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做回禽兽-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零六章 做回禽兽

第七百零六章 做回禽兽2017-11-10 21:26:53Ctrl+D 收藏本站

    惊悚。

    唯有这个词能形容李奇此时的状态,什么浪漫深情感动,早就灰飞烟灭了。

    “师师姑娘,你---你方才说什么?我---我真没听清楚。”一向口才了得的李师傅,面对亦邪亦正的李师师,不免舌头有些打结。

    其实不要说他了,就连封宜奴和耶律骨欲都惊呆了,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李师师。

    李师师似乎也察觉到失言,不禁脸色微红,却更显娇艳,美眸一划,一抹难以察觉的失落从中掠过,咯咯笑道:“李师傅,你胆也太小了吧,这就把你给吓成这样了。”

    我---我这是胆小么?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啥身份,我要给你一个家,那除非坐龙椅的是我。李奇呵呵笑了几声,但笑的很勉强,道:“我这人胆小,师师姑娘就莫要开这种玩笑了。”

    封宜奴抿唇笑道:“你若胆小,那就找不出几个胆大的了。”

    嘿。你还帮着外人来欺负我。李奇双目一瞪。可惜对方不是季红奴,而是封宜奴,酥胸一挺。

    “好大。”

    “下流!”

    三女齐齐啐了一口。李师师无奈的摇摇头,道:“我们已经学会了,你忙你的去吧。”

    “你确定?”

    “嗯。”

    三女同时点点头。

    李奇纵使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留在这里揩油了,笑着点点头。道:“那你就继续擀吧,我先去忙了。”

    一男三女的奢华配制。真是男女搭档,干活不累,其乐融融,羡煞旁人呀。

    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傍晚。

    三女早就出了厨房,来到了后堂,玩起了斗地主,杀是天昏地暗。

    忽听得吱呀一声。伴随着一阵热腾腾的香气,李奇端着一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当李奇看到屋内的这一幕,不禁想起了唐伯虎,不过他可不是唐伯虎,这种齐人之福,他想都来不及。岂会跑去装下人,真没那功夫,那种人真是太下流了,典型的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要别的男人怎么活呀。

    三女同时放下了手中的牌。李师师颔首道:“辛苦了。”

    “哪里。哪里。”李奇满脸微笑走上前来,将托盘放在桌子上,但没有急着揭开,搓着手笑道:“谁赢呢?”

    耶律骨欲摇摇头道:“我一个人输。”

    “没事,你夫君别的不行。赚钱那可是杠杠滴,输的全算我的。”李奇很豪气的说了一句。又搓着手道:“几位娘子,我有一个提议,不知可行否?”

    “什么提议?”

    “也多大的事,你们方才不是也各自包了八九个饺子么,我以为公平起见,咱们各吃各做的,行不?”

    “不行。”

    三女齐声道。

    这么坚决?李奇一愣,道:“为何不行?”

    封宜奴脸一偏,翘着嘴道:“我反正不会吃自个做的。”

    “不会吧,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

    李师师忽然笑道:“李师傅,我也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

    李师师美目一扫,道:“那就是我们换着吃,我们三个女的吃你做的,你吃我们做的。”

    “不行。”

    “行。”

    “你们这是人多欺负人少呀。”

    “不错!”

    “用不着这么直接吧,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啊!”李奇郁闷的瞧了眼耶律骨欲,示意你怎么也帮着她们俩,可是后者却是低着头的。

    “就知道是这样。”

    李奇罩子一揭开,只见放着三碗冒着热气的饺子,碗不大,最多也就是装了四五个饺子,上面漂浮几根青菜,简单却不失美观,香气飘飘,兀自诱人。另外还有几碟凉菜和一小碟麻辣油。李奇郁闷道:“你们先吃点垫垫肚子,我再去一趟厨房。”

    封宜奴诧异道:“你为何要自己跑。”

    “下人也是人,他们也要过年的呀。我马上就来。”李奇说着扛起托木盘就往外面走去,隐隐听到后面李师师嘀咕道:“将下人全部撤走呢?那这里不就剩下我们几个了?”

