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你学诸葛,我就学司马-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你学诸葛,我就学司马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你学诸葛,我就学司马2017-11-10 21:35:3Ctrl+D 收藏本站

    完颜宗望是谁,那绝对可称为常胜将军,可是这位常胜将军偏偏对一个厨子这么忌惮,而且屡屡提到李奇,这让一旁的金军将领有些不解。

    作为完颜宗望的叔父阇母就劝说道:“宗望,对方就一厨子,有何本事令你亲自前去见他,你这么做有些自降身份啊。”

    完颜宗望摇摇头,笑道:“叔父有所不知,这厨子三番四次坏我好事,也只有他能够屡屡让我吃这哑巴亏,就凭这一点,他值得我前去一见。”

    阇母甚至完颜宗望的性格,见他心意已决,倒也不好多说。

    完颜宗望又向郭药师道:“郭将军,你立刻命一人前往汴梁,就说素问南朝有好客之道,我等远道而来,初入贵地,当先与那开封知府见上一面。”

    郭药师听了,眼眸一转,道:“二太子此举,真是妙极,妙极,我们乃是客,是应当与对方的主人打声招呼,但是二太子却只提开封知府之名,对于这位新晋的摄政王置若罔闻,也就是将开封知府视为开封的主人,以那三王子的性格,他一定会心生不悦。”

    完颜宗望哈哈一笑,道:“若能让他们两不合,那是再好也没有了,若没有成功,倒无所谓,就那什么三王子,他还没有资格见我,我此举主要还是想与那臭厨子见上一面。”

    郭药师沉吟片刻,又道:“可是以我对那厨子的了解,此人十分贪生怕死,若只是如此的话,他不一定会来。末将倒有一计,或许能够激他出来。”

    完颜宗望道:“快说。”

    郭药师道:“这厨子曾近写过一本书。名叫《三国演义》,其中讲述的乃是三国时期的故事。在故事当中曾说到一计。当时蜀国攻打魏国时,魏国也是如此龟缩不出,而蜀国却急于求战,于是蜀国宰相诸葛孔明就赠送一套巾帼女衣给魏国统帅司马懿。暗讽其如女人一样畏畏缩缩,懦弱不敢行事,故意激怒司马懿,虽然故事中司马懿并没有上当,但是此故事乃这厨子所写,将这一招用于他身上。说不定会有奇效。”

    一旁的完颜宗弼听得一乐,道:“郭将军这主意好,不过以我之见,这倒也不是什么暗讽,他们宋军本就是连娘们都不如,送女人衣服给他们。那是再适合不过了,要我说,应当给宋军每人发上一套,让他们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

    “四弟,你说的倒是轻松,每人一套,我上哪弄这么多女人衣服来。”完颜宗望斜目瞥了眼完颜宗弼。又笑道:“不过这主意倒真是不错,好,就这么做,每人送一套就不必了,倒是可以给那什么三王子捎带一套过去。郭将军,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郭药师对李奇一直心怀记恨,连忙道:“末将遵命。”

    ......

    开封府。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宣告火药开始在军中普及开来。

    当然,这爆炸声可不是为了庆祝,而是炸断郊外远离宋军防线的一些桥梁。这样也是为了防守,因为那些地方已经算是让给金军了,既然是金军用的,那当然不能让他们这么舒服,还为他们架好桥梁来攻打自己。这李奇是决计做不到的,反正是怎么不舒服就怎么弄,你丫不是骑兵牛么,那我就将道路全部给炸的坑坑洼洼,看你们的马还怎么跑。

    李奇站在西北城头上,拿着望远镜观看着滚滚浓烟,轻轻叹了口气。

    一旁的岳飞好奇道:“步帅为何叹气?”

    李奇摇摇头道:“岳飞,你今后一定得记住了,不管是打架,还是打仗,都别在自个家打,忒亏了。即便我们守住了开封,光着修路修桥的钱,那也够咱们喝一壶了,可惜金国穷的要死,跟他们打仗,怎么算起都是亏啊!”

    都这时候,你还担心这些,能够守住就算不错了。岳飞心口不一道:“是。岳飞谨记步帅的教诲。”

    就这时,探子来报,说金军已经到达了滑州,不日便可兵临城下。

    李奇冷冷一笑,道:“终于来了。”

    .......

    侍卫步司。

    由于李奇将防线部署在了外城,而侍卫步本来是用来御北方辽国,虽然辽国已灭,但是金国冒了出来,故此李奇将大本营安置在侍卫步的府衙内,此时李奇正与一干禁军将领坐在其中,开始针对金军的动向,做最后的安排,赵楷也赶了过来。

    这才刚刚开始,忽然一个护卫走进来,道:“启禀摄政王,金使求见步帅。”

    这倒是所有人都愣了下,这大战是一触即发,金军竟然在这个时间点,派人来此求见对方的主帅,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赵楷李奇互望了一眼。李奇迟疑片刻,道:“带他来这里,记住,小心点带路。”

    “是。”

    .......

