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二十四章 歪打正着-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二十四章 歪打正着

第七百二十四章 歪打正着2017-11-10 21:27:16Ctrl+D 收藏本站

????当天下午,李奇在商务局针对江南一事,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除了正在赶往应天府准备与秦桧回合的韩世忠没有来之外,其余的人均已到齐。这次会议从下午已经进行到晚上才结束。

????可就在会议结束的一个时辰后,东京第一青楼,迎春楼突然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群架。原来当晚迎春楼请来徐婆惜孙三四等四大花魁表演。京城内的太子党几乎都来了,高衙内和王宣恩自然不会错过,这场群架也正是因为一对冤家而引起的,一共有五十来人直接参与了此次群架,而且这其中还不算下人。

????这一次开封府不得不出面了,而且还是由开封府少尹王鼎亲自带队,这要换做他人还真搞不定,毕竟参与群架的人个个都是家世显赫,仅仅听名字也够吓得人一身冷汗。

????当王鼎赶到迎春楼时,里面景象都让他都吓了一大跳,整个大厅就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包括里面的人也一样,事情闹得这么大,王鼎也没有办法,只能全部抓了出去。

????这人是抓回去了,但麻烦也接踵而来。

????当晚京城内一半的大臣都出面了,其中还包括久未露面的王黼。

????“高太尉。”

????“贤相。”

????高俅火急火燎的赶到开封府时,正好遇见急急忙忙赶来的王黼。

????虽然王黼已经致仕,但余威尚在,京城内兀自没有人敢看轻他,而且宋徽宗当初对其网开一面,也让人有所忌惮,天知道他哪天会不会跟蔡京一样。上演王者归来的好戏,所以那些大臣都是对他敬而远之。

????俅哥这么和善的一个人,就更加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表现的十分客气,兀自称呼王黼为“贤相”。拱手道:“小儿莽撞,高俅实在是愧对贤相啊!”

????王黼跟高俅倒是没有什么恩怨,以前关系还不错,忙拱手道:“太尉言重了,言重了,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不过我就纳闷了,这宣恩和康儿为何就是玩不来。”

????你儿子这么奸诈,我儿子这么单纯,怎么玩得来。高俅虽然说的客气,其实心中还是偏袒自己的儿子,苦笑道:“这点我也弄不明白。”

????这时。王鼎走了出来,见到这三位大鳄,头疼的厉害,赶紧拱手道:“还得劳烦太尉贤相亲自跑一趟,真是罪过,罪过。”

????“王少尹太客气了,其实要道歉的是我啊。”王黼一声哀叹。又道:“孽子闯出如此大祸,我这做父亲的甚感汗颜,黼此番前来,只想告诉王少尹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一定得好好教训下那孽子。”

????高俅急忙点头道:“贤相说的不错,我这老脸都给那孽子给丢尽了,原本没脸来此,可就担心王少尹会看在我高某人的薄面上对那孽子网开一面,所以才特地跑来,希望王少尹能帮我好好教训下那孽子。万不可手下留情。好了,我的话已经带到了,就先行回去了。”

????他说的煞有其事,转身就走。

????王黼见状,也拱手道:“黼也告辞了。”

????王鼎都懵了。你们这是在玩我啊,你们这么急赶来,摆明的就是来要人的啊,做人不能这么虚伪啊!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们真是这么想的,可我敢治你们儿子的罪么,而且要是留着这群混世魔王在这里,不出三天,我这开封府都得给他们拆了去。急忙走上去,拦住他们,笑呵呵道:“太尉,贤相言重了,言重了,其实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宣恩和康儿都还小,一时冲动,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只是迎春楼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好在迎春楼根本不想追究,那邓员外现在都还在里面,方才一个劲的求我放人,说是他自个的不好,招呼不周,三位先进去再说吧。”

????那邓员外再怎么有钱,也只是一个商人而已,岂敢告太尉之子,如今那些损失倒是其次,关键是这份责任他可担待不起啊!

