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富贵当险中求-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七百七十九章 富贵当险中求

第七百七十九章 富贵当险中求2017-11-10 21:28:33Ctrl+D 收藏本站

    乖乖滴,这次可真是发达了,哇哈哈,一次就弄来了四道圣旨。不不不,此时一定不能大意,冷静,冷静,得好生想想,白浅诺,耶律骨欲,季红奴,封宜奴,应该没有漏了谁吧?看来是没有了,得得得,还是先看看再说,别搞乌龙了。

    李奇怀揣着四道圣旨刚一出门,就赶紧偷偷的拿出来了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一边看,就一边傻傻发笑,自言自语道:“若水夫人,有意思,嘿嘿,顺义夫人,也不错哦。咦?就两个封号呀,这皇上是怎么办事的,太坑人。等等下,怎么每道圣旨后面都写着三个月后才生效?哇!皇上,都到了这种地步,你丫还不相信我啊!罢了,罢了,三个月,就三个月吧,反正有圣旨在手,我怕谁啊!这都是宝贝,得藏好。”

    他一一检查完后,确定每道圣旨都有宋徽宗的亲笔签名和玉玺印章后,才小心翼翼的全部没入怀中,只见其腹至胸隆起一块。他双手抱腹,低着头快速朝着宫外走去,十足就一个小偷啊。

    出了宫殿,李奇第一眼就见到马桥那厮立于春风中,额前的那缕长风随风飘荡,左手提着一坛子酒,使劲的往嘴里灌,颇具高手风范,由此可见,这一趟凤翔之行可把他给憋坏了。在他身旁还停着一辆马车。

    李奇眼中一亮,快步走了过去。

    马桥一抹嘴,见李奇出来了,忙道:“红娘子,步帅出来了。”

    话音刚落,车厢内传来一声疾呼:“大哥。”

    “红奴乖乖莫动,大哥这就来了。”

    李奇兴奋的小跑了过去,在路过马桥身边的时候,一股浓浓的酒味,让他不免皱了下眉头,道:“别喝那么多酒。待会还有很多事要做。”

    马桥错愕道:“这多吗?我只是在当水喝啊,这人不喝水不得渴死去。”

    “呃...当我没说。”

    我去,差点忘了这厮是千杯不倒,这点酒对他而言还真是只能解解渴。李奇摇摇头,赶紧跳上车,掀开车帘,张开双手就准备抱。可是待看清面前一人,他面色大惊,赶紧改为双手抱胸,惊呼道:“靠!呼啊油?”

    原来他面色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妇人。

    “大哥。”

    这神还未回过来,一道倩影就投入了他的怀抱。

    李奇微微一怔,赶紧抱住那道倩影。道:“宝贝,你可想死大哥了。”

    这人不是季红奴是谁。

    季红奴泪眼婆娑,听李奇直呼她宝贝,脸上一阵发烧,但是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嘤咛一声,小声道:“红奴也想大哥。”

    李奇大为感动。捧起她的俏脸,见她梨花带雨,心中又是十分愧疚,自己的女人刚刚怀孕,而自己却不在她的身边,真是罪无可赦呀。轻轻吻去那张俏脸上的如珍珠一般宝贵的泪珠,柔声道:“放心吧,红奴。大哥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直到永远。”

    季红奴听得美眸盈动,泪珠却如断了线的珍珠落了下来,使劲摇了摇头。

    李奇诧异道:“难道你不想大哥陪在你身边。”

    季红奴忽然伸出双臂搂住李奇的脖子,将脸贴在李奇的胸前,道:“红奴当然想一直陪伴在大哥身边,但是七儿姐说过。大哥今后必定出将入相,红奴不能这么自私,只要大哥好,红奴就心满意足了。”

    李奇眼眶渐渐湿润了。双手搂的越发紧了,笑道:“什么将啊相啊,哪里比得上我的红奴宝贝。”