    什么意思?难道说我图谋不轨,你在这里,我敢么。李奇气的直翻白眼,我好男不跟女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一会儿,李奇又再端了一个大托盘走了进来,只见托盘中间放着一个大盘子,上面堆满了饺子,约莫二十来个,准确来说,应该是饺子皮和肉馅。边上还放着几碗水饺。

    “谢谢。”

    “谢谢。”

    “多---多谢。”

    三女十分客气的把另外那几碗水饺端到自己面前。

    嘿。你们还真够意思的。李奇看着面前这三位极度自私的大美女,气就不打一处来,道:“我说你们也真是的,你们这是包饺子么?骨欲,你看看你包的,哎哟,都快跟馒头一样大了,还有封宜奴,你擀的皮是最大的,但是包的肉馅是最小的,这究竟是要闹哪样啊。”

    封宜奴红着脸道:“我不喜欢吃肉。”

    “那干脆只吃皮得了。”李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又朝着李师师训斥道:“还有你,师---。”这话刚一出口,他突然停了下来,乖乖地,这是皇上的女人,得区别对待。眼眸一转,笑呵呵道:“师师姑娘,你真是包的太好了,你一共包了八个饺子,发发发,好数字,而且,没有一个封口了,里面的肉馅全部露出来了,无一例外。”

    李师师听得一头雾水,小心翼翼的问道:“这---这样还算包得好呀?”

    “好!当然好。”

    李奇轻咳一声,道:“你看。这饺子里面包的是什么?”

    “馅。”

    “也可以说是菜呀,菜就代表财。这财都漏到我碗里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吉列的,明年赚钱了,一定给你封一个大红包。”李奇呵呵笑道,心里却道,明年过年,再也不包饺子了,忒TM坑爹了。

    三女听得都傻了。呆呆了望着李奇,目光中充满了敬佩。

    隔了好半响,三女突然都咯咯笑了起来。李师师咯咯道:“李师傅,我今日算是服了,就你这张嘴,足以抵过千军万马。”

    “那也抵不过你们三位,不然当初我就能让你们接受我的提议。”

    封宜奴挥挥手。颇有女主人的风范道:“姐姐,骨欲,我们吃吧,再不吃就凉了,免得浪费李奇一偏心意。”

    三女立刻埋头吃了起来,薄薄的饺子皮。鲜美的肉馅,再配上那热腾腾的高汤,就这一口咬下去,汤水飞溅,足以胜过人间百味呀。

    靠!李奇心中狠狠的竖起了两个中指。不行,还少一根。第五肢顶上,哦不,低调,低调,现在不是你发挥的时候。一屁股坐了下来,夹起一个饺子,哦不,应该是一块饺子皮,啧啧两声,欲哭无泪道:“真厚。”

    “噗。”

    封宜奴听罢,直接被了呛得咳了起来。

    李奇递杯水过去,道:“新手要有耐心,你现在还认为做饺子有趣么?”

    封宜奴赶紧喝了口水,使劲的摇着头,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表达什么。

    李奇苦笑一声,夹起一把凉菜放到皮上面,一卷,往嘴里一塞,道:“唔唔唔,味道还真是不错。”

    这能好吃么?封宜奴好奇问道:“真的假的?”

    “你要不试试。”

    “不要。”

    “试一个吗。”

    “不试。”

    “来来来,为夫帮你包一个。”

    “不---不要,你---你干什么。”

    李奇可不管这么多,卷起一个就往封宜奴嘴里塞去,封宜奴一个劲的摇头,不停的躲闪。

    逼我使绝招?李奇屁股一撅了,直接坐到封宜奴身边去了。

    封宜奴这下可慌了,都不用李奇出手了,香唇一张,快速将那卷不知道叫什么的东西吃了进去。

    “这才乖吗。”

    李奇嘿嘿笑了几声,坐回原位去了。

    封宜奴刚开始还是紧闭双眼,可是嚼了几口,突然发现这厚厚的饺子皮配上这凉菜,倒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含糊不清道:“你---你还煎过?”

    “当然,不然怎么吃。”

    封宜奴偷偷笑了声,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一旁的李师师见了,是打心里的替封宜奴开心,但同时她心里又生出一丝羡慕,她的男人可不会为了她做这些事。一时间心觉喜忧参半,手不自觉往桌上一扫,结果扫了一个空,笑道:“李师傅,你这桌年夜饭似乎还少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李奇错愕道:“什么东西?”

    “酒。”

    李奇一愣,随即点头道:“对对对,无酒不成席,我自己不喝酒,也就忘记了,真是对不住。”

    北宋的女人可也都喝酒的,更别提李师师封宜奴耶律骨欲这三个身份都非常特殊的女人了。

    很快,李奇拿了几壶天下无双来。封宜奴很有贤内助范的替李师师和耶律骨欲斟了一杯酒,当她下意识的想帮李奇斟酒的时候,突然发现李奇杯中已经倒满了满满一杯茶。

    李师师笑问道:“李师傅,今日过节,你不喝一杯吗?”

