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完美交涉(新年快乐!)-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八百四十四章 完美交涉(新年快乐!)

第八百四十四章 完美交涉(新年快乐!)2017-11-10 21:30:13Ctrl+D 收藏本站

    你又来这一招?

    李奇把话说的恁地笃定,不禁让蔡攸等人面面相觑,心中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毕竟他们在李奇身上看到了太多的奇迹。

    宋徽宗微微皱眉道:“一定?那朕倒要听听你作何解释。”

    李奇道:“其关键就在于金国。”

    “金国?”

    童贯好奇道:“这跟金国有何关系?”

    李奇笑道:“当初西夏援助辽国,然则,却屡屡失败,无一次成功,由此可以看出,西夏兵力远不如金军,但是后来金国使臣入西夏不但没有对西夏施压,反而采取了怀柔政策,许诺把下寨以北阴山以南的辽地割给西夏,条件就是让西夏向金国称臣。其实当时金国只要大军压境,逼迫西夏称臣,以当时西夏的情况,我以为希望很大,根本无须割地,可是金国并没有这么做,那就是因为他们想拉拢西夏,但是辽国那时候已经回天无术,那么金国拉拢西夏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宋徽宗听得吸了一口气,道:“你的意思莫不是指,金国的目的是我大宋?”

    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这还用问?李奇点头道:“正是。”

    蔡京却道:“难道金国想对我大宋用兵?”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微微一变。

    蔡攸忙道:“这如何可能,金国已经与我大宋皆为连襟之盟,交情远胜金夏,金国又怎会对我大宋用兵。”

    你个白痴,世上还有什么比抢的来的更加快,只要他们抢去了人才财物。国力便会大大的提升,从短时间来看,这绝对是最理想的方案。

    当然,李奇不可能将这番话说出来,摇摇头道:“英国公。我可从未说过金国想对我们用兵。”

    宋徽宗越听越糊涂了,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李奇正色道:“很简单,金国是想取代我们大宋,成为中原大国。”

    蔡京猛吸一口冷气,忙问道:“此话怎解?”

    李奇解释道:“都说中原大国,中原大国。但是这称呼的真正意思不在于何人称霸中原,而是来自周边国家,也就是说,我大宋之所以被称为中原大国,根本原因就在于我大宋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倘若。金国在周边国家影响力与日俱增,换而言之,就是我大宋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在减弱,久而久之,中原一词恐怕就会移到北方。女真族乃是一个最近才崛起的民族,世上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女真族的存在,他们若想成为大国。必定要增加自己对外的影响力,这才他们割地给西夏的主要原因,一旦西夏对于金国俯首称臣,那么这个消息很快就会在西边诸国传开,西夏对于西域那边还是十分具有影响力的,金国便可借西夏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西边诸国去,在北边的草原上,很多部落已经投靠了金国,而在东边,他还在对高丽施压。其目的就是增加对海外的影响力。金国占有北方大面积徒弟,其实力不容小觑,所以我们绝不能放任不管。”

    其实李奇的这番话真不是故弄玄虚,夸夸其谈,用来忽悠宋徽宗的。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其实在北宋灭亡之后,当时海内外都是称金国为中原大国,在那个年代,金国才是真正主宰着中国,其影响力就跟唐朝一样,只是因为历史书上还是以汉人历史为主,故此说的好像南宋才是正宗,其实不然。

    何为大国?那绝不是像清朝那样,自吹自擂,自我陶醉,也不是你土地多,就能称为大国,真正的大国在于自身的实力,以及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没有影响力,你土地再多,别人都不鸟你,这大国从何说起啊。

    宋徽宗虽然有些时候昏头昏脑的,但是人不傻,频频点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那你以为我们应当怎么做?”

    靠!这你都还用问?李奇心中无语了,嘴上却还是笑道:“自然是增加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还请皇上恕我说一句伤士气的话,我们的武力不如金国,但是我们的经济远胜金国,我们应当扬长避短,用经济是增加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与金国一争高下。那么西夏就成为了我们和金国的必争之地,他们用土地,我们可以用经济,道理都是一样的。”

    李邦彦道:“纵使如此,我们也无须对其解开盐禁吧,以经济使的手段,应该能有很多办法。”

    李奇苦笑道:“可是左相,不管怎么说,盐的利益才是西夏最想要的,若是没有足够的诱惑,那么我们大宋又怎么取得在西夏的话语权?”