????高俅和王黼对视一眼,而后满脸歉意的朝着王鼎说了几句道歉的话,正准备进去之际,又一条大鳄赶来过来,此人正是蔡攸,原来他儿子蔡行也在其中。

????几人大眼瞪小眼,怎一个尴尬了得。

????王鼎已经掩面哭泣了。

????几人一同去到里面,但见里面人山人海,而且大多出都是同僚,高俅等人脸都丢尽了,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王鼎见这些人终于来齐了,赶紧叫人将高衙内等人带上来。

????不一会儿,只见一群披头散发,衣冠不整,鼻青脸肿的野人走了进来。

????这些做父亲见自己的儿子都没断手断脚,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可是这怒火就怎么也压制不住了,各自找到自己的儿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高衙内等人抱头鼠窜,场面一片混乱。

????霎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这样子也做了,怒火也发泄了,该谈正事了。

????王鼎自然希望能私下解决,不然这要是真开堂审理,那他可就真的下不了台了。

????由于邓员外不追求一切责任,所以他也轻松许多,最后双方达成协议,迎春楼一切损失由高俅和王黼双方承担,每人赔偿五百贯,另外,高俅又私下叫人拿了两百贯请开封府所有人大吃一顿,而后各自领着自己的孽子回家去了,至于那些下人就全部住进了开封府的大牢内,这表面功夫还是得做足的。

????王府。

????王黼怒气冲冲的回到家里,一拍桌子,怒喝道:“跪下。”

????扑通一声,王宣恩当即跪了下来。

????王黼怒道:“混账东西,为父千叮万嘱,让你最近被到处惹是生非,特别是别去惹那高尧康,你全把为父的话当做耳边风了。真是气死我也。”

????王宣恩突然大哭了起来,哭喊道:“爹爹,是孩儿害了你呀,孩儿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王黼见王宣恩这模样。心知其中肯定另有隐情,皱眉道:“你且莫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宣恩愤怒道:“爹爹,咱们上了那臭厨子的当了。”

????王黼又是一愣,道:“你说的是李奇?”

????“可不就是那个臭厨子。”

????“这---这跟李奇有什么关系,我方才在开封府也没有见着他呀。”王黼困惑道。

????王宣恩哭喊道:“爹爹。我---唉,原来当初那一切都是那臭厨子搞的鬼,那祝莽就是他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暗中安排的。”

????“什么?”

????王黼霍然起身,怒视着王宣恩,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是高尧康亲口告诉我的。他说就那神犬,李奇家中多得是,还一人给他们送了一条去,而且他们都还在秦府见过那祝莽,他还笑咱们被蒙在鼓里,被李奇当猴耍,孩儿当时就是一气之下才与他们动手的。”王宣恩泪如雨下。悔不当初道。

????王黼身子一晃,急退了两步,咬牙切齿道:“好呀,我当初还以为这一切都是蔡老贼安排的,李奇最多就是一个帮凶,原来这一切都是李奇从中作梗,他才是主谋,难怪当初他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一口就答应来这里做菜,如此看来。他是早有预谋的---可是,他怎么知道那扇门的存在?”

????王宣恩听得也是一愣,沉思半响,忽然道:“爹爹,你还记得那晚么?”

????王黼道:“哪晚?”

????“就是---金国使臣来的那一晚。那一晚他与封宜奴那臭婆娘不是在咱们家后院消失过一阵子,会不会就是那晚被他们无意间撞见了。”

????王黼双眼一睁,道:“对对对,一定是那晚。”说到这里,他气得都快吐血了,双拳紧握,恨道:“好你一个李奇,我王黼与你势不两立,若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王宣恩忙道:“爹爹可以将这事告诉隐相。”

????王黼摆摆手道:“没用了,如今隐相已经和死厨子站在一边去了,况且此事过去已久,即便知道了,他也不会因此与死厨子翻脸的。”

????王宣恩怒道:“可是这口气我如何也咽不下去,那厨子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耍这等卑鄙的伎俩。”

????王黼长叹一声,道:“这都怪咱们当时太大意了,才让他有机可乘,唉,说来说去,都是咱们作茧自缚啊!”

????王宣恩眼中闪过一道恶毒之色,道:“爹爹,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王黼摇头道:“如今那厨子如日中天,深得皇上宠爱,又有太师和太子帮他撑腰,当初他与郓王动手,皇上都没有怎么责罚他,以咱们现在的实力,就更加不用说了。”

????王宣恩沉默片刻,突然抬起头来,仰视着王黼,道:“爹爹,你还记得好几年前你在皇上身边安置的那一颗棋子么。”

????王黼猛地一怔,道:“你是说?”

????王宣恩冷冷笑道:“爹爹,咱们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爹爹与隐相暗通,皇上尚且如此震怒,要是那厨子和皇上的女人通奸的话,那爹爹道皇上会怎么样。。”

????王黼听得眼中一亮,沉吟片刻,点头笑道:“不错,不错,为父差点还忘了这事,我当初安排那颗棋子在那里,原本只是为了万无一失,想不到今日竟然能派上用场,也算是没有白费我的一番苦心啊!可是,这事不是说成就能成的。”

????王宣恩道:“爹爹说的是,咱们如今需要等待一个机会,希望这次上天能帮助我们。”

????.......

????.......

