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意料中的意外(求首订)-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意料中的意外(求首订)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意料中的意外(求首订)2017-11-10 21:35:6Ctrl+D 收藏本站

    宋营内。

    李奇坐在床边望着躺在床上的陈阿南,眼中满是愧疚,原来陈阿南一出金营就吐血晕倒了,他虽然常与人斗殴,但是就他那小身板,哪里经受得起完颜宗望亲卫的一脚呀,若非这小子有着一股狠劲,强顶这一口气硬撑着,不然当场就昏死过去。

    当李奇看到陈阿南胸前那一个硕大的脚印时,心中很不好过,他一直都把陈阿南当做亲弟弟看待,很后悔让陈阿南去送这份“礼物”。他当时只想到陈阿南胆子比较大,不会怯场,也知道完颜宗望不可能会跟一小子动怒,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陈阿南恁地勇猛,竟然还敢大闹完颜宗望的大帐,当他听到这一切的时候,还吓出一身冷汗来,说真的,能够捡回一条命来,已经是万幸了。

    好在陈阿南身体一直就很好,经过郎中诊断,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在床上静养几日便可痊愈,这也让李奇放心不少。

    李奇在屋内待了一会儿,就出去做事了,毕竟这金军马上就要打来了。其实这打仗他也不太会,至于什么排兵布阵,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只能临阵磨枪,边打边学习,好在岳飞他们能干,帮了他不少的忙,不至于让他这个大宋唯一一个武将出身的开封知府丢人,他要做的就是鼓舞士气,当然,这也是他最擅长做的。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李奇终于忙完手头上的活了,这几日他可是一直住在军营,寻思着再过一日恐怕就真的抽不身来了,见现在刚好有些空闲。心中很是惦记着妻儿,于是就嘱咐了岳飞几句,而后带着马桥回白府去了。

    ......

    主仆二人似乎都非常想念自己的亲人,挑了一条小路,快马加鞭的赶到了白府。可就在李奇刚刚来到白府左侧的一个转角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颗小石子。

    马桥眼疾手快,一手抓住那小石子,头猛地向右前方望去,喝道:“什么人?”

    昏暗中,隐隐见到一道鬼祟的身影。但恍惚之间,那人便不见去向。马桥拇指一搓,微微皱眉,将手伸向李奇,道:“步帅,你看。”

    李奇凑近一看。见马桥手中除了一个小石子,还有一张小纸条,伸手拿过拿纸条来,面露疑惑之色,来到一亮处,拿起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四个字---十万火急。请速来榆林巷一见,赵菁燕。

    李奇看罢,手紧紧一握,皱眉道:“这个人妖还真是让人头疼呀!”言罢,他又朝着马桥道:“你现在快点去找酒鬼来。”

    马桥好奇道:“这赵姑娘找你,干嘛要找酒鬼?”

    “麻烦你懂点规矩行不,不该看的,就别老往上面看。”李奇先是白了这厮一眼,又道:“快点去吧,我先回去看看。你要是惦记你师妹,就叫上她一块去吧。”

    显然,他完全忽略了上面写着的“十万火急”。

    马桥一听师妹,二话不说,骑马飞奔离开了。

    李奇回到白府与季红奴闲聊了几句。随便吃了一点点心,等到马桥三师徒来了后,便改乘马车朝着榆林巷行去。如今全城戒备,他倒也不太担心,带上这几个高手中的高手足以。

    行了约莫一顿饭功夫,四人来到了榆林巷。李奇从马车上下来,左右望了望,道:“这个死人妖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就在这时,又是一颗石子飞来。

    这一次出手的是酒鬼,他接住就随手扔给了李奇,打了个哈欠道:“马桥,咱们似乎许久没有玩弹弓了。”

    马桥若有所思道:“是啊!自从来到京城就没有玩过了。”

    “......!”

    李奇一阵无语,打开纸条一看,见上面又写着---两个灯笼。又左右张望了下,只见西边不远处,有间小屋前挂着两个灯笼。

    “这把戏真是比玩弹弓还要无聊一些。”

    李奇苦笑一声,带着马桥三师徒来到那间小屋前,他们脚跟都还没有站稳,门就打开来,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站在门前,伸手笑道:“经济使,屋内请。”

    李奇见并非赵菁燕,也非赵菁燕身边跟着的那个小丫鬟,皱眉问道:“你是什么人?”

    李奇与赵菁燕认识可不是一日一两日了,除了见到赵菁燕跟一些大人物在一起,但一般都是五六十岁的,不然就是她那个贴身丫鬟,还真没有见到过,她还带着男人出门。

    这让李奇很是意外。

    那人却很谦虚的笑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辈,还不配将名字告知经济使,主人已在屋内久候,经济使请进。”

    李奇不为所动,好奇道:“主人?我可不记得燕福宗姬什么时候有个你这样的下人?”

