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十九章 又见神秘纸条-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零十九章 又见神秘纸条

第一千零十九章 又见神秘纸条2017-11-10 21:34:8Ctrl+D 收藏本站

    北国上京。

    肖存志快马加鞭的回到了上京,将在东京的经过与完颜宗望述说了一遍,而后跪地请罪道:“小人未能完成任务,辜负了二太子的信任,还请二太子降罪。”

    完颜宗望扶起他们,哈哈一笑,道:“三位无须自责,我本就没有寄望此次便能得逞,毕竟这件事过去已久,倘若是刚刚发生,那我根本不需要派你们去。都起来吧。”他说着又笑着摇摇头道:“好一个厨子,要论这嘴上功夫,本王还真是服了,只是不知道你其它的本事如何?”

    肖存志道:“二太子,此人不过逞口舌之辈,不足为虑!”

    完颜宗望摆摆手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他的经济建设可不是一般人能想的出的。不过,纵使他再厉害,那又如何,有这么一个软弱的皇帝,南朝焉能不灭,哈哈。”

    “报!”

    随着一声长长的叫嚷,一人疾步冲了进来,道:“启禀二太子,完颜将军在北方附近发现了阿适儿的踪迹。”

    完颜宗望双目猛睁,道:“此话当真?”

    “小人不敢欺瞒二太子,完颜将军还让小人来传话给二太子,阿适儿已经是瓮中之鳖,让二太子做好准备。”

    “好好好!这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呀!但是---。”完颜宗望欲言又止,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屋内踱了几步,忽然道:“你立刻回去告诉宗翰。让他先不急着捉拿住阿适儿,想办法将阿适儿逼到燕山府附近。”

    “啊?”

    完颜宗望笑道:“你就是说。阿适儿就是我们出兵南朝最好的借口,宗翰他会明白的。快去吧。”

    “是。”

    .......

    福州!

    韩世忠坐在屋内,手中拿着一封信函,怔怔出神。

    不一会儿,一位身着红裙的妙龄少妇从侧屋走了出来,见韩世忠一脸愁闷,好奇道:“夫君,你为何发愁。”

    韩世忠微微一怔。转头一看,见是妻子梁红玉,道:“是红玉呀!你来的正好,快替为夫出出主意。”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皇上下旨让我派些船队去往杭州等地,帮那些商人运送货物。”

    梁红玉听到这里,好奇道:“既然是皇上已经下旨。那夫君为何还要犹豫。”

    韩世忠叹道:“若仅是如此的话,为夫自当遵从皇命,不敢有违。可是,步帅也发来了一封信函。”他说着就将手中信函递了过去。

    梁红玉好奇的接过来一瞧,面露惊讶之色,道:“步帅让你借着运送货物唯有。率领福州所有水师去往楚州?”

    韩世忠道:“你再往下面看。”

    梁红玉又继续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她惊呼道:“金国要对我大宋开战。”

    韩世忠叹了口气,道:“这就是让我为难的地方,如果此消息属实。那为何皇上亲自下旨命我前去,由此可见。这只是步帅的意思,非皇上的意思,步帅乃是三衙统帅,没有虎符,如果我擅自将部队调往楚州,那么就是违抗军令,论罪当处斩。”

    梁红玉先是低头不语,片刻,她忽然道:“既然夫君知道这是违法,那又为何犹豫不决呢?”

    韩世忠道:“步帅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若听他的,便是有违军法,可若我不听他的,便是辜负了步帅对我一番知遇之恩,真是让为夫好生为难。”

    梁红玉道:“既然如此,夫君何不抛开这一切,从大局出发。”

    韩世忠哦了一声,道:“从大局出发?”

    梁红玉点头道:“步帅信中所言若是属实的话,那么金国很可能南下,记得夫君曾说过,黄河以北的防御已经名存实亡,若是金国突然进兵,那么黄河以北很快就会落于敌人之手,到时直接威胁到东京,倘若夫君去了,最多也只是赔上我们夫妇的性命,可是若是夫君不去,一旦金国真的出兵,那么我们夫妇便是千古罪人。”

    韩世忠微微一愣,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韩老五险些做了这千古罪人。”他说着朝着外面喊道:“来人啊!”

    “将军有何吩咐。”

    “传我军令下去,三日后,水师各部随我开往楚州。”

    “遵命。”

    ......

    登州。

    宗泽坐在椅子上,闭目沉思,他手中同样也拿着一封信函,过了好半响,他忽然睁开双眼,开口道:“来人啊!”

    不一会儿,一人走了进来。

    宗泽道:“吩咐下去,立刻组织船只停靠在兖州齐州,随时待命。”

    “知州大人,这---是为何?”

    “这是命令。”

    “遵命。”

    ......

    东京汴梁。

    樊楼。

    “哎呦,经济使造访,真是蓬荜生辉呀!”

