李奇招招手,直到小玉将门关上后。他才收回目光来,脸上笑意渐浓,喃喃道:“既然你们这么想死,那我就送你们一程吧。”

????过了一会儿,忽听外面响起了激动兴奋的叫嚷,“师妹,师妹。我在这里,你怎地来了?是不是来找为兄的?”

????又听鲁美美道:“对不起,是师父叫我来的。”

????外面登时安静了。

????李奇呵呵直笑,他都能想象的到外面的马桥此时那副吃瘪的表情。

????咚咚咚!

????“进来吧。”

????很快,鲁美美和马桥就走了进来。

????这鲁美美还未开口,马桥就好奇道:“步帅,你唤我师妹来此,有啥事?”

????汗!你这家伙不会以为我打算施行潜规则吧。太邪恶了。李奇瞪了他一眼,道:“这事跟你也有关。”

????马桥心中一喜,暗道,莫不是他打算促成我和师妹这一段美好的因缘。

????李奇瞧了马桥,心里立刻明白过来,道:“没你想的那么美,其实是关于那酒鬼的。”

????马桥听罢。心里是说不出的失望,但一想到那酒鬼在牢狱里待了不少日子来,心中又是愧疚不已,忙问道:“步帅。你是不是要将酒鬼放了。”

????李奇点点头道:“嗯。你们待会就跟我去一趟开封府吧。”

????鲁美美喜出望外,其实这段日子她一直都是非常内疚,毕竟当初李奇设计擒住那酒鬼,她也是帮了大忙,曾多次想来询问,但见李奇忙的不可开交,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待李奇处理完手头上的事,三人就赶往了开封府。

????关于收押酒鬼一事,李奇早就与开封府少尹打了招呼,故此他这次也没有去打扰他,直接去到了天牢。

????“卑职参见大人。”

????专门看守牢房的四名狱差此时正在坐在桌上喝酒打屁,突见李奇来了,赶紧放下酒杯,起身行礼。

????“嗯。”李奇点点头,捂住鼻子问道:“你们在这种环境下都能喝的痛快?”

????为首那名狱差道:“回大人的话,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那倒也是。”李奇讪讪一笑,道:“不过值班最好还是不要喝酒,免得坏事。”

????那几名狱差听罢,脸露惊恐之色。李奇又笑道:“放心,你们不是我的属下,我不会拿你们怎么样,更加不会去打你们的小报告。”

????四名狱差这才松了口气。

????李奇问道:“那人现在怎么样呢?”

????那狱差答道:“都还好,就是整日嚷着要酒喝,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还经常辱骂大人。”

????不骂就不正常了。李奇笑了笑,手朝里面一指道:“带我进去瞧瞧吧。”

????“是。”

????一名狱差立刻打开狱门,几人走了进去,里面真是暗无天日,一股专属牢房的恶臭熏得李奇眼都睁不开了。

????以前看电视的时候,李奇记得这种场面,一般都会有人嚷嚷着冤枉,可是这里却异常的平静,那些罪犯只是太了眼皮。而后干嘛就干嘛去了,这不禁让他感到十分好奇,道:“这些犯人为何恁地安静,而且我瞧你们这里人也不多吗。”

????一名狱差答道:“哦,上次皇上大赦天下,放出去不少罪犯,而留在这里的都是要被处以极刑的。”

????“哦。原来如此。”

????那狱差带着李奇来到了最后一间牢房。李奇没有走近,只是站到边上,偷偷瞥了眼,只见里面睡着一个蓬松头脏兮兮的老头,与旁人不同的是,整个牢房就他一个人。而且手脚都是用厚厚的镣铐锁着的。

????李奇笑道:“你们给他待遇倒也不错嘛,还给他弄了一个单间。”

????那狱差讪讪道:“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这牢房里面还住在两个人,但是不到三天,那两人就一个双手骨折,一个双脚骨折,要再这么继续待下去。估计连命都会没了,于是我们就给那两人换了间牢房,如今那两人已经放了出去,不过也只是一个废人了。”

????李奇皱眉道:“哦?这是为什么?”

????那狱差道:“其实这事也不能怪这酒鬼,当时是那两人先欺负他的,结果反而被他给打趴下了,后来据说是这酒鬼听到隔壁牢房的人说,这二人以前都是专门欺负百姓的一方恶霸。于是就用那镣铐将一人的双腿给敲断了,又将另一人的双手给敲断了。”

????马桥兴奋道:“打得好,这种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百姓。”

????李奇瞥了他一眼,道:“哪里好了,就凭这一项罪,他就能在这里多蹲个八九年。”他说着从怀里掏出几串铜钱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拿着去买些酒喝吧。但是最好不要在值班的时候喝。”

????那几名狱差迟疑了下,才接了过来,眼中的欣喜之色尽显无疑。李奇这才走上前去。

????或许是因为没有喝酒的原因,那酒鬼耳朵忒灵了。几人刚一来到门前,他就从床上蹦了起来,哭喊道:“几位差大哥,你们就行行好吧,赏点酒给我吧,求求你们了---。”

????话喊道一半,他声音突然戈然而止,双手拂开面前的头发,双目睁圆,眼中那腥红的血丝,让人看着都害怕,突然蹦到门前,怒吼道:“李奇---李奇小儿,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还不快将我放出去,美美,为师对你这么好,你为何要害我?”