    他话应刚落,里面忽然有人开口说道:“经济使百忙之中,抽空来一趟,就不要将这宝贵的功夫浪费在他身上了,快快请进吧。”

    语气缓慢,吐词非常清楚。

    竟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是赵菁燕?可是我与赵菁燕的来往,没有多少人知道啊,这人又会是谁呢?李奇脸上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门口那人再次伸手道:“经济使请进。”

    酒鬼似乎还没有睡醒,这任务来的真是太突然了,连打几个哈欠,道:“啊---步帅,你要么就进去,有我在这里,你也别害怕谁人敢暗算你,要么现在就回去,站在门口准个什么事啊!”

    李奇真想告诉酒鬼,这些话你其实可以小声跟我说的。

    屋内那人又道:“还是酒鬼师傅说的在理。”

    酒鬼微一错愕,道:“哎!你识得我?”

    屋内之人并没有答话。

    李奇听得也是暗自生奇,又瞧这屋子不是很大,藏不了多少人,倒也放心不少。白了眼酒鬼,道:“进去吧。”

    鲁美美可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她瞧出李奇的担忧,于是故意抢先一步,护住李奇的左侧。反正右侧有酒鬼在,那是绝对的安全。

    马桥又赶紧挡在鲁美美身前,他是决不能让鲁美美有半点受到威胁的肯能。

    如此一来,李奇就更加安全了。

    可是那人伸手挡在前面,道:“抱歉,我家主人只邀请经济使进去。三位还请在外面等候。”

    李奇哼了一声,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那你就自个玩去吧。”言罢,他转身就走。

    屋内的人忙道:“经济使请留步。”顿了顿,又道:“还不快将四位贵客请进来。”

    那人连忙道:“四位,请。”

    李奇这才走了进去。其实他也很好奇屋内究竟坐着是何人。

    屋内的陈设很简单,其实连简单都谈不上了,就一张方桌,两张椅子,桌上方桌一壶茶水,两个杯子,还有一盏油灯。散发着淡淡光辉。

    或许只有那大宋首任提刑官宋慈,才能知道这屋子以前是干什么用的。

    屋内就坐着一人,没有李奇想的那般复杂,只见此人约莫四十岁左右,身着一件青色长袍,慈眉善目,皓齿朱唇,面色红润,留着三牙掩口髭须,那嘴角边的淡淡微笑。仿佛就没有从这张脸上消失过一般,端的是老帅哥一枚呀!

    这人看着好生面熟呀!李奇总觉在哪里见过此人,但是又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正当李奇还在努力的回忆时,那人笑道:“酒鬼师傅,马小哥。鲁娘子,真是很抱歉,我原本只想与经济使单独谈谈,故此没有帮你准备椅子。”

    酒鬼望桌上一瞧,道:“这里又没有酒,让我坐,我可也不稀罕。”

    那人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微微颔首,以表歉意,又朝着李奇很是认真的说道:“经济使,你迟到了许久了。”

    李奇堂而皇之的坐了下来,笑道:“非也,非也,你只是说十万火急,究竟有多急,我哪里知道,我还以为我早到了。”

    那人呵呵道:“都说经济使能言善辩,普天之下,难以找出敌手,今日一见,果真是不名不虚传。”

    李奇摇头笑道:“哪里,哪里,混口饭吃呗。”

    那人道:“不知现在我可有资格与经济使单独谈谈吗?”

    “这个---。”李奇面色显得有些犹豫,道:“酒鬼,美美,你们先到外面等等。”

    “是。”

    鲁美美点了下头,拉这极为不爽的酒鬼就离开了。

    马桥见鲁美美走了,心里郁闷极了,道:“步帅,那我呢?”

    “你留下。”

    “呃...!”

    那人又道:“你难道还不放心?”

    李奇笑道:“相信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对一个陌生人放心,况且还是这种非常时候,我没有在得知你骗我的那一刻,掉头就走,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劝你见好就收。”

    那人先是朝着随从挥了下手,那人立刻出去,将门关上了,随后他才苦笑道:“你非给我面子,而是给燕儿面子。”

    “燕儿?”李奇微微皱眉,道:“你是?”

    “在下赵令譮。”

    “庆国公,燕福宗姬的父亲。”李奇双眼微合,暗道,原来是宋徽宗的兄弟,难怪看着面熟了。打起精神来,道:“我早就应该猜到是你了。”

    此人便是宋太祖的后代,他们这一系人在宋朝是一个很特殊的族群,特别是这赵令譮,深居简出,很低调,李奇或许在某个宴会上碰过他,但是李奇可不敢与这个特殊的群体有什么接触,所以,也没有太去注意,以至于并不是识得这赵令譮。

    赵令譮微微一笑,道:“其实我很早就想与你见上一面,可是此时,我却又希望一辈子不要你与见面,只可惜事与愿违啊!”