    蔡京道:“李奇,老夫也赞成你说的,但是这代价是否太大了点。”

    李奇笑道:“太师,你应该知道,我李奇什么买卖都做,就是不做亏本的买卖,这笔买卖我大宋兀自是最大的受益者。”

    宋徽宗哦了一声,道:“那你快快说来。”

    “是。”李奇垂首一揖,又昂起头道:“原因有五。其一,诸位都说开盐禁会给西夏带去巨大的利益,但是我们不妨反过来想,这巨大的利益产生的结果,就是西夏民心会转向我大宋,因为是我们给他们带去了财富,没有我们,那么他们的生活又将回到一贫如洗,有句话说的好,饮水不忘挖井人,西夏百姓拿着那沾满盐粒的铜钱时,能不想着我们大宋吗?如此一来,我们大宋将会在西夏取得举足轻重的话语权,西夏朝廷在面对我们的时候,他们首要想到的也是这盐利,那么他们必将会顾虑很多方面。

    其二,西夏虽然臣服金国,但是他们对外还是以国自居,而非臣子,由此可见。他们并未真正的臣服与金,不管是处于何种考虑,金夏联盟越坚固,对我们而言,就越不利。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办法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利益诱惑无疑是最佳方案。

    其三,西夏握有丝绸之路的要道,我们若能借此打通与西边诸国的通道,那么对于我们的经济建设有着无以估量的帮助。我们能够借用我们大宋的商品去扩大对西边诸国的影响力,只要有利可图,那么对方一定会想与我大宋交好,但是西边诸国会更加看重与我大宋的联系。

    其四,就是马匹。我们大宋为了避免铜的流失,一直以来都是采取以茶换马。但是茶不属于生活的必需品,而且,还是西夏出,我们入,这让西夏对于向我大宋供马一直都是心怀忧虑,但是以盐换马,那么西夏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至于原因,各位方才已经说的很清楚,这笔钱对于西夏而言,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其五,就是管子那篇轻重戍,一旦西夏握有我们的大宋这么大的市场,那么他们肯定会大力发展盐业,到时,虽然他们国力强盛。但是他们的命却握在我们手中。基于以上五点,我实在是想不到任何理由回绝这笔买卖。”

    “好好好,经济使不亏为我大宋的后起之秀,其言真是字字珠玑,一语中的。”

    李奇刚一说完。黄信仁忽然站了出来连声叫好。

    李奇心生警惕,拱手道:“过奖了,过奖了。”

    果然,黄信仁话锋一转,道:“可惜经济使并非隶属我三司,否则绝不会这么说。经济使似乎还忽略了一点。”

    李奇皱眉道:“不知盐铁使有何指教?”

    黄信仁道:“这笔钱数目之大,我就不多言,相信各位都心里有数,西夏能够因此获得多大的利益,我也不赘述了,但是还有一笔数目,我不得不提一下,这盐我大宋不缺,我们完全能够自给自足,也就是说,西夏卖多少盐进来,我们就得亏多少,如今国库十分空虚,而经济使的新法,一下子减少了这么多税,我三司已经到了十分窘迫的境地,要是再引入青白盐,那朝廷恐怕连最基本的俸禄都发不出来了。”

    群臣皆是点头,就连方才稍稍有些动心的宋徽宗,脸上又出现一丝犹豫之色。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招,不过,你也就剩下这一招了。李奇笑道:“首先,在下绝非站着说话不腰疼,在下非常清楚你们三司的困境,但是,我却以为,变法能令三司立刻变得更加富有。”

    黄信仁如听梦话一般,哈哈笑道:“这倒是新奇,黄某很想听听经济使的高见。”

    “不敢,不敢。”

    李奇轻轻摇头,随即一本正经道:“三司集天下之财---。”

    黄信仁立刻打断了他的话,没好气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言下之意,就是暗讽商务局分了一部分权力过去。

    这家伙还真是记仇啊!李奇苦笑道:“不管怎么说,我大宋所有的钱财资源都得经三司之手,打个比方,假如三司如今握有两千贯,其中一千贯是要预备从西夏外国购买五匹马十只羊十只猪,但是,由于新法的出现,让三司只需要五百贯就能买到这些,换而言之,就是三司凭白无故赚了一倍的钱,甚至于更多。”

    蔡京忽然道:“你说的是不是你的货币策略?”

