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魔鬼要出山,厨王很头疼-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魔鬼要出山,厨王很头疼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魔鬼要出山,厨王很头疼2017-11-10 21:42:25Ctrl+D 收藏本站

    难道---。

    李奇面色一紧,急忙道:“燕福,我先出去看看。”

    “嗯。你快去吧。”

    李奇连忙走了出去,来到外面,只见沈文站到一棵大树上,四处张望,高声喊道。

    “小文,出什么事呢?”

    李奇匆匆走了过去。

    沈文见李奇来了,急忙从树上爬了下来,急切的问道:“李叔,你瞧见我爹爹和我娘没?”

    李奇摇了摇头,道:“他们不见了吗?”

    沈文点头道:“今天一早,我就发现我娘和我爹都不在屋内了。”

    李奇道:“兴许他们出去采药了。”

    “这不可能,娘不可能不帮做早餐就出门,而且他们若要出门,也一定会跟我说一声,决计不可能一声不吭就离开。”沈文说着说着泪水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了。

    李奇问道:“那你可有在这四周找过。”

    “都找遍了,可就找不到爹和娘。”

    难道怪九郎真的走呢?他们夫妇真的可以舍下儿子?李奇虽然早知道怪九郎打算离开,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而且是毫无预兆的,安慰道:“小文,你先别着急,兴许你爹和你娘急着出门,忘记告诉你了。”

    “不好了。”

    刘云熙突然从屋内快步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封信,道:“小文,这是师父留给你的信。”

    暴汗!这女人还真是情商低下,你隐瞒一两天会死啊!李奇一眼瞥见刘云熙手中的信封。心中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沈文急忙接过来打开一看,登时愣住了。泪水夺眶而出,滚滚流了下来,道:“爹爹和娘不要我了,他们不要我了.......。”

    李奇见沈文已经有些失控了,忙道:“小文,你爹爹他---。”

    “不要,我不要跟着你,李叔。你是坏人,就是你们来了,爹爹和娘才撇下我离开了。”沈文一手挡开李奇的手,满脸愤怒的望着李奇。

    唉,此事的确是因我而起。李奇道:“小文,你现在怪我,你爹爹和你娘也不会回来。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他们。”

    沈文猛地一怔,道:“对,我现在就去找他们。”

    李奇赶紧一把拉住他,道:“你知道你爹爹去哪里吗?天大地大,你又从未出过谷。你知道上哪去找么。”

    沈文想了想,随即懊恼的摇着头道:“我---我不知道。”

    “这样吧,你在这里等着,李叔现在就叫人帮你去找,你也知道。李叔手下有很多人,就算把这邑州给翻了过来。也一定帮你找你爹娘。”

    话虽如此,李奇还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这怪九郎狡猾的很,想要找到他,又谈何容易啊!

    刘云熙也怕沈文这一冲出去,会遇到什么不测,心中是后悔不已,不该将那封信给沈文,应当先与李奇商量,忙道:“是啊,小文,你李叔本事大的很,他一定能够找到师父他们的。”

    沈文可是见识过李奇的本事,望着李奇道:“你---你没有骗我,你真的会帮我找?”

    “这是当然的,你可不要忘记,我还得靠你爹帮我妻子治病了。”

    其实赵菁燕的病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李奇这么说,只是想让沈文更加相信他。

    沈文拉着李奇的胳膊,道:“李叔,小文求求你了,你一定要帮我找到我爹和我娘。”

    “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的。”

    李奇立刻将马桥叫来,让他出去吩咐士兵们去寻找怪九郎夫妇。

    可是沈文还是不甘心,执意要再去这山谷四周找寻,没有办法,刘云熙只好陪着他一块去寻找,其实她心中又何尝好过,要知道,这已经是怪九郎第二次弃他而去了。

    .......

    两日过去了,怪九郎兀自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日傍晚,夕阳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将西边那片天都染成了金黄色。

    一个落寞的身影盘坐在谷前的那块大石头上,目光眺望远方,稚嫩的脸颊上留着两天深深的泪痕,让人看着都心疼。

    沈文自小就跟父母一块,在李奇来之前,还从未离开过他们半步,所以当他得知父母离开后,感觉仿佛失去一切,因为他的父母就是一切,从未受过半点苦的他,如何承受得了这么大的打击。

    要知道李奇在初到宋朝时,同样也不能接受,不惜用酒来麻醉自己,给予自己幻想。

    而在沈文后面二十余米的石头上,还站着一道倩影,此人正是刘云熙,她其实很想去安慰沈文,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开这口,别说她了,即便是李奇也没有办法,只有时间才能缓解沈文心中的痛苦和想念。

    “小文还真是可怜。”

    李奇扶着赵菁燕来到谷口,经过连日的治疗,赵菁燕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当她望着石头上坐着的沈文,不禁也有些心疼。

    李奇叹道:“这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甚至是动物,父母迟早有一日会离开我们的,谁也不能一生都活在父母的保护伞下,总要学会自己独立,这对小文而言,也算不上什么坏事,只是我也觉得怪九郎走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不过我想他也是怕越拖下去,会越舍不得,故此才选择突然离开。”

    赵菁燕轻轻一叹,突然开口喊道:“小文,吃饭了。”

    沈文转过头来,道:“我不饿,你们先吃吧。”

    赵菁燕知道他中午就没有怎么吃饭,还欲再劝,可是却被李奇拦住了,“算了,就让他再坐一会吧。对于他而言,白天就是希望。”

    赵菁燕望了眼李奇。没有做声了。

    “爹!娘!”