    季红奴听得芳心如小鹿一般乱撞,就如同吃了蜜糖一般,忽觉李奇腹前硬硬的,道:“呀!大哥,你揣着什么东西,顶着我了。”

    不会吧?我没起反应呀!李奇先是一惊,随即明白过来,这绝对是个误会,呵呵笑道:“来来来,红奴宝贝,你先坐着,大哥送你一份礼物。”

    他急忙抱起季红奴坐在边上,抽空仔细的大量了下她,发现她不但没有瘦,反而更加妩媚迷人,一股浓浓的少妇风情让李奇心魂一颤,又见她腹部已经微微隆起了,十分遗憾自己没有亲眼见证这一变化,嘻嘻道:“摸摸先。”

    说话间,他伸手轻轻抚摸了季红奴隆起的肚子,嘿嘿道:“乖孩子,你有没有趁爹爹不在的时候,欺负你娘呀。”

    季红奴噗嗤一笑,娇嗔道:“大哥,你乱说什么呢,我们的孩子可乖了。”

    “乖就好,乖就好。”李奇嘿嘿一笑,正欲伸手望怀里掏,忽见对面还坐着俩妇人,这才反应过来,道:“你们是?”

    季红奴也醒悟了过来,想起方才的那些话,不禁满脸羞红,指着外面那位方才被李奇吓傻的妇人道:“大哥,这位是我二婶。”又指着里面那位道:“这位是我三婶。”说着她又朝着二位婶婶道:“婶婶,这就是我夫君。”

    对哦!我早该想到了。李奇朝着二位笑着点头道:“二位婶婶,我叫李奇,方才真是抱歉。”

    这是三品大员么?那二妇人对于李奇方才举动,实感惊讶,在他们印象中,官可不是这副模样,但也不敢多说,忙行礼道:“民妇郭氏(温氏)见过大人。”

    其实当她们知道季红奴找到一位大靠山时,心里是十分惶恐的,毕竟他们家以前对待红奴家有些太不厚道了,害怕季红奴借机报复。

    大人?李奇苦笑道:“你们只需把我当做红奴的夫君就可以了,其它的就别想太多,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了,只要你们今后好好待红奴就行了。我们都是一家人,说两家话就有些见外了。”

    那两妇人听得李奇这么说,心里终于长出一口气,又听李奇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禁又欢喜不已,她们来京城多日,对李奇的早已经非常熟悉了,简直就如同做梦一般,这可是一个大靠山呀。

    季红奴见李奇对她的二位婶婶以礼相待,心中甚是感动。轻轻依偎在李奇肩上。

    “正好你们都在,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们。”李奇说着从怀里掏了掏,掏出一道圣旨来,打开一看,道:“不是。”

    “晕!又不是。”

    直到掏出第三道圣旨,他才呵呵一笑,给那二位妇人递了过去。

    “这---这是?”

    李奇呵呵道:“圣旨!”

    二人一听。吓得双腿一哆嗦,下意识的就往下面跪去。李奇赶紧扶着他们,道:“二位婶婶莫怕,这是皇上送给红奴的一份礼物,你们作为她的长辈,理应待她收下。”

    皇---皇上?

    二人面面相觑。大脑一片空白。

    李奇见罢,将圣旨又往前一送,道:“二位婶婶?”

    那两妇人微微一怔,赶紧四手接了过来。

    李奇手一伸道:“打开看看吧。”

    “哎。”

    两妇人忙不迭的点头,随即小心翼翼的打开来,大气都不敢出,那三婶温氏喃喃道:“这---这就是皇上的墨宝呀。”

    暴汗!不是吧。难道如此精彩的内容都比不上皇上的墨宝?李奇甚感无语啊!