    李奇笑道:“正是如此。如今江南那边已经开始在实行新法,而新法首要做的就是,就是要求物美价廉,物价的下跌,意味着货币的增长,但是怎么才能让物价降下去了,粮食和盐是两个标志性的商品,粮价已经降下来了,而盐却还是上涨,这是因为盐一直都是由朝廷控制的,所以,盐价必须要降下来。可以说,西夏这笔盐来的真是恰到好处,我有一计能够巧妙的避开朝廷的损失。”

    宋徽宗听得不禁大喜,忙问道:“计将安出?”

    李奇道:“首先我说明一点,我一定会让西夏的盐价降到一个非常低的价位,朝廷可以在西北开一个榷场,由朝廷经营与西夏的盐交易,对于西夏而言,他们只求财。卖给谁并不重要,当朝廷从西夏那里收购盐以后,可以抬高一些价位,卖往江南和关东地区,如此一来。就不会影响到西北解盐,而朝廷又能够赚取到利润,朝廷又可以将这部分利润转移到解盐上面,也就是说让解盐的价钱也降下来,这样我们便可在朝廷不亏的情况下,让全国盐价降下来。不仅如此。当低价盐去到了江南后,物价必定会跟着下跌,那么我大宋货币也势必上涨,我们又能依照合约,用增值过的货币去购买西夏的马匹,那么三司握有的财富无疑就能快速的增长。无形中得到一笔财富。如今西夏财政比我们还要困难,那么他们肯定会鼓励出口,增长财富,正好我们现在是鼓励进口,双方是各有所需,天作之合。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盐只是原料。所得利益虽然稳定持久,但是唯有技术性商品才能谋得暴利,就拿醉仙居的罐头而言,没有盐,就做不出罐头来,而醉仙居每年用罐头赚的钱,是盐利润的几倍。另外,盐是生活的必须品,我们还可以西北进,东南出。用盐替我们打开东南诸国的市场大门,让我们商人更加轻松掌控其它国家的市场,增加我大宋的对南方诸国的影响力。”

    众人一听,又暗自盘算起来,若照李奇所言。盐始终还是掌控在他们手里,虽然还是亏一点,但不至于到不能接受的地步。

    宋徽宗沉吟半响,问道:“诸位爱卿有何看法。”

    蔡京道:“若是能由朝廷完全掌控青白盐的进入,倒也可以试试,因为最终决定权始终握在我们手中,当初我们也对青白盐禁制有过松动,但是我们能随时关闭这扇大门。”

    比较保守的白时中道:“可是,西夏对于横山一带一直都心存觊觎,若是他们强大了起来,对我们还是一个隐患。”

    这个老丈人还真是保守啊!李奇知道白时中也是在担心他会因此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笑道:“右相,国与国之间只有一种关系能恒久保持,那就是竞争关系,这就好比两个人比试跑步,你不能完全抑制住对方前进的脚步,想要完全压制,那么就必须得比他跑的更快,我有信心在三年之内,让我大宋国力的增长十倍于与西夏,我这可不是对自己自信,而是对我大宋自信,就凭西夏那个穷乡僻壤,想要与我大宋一争高下,他们还不够资格,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衬托我大宋之强盛,毕竟鲜花得需要绿叶来衬托的,等到轻重戍策略奏效,他们除了俯首称臣,什么也做不了。”

    宋徽宗听得大悦,哈哈一笑,道:“说得好,小小戎狄,有何惧哉。”

    就知道是这样,这小子的话总是能让龙颜大悦,真是怪哉。黄信仁心想反正出现什么后果,都是李奇揣着,而且就如蔡京所言,他们能够随时关闭这扇大门,试试倒也无妨。于是问道:“那不知道经济使打算将青白盐的价钱压至多少?”

    既然是由朝廷直接收购,那么青白盐的价钱直接影响他们的利益,所以别看这一文两文,这数量一多起来,对于他们可是非常重要的。

    李奇笑道:“原本我的底价是每斛两贯二百文,但是鉴于今日我耗费了这么精力来替他们西夏说话,两贯,多一文,我都不会答应。”

    这个价钱果然够低,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可以操控。

    群人这下都不说话了。

    宋徽宗哈哈一笑,道:“朕若早知如此,应当多多刁难你一番啊!”

