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八十九章 终尝恶果-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八百八十九章 终尝恶果

第八百八十九章 终尝恶果2017-11-10 21:31:14Ctrl+D 收藏本站

????阴霾的天空,不禁让太阳失去了夺目的光彩,也在出行人心里留下了一块阴影。

????在襄阳府南面约莫五十里外的一片树林中,二三十余名官差坐于林中正在狼吞虎咽啃着淡而无味的馒头。在他们的中间停着两辆囚车,前面一辆囚车内坐着一位中年男子,一头金色的头发散落下来,满面胡须,将那张曾经俊美的脸庞给遮盖了一大半,任谁也想不到这一位就是一年前还风光无限的贤相,王黼。

????至于后面那辆囚车里面,自然就是唯一能与高衙内齐名,甚至更胜一筹的王宣恩。

????这两父子静静的坐在囚车中,一语不发,即便嘴唇已经干的裂开了。

????这时,官差中有一人站起身来,从他的制服来看,应该是一个小头目,他扫视一眼,嚷道:“大家快点吃,吃完咱们还得赶紧上路,争取在今夜赶到襄阳府。”

????这话音刚落,寂静的树林中突然响起了嗦嗦嗦的声音。仔细一听,似乎有不少人朝着这边赶来。

????这些官差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抽出兵器来,护在囚车四周。

????片刻间,只见一群蒙面人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团团围住。

????囚车内的王黼呆滞的双目中终于恢复了一丝生气,眼皮稍稍一抬,看了眼儿子,轻轻笑着点了下头。

????“把人留下,你们走吧。”

????但见这群蒙面人当中,走出一人来。大刀一指,十分霸气的说道。

????显然。他们是冲着王黼来的。

????那些官差见对方这么多人,不禁有些胆怯,互望了一眼。那官差头头上前一步,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再说一遍,把人留下,否则,你们全都得死。”

????“岂有此理,尔等真是欺人太甚。弟兄们,给他们拼了。”

????双方立刻混作一团,打的是热火朝天,不亦说乎。不过,那些蒙面人明显在身手上,还有人数上都占有优势。过了一会儿,那些官差就开始败退了。早就把王黼父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但见方才喊话的那蒙面人跃到囚车上,大声喊道:“我们乃是替天行道,此等奸臣,你们何苦为之送命,还是快快离去吧。”

????那些官差早已被打的节节败退,听他此言。去意萌生。

????可就在此时,林中传来嗖的一声,一枝流矢,从树林的东面射来。

????噗!

????只见那个站在囚车上的蒙面人胸前插着一枝长箭,箭尾还在微微颤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砰!

????这突然一箭,让囚车附近的人大惊不已。

????那些官差以为自己的援兵来了。左顾右盼,忽听一人喊道:“全部杀了,一个不留。”

????话音未落,又有一批蒙面人骑马冲了过来,他们可不管对方是官差,还是贼寇,遇人就杀。

????而方才那两拨人马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藏着一拨人马,很快,这三拨人马就乱战成一团了。

????“啪!”

????只见来得第三波人马中的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直奔囚车而去,上前就是一刀斩断了铁锁,抱拳道:“对不起,让主人受罪了。”

????王黼从囚车里面走了出来,呵呵道:“无妨,快去把宣恩放出来吧。”

????“是!”

????那大汉又立刻将王宣恩给解救了出来。

????“糟糕!那奸臣想要逃跑,快去拦住他,决不能放他走了。”

????讽刺的是,这句话非出自官差口中,而是第二拨蒙面人中的一人喊出来的。

????大汉对此事置之不理,牵过两匹马来,道:“主人,少主,请上马。”

????说着又扶王黼上马。

????王黼骑在马上,哈哈一笑,朗声道:“回去告诉你们主人,今日之辱,黼铭记在心,他日定当百倍奉还。”

????言罢,他就与王宣恩以及那大汉骑马朝着东南边行去。

????而那些蒙面人和官差如今都自顾不暇,只能眼睁睁的望着王黼父子离去。

????......

????王黼三人一口气跑了五十余里,可毕竟人到中年,而且前面又是奔波劳顿,体力稍感不支,于是三人去到附近一个僻静的湖边,稍作休息。

????那大汉从包袱里拿出些食物给王黼父子递去。

????王黼接过一看,见是几个馒头和一罐罐头,不禁哑然失笑,连咳几声,道:“臭厨子,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那大汗旋即反应过来,忙道:“主人,我---。”

????王黼手一抬,道:“无妨,我在他手中吃了这么大的亏,也不在乎临走前再送他这点罐头钱了。”

????王宣恩望着那罐头,满面狰狞,道:“死厨子,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王黼一笑,道:“宣恩,快点吃吧,吃完还的赶路。”言罢,他要了一大口馒头,含糊不清的朝着大汉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那大汉点头道:“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说着他又指着东南面那条小路道:“往这条小路走,最多两日便可到达黄州,再从那里乘船去往东瀛。”

????王黼满意的点点头。

????王宣恩问道:“爹爹,你究竟是何时运了这么一大笔钱去东瀛,为何孩儿一点也不知晓。”

????王黼颇显得意的说道:“当年元佑党籍事件闹得满城风雨,一个个曾经在朝中叱咤风云的大臣在一夜之间,就被贬出京。当时为父就在想,伴君如伴虎呀,倘若有朝一日我能坐在他们的位子上,一定要先把后路给安排好。于是,在我设立应奉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运送一些钱财去东瀛,想不到今日还真用上了。”

????王宣恩道:“爹爹真是神机妙算啊。不禁如此,还能算到那臭厨子会派人来杀我们。”

????王黼笑了笑。道:“这算不了什么,换做是为父,为父也会这么做的。”

????王宣恩略带一丝不解,道:“可是爹爹,皇上已经下旨让我们永不回京,对他根本就构成不了威胁,他何必多此一举,赶尽杀绝呢?”