    忽听得沈文一声惊叫。

    李奇赵菁燕举目望去,只见沈文突然爬了起来,直接石头上跳了下来,然后疯狂的朝着外面跑去。二人面面相觑,快步跟了过去。

    “爹!娘!”

    “文儿。”

    来到谷外面,远远望见远处走来两道身影,正是怪九郎夫妇,那尹氏看到沈文。不禁也快步朝着沈文跑去,母子二人在这夕阳之下相拥在一起。

    “这骨肉亲情终究是割不断的。”

    赵菁燕会心一笑,隔了一会儿,她见身旁没有任何动静,不禁转头过去,见李奇却是呆呆的望着后面,又顺着李奇的目光往后面望去。只见刘云熙独身一人站在后面怔怔望着前面那一家三口,聪明的她如何会不明白,又是幽幽一叹。

    沈文哭的根本就停不下来,当尹氏听到儿子恳求自己别抛弃他后,也抑制不住了,随着大哭了起来。母亲二人相拥哭了好一会儿。才手牵着手回到了谷内,沈文一直拉着尹氏的手,即便是在吃饭的时候,也不肯放开。

    尹氏见到儿子这样,心中非常内疚。更是心疼的不得了,几度掩面过去擦掉眼泪。

    怪九郎望着儿子。眼中也满是慈爱。

    饭后,尹氏见儿子一脸倦意,好生心疼,于是就立刻带着他去休息了。

    夜已深。

    “真是想不到你会去而复返。”

    李奇来到水潭边上坐了下来。

    怪九郎喝了一口酒,叹道:“我原本也以为我能够做到,想不到最终还是回来了。”

    “是嫂夫人舍不得吧。”

    “她当然舍不得,其实我又何尝舍得。在路上,她常常躲在一边偷偷哭泣,我当时心里就想,既然此番离别,我们一家人都这么痛苦,那又何必分开了。”怪九郎道。

    李奇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人来打扰你们。”

    怪九郎斜目一瞥,道:“你想赖账?”

    李奇一怔,摇摇头道:“当然不是,只是你们现在已经回来了,照顾小文的事自然就轮不到我身上了。”

    怪九郎哼道:“谁说的,我虽然回来了,但是你也见到了,我们离开后,文儿根本无法照顾自己,迟早有一日,我还是会离开他的,到时他怎么办?所以我必须要让他走出这里,让他学会独立生活,等到他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们走也走得安心了。”

    李奇皱眉道:“那你得意思是?”

    怪九郎道:“还是让文儿在军中就医,想要了解这个世界,首先就得让他明白这世界的残酷,这样他才会成长。”

    不亏是怪九郎,教儿子的方法也是这么独特。李奇道:“那你们呢?”

    “自然是跟着他一同去。”

    李奇啊了一声,道:“你要出谷?”

    怪九郎点头道:“既然当初我能够为了他们母子放下一切,隐居于此,那么今日我同样也可以为了他们母子出谷拾起曾经的一切。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当然,你也别奢望我会去军中帮忙,除了文儿,其余的一切都与老夫无关。”

    “不打扰我?”李奇摸了鼻尖,苦恼道:“我想这你很难做到。”

    怪九郎笑道:“你指的是马桥的师父吧。”

    李奇大惊道:“你已经知道了?”

    怪九郎道:“知道的不是很多,在你们去寻找解药的时候,我曾看过马桥打了一套拳法,就知道马桥一定会是那人的徒弟。”

    “那马桥他---。”

    “我并未跟他说。”

    李奇轻轻松了口气,“不瞒你说,酒鬼现在就在邑州。”

    怪九郎呵呵一笑道:“他现在叫酒鬼?”

    李奇嗯了一声,好奇道:“那他以前叫什么?”

    “你不知道?”

    李奇摇摇头。

    怪九郎道:“既然他不想提起往事,甚至于他的姓名,那我们又何必去揭人伤疤了。不过你用不着担心我,他想要伤害我,恐怕还有些困难。”

    李奇没好气道:“拜托,你这么厉害,还用得着我担心么?我是担心你伤害他。”

    怪九郎摆摆手道:“我从不主动去惹任何人。”

    这一句话就让李奇哑口无言,心想,你当然不会去惹他,问题是你当初做的那么绝,如果你再出现在他面前,你叫他如何不来找你报仇,真是头疼呀。略带一丝责怪道:“其实当年你做的的确有些过了。”

    怪九郎一笑,道:“想必这也是你对我处处提防的原因吧。”

    李奇没有否认,忽悠道:“我来此之后,做过一个噩梦,就是我一刀插进我妻子的胸膛。”他当时的确做过噩梦,但只是梦到赵菁燕毒发生亡,他的想象力还没有强大到那种地步。

    “我也做了一个噩梦梦,就是你派几万士兵将我们一家三口万马分尸。”怪九郎呵呵笑道。

    “真的假的?”

    “你说的又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做事从不与人解释,也不介意别人怎么冤枉我。”

    “冤枉你?你是在搞笑吗?难不成酒鬼还编个故事来骗我?”

    怪九郎瞥了他一眼,哼道:“自始至终,都是他们主动来找我,不管是求我救他性命,还是他一刀刺进了他父亲的胸膛,除了救活他,收取我们事先商量好的报酬,我可什么都没有做,他做了什么事,这跟我毫无关系,即便是在公堂之上,我也是无辜的。”

    李奇想想,还真是如此,气馁道:“你还真会撇清关系。以前的事,我也不想去论谁对谁错了,我只有一个期望,就是你们两个别给我添麻烦了。”

    怪九郎道:“这你跟我说没用,还是那句话,我从不去招惹别人。”

    “你真是太善良了。”

    李奇暗讽一句,心中却是一生哀叹,这事想想都愁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