????鲁美美正欲开口解释,李奇抢先道:“看来我还是早来了,我们走。”

????他说着转身就走。

????那酒鬼可慌了,伸出双手嚷嚷道:“李奇,李奇,我错了,我知错了,我不该偷你的酒,你大人有大量,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就饶我这一次吧,就算你不肯放我出去,弄些酒给我也好呀,求你了。”

????李奇听到后面是哭笑不得,朝着马桥道:“你师父真是要酒不要命呀。”

????马桥挠挠头道:“那倒也不是,应该说只要有酒喝,他在哪里都能生活下去。”

????“有道理。”

????李奇苦笑的点点头,又回到了牢房前,道:“其实我也不想让我的救命恩人在这里受苦,只是你做的实在是令我太失望了,你要酒喝,与我说就是了,何必去偷了。”

????那酒鬼一愣,咆哮道:“那你为何早不跟我说。”

????李奇道:“你又没有问过我。”

????“我咋知道你这么大方,我见过的那些有钱人都小气的要命。”

????李奇笑道:“那只是因为你见过的那些有钱人和我比起来,就不能算作是有钱人了。”

????“那是,那是,你行行好就放我出去吧,我发誓再也不偷你的酒喝了。”

????李奇道:“放你出去也行,不过你今后必须得听我的,你放心,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那酒鬼稍稍迟疑了下,点头道:“行行行,我保证一定听你的。”

????李奇笑道:“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不会,怎么能呀,你不信问马桥,我向来就是说一是一,从不食言。”

????马桥哼道:“你当初答应与我们一起去帮师妹报仇,可你还不是食言了。”

????那酒鬼咬着牙笑道:“小桥,那只是一个意外,非出自我本意。都是那酒惹的祸,算不得食言,只能说是天意如此,后来我不也去履行诺言了,只是未能成功罢了。”

????李奇呵呵道:“好了,好了,你也别解释了。我放你出来便是。”他说着就朝着那狱差挥下手,道:“放了他吧。”

????“是。”

????那两名狱差立刻打开牢门。

????酒鬼生怕李奇后悔似的,赶紧走了出来,嘿嘿道:“差大哥,还有这个了。”他扬了扬双手间的镣铐。

????李奇又点了下头。

????那名狱差立刻将他的手铐脚铐打开来。

????“呼!”

????待镣铐取走后,酒鬼感觉身子轻松多了。蹦跶了几下,活动了下筋骨,笑道:“李奇,真是太谢谢你了,不过---。”

????说道此处,他眼中厉芒一闪,右手倏然抓向李奇。愤怒道:“不过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饶不了你。”

????马桥心中一凛,右脚踢向酒鬼,他知道挡肯定是为时已晚,只能围魏救赵。

????面对马桥这一脚,那酒鬼也不敢大意,收回手,身子一转。左腿横扫过去。

????“小心。”

????鲁美美赶紧上前,双手交叉挡在李奇身前。

????砰地一声。

????鲁美美只觉双臂一阵酸麻,后退了两小步,但是她也知道其实酒鬼已经脚下留情了。

????当着马桥的面打鲁美美,这下可不得了了,马桥立刻进入癫狂状态,嘶吼道:“好你个酒鬼。竟敢踢我师妹,我杀了你。”

????双手间寒光一闪。

????那酒鬼见马桥竟然带有武器,不禁也惧怕三分,暗骂一声。糟糕,这小子什么时候开窍了,随手抓起一个狱差朝着马桥扔去,撒腿就跑,“小桥美美,你们就跟着那小子玩吧,为师可不想受人拘束,为师走了,有缘再会。”

????话音未落,这人就消失在了牢房内。

????马桥正欲追赶,李奇突然拦住他道:“算了,不用追了,他逃不了的。”

????......

????当晚,三更时分,又是这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朱雀门。一个带着草帽,肩背两个酒坛子的汉子,快步朝着城门走去。

????待他来到城门前,一名看城门士兵拦在他身前,问道:“来者何人?”