    此话一出,众人是轰然大笑。

    “皇上乃天下第一正人君子,绝不会做此等事的。”李奇却露出了一副腼腆的模样,但是腼腆下面却隐藏着一颗疲惫的心,他已经对皇帝以及满朝文武,画下了足够多的大饼,欠下了很多债,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鞠躬尽瘁,拼命还债。

    ......

    ......

    解决内部压力后,李奇终于可以心无旁骛的应付李察尔了。

    两日后,双方都已经内部商量完了,开始进行真正具有实质性意义的谈判,所以,李奇也把地点从秦府转移到了商务局。

    “殿下,经济使。”

    李察尔满脸自信的踏入了商务局的大门,朝着赵桓与李奇拱了拱手。

    赵桓也是起身回了一礼。

    但是坐在右首的李奇却连身都没有起。不冷不热道:“王爷这两日睡的可好?”

    这态度简直就是三百六十度的转变啊!李察尔微微一愣,道:“倒也还好。”

    李奇哼了一声,头一转,不再多说,那一脸委屈真是我见犹怜啊。

    发生什么事呢?李察尔有些发懵。不禁向赵桓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赵桓只是歉意一笑,伸手道:“王爷,各位贵客,请坐。”

    李察尔讪讪点了下头,又诧异的瞧了眼李奇,而后坐了下来。

    待众人一一坐下后。赵桓微微笑道:“王爷,对于此次贸易交涉,我们已经拟写出了最终方案,还请王爷过目。”

    “等下。”

    李奇忽然一抬手,朝着李察尔道:“王爷,经我这两日的深思熟虑。这压根就是一笔双赔的买卖,所以这啥方不方案的也没有必要看了,你就当做来我大宋旅行的,正巧再过几日我大宋蹴鞠全国大赛就将迎来开幕式了,诸位到时不妨去开心开心,这些烦人的事,还是算了吧。”

    李察尔大惊。道:“经济使此话怎说?”

    “李奇,你休得胡言。”赵桓皱眉一瞪,又朝着李察尔歉意道:“王爷,真是抱歉,李奇他这两日在朝内受到不小的委屈,心情有些不好,还请王爷海涵。”

    李察尔啊了一声,道:“不知经济使因何事而郁闷。”

    李奇还未开口,赵桓就摆摆手道:“这些事都是我们的家事,正事要紧。除了这次的贸易合约,我们还希望与贵国签下一份和平条约,毕竟经济是要建立在一个稳定的市场上,来人呀,将合约呈上给王爷过目。”

    很快。几个仆人就将合约给李察尔等一干西夏使节呈了上来。

    李察尔拿起正欲看,忽听对面有人碎碎念着:“不要答应,不要答应...。”抬头一瞧,只见李奇头转向门外,一手拖着下巴,嘴皮不断的动着。

    诡异!太诡异了!

    李察尔拿着合约只觉冷风阵阵呀,想问吧,可惜李奇压根就没有看他,心中十分忐忑不安,打开合约一瞧,面色稍显凝重。

    赵桓似乎看不下去了,沉声道:“李奇,你若有话就说,莫在那里念经,以免打扰王爷他们。”

    “遵命。”

    李奇郁闷的应了一声,极不情愿的闭上了嘴。

    李察尔偷偷瞥了眼李奇,还是忍着没有做声,又看了起来,过了好半响,他又与其他人小声嘀咕了一会,接着才朝着赵桓道:“殿下,其余的倒也可以商量,只是这盐价实在太低了,我---。”

    “不能接受。”

    他话还没有说完,李奇忽然起身道:“王爷是不是觉得这价钱太低了,一定不能接受。”

    李察尔一愣,才点头道:“正是。”

    啪啪啪!

    李奇连忙鼓掌,道:“好好好,谈判到此结束,我们谈谈蹴鞠大赛吧。”

    “啊?”

    李察尔等人登时傻了。

    赵桓又瞪了李奇一眼,道:“李奇,这事可是你挑出来的,如今你又百般阻扰,是何用意?”

    李奇委屈道:“殿下,我那是年幼无知,不知朝中情况,才愚蠢的提出开盐禁,可没想到这一下就把满朝文武都给得罪了,更加没有想到会涉及个人人头归属问题,人家都是拿钱做买卖,而我是拿着全家人的性命做买卖,我这人胆小,还是不做为好。”

    李察尔惊讶道:“经济使,此话怎说?”