    由于两军交战在即,宋军当然不会带着金使走康庄大道,让他见到自己是怎么部署的,所以,专带那金使绕小路,哪里难走,哪里路不平,就带他往那里走,先把他绕晕了再说,转了老半天,那金使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等到李奇会都开完了,这金国使节才姗姗来迟。

    只见一男子捧着一箱子在护卫的带领下走了进来,这人还算是懂礼数,朝着坐在左上位置的李奇微微弯了下腰,道:“在下刘平,见过步帅。”

    李奇瞧他不向赵楷行礼,偏偏向自己行礼,已然明白他的用意,略带一丝好奇道:“你认识我?”

    “哦,在下曾随郭将军进京,曾侥幸见过步帅一面。”刘平拱手道,他当初只是来京面圣,但是没有并跟郭药师呆在京城。而是一直燕山府做郭药师的策应,当初郭药师贿赂蔡攸的那几个波斯美女,就是他给找来的。

    李奇哈哈一笑,道:“原来药师老弟的人啊,有事吗?”

    老弟?我郭将军都可以做你叔叔了。还老弟。那人暗自嘀咕一句,但也不敢明言,道:“我主---。”

    “且慢,你主是药师老弟,还是那完颜宗望。”

    “我们郭将军已经择良木而息,投靠了二太子。我说的自然是二太子。”

    赵楷冷哼一声,头一偏,对于这种人,他是连看都懒得看。其余将领也是纷纷露出鄙视的目光。

    李奇倒是不以为意,淡淡道:“那不知完颜宗望让你来此作甚?”

    刘平继续说道:“我主说我们远道而来,即是客。当先与这地方的主人打声招呼,故此,请步帅后日与城外一见,叙叙旧,另外,还备上一份厚礼送于步帅,哦。还有你们那位新上任的摄政王。”

    他虽然没有见过赵楷,但是见坐在正座上的不是李奇,自然猜到了上面这位肯定就是摄政王,故此,他装作不知,有意用言语挑拨李奇和赵楷之间的关系。

    赵楷哼了一声,一语双关道:“你主还真是有心了。”

    刘平见赵楷脸色极为难看,自以为得逞了,笑道:“过奖,过奖。我主向来就是一位谦谦君子。”

    李奇哈哈道:“要是完颜宗望听到你这话,估计会把你大卸八块,这真是"chi luo"裸的讽刺呀。不过,恕我直言,我对完颜宗望的人品不是很放心。天知道里面是不是藏有什么暗器,就请你自己打开来吧。”

    “步帅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主行事光明磊落,怎会做这些卑鄙下流的勾当。”刘平直斥道。

    牛皋一拍桌子,道:“这鸟人真是瞎了鸟眼,且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李奇手一抬,让牛皋坐下,向刘平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不愿意照做,就给我滚吧,我还要布置战术,灭金狗了,哦,我这不是说你,你还不配做一只纯正的金狗,充其量也就是一只杂交狗而已。”

    众将士登时轰然大笑。

    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与步帅打嘴仗的,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啊!

    “你---?”

    “嗯?”

    李奇双眉一沉,刘平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了进去,他可是听说过李奇的手段有多么的残忍。尴尬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将木盒子打开来。

    里面竟是两件妇人的裙衫。

    刘平还生怕对方看不懂,补充一句道:“这份礼物是我主深思熟虑才挑选出来的,可以说是为步帅和摄政王量身订做的。”

    这还真是骑在头上打脸呀!

    堂内立刻静了下来。

    牛皋等一干将士,瞪大着双眼,呼吸越发急促,仿佛只要李奇一声令下,就扑上去将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撕碎了。

    “尔等真是欺人太甚。”

    赵楷猛地一拍桌子,霍然起身,怒道:“牛皋杨再兴。”

    “末将在。”

    “你们随我率军,与金狗决一死战。”

    牛皋杨再兴正憋着一肚子火了,脑袋也有些不想事了,起身抱拳道:“末将遵命。”

    将军说的真是没错,这小子毕竟还是太年轻,受不得半点讥讽。刘平见赵楷双眼都快喷出火来了,心中暗自得意不已,但同时,也感到有些惧怕。

    操!你脑袋摔坏了吧。李奇面色大惊,起身道:“且慢。”言罢,他又朝着牛皋等将领道:“你们先带这位杂交使下去休息啊下,记住,要好好招待,可莫要怠慢了客人。”

    “遵命。”

