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重拳出击-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重拳出击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重拳出击2017-11-10 21:34:16Ctrl+D 收藏本站

    李奇能够恁地轻松的说服向来一毛不拔的梁师成等人,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们打心里害怕失去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正是因为他们对金人的惧怕,导致他们才愿意放弃这个赚钱的大好机会,要知道,他们旗下的米铺那在东京都是首屈一指的呀!当然,宋朝贵族多不胜数,要算起来,他们在其中也只是占了一小部分而已。

    不仅如此,他们其实与李奇都有生意上的合作,对于李奇的赚钱能力,他们有着十分的信任,所以,这里面,也有几分是看在李奇的面子上,他们相信李奇今后能够帮他们赚取更多,何不卖个人情给他了。

    三日期限很快就到了。

    但是那些商人都没有把李奇的话完完全全的放在心上,不禁是他们,他们的后台同样也是如此,这战又不是第一回打了,多少年来,哪一次打仗,粮价不疯涨,说句夸张点的,此乃上天制定的规则,你李奇想破就能破的了?该怎么卖,还是怎么卖,其余的都好说,但是降价?哼,那是门都没有。

    但是,他们还是对李奇有所忌惮,所以,到了这四日,他们都非常非常的紧张,生怕又被李奇给阴了,但是市面上却出奇的风平浪静,当然,这风平浪静只是针对这一件事而言,如今外面的百姓都快将他们这些粮商二十八代祖宗给骂全了。

    又过去一日,李奇还是没有动静。那些商人渐渐放下心来,猜想李奇多半是在唬人的。

    这日早上。

    大殿中。群臣兀自齐齐站立。宋徽宗虽然还是坐在同一张龙椅上,但是显得憔悴许多,一手撑着太阳穴,斜靠在椅子上,双目无神,这几日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一个煎熬,每日都是寝食难安啊!

    群臣见这皇帝都是如此。也都没有心情开口了。

    气氛显得十分沉闷。

    李奇忽然站出来,道:“皇上,微臣有事启奏。”

    宋徽宗有气无力的说道:“说。”如今除了李邺去北方谈判的事宜,其余的事,他都没有心情去过问了。

    李奇微微颔首,道:“皇上,微臣以为。李给事此去谈判,若能成功,固然最好,可若不成,咱们也不决不能坐以待毙,特别是京师。绝不容有失,如今太尉告假,临走前,曾托微臣代管三衙,所以。微臣建议应当迅速的组织士兵,针对金兵做好一切布防准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宋徽宗听得恼火不已,道:“都这时候了,你如今才来跟朕说布防京师,你们三衙早干什么去了,这是当然的呀。你现在速去调遣兵力,保卫京师,以后这等事,你不要再跑来禀告朕,以免误了大事,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李奇道:“微臣知罪。可是皇上,若是有人阻扰微臣布防,那微臣当如何处理。”

    宋徽宗听得都站了起来,咆哮道:“什么?有人阻扰你布防,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现在还有什么比京师的防卫更为的重要,谁若敢阻拦,杀无赦。”

    “微臣遵命。”

    蔡京梁师成等人在一旁都看糊涂了,他不是要说粮价的事么,怎地又绕到布防上面去了,这小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

    宋徽宗心情更差了,不耐烦道:“还有没有事,没事退朝。”

    群臣哪里还敢发言。

    宋徽宗也不等太监开口了,起身就走了,可见他心情差到了何种地步。

    “臣恭送皇上。”

    这皇帝都走得没影了,这句迟到的对白才姗姗来迟。

    等到蔡京等人反应过来,想找李奇问问,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哪知李奇早走的没影了,不禁让他们大骂,“这小子溜得还快呀!”

    翌日。

    秋阳高照,在东郊的一方一眼无际的良田中,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耀人眼球,但见那金黄的稻黍,羞涩的垂下了脑袋,惹人喜爱,如今可正是秋收的季节,数十名农夫们正躬身于田间,收割这一季的成果。

    咚咚咚!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农夫收割的节奏,他们都抬起头,只见一对禁军冲了过来。

    为首一名军官,手执马鞭一指,大声嚷道:“停下来,全部停下来,闲杂人等速速退到一旁,朝廷如今要征收这片田地盖建堡垒。”

    这人正是牛皋!

    那些农夫都傻了,呆呆的望着牛皋。

    牛皋见他们这么不给面子,恼怒道:“谁若再留在此处,休怪不将军不客气。”

    那些农夫登时醒悟过来,连家伙都不要了,赶紧跑了出去,这若是他们的田,那当然死都不会走呀,可是他们只是帮人打工的,犯不着为此丢了性命啊!

    牛皋大手一挥,道:“给我封了。”

    “遵命。”

    “等下,等下。”

    就在这时候,左边突然跑出四五个人来。为首一人乃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这人一来到牛皋面前,就趾高气昂的问道:“你们是何人?要做甚么?”

    “你又是何人?”