????翌日。五更天刚到,天都还未亮,南城外站着一支队伍,这正是今日要启程去往江南的队伍。就这阵容,虽然表面可是看上去很普通,官位最高的就是秦桧,但是从潜力和能力方面看,那可是相当豪华呀,甚至可以说是全明星阵容,足见李奇是多么的重视此次南下。

????“驾---!”

????这时,两道飞骑奔将过来,顷刻间。就来到了队伍的前面。

????“下官参见大人。”

????秦桧等人赶紧下马行礼。

????来人正是李奇和马桥。

????李奇也下马来,呵呵道:“对不起,我来晚了。”顿了顿,他又朝着众人道:“各位,此次前去事关重大。皇上以及满朝文武可都在看着咱们,所以你们一定要谨慎又谨慎,不容有失。”

????“遵命。”

????“我送你们一程,咱们边走边说吧。”

????“遵命。”

????李奇给秦桧使了个眼色,秦桧立刻走到李奇身边来,二人走在最前面。其余人也很懂味的与他们二人保持距离。

????李奇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来,道:“这里面有份名单,是朱御史昨日才给我的,你收好了,莫给别人看,名单上面的人能助你一臂之力。”

????秦桧早已知晓。收过锦囊来,笑道:“有了这份名单,下官保证,半年之内定当完成任务。”

????李奇摇摇头道:“我要的是万无一失,若是一味的追求速度,可能会伤及无辜,你一定要记住了。你们此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安抚江南百姓,让他们重拾对朝廷的信心,只有得到百姓的支持,咱们的新法才能实行下去。”

????秦桧颔首道:“大人放心便是,下官知道该怎么做。”

????李奇点点头,道:“但是你也别太谨慎了,无论官贼,一旦证据确凿,领头人全部直接就地斩杀,无须押到京城来。我不想见到他们死灰复燃,至于京城这边,我会帮你解释的,所以这个度你一定得把握好,该杀的一个也不要留。不该杀的一个也别杀。我还嘱咐了陈东和欧阳,让他们把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直接发表到大宋时代周刊上,我要让百姓看到我们整顿江南的决心。”

????秦桧拍马道:“还是大人考虑的周到。”

????“这些话你就甭说了。”李奇道:“有道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就按照你的方式去做,我在京城等待你的好消息。”

????秦桧终于听到这句话了,不禁大喜,忙道:“下官若不能完成任务,愿一死谢罪。”

????李奇笑了笑,突然小声道:“还有一件事,是关于那蔡员外的,我让他进商务局,只是为了江南的经济建设,所以其余方面的事一概别告诉他。”

????秦桧点头道:“这下官明白。”

????李奇点点头,忽然转头道:“马桥。”

????马桥上前来,诧异道:“啥事?”

????李奇呵呵道:“是这样的,我曾答应了你们师徒三人,帮鲁美美报仇,正好秦学正此次南下会路过扬州,我就让他顺便把那黄三元一并收拾了。”

????马桥一愣,随即摇头道:“不要?”

????李奇惊道:“难道你不想报仇?”

????马桥道:“我做梦都想替师妹报仇,可是我想亲手为我师妹手刃仇人,这是我欠她的,作为男人怎能失信。”

????秦桧忽然道:“马小哥,你能否将事情的始末告知本官?”

????马桥头一偏,道:“我又和你不熟,况且这是我师妹的私事,我干嘛要告诉你。”

????尴尬!秦桧面色登时僵住了。

????这家伙还是这么讨人厌啊!李奇苦笑一声,简单的将事情的缘由告诉了秦桧。

????秦桧皱眉道:“若是如此,那马小哥很难亲手手刃仇人了。”

????马桥大惊,道:“这是为何?”

????秦桧笑道:“听大人所言,那官肯定不是好官,而那黄三元肯定也是刁民,此二者正是我们此去要对付的对象,即便大人不说,本官也一定不能容他们,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二人难逃一死。”

????李奇觉得秦桧说的很有道理,道:“这样吧,秦学正,到时你把那二人押回京城来,我亲自来处理他们。”

????秦桧笑道:“下官知道了。”

????马桥郁闷道:“可是---。”

????李奇道:“没什么可是,你难道为了一己私欲,就宁愿让你师妹的仇人在世上多快活几日么?这是男人该做的吗。”

????马桥忙道:“当然不是。”

????“不是就行了。你把具体情况跟秦学正说一下。”李奇说着转头喊道:“陈东欧阳,你们两个过来下。”

????秦桧很识趣的向马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二人走到一旁说去了。

????“大人有何吩咐?”

