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完美一战-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五十三章 完美一战

第七百五十三章 完美一战2017-11-10 21:27:55Ctrl+D 收藏本站

    天公作美,太阳高照,给一片葱郁的丘陵染上了一成金光,一目望去,煞是美丽动人。

    忽然,在西北边,响起了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只见一群麻雀惊慌的飞向空中。

    又过了好一会儿,一支由一万多人组成的队伍沿着大道缓缓行来,领头一人,乃是一位满脸络腮胡的汉子,他东张西望,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意味。

    这时,他边上的一名年轻的将官忽然上前道:“将军,末将瞧这四周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那络腮胡皱眉瞧了他一眼道:“此话怎说?”

    “方才我们经过前面的树林时,尚有小鸟惊慌飞起,而这里是不是有些太安静了。”

    络腮胡哈哈笑道:“假如宋军真的想在路中设伏,不管是哪位将军前来,都会选择前面的山谷,因为那里地势险要,又是我军必经之路,乃设伏的绝佳地点,既然我们都安然的过了那山谷,也没有看到宋军的人影,那么也就证明宋军并没有在路上设伏。若是宋军真的选择在这里设伏,那么也就说明大宋无人矣,放着那么好的地方不用,偏偏选在这开阔的丘陵地带,更加无须惧怕。还有,我们十万大军突然压境,他们必定心慌意乱,害怕的紧,龟缩于兰州,怎还敢出击,那不是找死么。本将军念在这还是你第一次随军出征,我就不怪你,但是你这话可莫要再说,以免扰乱军心。若我还听到有此言论,定当按军法处置。”

    “是。”

    那年轻的将官点了下头。退到一旁去了。

    不一会儿,这支队伍就来到了左边那片茂密的树林前。此时与两名副官潜伏在草丛中的岳飞,双目死死盯着这支军队,目光中透着一丝饥渴。

    他左边的一名副官小声道:“将军,何时动手?”语音中极其紧张,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啊!兴奋紧张都是避免不了的。

    岳飞沉着冷静道:“再等等,我要的是全歼敌军,一个也不放走。”

    而埋伏在后面的折月美。眼见敌人都已经快过去了,心感着急,喃喃道:“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究竟在干什么,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啊!”

    一旁折彦质道:“三姐勿要着急,岳将军一定有他的打算。”

    折月美瞥了折彦质一眼,警告道:“四弟,你可不要忘记了。你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啊。”

    折彦质登时冒了一头冷汗,讪讪一笑,不敢再说,怎一个憋屈了得。

    又过了一会儿,大军前头部队刚刚过了树林。

    岳飞忽然下达命令:“战鼓起。”

    片刻间,道路两旁的山坡上骤然响起一阵阵雷鸣般的鼓声!

    砰砰砰砰!

    鼓声震天动地。宛如数道天雷齐鸣。

    路中的那支队伍登时被这突如其来的鼓声吓得停住了,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嗖嗖嗖嗖,一阵密密麻麻的箭雨犹如从天而降,抬头望去。又犹如数千只马蜂遮天蔽日。

    这会道路上的西夏兵终于醒悟过来了,知道遭遇埋伏了。只听得队伍中传来一阵阵叫嚷,似乎在吩咐士兵们迎敌,但是这震耳欲聋的鼓声已经将军心震乱了,再说他们也听不清楚他们的统帅在嚷着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拿手中的武器挡开箭矢。

    轰轰轰轰!

    虽然挡开不少箭矢,但是那些箭矢在落地之前,忽然爆炸,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犹如一把把重锤敲击着那些西夏士兵已经十分脆弱的心灵,他们哪里见过如此威力的箭矢,吓得是抱头鼠窜。眼见队伍中忽然又是“白雾”四起。

    “啊啊啊!咳咳咳!”

    只见一片西夏兵轰然倒下,而那石灰雾也呛得那些士兵是把眼泪鼻涕都咳出来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又见道路旁的三个山丘上发出一阵箭雨,与第一次一样,三个山丘上的弓箭手射的不是同一个地方,而且与第一次射的目标也不相同。

    轰轰轰轰!

    又是一阵爆炸声,又是一阵惨叫声。

    霎时间,只见整支队伍都处于在白茫茫的石灰雾中,隐隐瞧见里面是人仰马翻。

    轰隆!轰隆!轰隆!。

    就在此时,两边是山坡上突然冲下去数十俩装满干草的木车,待木车刚一冲进队伍,又是一阵箭矢下来。然而这一次可不是石灰箭,而是纯正的火箭。

    但见那些箭矢落在推车上,立刻燃起大火来,这对于那些西夏兵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啊!滚滚浓烟如同一条恶龙瞬间席卷整支军队。

    位于末端的士兵早已心乱如麻,赶紧往后逃跑。

    “杀啊!”