    樊楼这才刚刚开门,就迎来一位贵客,正是李奇。樊少白赶紧出门相迎。

    李奇没好气道:“得了,得了,这等话听的我耳朵都起茧了,有必要每次来都说同样的话么。”

    樊少白呵呵道:“我这不是没有经济使那般口才么,来来回回也就会这几句而已。”

    “你少来。”

    李奇轻哼了一声,随即小声道:“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樊少白一愣,点了下头,将李奇请到了里屋内,又将下人全部叫了出去。

    李奇开门见山道:“少白,你我也算是老朋友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废话了,我此番前来,是来借钱的。”

    “借钱?你---你要借钱?”

    这可是让樊少白大吃一惊,醉仙居如今有多少钱。他虽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肯定远远超过了樊楼。

    “正是。我知道你我都是办酒楼的,来你这借钱,的确有些不妥,若非情况紧急,我倒也不会上门麻烦你,但是你放心,这笔钱与生意无关,是我自己的事。”

    樊少白皱眉道:“方便告诉我是何事吗?”

    李奇摇了摇头。

    樊少白沉吟片刻。道:“借多少?”

    李奇道:“你能借出多少?”

    樊少白道:“经济使,虽然你帮了我不少忙,但是我爹爹在世的时候,也帮过你们醉仙居,我们两家可谓是荣辱与共。这做生意借钱周转,那我能够理解,但是你说这是你的私事。又不肯将缘由告诉我,那我以为咱们还是公事公办的好,以免伤及两家的感情,你以为如何?”

    李奇点点头道:“合情合理。不管你借多少,两年之内我一定还清。”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道:“这是借据。”

    樊少白见李奇连借据都准备好了。知道他绝非开玩笑的,拿起仔细看了看,惊讶道:“你把醉仙居的股份都抵押给我?”

    李奇笑道:“醉仙居的股份没你想的那么值钱。”

    这话都说这份上了,李奇连家业都拿了出来,樊少白自然不好多说什么。道:“你先等我一会。”

    “请便。”

    “失陪。”

    樊少白说着就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他走了进来,道:“我现在最多也只能拿出五万贯钱。”

    “多谢。”

    “李奇,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李奇笑道:“没啥大事,就是一些私人的事,但是我希望能够对此保密,就连高衙内他们都不能告诉。”

    樊少白点头道:“这我当然知道。钱我到时会派人送过去的。”

    李奇起身道:“多谢了。”

    从樊楼出来后,马桥问道:“步帅,接下来去哪里?”

    李奇道:“周家。秋收马上来临,今年秋收远胜去年,那些粮商一定会再放出一些粮食,正是收购粮食的最好时机,我不能让这机会白白从我手中溜走。走吧。”

    他说着就上了马车,由于最近这段日子,他东奔西走,实在是太累了,为了保存体力,他不得不用马车代步,好保存体力。

    马桥赶着马车行了一段路,忽然马车停了下来,前面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请问这位是马桥马叔叔么?”

    李奇掀开车帘一瞧,只见一个小女孩挡住了去路。

    马桥木讷的点了下头。

    那小女孩赶紧上前来,将一个纸团递给马桥,道:“这是有人让我交给你的。”

    马桥满心好奇的接过纸团来,正想问那小女孩是谁人让她送的,可是那小女孩将纸团交给他后,就蹦蹦跳跳的离开的。

    马桥愣了下,又瞧了李奇。

    李奇道:“打开来看看。”

    马桥打开纸团来,只见上面只写着一句话---今日酉时三刻,州桥夜市,乔家干脯店见。

    没有人名,没有原因,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是马桥却看的骇然不已,惊道:“这---这不就是---?”

    李奇好奇道:“是甚么?”

    马桥道:“步帅,你可还记得那日你被暗杀时,曾有人向我通风报信么。”

    李奇双眉一抬,道:“自然记得,若非那人,我恐怕早已成了刀下亡魂。可惜,当时没有查出是何人所为?你问这个作甚?”

    马桥道:“因为这---这纸上的笔迹与当初那纸条上的笔迹是一模一样!”

    “甚么?”

    李奇惊叫一声,道:“你会不会记错了。”

    马桥没好气道:“我还至于连这个都看错,由于那晚事出突然,而且险些丢掉性命,所以,我对那纸条上面的字迹是记忆犹新。”

    时隔多日,那位神秘人又再现身,而且还在这紧要的关头,这让李奇思绪很乱,要知道,如今任何一个小小的意外,都有可能让他的全盘计划失败。

    马桥道:“步帅,咱们去不去?”

    李奇沉吟片刻,道:“那人表面上说是送给你的,其实就是有意让你察觉出他的笔迹,实则是请我前去。去。为何不去,既然他救了我,想必应该不会害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