????那汉子躬身道:“哦,我是城外的渔夫。”

????“渔夫?鬼鬼祟祟的,把草帽摘---。”

????这话都还未说完,那汉子直接一拳砸了过去,砰的一声,那士兵登时晕倒在地。还未等其余的士兵反应过来,那人就赶紧朝着城外冲去。

????这人正是刚刚放出来的酒鬼,他在京城躲藏了半日,准备晚上趁着夜色出城,

????可是待他刚一来到城门外,火光突然骤起,把整个城楼都照亮了。

????“唰唰唰!”

????只见百余名士兵手持弓箭,对准着他。

????“贼人休逃。”

????一名英武不凡的年轻士官骑着骏马,手持长弓,威风凛凛站在最前面。

????又来?酒鬼一见到人,头发都竖了起来,这士官可不是别人,正是上次擒拿他的岳飞。蹦了起来,咆哮道:“小儿,你有本事就别拿这些弹弓出来吓人,若能陪大爷玩上几个回合,就算你有本事?”

????岳飞面不改色道:“我乃奉命行事,并非怕你,你还是快速速就擒吧。”

????“你---。”

????那酒鬼余光朝后一瞥,发现他又被包围了,这场景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哐当一声。

????一副镣铐又扔在了他面前。

????岳飞道:“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那酒鬼一见到这镣铐,气的都快吐血了,怒吼道:“小儿,你真是欺人太甚。我又没有犯法,你凭什么抓我。”

????岳飞道:“我亲眼见你打晕一名士兵,难道还会有错。”

????酒鬼登时无语了。

????“快点戴上吧。”

????酒鬼嚷道:“我偏不听你,你便怎样?哼,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李奇安排的,他既然如此煞费苦心,定不会伤我性命,有本事你们就射呀。”

????嗖的一声。

????一枝箭矢钉在了他脚前。

????岳飞道:“步帅早就料得你会这么说,步帅说若你不肯束手就擒,也别伤你性命。在双腿上射上两箭便行了。”

????酒鬼登时冷汗涔涔,胸口是怒火中烧,又见岳飞搭弓拉箭,忙道:“别别别,我戴,我戴还不行么。”

????说着他又老老实实将镣铐戴上,心里把李奇祖宗十八代都诅咒了一遍。

????镣铐刚刚戴好。又是那么熟悉的一张大网将其网住,酒鬼知道自己已是瓮中之鳖,也懒得反抗了,立刻摆出一个令自己的舒服的造型。

????“拖走。”

????“拖?”

????酒鬼大惊,道:“就这样拖,你当我是猪呀。就算是猪也受不了啊,这不是要我的命么?你娘的忒歹毒了。”

????岳飞讪讪道:“对不起,是我没有说清楚,抬走。”

????“这还差不多。”

????......

????西郊庄园内,李奇坐在前厅打着瞌睡,他身旁还站在马桥鲁美美两大保镖。

????不一会儿,岳飞走了进来。抱拳道:“大人,贼人已经擒拿归来。”

????李奇笑道:“辛苦你了,你快些回去休息吧。”

????“是。”

????岳飞刚出去不久,只见两名士兵就抬着那酒鬼走了进来,那酒鬼也没有消停,见到李奇就是一顿怒骂。

????李奇没有理他,道:“帮他解开。”

????那两名士兵立刻网子解开来。

????李奇又道:“镣铐也解开吧。”

????鲁美美心有余悸道:“师父,这?”

????“没事。”李奇道:“你们都出去。我要和他单独谈。”

????马桥大惊道:“步帅,你不要命了,这太危险了。”

????李奇笑道:“他犯不着杀我,就跟我犯不着杀他一样。”

????那酒鬼笑道:“小子,你还真是有胆色,我算是看漏眼了,不过你三番四次的整我。我可不敢保证不对你动手。”

????马桥怒道:“酒鬼,步帅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别让我们难做行不。”

????鲁美美也道:“你们都是我的师父,好生说说。何苦如此了。”

????那酒鬼头一昂,哼道:“我不跟个叛徒说话。”

????“你---。”

????李奇抬手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吧,咬人的狗不会叫,他叫的越凶,就越安全。”

????那酒鬼一听这话,差点没有闭过气去,这嘴刚一张开,心想,我若再骂的话,不正中了他的下怀,我可不能让他得逞。但转念一想,我若不骂的话,那不也中了他的下怀,这小子真是坏死了,气煞我也。

????马桥还是不放心,毕竟他也了解他师父行事向来就是无迹可寻的,疯疯癫癫的。但是又见李奇恁地淡定,心想,步帅一直都很怕死,他既然让我们出去,一定是有办法。

????想到此处,他才点点头道:“师妹,咱们出去吧。”

????鲁美美见马桥还给她使了个眼色,稍稍一愣,以为马桥看出什么来了,向李奇行了一礼,而后就跟马桥走了出去。

????那两名士兵替酒鬼解开镣铐后,向李奇行了一礼,也退了出去。

????如今厅内就只剩下李奇和酒鬼二人。

????酒鬼站起身来,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盯着面前的猎物,心想,他如今就是碗中的菜,想何时取他性命都行,且先喝口酒再说。

????他赶紧取下肩上的两坛子酒,大口灌了起来,他白日害怕喝酒误事,故此只是偷了酒,并没有喝。

????李奇抽动下鼻子,道:“你这是从金楼投来的?”