????陈东欧阳上前来拱手道。

????李奇扫视二人一眼,道:“不瞒你们,其实直到今日。我都以为让你们为官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是事已至此,我也就不多说了,你们此去,一定要听从秦学正的话。这对大家都好。而且,此次任务也直接决定你们的命运,就看你们自己珍不珍惜。原则固然重要,但是个人原则在面对整个国家的利益的时候,就是一文不值,凡事当以大局为重。”

????二人点头道:“下官谨记大人的教诲。”

????话虽如此。但是他们二人心中都很不服气,暗自下定决心,一定做出个好成绩,让李奇对他们刮目相看。

????如今李奇已经做了他能做到的一切,至于结果如何,他只能选择相信秦桧。不过秦桧也有足够的实力让他安心在东京准备迎接靖康之变的来临。

????.......

????.......

????李奇送走秦桧等人后,就立刻赶回了秦府,再过两天,白夫人就会来接季红奴去白府住,正好他这两日也没啥事做,可以多陪陪季红奴。

????“我说陈大娘,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客人了。我们好心好意带着礼物来看往红娘子,你怎么能拒我们于门外了。”

????“就是,就是,就算见见秦夫人也好啊!”

????“衙内,洪公子,真是对不起,这都是大人吩咐过的。”

????......

????李奇刚一回到秦府,就听到洪天九和高衙内的嚷嚷声,郁闷的摸了摸了头上的“棒槌”,快步去到了前厅。

????“大人。你可算回来了。”

????高衙内一见李奇来了,赶紧蹦上前,嚷道:“李奇,你来的正好,我们听说红娘子怀孕了。就前来看望,可是你们的秦府的下人把礼收了,人就不让见,是何道理?”

????李奇抬头一看,只见面前一人左眼蒙着一块纱布,鼻子红肿,右边嘴角一块老大的淤青,都快遮住半边脸了,整一个猪头。不仅如此他右边还站着一猪头,也是鼻青脸肿,面目全非,右手还绑着一块纱布,惊悚道:“阁下,你哪位呀!”

????“你瞎了呀,本衙内都不认识了。”

????一旁的柴聪哈哈笑道:“衙内,就你现在这模样走出去,估计没人能认识。”颇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在里面。

????高衙内大怒,指着柴聪道:“你小子给我闭嘴,昨夜你不帮忙打也就算了,还独自偷溜,亏我和小九到开封府后没见着你人,还担心你阵亡了,你对得起我们么。”

????洪天九哼道:“就是,哥哥此言在理,偷溜也应该叫上我呀,害得我昨日差点没有被爹爹给揍死。”

????“嗯?”高衙内一惊,呆呆的望着洪天九。

????柴聪连呸几声,道:“你才阵亡了,我也想叫你们开溜,可是当时那么混乱,哪里找得到你们人。”

????“等下!各位,各位,究竟发生什么事呢?”李奇打断了他们的话,一脸茫然的问道。

????洪天九错愕道:“李大哥,你---你难道没有听说?”

????李奇摇摇头。

????高衙内不可思议道:“不会吧,昨晚闹得这么大,你竟然没有听说?”

????李奇道:“我真不知道,我昨晚一直在家,今早天都还没有亮,就出去办事了,究竟是谁把你们给打成猪头了。”

????“你怎生说话的,谁打架不是这副模样。”高衙内郁闷的哼了一声,道:“还不就是跟王宣恩他们,不过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洪天九兴奋道:“大哥,你有所不知,昨夜咱们差点没有把迎春楼给拆了,就连开封府少尹都赶来了,怎样,厉害不?”

????“啊?”李奇不解道:“这难道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么?不过我听说王宣恩最近很低调啊,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

????高衙内嘿嘿道:“其实这事还与你有关。”

????李奇惊讶道:“与我有关?”

????洪天九使劲地点点头,兴致盎然的说了起来。

????李奇刚听了一个开头,登时大惊失色,手一抬,疑惑道:“等下,谁TM告诉你们那祝莽是我派去的?还有,还有,我何时送了你们狗啊?这是哪个狗日的在造谣?”

????洪天九摇摇头道:“没人造谣,这---这是咱们自己的乱猜的。”

????“乱猜的?”

????高衙内奸笑道:“是啊!我知道王宣恩最恨你了,于是就想借你气气他,没想到那小子还真信了,当时你没有见着,他气的差点没有晕过去,呵呵,其实你哪有那么聪明,他这都能信,也真是够蠢的。”

????克星,绝对的克星,这尼玛也能猜中!李奇一阵头晕目眩,咆哮道:“你们是不是疯了,这种事也能随便乱猜的吗,你们这么喜欢猜,干脆去算命得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日要下乡。。。就六千字一起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