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吹响反攻的号角(三更送到,飘红加更)-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吹响反攻的号角(三更送到,飘红加更)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吹响反攻的号角(三更送到,飘红加更)2017-11-10 21:35:39Ctrl+D 收藏本站

    在离河间府还有约莫百里的距离,此时这里约莫驻扎着十几万人。

    “啪!”

    “啊---聂昊,你这个无耻奸臣,投敌叛国,杀我汉人,连畜生都不如,你一定不得好死!”

    只见一人"chi luo"着上身,被绑在柱子上,身上全是一道道鞭痕,在微弱的烛光下,更显得是触目惊心,但是,此人兀自在破口大骂。

    啪啪!

    在此人面前,两个士兵拿着鞭子无情的抽打着此人。

    那人忍着疼痛,怒瞪着那两名士兵,咬牙切齿道:“你们这些杂碎,助纣为虐,连自己姓甚么都不知道了,迟早有一日,你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哈哈---!”

    “打!给我狠狠的打!”

    对面的大帐篷内,突然冲出一个中年胖子来,指着那人咆哮,又朝着周围那些恐惧的百姓道:“看见没有,你们若是不听话,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此人正是当初的开封少尹,聂昊。

    完颜宗望虽然当初在张觉事件上,就吃了一次大亏,也知道不管是哪里的百姓,都不会愿意背井离乡,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这大名府就是他的后路,要是让这数十万百姓囤积在那里,万一哗变,他可真是退无可退了,于是就让这聂昊率领他的亲兵,先将一些壮汉押往燕山府。

    毕竟他打的太快了,可以说除了燕山府以外,其余打下来的城镇,他都没有能力掌控,好在那里的百姓也都走了,并不会给他造成太大的困扰。

    这聂昊可是一个大大的奸臣呀。贪生怕死,又急功好利,见完颜宗望封他做这河朔节度使,恨不得给完颜宗望掏心掏肺呀,立功心切的他押着这些百姓。日夜兼程的往燕山府赶,争取早点完成完颜宗望交给他的任务。

    他从来就没有这么“尽忠职守”过,若是换成宋徽宗的话,那么他此时肯定还刚刚出门,兴许都还没有出门,由此可见。宋徽宗这个皇帝当的是多么的失败。

    聂昊和他的亲兵们可以说是惧怕一切外来的敌人,但是宋朝的百姓,那真是一点也不害怕,这十几万的百姓,硬是被他训的是服服帖帖,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当然。也有一些正义之士,但是下场都是被聂昊命人活活打死。

    这其实不止是聂昊,宋朝的官员多数都是这尿性,对内够强,对外够软。那宋太祖宋太宗的确是吸取了唐朝的教训,巩固内权,他们也成功的避免了唐朝的下场。在宋朝造反,真是一件极不可取的事情,以至于北宋南宋都是灭亡在外族手里。

    这就是宋朝的悲哀!

    也不知道赵匡胤当初是怎么想的,河套地区还在西夏手里,燕云地区又在辽国手里,真不知道他有何底气玩这一套制度,这不是找打么。

    聂昊眼看燕山府就在面前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于是安营扎寨,好好休息一天。慰藉下自己的小妾什么的。

    半夜时分。

    正当聂昊还在搂着自己小妾沉睡之时,忽然,四周杀声突起,将聂昊惊醒过来,差点就没有吓得摔倒床底下去。心中更是万分惊奇。我都已经投靠强大如斯的金国了,谁还敢来打我呀!

    “大人,大人!”

    一人在屋外猛敲这门,语气十分急促。

    但是敲了半天,里面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外面那人直接撞开门,闯了进去,可见床上连个人影都没有,这大人呢?