    李奇道:“是燕福让你来找我的吗?”

    赵令譮摇摇头道:“你何时见过女儿命令父亲的跑路的。”

    李奇轻轻一笑,道:“我只是希望能够确认,我们有谈下去的必要?”

    “很有必要,很有必要。”赵令譮连连点头道。

    李奇见他这敦厚的模样,再配上那语气和动作。只觉好笑,道:“庆国公似乎说的很笃定,但是庆国公应该也知道,你我在这种非常时期见面,若是让人得知。对你我双方都不好。”

    “经济使说的极是,是我给经济使添麻烦了。”赵令譮满脸歉意,又道:“但是我想问经济使一个问题,若是你儿子有性命危险,只有我能救他,你会不顾一切前来找我吗?”

    李奇脸顿时黑了下来。皱眉道:“庆国公,我方才听你报出酒鬼的名字,以为你对我很了解,但是现在看来,你似乎对我还不够了解,我最讨厌别人拿我的妻儿说事。还请庆国公能够体谅一二。”

    赵令譮忙摇头道:“经济使误会了,我只是想说,任何父母见到自己的儿女有生命危险,他都会不顾一切的站出来。”

    “这在我个人而言,是绝对赞同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比如---。”李奇欲言又止道。

    赵令譮呵呵道:“我曾听燕儿说。与你说话时,一定要倍加小心,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落入你的圈套,幸好我没有忘记,所以,我不上你这当。”

    李奇哈哈道:“庆国公真是风趣,想来令嫒的风趣也是遗传庆国公的,其实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其实他那话明显就是在暗指赵令譮的族兄,宋徽宗赵佶,那家伙为了保命,从未有丝毫顾忌自己的儿子,他这么做。也只想试探下赵令譮对此的反应,可惜,他并没有成功。

    “凡事还是谨慎些好。”赵令譮笑了笑,随即叹了口气,道:“经济使,你与燕儿也算是相识一场,若她有难,你可愿意出手相助。”

    李奇摇头道:“若是我能够相助的,我一定义不容辞,但是,你方才也说了,有些事总是事与愿违。”

    “如果她做了一些不可饶恕的事情,你可又会对她动杀手。”赵令譮继续问道。

    李奇兀自摇头道:“若是能够避免的,我希望尽量能够避免,但是如果,她触犯了我的核心利益,我只能跟你说声抱歉。”

    “我知道了。”

    赵令譮轻轻叹了口气,眉宇间透着一丝苦恼,隔了片刻,他才道:“想必燕儿已经找过你呢?”

    “她没有跟你说吗?”

    “其实她很少与我说这些事的,我也很难见上她一面,即便是遇到了,她也只是与我说一些很琐碎的事情。”赵令譮苦笑道。

    李奇道:“关于这个问题,我倒是很好奇,据我所知,你们皇亲国戚的家教都非常严,为什么---我不是说燕福的不好,只是她在赵家应该算是另类,独吃一家,别无分店。”

    赵令譮叹道:“这都怪我在她小时候太溺爱她了,以至于会让她变得如此我行我素,不过,燕儿小时候也的确是聪明伶俐,惹人喜爱。”

    李奇摇摇头,郁闷道:“现在就不是惹人喜爱了,而是惹人头疼了。”

    赵令譮深表认同的点了点头,道:“经济使能为她感到头疼,也能够为她来此,我这个做父亲的已经是十分感激了。”

    李奇手一抬,道:“感激就真的没有必要了,其实你知道我一定会来的,不然你可能就会用一个更加有趣的法子,引我来此。”

    这人还真是心思缜密。赵令譮脸上微红,显得有些尴尬,点了下头。

    李奇也没有继续揶揄他,道:“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你今日邀我前来,究竟是什么事?”

    赵令譮道:“我希望你能帮帮忙,搭救燕儿一把。”

    “我不一定会帮。但是我想先知道,你想让我怎么帮?”李奇直白的说道。

    “想必你也知道燕儿她在做什么吧?”

    “何以见得?”

    赵令譮一笑,道:“其实在你来之前,我也还报有一丝侥幸心理,但是见到你还带着酒鬼他们一同前来,甚至处处小心提防,我很庆幸我没有因为那一丝侥幸,而没有来找你。”

    李奇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道:“如果你跟令嫒上次来找我的目的是一样的话,我想你会很失望。”

    赵令譮微微笑道:“幸运的是,我并非此意。”

    “是吗?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李奇很是认真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敷衍的意思。

    PS:月末了,必须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了,麻烦各位吃货看看自己的账户,有没有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有的话就投给小厨师吧。另外,再一次求首订,如果没有订阅第一百一十四章卡奇诺这一章的朋友们,还请补订一个,也就几分钱而已。拜托了。这个对小希真的很重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