    一干将领的目光全部锁定在刘平身上,看的刘平心里直毛。

    “请吧,杂交使。”

    牛皋杨再兴二人来到刘平身边,同时伸出手搭在他肩膀上,架着他就走了出去。

    待这些人出去后,李奇立刻朝着赵楷道:“殿下,你是疯了吧。完颜宗望明显就是在学诸葛亮的激将法,你不会连这也看不出来吧。”

    赵楷嘴角一扯,露出一丝笑意,道:“这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发怒了。”

    李奇微微一愣,好奇的望着赵楷。

    赵楷哈哈一笑,道:“我可也看过三国演义的,而且不止一遍,倒是你。这三国演义都是你写的,你竟然还会问这般愚蠢的问题。”

    “啊?此话怎说?”

    赵楷道:“难道你忘记司马懿在收到诸葛亮的‘礼物’时,这第一反应是什么吗?”

    李奇脱口道:“请战。”这话刚一出口,他便立刻醒悟过来,拍拍脑门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这是将计就计,学着司马懿鼓舞士气啊!”

    “不错。若是我们这都不吭声,那还不让完颜宗望笑掉大牙,有伤士气。”赵楷双眼微合,道:“但是,完颜宗望送这女衣给我们。比当初诸葛亮送女衣给司马懿,更具羞辱性,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当初我们出使燕山府,他们称我们宋军为什么吧?”

    李奇点头道:“这我当然记得,你难道一直介怀至今?”

    “是,当时的发生的一切。至今还历历在目。”

    赵楷背负双手,走到了中间,目光望着屋外,道:“并非我气量小,倘若他们说的是假的,那我或许只会一笑置之,我所介怀的是,他们说的是一个事实,我更加介怀的是,当时我表现的或许真的连个女人都不如。”

    真是想不到。他至今还记得这么清楚。李奇苦笑道:“殿下,当时你才多大,又是第一次面对强敌,难免有些不知所措,犯不着跟自己较劲。”

    赵楷眼眶微红。摇摇头道:“事实上,我当时的确很害怕,我甚至不敢探出头来,多看那么一眼,这或许是我一生难以洗刷的耻辱,这也是我为什么渴望这一切的原因,无论如何,我再也不能让人恁地侮辱我大宋子民,我要借这一战告诉完颜宗望,我大宋军民绝没有他想的那么软弱。”

    李奇担忧道:“可是殿下,这是两国之间的战争,若是你抱着这个争强好胜的目的,或许会因此失去自我,甚至于误了大事。”

    赵楷呵呵一笑,道:“这你放心,我很明白我现在在做什么,我也很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我这辈子还从未这么明白过。”

    李奇轻松了一口气,道:“也对,你方才比我反应还快一些,我刚才只记得诸葛亮的用意,却没有想到司马懿的应对之策。”

    赵楷先是一笑,又是一声轻叹,道:“不过完颜宗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两件女裳就是对我们最好的讽刺。”

    他说这走到边上,从桌子上拿起一件女裳,紧紧握在手里,咬着牙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或许真是我有史以来收过最好的一份礼物。”

    李奇道:“你不会真收下了吧?”

    “为何不要?”赵楷反问一句,又道:“我还要将它挂在我的房里。”说着他又望向李奇。

    李奇忙摇摇头道:“你别看着我,我可没有这种爱好,但是作为一个商人,我不能浪费一件崭新的衣裳,所以我打算拿去送给那些流民穿。”

    赵楷笑着摇摇头,又道:“你打算去见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吗?”

    李奇翻着白眼道:“鬼才会去见他了,他这摆明就是离间计呀!”

    赵楷哈哈一笑,心如明镜,道:“你不会以为这我也会计较吧,虽然完颜宗望始终是我心中的一根刺,不拔不快,但是我如今没有将他当成对手,他来找你,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言下之意,无非就是说完颜宗望乃是将帅,并非君主,他的对手应该是远在上京的完颜晟。

    李奇笑道:“你能这么想,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但我还是不打算去赴约。”

    “为什么?”

    李奇很直白的说道:“因为我怕死啊,这两军交战,哪里还有什么道义可讲,万一他用心不轨,那我找谁哭去。反过来说,若是这衣服是完颜宗望亲自送来了,我立刻就宰了他,什么不斩来使,这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胜者为王。”

    “那就随你吧。”赵楷也没有勉强。

    李奇又道:“这见面就免了,但是我大宋可以礼仪之邦,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应该也给完颜宗望准备一份厚礼。”

    赵楷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道:“你可有主意?”

    李奇邪恶一笑,道:“我想我已经知道要送给完颜宗望什么了,只不过这可能需要殿下的帮忙,因为我实在是羞于笔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