????酒鬼一愣,好奇道:“你咋知道?这上面又没有写?”

????李奇道:“我有鼻子的。这酒名叫月香酒,香气特浓,只有金楼才有。”

????“原来如此,我也是被这香气给吸引了。”酒鬼点点头,又道:“可我不是偷的,我只是借,他日有钱再还给他就是了。”

????“这钱就不用还了,你做的非常好。”李奇呵呵一笑,又道:“不过金楼里面高手如云,你是怎么做到的?”

????酒鬼惊道:“这你也知道。不瞒你说,还真是够惊险的,我也没有想到一家酒楼里面竟然会藏着这么多高手,险些就被他们发现了。不过发现也没事,我虽寡不敌众,但是我要跑,他们也拦不住,还有,人家可不像你一样,动不动就拿出一百来副弹弓来吓唬人。”

????“不这样。能把你请来吗。”李奇微微一笑,手朝着旁边一伸道:“坐吧。”

????酒鬼也没有客气,坐了下来,又灌了一口酒,砸吧了几下,道:“我说李奇。你真不怕我取你性命么?”

????李奇笑道:“你杀了我,你必死无疑,我们俩有没有深仇大恨,你何苦如此了。”

????“有道理。”酒鬼点点头,又道:“深仇大恨是没有,但是小仇还是有的,我就算不取你性命。也能把你整成残废。”

????“那你也是必死无疑。”

????“呃...哎,我可以用你来做人质,这样我就可以安全出城了,哈哈,这真是一个好主意。”

????李奇呵呵道:“你若这样做,连你在内,凡是与你有关的人全部得死,包括马桥和鲁美美。因为一旦惊动了上面人,那连我都保不住你们了。”

????酒鬼撇了下嘴,道:“你说我就信呀。”

????“我随便就能调几百名禁军去捉拿你,你以为呢?若是当初你是来找我报仇的,任你武功在高,你也跑不了。”

????酒鬼抓抓头,哼道:“你够狠。但是我可跟你说明了。我这人最不爱受人管束了,你想让给我跟小桥一样,那决计不可能。”

????李奇笑道:“但你更爱美酒不是吗?”

????“这是两码事。”

????“也可以算是一码事。你帮我,我给你提供美酒。岂不是两全其美,不劳而获的东西,你喝的安心么。而且我会尽可能的给你最大限度的自由。”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当真?”

????“当然,你若不想留下,现在就可以走,我保证不会再强求你了。你毕竟是鲁美美和马桥的师父,而且还救过我的命,我李奇也非忘恩负义之人,决计不会伤你性命。但是我觉得,离开并非明智之举,我听说你并无亲人在世,就马桥和鲁美美两个徒弟,可以说他们就是你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而他们也已经在京城扎根了,不可能会跟你一块走的,你难道想孤苦伶仃过完这下半辈子么?你现在身手好,可以为所欲为,但是你总有老的时候,到那时你腿脚都不利索,你就会体会到孤独的滋味,你会希望马桥和鲁美美在你身边照顾你,而且我相信不会有好心人拿酒给你喝,你若再想上门求我收留你,那你认为我还会收留你吗?所以,我认为你应该趁现在为自己多争取一些,只要你帮过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保证你今后能享受天伦之乐,安度晚年。”

????酒鬼望着坛中的美酒久久不语,隔了半响,他倏然起来,笑道:“你果然有些本事,难怪小桥都会服你,不过我才不稀罕了。告辞。”

????“慢走。”

????酒鬼走到门前,忽然停了下来,又转过身来,快步走到李奇身前,道:“或许你说有道理,好吧,我答应你,不过在这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先说。”

????“当初我答应帮美美报仇,可惜我没有做到---。”

????不待他说完,李奇就到:“这你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帮美美报仇的,她如今也是我徒弟,只是美美的仇人不在京城,我又实在抽不出身来,须得等上一段日子,到时我自会想办法。”

????“那好,一言为定。”

????李奇微微一笑,站起身来,道:“这可不是我逼你的,是你自己愿意留下的,所以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当然。”

????“那好,现在我就有个任务交给你。”

????“这么快。”

????“不过你放心,在这之前,我会让你喝足五日的酒。”

????“爽快!成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这实在是不好拆开来发就两章一块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