    忽听床底下传来几声害怕的"shen yin"声。

    那人走过去,一掀开床单,只见聂昊搂着他两个小妾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紧闭双眼,嘴里还求饶道:“好汉饶命,别杀我,别杀我。”

    那人有些无语了,连忙道:“大人,我们遭遇敌人埋伏,快快逃吧。”

    聂昊猛然睁开眼来,见是自己人,急忙滚了出来,恐惧道:“是---是什么人?”

    那人道:“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外面就快要守不住了,我们还是快跑吧。”

    “是是是。”

    聂昊吓的连衣服都不穿,就往外面跑。

    “大人,大人。”

    他那两个小妾急忙拉住他,道:“大人,你可别忘了奴家呀!”

    这大难临头了,聂昊岂会管这些,一脚踢开,急匆匆的往外面跑去。这一刚出来,就听见外面不断有人喊道:“我投降,我投降。”

    连敌人是谁都没有弄明白是谁,有多少人,只要一开战,就争先恐后的要投降,这宋军的真实面目。

    “贼人,哪里跑!”

    聂昊刚刚准备上马潜逃,左侧忽然一声暴喝,吓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见数百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为首一人乃是一名身着盔甲的老者。

    聂昊刚想叫饶命,可见此人身着宋军军服,转口道:“你---你是何人?”

    那人一身浩然正气,朗声道:“我乃东京东路经略使,宗泽。”

    聂昊虽然没有见过宗泽,但是宗泽去登州上任,可是大事呀,他当然知道,忙站了起来,大喜道:“原来是宗知府呀,真是太好了,我是大名府少尹,聂昊。”

    不得不说,这聂昊还真是一个演技派呀,全然忘记自己投降金军的事了。

    宗泽一听这人是大名府少尹,心中不敢怠慢,大名府可是副京都啊,以他现在的地位,可惹不起,面色显得有些犹豫,狐疑道:“你真是大名府少尹?”

    “这是千真万确的,我有官印,我有官印在身。”

    聂昊此时真的庆幸自己没有将宋朝的官印给扔了。

    宗泽心中信了七八,眉宇之间有些困惑,你大名府少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这时候,他身边一谋士就小声道:“知府大人,此事定有蹊跷。不可大意。”

    宗泽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小声道:“你立刻去查问下。”

    “是。”

    而后宗泽又命人扶起聂昊,在宋朝,上级就是上级。下级就是下级,这个尊卑之分,可是有明文规定的,宗泽当然不敢怠慢这位少尹。

    聂昊见宗泽服软了,心中大喜不已,哈哈道:“宗知府真是来的太好了。”

    宗泽拱拱手。道:“聂少尹还请屋内一坐,宗某必须得先看看聂少尹的官印,还请聂少尹见谅。”

    聂昊死里逃生呀,他真心感觉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稳定住心情后。他环目四顾,见四周站着的多半是一些民兵呀,别说军服了,有些甚至还拿着一些锄头,心里暗骂,这些窝囊废,连这些民兵都打不过。

    但是他也不想想。这些窝囊废都是谁带出来的。

    来到屋内,聂昊立刻将自己的官印以及一切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物件,统统交给了宗泽。

    原来在李奇拿到兵符的那一刻,就立刻派人送了封书信给宗泽,让他别来救开封府,保住山东半岛为主,若是有机会的话,争取能够断金军的后路。

    宗泽可是文武双全,他的第一反应,自然想去救开封。但是李奇让他别来,并且告诉他,这开封一定能守住,他也相信了李奇,他先是派重兵把守各条水上要道。让金军无功而返。

    如今见金军已经度过了黄河,他认为此时若不断金军后路,更待何时。于是他偷偷派人去到黄河以北的地方打探情报。

    前些日子,这些哨探发现一只庞大的队伍正往燕山府那边行去,便一路跟踪到此。

    宗泽一听,立刻明白过来,这么多人,那肯定不是金军的主力,既然不是金军,那么就一定是俘虏,于是宗泽就打算出兵救出这些俘虏。

    于是宗泽率领刚刚训练出来的三万民兵禁军的混合部队,偷偷渡河,伏击这支部队。

    由于,宗泽前面一直都在河道设防,闭门不出,所以,他对外面的情况所知甚少,他以为这一定是金军押着俘虏的。

    可这一打,对方就立刻投降了,其实都不能说打,就是喊了几嗓子,宗泽还有很多手段都没有使出来了,这让他很是惊讶,因为金军是出了名的能打,不可能这么快就投降了,更加没有想到,连大名府的少尹都在其中,他还以为这聂昊也是被俘虏了。