    季红奴也心感好奇,偷偷的探出头瞧了一会,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又乖乖的坐到了李奇身边,其实她对这名分倒不是很在意,只要能待在李奇身边,为妾为妻都行,所以心中除了感动。倒也没有太大的波动,道:“大哥,那七儿姐---。”

    李奇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嘻嘻笑道:“都有,都有,一个都没少。”

    季红奴这才放下心来。李奇搂着季红奴,望着面前的二位妇人都快把脸贴在圣旨上面了。真是顶级膜拜呀,小声问道:“红奴,婶婶她们识字么?”

    季红奴抿唇一笑,轻轻点了下头。

    李奇又小声道:“红奴。大哥今日还有些事情要安排,恐怕不能陪你,不过你放心,今日过后,大哥会休一个非常长的假,到时就可以天天陪在你身边。”

    季红奴听罢,眼中闪过一抹不舍,但还是赶紧挣脱李奇的怀抱,忙道:“大哥,那你快去吧,我自个回去就行了。”

    “嗯。”李奇在季红奴脸上亲吻了下,又朝着面前的二位妇人笑道:“二位婶婶,你们慢慢欣赏,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晚上我再替二位婶婶接风洗尘。”

    那二妇人忙点头道:“大人请慢走。”

    李奇转头苦笑道:“叫李奇就行了。”

    “哎哎哎。”

    李奇从马车上下来后,左右望了望,皱眉道:“该死的,我明明安排了十几名高手来保护红奴的,这人都死哪里去了。”

    马桥提着一个空酒坛子走了过来,淡淡道:“步帅,你都能发现的话,那还能叫高手么?”

    李奇微微一怔,随即黑着脸道:“你丫能否给我这个步帅哪怕一点点面子。”

    马桥愣了片刻,错愕道:“面子不都是自己挣的么,怎给?”

    中指!

    李奇毫不犹豫的对着马桥竖起了一根中指。

    “是这样么。”

    马桥也朝着李奇竖起一根中指,嘴上还喃喃念道:“这手势真是挺怪的,不知跟面子有何关系?是否有何典故?”

    “OMG!”

    李奇一拍脑门,气的是直翻白眼,这厮肯定是故意的。二话不说骑上马,扔下三个字“商务局。”,随即就一马当先离开了,他真的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对马桥动手,这若一动手,那他非得给从来不懂尊卑为何物的马桥给弄死去,干脆采用眼不见心不烦的策略。

    来到商务局,李奇又叫人把军器监的头领跟叫来了,开场白第一句“我即将致仕!”就把众人给吓傻了。可是李奇也没有怎么去解释,就是大概说了下原因,随即让商务局停止一切有关新法的项目,至于军器监的项目全部如常进行,并且还得加快进度,名义上皇上亲自统管,实际上则由虞祺代替他管理军器监。

    安排完后,李奇又立刻亲自写了两封信函,随后去到了侍卫步,他先是命岳翻叫人以八百里加急将一封信送给秦桧,一封信外加一道圣旨送给白浅诺,又将侍卫马的头领也全部叫来了。而后又是与方才如出一辙的开场白,而众人的反应也是出奇的一致,但是李奇兀自没有管他们,让郭药师待和岳飞待他掌管侍卫步,至于侍卫马就交给牛皋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日落西山。

    李奇出了侍卫步大门,岳飞兄弟牛皋三人紧紧跟他们身后,这个劲爆的消息对他们而言来的太突然了。

    “步帅---。”

    李奇手一抬,打断了岳飞的话,笑道:“这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无须多问,抓紧练兵就行了,其余的你们别管了,你们也管不了。”

    “末将遵命。”

    三人抱拳,齐声道。

    李奇微微一笑,下了台阶,伸了一个懒腰,望着只露出小半脸的夕阳,微微笑道:“秦桧,富贵当险中求,成功与否,在此一举,如今你的命运可是掌控在你自己的手里了,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兄弟们真是给力,一晚上就冲到前一百了,嘻嘻,算是年尾一个好兆头吧。明年争取多多更新来报答各位。继续求票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