    李奇干脆道:“不喝。”

    三女一愣,又见李奇拒绝的恁地果断,也不敢多说了。

    李奇见气氛有些尴尬,赶紧举杯笑道:“既然在这年三十咱们四人有缘坐在这里,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为了我们新的一家,干杯。”

    李师师听得尤为感动,因为封宜奴耶律骨欲已经算是李奇的女人,他们本就是一家人,而李奇这么说,更多的是照顾她的感受。

    四人举杯,皆是一饮而尽,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封宜奴突然问道:“李奇,认识你这么久。怎地从未听你说起过你的家人,你父母可还好。”

    李奇一呆。笑道:“怎么?想见家长了,算算日子,也是该见了。”

    封宜奴脸一红,嗔道:“我---我才不是那个意思了。”

    李奇呵呵一笑,道:“我父母云游四海去了,他们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能见与否,就看缘分了。”

    封宜奴半信半疑。但这种事,李奇不说,她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

    四人又再吃了起来,或许是因为李师师封宜奴都还没有吃过恁地温馨的年夜饭,兴致都非常高,而耶律骨欲从天堂跌入地狱,再从地狱回到了凡间。虽然过往的种种一切兀自历历在目,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加珍惜现在,一杯又一杯,越喝越有兴致,三女说着说着。又唱起小曲来,好不快乐。

    这可把李师傅给坑苦了,面对三个如此美女,不动心的那只有太监,看得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二更天了。

    李奇独自一人坐在桌子前,看着桌上的趴着的三位美女。一动不动,左眼闪烁的欲火,右眼闪烁着理智。

    MD!要是能和这三位美女大被同眠,那老子不过元宵,绝不下床。这个---摸一下应该不为过吧?反正我摸自己的女人就是了---还是不要了,既然是自己的女人何必如此了,也太无耻了。叫醒了再摸?那样的话,就不可能大被同眠了。

    纠结。忒纠结了。

    对了,我抱她们回房去休息,这总可以吧,途中蹭到哪里也无可厚非,万一把她们往床上一放,她们将我扑到了,那就再好也没有了,嘿嘿,就这样办。---还是不行,我抱我的女人回房休息,这理所当然,但这里还有一个皇上的女人,我要不抱她,那她醒来找人不到怎么办?可要是抱了,到时就算是跳到黄河里也说不清楚了,太危险了。谁来解救我呀。

    李奇感觉自己都快要崩溃了,倏然起身,转身就朝外面走去,来到屋外,深吸一口冷气,灵光一闪,抛铜板。他立刻在身上摸索了起来,可是摸索了半天,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找到,天啊!我好歹也是腰缠万贯呀,赐我一个铜板吧,里面可还有三位大美女等着了。

    他倒也懒得去找了,眸子左右晃了晃,突然锁定在了茶桌上面那一个花瓶,眼中一亮,有了,俄罗斯轮盘。他立刻跑了过去,见上面正好插着三支花,不禁感叹一声,天意啊!他嘿嘿道:“待会再来摘。”

    他捧起花瓶放在中间,道:“公平一点,这花瓶若指着我,那我就做一回禽兽,若没有指向我,那我---我就是禽兽不如。”

    言罢,他猛地转动花瓶。

    “靠!不是吧,这么小的几率也让我中了,难道真要我做禽兽?”李奇大惊失色的望着不偏不倚指向自己的花瓶,泪水都快蹦了出来,道:“一定是风的原因,不算,我再转。”

    尼玛吭我呀,事不过三,我还有一次机会。再转。----我服了,看来这真是天意,好吧,我就会做一回禽兽,我拿毯子给她们盖上这种行了吧。

    李奇一脚踢开那个花瓶,怒气冲冲的跑到屋内拿起三张毛毯,走了进去,见三女兀自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莫名的一痛,哽咽道:“想不到这么好的机会,竟然给一个花瓶破坏了。”

    就在这时,李师师突然抬起头来,道:“我怎么睡着了?”

    李奇还被吓了一跳。

    “李奇,你拿这么多毛毯来作甚?”封宜奴也抬起头来道。

    “啊?”

    李奇彻底傻了。

    “什么时辰呢?哟,这么晚了,妹妹,我们赶紧回去吧。”

    “哦,李奇,我先回姐姐那里了。”

    “李师傅,多谢你的年夜饭,真是非常美味。”

    二人一唱一和的从李奇身旁穿过。

    李奇兀自呆立当场,隐隐听到后面传来咯咯的笑声,MD,我就纳闷了,你们都是喝酒长大的,酒量怎么才这么点,原来是联合一起耍我呀,早知如此,方才还什么禽兽不禽兽的,直接上不就得了。朝着还趴在桌上的耶律骨欲道:“人都走了,你还装什么,起来吧。”

    “噗嗤。”

    耶律骨欲缓缓抬起头来,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小声道:“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

    李奇呵呵笑道:“既然连禽兽都做不成,那我只能做圣人了。”他说着就扑了过去。

    砰!

    耶律骨欲面色突变,一个摆拳挥出。

    “哎哟!我又忘记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码字速度,晚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真是对不起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