    “我是管这片田的人。”那人道。

    牛皋道:“那正好,我乃侍卫马指挥使,牛皋,现在要征用你这片田地。”

    “甚么?征用这田地?这---这是谁说的。”那管事的骇然道。

    牛皋道:“本官只是奉命行事,尔等速速退到一旁,否则,休怪本官不讲情面。”

    “且慢。”

    那人拦着牛皋身前,道:“你们这等武夫,可知这田是谁的么?谁若敢动一下试试。”

    显然,他并不了解如今的禁军已经不是从前那支禁军了。

    牛皋二话不说。上前一手抓住那人的衣领,抡起右臂。正反四个耳光,啪啪啪啪,声音何其清脆,足足打落五颗牙齿。那人的左右脸颊都给牛皋给扇凹进去了,嘴角崩裂,鲜血往外直冒,一阵巨咳,人都快被扇晕了。哪里还说的出话来。

    牛皋哼了一声,随手一扔,那人登时摔倒在地,他手一挥,道:“全部抓起来。”

    唰唰唰!

    雪亮的枪头立刻伸到了那几人的面前,此时,这些人哪里还有方才那股嚣张的气焰。全部趴到在地,哭喊道:“将军饶命啊,将军饶命啊!”

    “带走!”

    “遵命。”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当牛皋扇那人耳光时,远处还有不少农民为之叫好,可见这几人平时没有少欺负他们。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南城郊外,杨再兴骑着高头骏马在,疾奔到一方良田旁,长枪一挥,朝着田间农民。道:“我乃神卫军教头,杨再兴。奉命征用这片田地,尔等速速离去,莫延误军情。”

    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赶紧拔腿开溜。

    当然,又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上来质问杨再兴,杨再兴可是土匪出声呀,打不出官腔来,也不想多说,长枪一立,好似在说,尔等是不是要跟它说话。

    那些人见这军爷忒猛了,我就是语气有些不好,再说这种时候,语气能好么,你用不着拿这东西来吓人吧。

    不过,他们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还真被吓到了,二话不说,转身就溜。

    在这一天内,侍卫步侍卫马两大军方同时出动,光在这京城内外,就封了良田百亩,动作之快,令人嗔目结舌。

    李奇这人虽然说话有些绕,又爱卖关子,常常让人欲仙欲死,直想痛扁他一顿,可是李奇做事,那真是历来就雷厉风行,绝不会出现什么拖泥带水,一旦决定下来,就必将付诸行动。

    此时,那些商人终于明白,李奇真不是跟他们开玩笑的,就这么封下去,不出几日,他们全都得完了,而且,如今正是收获的季节了,拖一天,就亏一天,眼看着那金黄色的稻黍,就是不能去取,那真是心急如焚,赶紧跑去求后台帮忙,因为这事牵扯到了军方,他们可管不着了。

    商务局。

    “李奇小儿,快快给老夫出来。让开,你瞎了狗眼,连老夫都敢拦。”

    这第二日早上,商务局才刚开门不久,几位身着二品官服的官员就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嘴上大声嚷嚷道。

    商务局的护卫,见这几人个个都穿着官府,倒真不敢拦,只好退到一旁去,一人赶紧跑进屋内去通报了。

    不一会儿,一人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但不是李奇,而是副经济使秦桧,秦桧这一瞧这来人,心中一惊,这几人中,要么就是大学士,要么就是紫光禄大夫,要么就是太保之类的。

    虽然他们如今都没有握有什么实权,但是虚职这么高,那也挺恐怖的呀,威望在这里的呀,而且他们都是贵族,家族在朝廷都算得上一方势力!

    秦桧连忙行礼,道:“各位大人上门,不知有何事赐教?”

    中间那位须发皆白,但是脸色红润的老者,怒喝道:“快起把李奇小儿叫出来。”

    这人乃是观文殿大学士,顾言夫,从二品,比李奇要高出一个等级,那顾家米铺就是他顾家的,当然,他们顾家也是此次封田的最大受害者。

    秦桧心中郁闷不已,为什么这一出事,总是我顶在最前面,挨骂的也是我,偏偏那个生事的却龟缩不出。赔笑道:“真是抱歉,大人今日不会来此,各位大人若是有事,下官可代为转告。”

    “你少在这里糊弄老夫,今日若见不到那小儿,老夫决不罢休。”顾言夫一摆长袖,他何曾在这东京一亩三分地上,受过此等大辱,连田都让人给封了,怒骂道:“你们商务局是不是瞎了眼,连老夫的田都敢封,你们知不知道那田可是皇上赐给老夫的,你们这是大不敬之罪,我一定上奏弹劾你们商务局。”

    秦桧被喷了一脸口水,也有些恼火,直言道:“顾大学士,这---这你是不是找错地了。此事与我商务局没有半点干系,你要找也是应该去三衙,你们在这里哪怕是坐上一年,下官也不能给你任何答复,因为下官对此是一点也不知晓。”

    顾言夫登时愣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