????王黼道:“这不能叫做赶尽杀绝。应当称作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王宣恩错愕道。

????王黼道:“难道你忘了我们为何会成为阶下囚的吗?”

????王宣恩稍一沉吟,道:“虽然表面上是有人告爹爹御状,但是孩儿以为十有八九是因为那晚的事败露了。”

????王黼点点头道:“不错。当晚李师师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竹馨绝不会出卖我的。”

????王宣恩嗯了一声,道:“爹爹当年救了他一家老小。对她家有救命之恩,她不可能会出卖我们。可是,她毕竟跟在李师师身边已久,虽不至于出卖我们,但也有可能到了最后下不了手,我当初吩咐她的时候。她就有些犹豫。”

????这时,那大汉突然道:“主人,据我得知,竹馨已经死了。”

????王黼微微一愣,更加肯定的说道:“她一定下手了。不然皇上不可能恁地急着贬我出京。然而,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设下的圈套。除了竹馨以外,就只有一人了。”

????王宣恩惊讶道:“郓王殿下。”

????王黼冷冷笑道:“咱们之所以敢冒险走这一步,那是因为无论事情成败与否,咱们都能置身事外。虽然给郓王的亲笔信只写了寥寥数字,但是以郓王的才智和他的身份,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皇上引去那里,是再容易不过的了。可是,从现在看来,他并没有这么做,而且,他把我给捅出来,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严重,因为这样一来,就不是李奇与他之间的私人恩怨,而是他与太子之间的斗争了,所以,我敢肯定,是他故意卖出破绽,想置我于死地。”

????王宣恩惊呼道:“这怎么可能,郓王和那臭厨子不是反目成仇了吗?”

????王黼皱眉道:“起初为父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也就不会沦落至此了。但是现在看来,郓王与臭厨子之间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至于是什么,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另外还有两点,我也没有想明白。其一,当晚既然竹馨已经下手了,那么臭厨子与李师师决不能幸免,即便郓王有意害我,皇上也绝不会容忍那臭厨子继续呆在朝中的,怎还会让他来抄我的家。其二,郓王这么做,他自己也不能幸免,我当下无权无势,他何苦如此呢?这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王宣恩出神的点点头,道:“是啊!颤声娇号称天下第一媚药,绝不会出现问题的,竹馨又没有出卖我们,那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王黼摆摆手道:“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弄明白臭厨子和郓王究竟在玩什么阴谋,那我就能依靠太子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王宣恩啊的一声,道:“我知道杀人灭口的意思了,难怪那日爹爹那日让我故作淡定,原来是故意做给臭厨子看的。”

????王黼哈哈道:“如果这局是他布的,那他当然知道漏洞在哪里,只有死人才是最可靠的,所以,他一定会来杀我灭口。于是,我故意装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引他急着下手,他万万没有想到,其实我这一招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话音刚落,后面忽然想起一个声音,“你若这样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臭厨子早就料到你藏了一手,而且,黄雀后面还有猎人了。”

????王黼三人大惊,猛地转头望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头带斗笠,右肩扛着一把大剑的无良大叔。

????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何我一点察觉也没有。那大汉双目睁圆,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大叔正是失踪了的酒鬼。

????酒鬼慢步朝着王黼走去,玩味的笑道:“不过说真的,你与臭厨子还真是棋逢对手,不分伯仲,只不过你始终是棋差一招呀!认命吧。”

????“主人快走。”

????反应过来的大汉,急忙抽出刀来挡在王黼的身前。王黼父子此时哪里还有方才那般沉稳,赶紧起身朝着站在湖面喝水的三匹骏马跑去。

????“如今看来你们连黄雀都不是,充其量也就一螳螂,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酒鬼淡淡道。

????他话音未落,那大汉只觉眼前一晃,又觉头上一股强劲的剑风压下,无暇细想,举刀相迎,当的一声响,虎口传来一阵巨疼,手中的刀险些跌落。

????嗤的一声!

????那大汉还未反应过来,一把匕首已经插进了他的胸口。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素来对自己的身手有着强大自信的他,在这一刻,随着他的生命一起破碎了。

????“抱歉,我赶着回去喝酒。”

????酒鬼轻描淡写的抽出匕首来,斜目一瞥,见王黼父子骑马欲逃,没有丝毫的停顿,大剑挥出。

????“啊!”

????王宣恩举着马鞭惨叫一声,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只见那把大剑插在他的背心上。

????“宣恩,宣恩。”

????王黼只有这个独生子,这一剑不禁带走了王宣恩的性命,也带走了他的希望,不顾一切的从马上跳了下来,扑倒王宣恩的尸体上,撕心裂肺的叫着儿子的名字。

????酒鬼走了过去,低头俯视着王黼,叹道:“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一个该死的老头子告诉我的,当时我懂了,现在轮到你醒悟的时候了。”

????“我与你拼---。”

????王黼刚一抬头,眼前寒光一闪,只见他脖子飚射出一道血柱来,这一代奸臣终于尝到了自食其果的滋味。

????酒鬼望着王黼父子俩的尸体,过了半响,摇着头道:“我不知世上有没有善有善报,但作恶多了肯定会有恶报,不是报在自己身上,那就是报在自己的亲人身上,唯有以死了结,侥幸存活下来,终会害人害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