    宗泽拿起那些物件,仔细的看了又看,还真是大名府少尹呀,没办法,登州都归大名府管,这就是老大呀,拱手道:“方才宗某多有得罪,还请聂少尹勿怪,勿怪。”

    聂昊哈哈道:“宗知府言重了,不知者无罪吗。”

    就在这时,一人突然走了进来,此人手拿大刀,身高约莫一米八几,长须垂落过胸,一对凤眼是虎虎生威,他先是微微瞥了眼聂昊,而后又来到宗泽身边,小声耳语几遍。

    宗泽听得满脸震惊,道:“此话当真?”

    那人点点头道:“末将问了好些人,错不了。”

    宗泽微微瞧了聂昊一眼,似笑非笑道:“聂少尹,你还真是颇有远见呀,竟然还留着这些官印。”

    聂昊听宗泽语气不善,忙道:“宗知府此话何意?”

    宗泽冷笑,道:“你既然已经做了金人的走狗,何故又冒充我大宋官员,罪加一等。关胜。”

    “末将在。”

    那长须大将抱拳道。他便是水浒传里面那关胜的原型人物,在历史上,他可不是草寇,而是济南守将,而且还力主抗金,但是却被投降派济南知府刘豫给杀了,但是由于李奇的出现,宗泽突然接管了东京东路,他见关胜骁勇善战,于是就让他跟着自己抵御金军。

    宗泽道:“给我先狠狠抽这厮二十个耳光。”

    “末将遵命。”

    聂昊吓惨了,指着宗泽道:“宗泽,你胆敢如此,你这犯上之罪。”

    宗泽理都懒得理这种人,皱眉沉思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关胜方才听到百姓说的那一切,已经火冒三丈了,二话不说,走过去,一手提起聂昊,蒲扇大的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

    聂昊正张开嘴,就被关胜这一巴掌扇的几欲晕厥过去,这还未反应过来,关胜反手又是一巴掌,直接将聂昊的脑袋又给扇正了。

    嘴角鲜血直流,双目冒星,哪里还敢威胁宗泽,哭喊着求饶。

    可是关胜置若罔闻,又是两巴掌扇过去。这下,聂昊是连声都喊不出了。

    宗泽突然抬手道:“停。”

    关胜转过头,诧异的望着宗泽。

    这时候,几名将领又走了进来,其中一人道:“大人,外面的百姓请求大人杀了这大奸臣。”

    聂昊本来已经快被扇晕了,可一听这死字,立刻又吓清醒过来,哭喊道:“宗知府饶命呀,饶命呀!我也是被金人给逼的呀!”

    连金人那一关都过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死在宋人手里啊!这死的太冤枉了。

    宗泽呵呵一笑,道:“你且放心,我暂时还不会杀你的,不但如此,我还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关胜等一干将领听罢,纷纷疑惑的望着宗泽。

    宗泽朗声道:“各位将军,既然我们已经来了,岂能就这么轻易退回去,如今我有一计,可取燕山府,各位谁敢随我去取。”

    这么点人?而且民兵居多,你去取燕山府?

    这要不是关胜他们见识过宗泽的手段,肯定会以为这人是个疯子。众将士齐声道:“末将愿誓死追随大人。”

    PS:三更送到!九点左右送上第四更,底气杠杠的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啊!后面那位离小希菊花又近了一步,求摆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