    李奇叹道:“王爷,你说咱们交情的如何?”

    “在大宋能交经济使这么一位良朋知己,本王一直都觉得十分幸运。”李察尔口是心非道。

    “我也是恁地想的。”李奇点点头,支支吾吾道:“那么就请王爷为了在下的性命着想,嗯嗯嗯,那个那个,而且这价钱这么低,你若答应,呵呵,你懂得。”

    赵桓皱眉道:“李奇,你给我去外面站着。”

    李奇撇了下嘴,哦了一声。正欲离开,李察尔忙起身道:“经济使请留步。殿下,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桓讪讪道:“王爷见谅,其实也没什么,他就这性子。哦。这合约就是我们经过两日的商量,才决定下来的,你们若是不肯,那此次谈判就此作罢,放心,这绝不会影响我们两国的友情。”

    言下之意。就是不给你讨价还价的余地。

    一个西夏使臣忽然问道:“殿下,在下有一事不明?”

    赵桓笑道:“请说。”

    那人问道:“这合约上为何以钱购马恁地便宜,而以茶换马,却又恁地贵。”

    赵桓道:“是这样的,各位也都知道,如今我大宋正在针对经济进行变法。大力发展经济,而货币对于经济是最为关键的,所以,如今我大宋货币的价值一直在上涨,以至于如此。”

    这就是大宋最有优势的地方,西夏少铜,又一直用大宋的货币。他们对于大宋货币的需求那是十分饥渴的,货币在他们心中的价值远高于如今大宋货币增加的价值,所以,无论如何,他们还是会选择以牲畜等商品来兑换大宋的货物,货物兑换,那就等于跟以前一样,而面对一直流失货币的大宋,相比以前而言,那肯定赚了一大笔。李奇就是吃定你不敢拿货币对冲。你若敢,我就全部收回来,你们西夏的经济必定因为没有货币而崩溃。

    这个理由又让李察尔无话可说,他们的脑子也转不过来,毕竟这一招。可是李奇从后世带来的,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他心想,既然如此,那这盐价倒也可以接受。而且今日李奇的反常,也让他隐隐猜到其中一些缘由,他心里很清楚开禁青白盐,对于朝中大臣的利益会造成何等的伤害,心道,李奇一定是在朝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受到了很多不平等对待,以至于如此。

    想到此处,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概念,那就是这肯定是大宋的底价了,不能再有任何变动了。但是他也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希望能与自己的同伴商量一下。

    赵桓欣然答应,立刻命人带李察尔等于去别院休息。

    等到他们人一走,赵桓就立刻朝着李奇问道:“你说他们会答应吗?”

    李奇自信的笑道:“殿下请放心,他们一定会答应的,其实要慢慢磨的话,也能谈出这个价,只是我懒得费口水了,他们西夏的盐多的都快装不下了,而且成本极低,即便是这个价钱,他们还是能够获取巨大的利润,况且,货币增值也能够让他们给自己一个足够的理由接受这一要求。”

    果然不出李奇所料,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李察尔回到大堂内,道:“我们商量好了,愿意与贵国加强贸易往来,至于这和平条约,我们更加是无话可说,乐于与贵国签下这条约。”

    李奇极其不可思议的张开双手,道:“王爷,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这你---你都能答应?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李察尔歉意道:“经济使,真是对不起,原本这价钱我们是不可能接受的,但是鉴于贵国的货币价值在增价,似乎又回到了嘉佑年间,合情合理。”

    李奇懊恼一叹,道:“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呀,罢了,罢了,这也怪我自己,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啊。”

    赵桓听得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这人还真是狡猾之极,所料的是一点都没有差。这究竟是什么世道啊,被人宰了,还得开口向人道歉。

    李奇也生怕赵桓露陷,不禁还用余光瞧了赵桓一眼。

    所幸李察尔等人并没有察觉道这一点。

    既然这最关键的一点对方都答应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双方针对一些细节开始进行了愉悦的讨论,不过由于这里面实在是牵扯了太多利益,所以也足足谈了三日,双方才最终签订合约,交换了国书。

    这无疑是具有纪念价值的一日,因为宋夏将会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

    (PS:近八千字大章送到,大年初三,各位吃货们就将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放入红包里投给小希吧,省钱又实在。嘿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