    就在此时,斜坡上突然冲出一只千余人的队伍,为首一人正是那折彦质,他如今可是憋着一口恶气,正愁没地方发泄,面前的西夏兵对他而言,真是天赐的一般,哪里还会讲什么客气,长枪挑动,瞬间挑下两人落下马来,说时迟那时快,又见他一枪刺穿迎面而来的一名骑兵的喉咙,但听得他大吼一声,长枪向上一扬,竟然单手将那人给挑在了半空中,又是一声大吼,他猛地挥舞长枪,砰砰砰,极其霸道的用尸体挡开了敌人的进攻。

    这可把那些敌人给吓傻了,折彦质在他们眼中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有了勇猛无比折彦质开道,紧随他身后的折美月也就笑纳这份大礼,她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红缨枪如同幻影一般,在人群闪烁着,只见敌人的鲜血飞扬在空中仿佛将白雾都染成了红色。

    与此同时,在前面斜坡上又冲出一队骑兵来。

    “哇呀呀,西夏小儿们。你牛爷爷来也。”

    只见牛皋打着赤膊,挥舞着双锏迎面冲来。兴奋的就差没有站到马上去,砰砰两声,就见两名骑兵的脑浆迸裂出来,倒在了他的双锏下。

    牛皋是越战越勇,双锏横扫,又是一片人倒下。

    而岳飞则是面色冷静,率领着队伍直接朝着敌军的统帅冲去,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他手中的银枪仿佛与他融为一体,冷芒在他周围闪动,血光四溅,一口气约莫百米远,竟无一人近得了身,以至于到了后来,那些西夏兵见其来了。纷纷让开,如今的岳飞对他们而言,简直就如同死神来收割他们的性命一般。

    处于中间西夏兵由于困在烟雾中,朦朦胧胧的见三支队伍突然杀了出来,又听得那越来越响的擂鼓声,感觉就好像自己已经被千军万马给包围了。哪里还敢恋战,且战且退。而那络腮胡见士兵们都乱成一团了,几番调整阵型均宣告失败,又见一员骁勇无比的猛将朝他冲来,岂敢迎战。脑里想的只是如何避其锋芒,于是率领亲兵往树林中退去。

    面对这三路不知有多少人的军队夹击。往山坡上跑显然是极不明智的,那目标太大了,唯一能快速脱困只有左边那片茂密的树林了,一旦到了里面,他们就可以依托树林迅速的调整都阵型,或打或退,而且对方是以骑兵为主,想要追击也很难,茂密的树林也能很好的阻碍弓箭手的视线。那些士兵见主帅往树林退去了,也赶紧往树林里钻。

    岳飞牛皋折美月姐弟乘着白雾是犹如无人之境啊!杀的敌军是溃败而逃,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对方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但是仅从这气势来看,绝对不输他们,甚至还强他们数倍。

    殊不知,这三支突然杀出的队伍加在一起才只有两千人不到。

    很快,道路上就是尸横遍野,岳飞几人也率领各自的队伍在树林前交叉而过,分别站在树林的两端,严阵以待,毕竟他们也怕对方从树林中释放冷箭,而那些弓箭手也纷纷赶了过来,隐藏在树林前面的草丛中,准备守株待兔。

    不一会儿,但见树林上方一股浓烟冒起,呼呼呼几声,只见一条火舌在树林穿梭,可见火势蔓延的是多么之快。霎时,火光冲天,似乎要与空中那金光闪闪的太阳一试高下。

    “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阵惨叫声从树林中传出。

    进入树林中的西夏兵本就是惊弓之鸟,心中惶恐不已,眼见这里也有人埋伏,想死的心都有了,又见那些在火中翻来覆去的同伴们,还有那竭斯底里的惨叫声,更是让他们胆战心惊,恐惧就如同这火势一般,弥漫了全身。

    “嘿。兄弟。”

    刚刚侥幸突破火阵的一名西夏士兵,正在沾沾自喜之际,忽听得树上传来一个轻轻的呼喊,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满脸绿色的人手持弓弩,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笑眯眯的望着他。

    他刚想惊呼,就听得嗖的一声,一支箭矢直接从他嘴中射入。

    砰!

    这名可怜的士兵连最后一声呼喊都没有叫出,就倒了下去。

    这三百名藏于树林末端的禁军,个个都是丛林高手,他们在此就是为了不放走任何一个逃兵,凡是突破过火阵的人,都死在了他们箭或者是短刀之下,无一例外。

    此时困于火阵的络腮胡,眼见唯一一条逃生之路都被大火给隔绝了,而且火势越来越大,知道此时唯有冲出去才能死里逃生,振臂一呼,召集士兵,使出吃奶的劲喊道:“弟兄们,给我冲啊!”

