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这是一个阴谋-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四十四章 这是一个阴谋

第七百四十四章 这是一个阴谋2017-11-10 21:27:41Ctrl+D 收藏本站

    寿州。

    秦桧在屋内踱来踱去,脸色越发凝重,一个劲的摇头自语道:“不对...。”

    这时,韩世忠突然走了进来,道:“巡察使,对方又来询问咱们何时放人?”

    秦桧停了下来,直接道:“告诉他们,一时半会还不能放人,让他们老老实实在那里待着。”

    韩世忠皱眉道:“可是他们只是船夫而已,既已查明,应当放人,为何还要关着他们?”

    秦桧对于韩世忠,还是给予了三分礼遇,因为这一路上,韩世忠所表现出来气节,让他心生敬佩,耐心的解释道:“韩将军,此事事关重大,非一言能道尽,而且,实不相瞒,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所以,这人是怎么也不能放。”

    韩世忠见他不想是在说谎,而且原本秦桧查完这事,应当立刻下江南,可是他并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在寿州住了下来,可见此事绝非那么简单。

    “报---!”

    一名哨探跑了进来。

    秦桧忙上前询问道:“怎么样?”

    那名哨探喘着气,摇头道:“回禀大人,京城内并无任何动静,也从未听说关于赈灾粮的事?”

    “什么?”秦桧大惊失色,道:“你可有打探清楚?”

    那哨探道:“卑职不敢隐瞒,卑职曾按大人的吩咐,去了太师府和太尉府询问,可是太师和太尉都说没有收到经济使的任何消息。”

    “不可能,决不可能。”

    秦桧猛地摇着头。道:“此等大事,无论公私。大人都不会隐瞒,即便大人想要隐瞒,他也一定会彻查此事的,那么他必须得告知太师或者太尉,怎么可能这么多日过去了,京城内一点消息也没有。”

    就在这时,外面又进来二人,这二人正是刚从楚州赶来的欧阳澈和陈东。

    “陈东(欧阳澈)见过大人。”

    秦桧点了下头。道:“你们回来了。楚州那边的事怎么样?”

    陈东道:“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果然不出大人所料,那叶南天就是一草包,整日花天酒地,不问公事,一直都是由楚州通判在处理公事,所以我们就暂时让那通判代替知府一职。相信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

    欧阳澈突然问道:“大人,西北那边怎样?”

    秦桧摇摇头道:“不容乐观。”

    陈东和欧阳澈不禁面面相觑。

    秦桧眯了眯眼,道:“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阴谋。”

    “啊?”

    欧阳澈道:“那我们立刻去西北助经济使一臂之力?”

    秦桧摆手道:“既然这是一个阴谋,若是我们贸然闯入的话,很有可能也会陷进去。我们现在对大人而言是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就是大人最可靠的外援,所以我们应该做好随时接应大人的准备。”

    陈东道:“那大人你的意思是继续驻扎寿州?”

    秦桧点了点头。

    陈东又道:“可是江南那边怎么办?”

    秦桧微一沉吟,道:“你立刻派人放出风,就说巡察使南下滥杀无辜。陷害忠良,扰乱百姓生活。朝廷得知后,尤为震怒,派人召回查问。”

    陈东一愣,随即道:“下官明白了。”

    “去吧。”

    .......

    麟游县。

    当赵菁燕拿着那封信的时候,表情与李奇当时是一模一样,不敢置信的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从淮南粮仓运出的粮食误差竟然只在五千石之内?那么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人贪污赈灾粮,那---那八万石粮食到底去哪里呢?难道让鱼给吃呢?”

    李奇搓了搓脸,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都是一头雾水,这事越来越复杂了。”

    赵菁燕皱眉道:“你说会不会是秦桧他---?”

    李奇手一抬道:“决不可能,秦桧是一个聪明人,他很清楚他如今的一切都得依仗我,甚至是他的性命,要是我倒了,你认为英国公王黼会放过他,所以,他一定会尽心尽力帮我查清此事的。”

    赵菁燕稍稍点了下头,道:“会不会是他查漏了,还是这粮食沿途下来被其余地方的官员给贪污呢?”

    李奇摇摇头道:“我对秦桧的能力是非常有信心,还有,你仔细看信中所写,秦桧说他对当初运送粮食的船夫都一一严加询问过,他此举就是为了防止赈灾粮是被路上被人贪污了,因为那些船夫一直都是跟船走的,他们是最清楚过程的人,以秦桧的手段想撬开他们的嘴,从他们口中得知实情,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赵菁燕黛眉紧锁,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送完京城的信,还有京城运来的粮食都未到,说明有人在路上设伏,为何你送往江南的信却安然无恙,而且秦桧的信也安然无恙的送回来了。”

    李奇道:“关于这一点我也纳闷,但是信来的时候,我是去派人去接应了,还有,这封信绝对不是假的。”

    “你何意说的恁地笃定?这世上有很多人能伪造笔迹,以假乱真。”

    李奇叹道:“其实在秦桧下江南的时候,我就担心在信件来往的过程中会出现意外,所以我特地交给了他一些信纸,这些信纸都是我那造纸厂特别制作的,与普通的纸差别在于,这种纸较为粗糙一些,你摸上去会感觉到很明显的颗粒感,他们能模仿秦桧的笔迹,但是他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纸也伪造出来,所以这封信绝对是真的。”

    赵菁燕道:“要---要是真的话,那我们岂不是从一开始就想错呢?”