    所谓进也是死,退也是死。

    对面早已经在外面等候已久的岳飞,这刚刚冒头的西夏士兵,就被隐藏在草丛中的弓箭手一轮箭矢全部击毙,第二批出来的西夏兵兀自如此。

    眼见自己的弟兄们一个个倒下,摆在西夏兵面前的似乎只剩下了一条路,那就是投降。

    只听得里面忽然传来几声生硬的汉语,“我们投降。”

    “我们投降。”

    只见一个个高举双手的西夏兵走了出来,随后那络腮胡也现身了。一万兵马瞬间就折损了六千多,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啊。

    牛皋小声朝着岳飞道:“岳小哥。咱们该怎么办?”

    岳飞叹道:“虽然他们已经投降,但是步帅曾嘱咐过我,不要留一个活口。”言罢,他突然高举银枪,大吼一声,道:“杀啊!”

    嗖嗖嗖嗖嗖。

    一阵阵箭雨从草丛中射出,那些西夏兵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心存“仁义”的宋兵竟然变得如此冷血,连手无缚鸡之力的降兵也不放过。一个个带着满心的困惑倒了下去。

    “哪里跑!”

    疾奔而来的岳飞,见那络腮胡还想往树林里逃,将长枪用力甩去,嗖的一声,只见一道白光从尸骨上方掠过,直接射穿了那络腮胡的心脏,以此同时。对面一枝箭矢几乎是同一时间,射穿了络腮胡的大脑。

    岳飞抬头一看,见对面的折美月高举长弓,不禁大呼道:“好箭术。”

    折美月笑道:“彼此,彼此。”

    那仅存的三千名降兵就在这夹击下,全军覆没。

    “呼。痛快,真是痛快,想不到俺老牛的第一战就这么痛快,哇哈哈。岳小哥,俺算是服你了。真是料事如神啊。”牛皋望着那满地的战果,高举双臂。兴奋的嚷嚷道。

    “吼!”

    士兵们都高举兵器,齐吼一声,这一战真是打的酣畅淋漓,痛快之极啊!几乎是毫无损伤,就将对方的一万人马打得全军覆没。

    折美月上前来,颔首道:“岳将军,美月前面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岳将军见谅。”

    岳飞对于人情世故向来不是很明白,错愕道:“折三娘,此话怎说?你何时得罪我呢?”

    折美月轻轻啊了一声,困惑的望着岳飞。

    正当这时,忽听得牛皋惊呼道:“哎哟,折小将军,你怎么呢?”

    折美月转头一看,只见身后突然冒出一个血人来,也吓了一大跳,忙上前道:“四弟,你---你---。”

    折彦质抹了一把脸的血,道:“姐莫担心,这都是敌人的血,我没事。”

    众人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见折彦质满身的鲜血,均想,这人方才到底杀了多少人啊!

    就在此时,一名哨探快马来报,“将军,敌人三万援兵正朝着这边行来,约莫一个半时辰便可到这。”

    折美月道:“一定是这浓烟惊扰了敌人。”

    幸亏步帅吩咐了,若是我留下那些降兵的性命,或许会酿成大祸。岳飞心有余悸,道:“一个时辰够了。”说罢,他立刻吩咐一些士兵缴获战果先走,特别是马匹,决不能放过,又命令一部分士兵们将敌人的尸体堆积在一起,摆成一道人墙横在路上。

    而后将干草堆放在尸体上面,浇上燃油。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了阵阵马蹄声。

    “撤退。”

    岳飞赶紧一挥手,全军立刻全速撤退。等到他们撤出百步远,后方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岳飞突然一转身,张弓搭箭,一箭射出,正中人墙的中间,轰地一声,只见道路中瞬间多出了一道火墙,熊熊烈火似乎将这片丘陵隔成了两个世界,一面天堂,一面地狱。

    透过耀眼火光,隐隐瞧见火墙是密密麻麻的人影耸动。

    折美月忽然用西夏语高喊道:“尔等送的这份小礼,我们已经全部收下,我们将会在兰州恭贺各位的大驾,告辞!”

    声音极其动听,但是却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气息。

    不得不提一句,岳飞等人跑得倒真是比兔子还快一些,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一个弯道处,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这绝对是李奇的兵。

    赶来救援的西夏兵呆呆的望着那一道火墙,眼眶瞬间就红润了,目光中透着一丝恐惧,他们很难想象的出,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惜的是,没人能告诉他们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今日继续三更。。。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