    “现在看来。这很可能是一个阴谋。”李奇面色凝重道:“秦桧在信中说,粮食到了京兆府才转为陆路的。京兆府就挨着凤翔府,也就是说,粮食可能是在凤翔府丢的。”

    赵菁燕道:“就当粮食是在凤翔府丢的,那么这究竟是谁做的呢?”

    李奇道:“在凤翔府只有纪闵仁和折彦质有这能力。”

    “还有那一群隐藏在凤翔府神秘的人。”

    “但是那群人只是爪牙,真正的主谋也有可能是他们其中的一位。”李奇说着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完全信任他们,但是经过这几日的考察。我发现当地的百姓都说纪闵仁是一个好官,为官十余年清正廉明,政绩卓越,所以,他应该不会是主谋,况且,这么大批粮食。他一个知府敢独吞么?他也没有这个能耐啊。”

    “如此说来,折彦质的可能性最大?”赵菁燕轻叹一声,道:“想不到查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

    李奇摇摇头道:“看上去似乎折彦质的嫌疑最大,但是他的出发点是什么?他为何要贪污这笔赈灾粮?如果他想造反,那么这点粮食又不够用。而且粮食到手后,他反了便是,何须再弄这么一出,又将自己的军粮分给百姓,这不是多此一举。自相矛盾吗?”

    赵菁燕道:“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有嫌疑。现在凤翔府内的每一个人,你都不能相信,对了,这信他们没有看过吧?”

    “我当然不会给他们看,我告诉他们,江南那边的粮食由于路况出了些问题,所以都晚半个月到,拖得了一时算一时。”李奇满脸无奈的说道。

    赵菁燕瞥了他一眼,诧异道:“很少见到你这么沮丧。”

    李奇苦闷道:“我能不沮丧么,自从进入凤翔府后,我就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你见我什么时候这么被动过。而且,从京城运来的粮食很有可能被劫了,田七下落不明,想必凶多吉少,我回去以后,如何向田木匠交代,向他们的父母交代,唉,这一趟真是亏大发了。”

    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这人真是让人摸不透,有时候表现的有很冷血,有时候却又如此重情重义。赵菁燕道:“你现在就别担心他们呢,如今最危险的就是你,你当那么多百姓的面许下承诺,若这救命的粮食到不了的话,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即便你现在想走,恐怕也走不了了。”

    李奇道:“这我知道,但是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把事情查明。而且,我隐隐觉得这八万石粮食只是一个迷雾,里面或许还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赵菁燕点点头,忽然道:“我们似乎错漏了什么?你给秦桧的信与给送去太师的信,相隔不到一日,为何京城那边被劫了,而秦桧那边却没有。这就说明敌人最关心的还是京城那边,当时并没有想到你这第一封信是送去江南,而你又是八百里加急,他们想追也追不上了。我们以前以为是朝中某些人担心消息透到京城去,所以才在途中将信给拦下来,可是如今看来似乎并非京城的人所为,否则的话,他们根本无须等到把粮食送到京兆府再动手,这不是多此一举么,而且突然在某一个地方少了八万石,这也太明显了,很容易就被人查到,以前也有不少贪污赈灾粮的事,但都不是一人所为,而是沿途中被人一点一点的贪走的,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李奇双眼一睁,道:“假如不是朝中之人所为的话,那么对方不应该这么紧张我的信会送到京城,因为我的信里只是说明了有人贪污赈灾粮,就算我的信送到了京城,那么皇上最多也就是龙颜大怒,最后也只会让我来加紧盘查,跟现在没差,信到了京城与否根本就不重要,对方不惜暴露目标,就连高太尉的人以及这次送来的赈灾粮都不放过,他们此举究竟是为了掩盖什么呢?”

    赵菁燕道:“而且,你迟早会回京城的,到时一样会被揭穿,除非对方不打算让你走了,那么事情无疑会闹的更大,皇上见你迟迟未归,又无消息,肯定会以为折家军造反了,立刻会派大军前来,这就比贪污更加严重了。”

    李奇道:“此事的关键一直都不在于那八万石军粮,而是在于折家军反与不反,若是折家军真反了,谁受益最大?”

    “西夏。”

    二人异口同声道。

    话音刚落,二人只感汗毛竖立,若真是如他们设想的一般,那情况远比现在要严峻的多。

    赵菁燕皱眉道:“可是你送往京城的那封信又作何解释,假如你的信送到了京城,那么朝廷的注意会从折家军身上转移到贪污赈灾粮上面,这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件好事么?”

    李奇摇摇头道:“不。信中还有隐藏着一个内容。”

    “不可能呀,信是我写的,里面全是关于那八万石头军粮的事,涉及的人也都是朝中大员,没有提到别的啊。”赵菁燕说完,忽然双目一睁,道:“不对,信里面可能还会揭露一件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