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美得冒泡-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美得冒泡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美得冒泡2017-11-10 21:42:45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怎么尽碰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难道是撞邪呢?看来回去得用柚子叶洗洗澡,驱驱邪,TM真是太邪门了。

    在回来的路上,李奇是左思右想,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诡异了。

    他以前对试婚的理解,就是对婚姻的不自信,他可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对任何事都是如此,包括婚姻,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试婚的一天,不禁摇头苦笑。

    其实他更觉得自己和刘云熙之间,不像是在恋爱,反倒像是一笔买卖,刘云熙迫切的希望在生活中注入一段感情,让自己不是那么的孤独,天下男人虽然多不胜数,但对于刘云熙而言,似乎李奇成了唯一的标准。

    而李奇也想刘云熙留在身边照顾赵菁燕,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才促成这一段莫名其妙的试婚。

    纵是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的李奇,也不知道这试婚该如何进行下去,想来想去,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埋头苦想的李奇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后院的厅前。

    “你回来了。”

    里面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李奇抬头一看,只见里面坐着一女子,他不禁惊叫一声,“哇靠!神马情况!”立刻缩回门外,抬头一看,“咦?没有走错地方啊!”

    旋即又再朝屋内定眼一看,只见厅内那女子身着青色长裙,如云发丝轻柔挽起一个宫髻,袅娜纤巧。柳眉笼翠雾,檀口似点丹砂。一双秋水眼,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虽是坐着的,但却无法掩盖她那修长妙曼的身材,"shu xiong"高高耸起。端的是仙女下凡。

    哇哇哇!这次我真是发达了。

    李奇将双眼睁到最大,直直的望着里面那美女,毫不掩饰自己的猪哥模样。

    那女子站起身来,将一副宛如天成的妙曼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见他一副痴呆的模样,略显娇羞的白了他一眼,道:“你站在门前发什么呆?”

    这女子正是赵菁燕。不过此时的赵菁燕已经穿回了女装,要知道女扮男装的赵菁燕就已经帅气逼人,男女通杀,这换回女装的她更是不得了,简直秒杀一切雄性。

    原来前面她非常认真的考虑过李奇提的那个小小要求,通情达理的她也觉得李奇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虽然她曾一度讨厌自己的性别,但她毕竟是个女人,这老是以男装视人,对于别人而言,或许是无关紧要。但是对于李奇而言,那就太不公平了。

    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老婆漂漂亮亮的。青春常驻。

    正所谓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悦己者穷。

    自己若在这大好年华不多多展现出自己的美丽,那么再过些年,想展示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故此她在洗完澡后就换上了女装。

    只是她穿惯了男装,特别是在李奇面,故此这特意穿上女装出现在李奇面前,她还感觉有些害羞。

    李奇微微一怔,脱口道:“我还当自己来到仙宫了。”

    这句话绝对是发自肺腑。

    赵菁燕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苦笑道:“是美是丑,不也就是一副皮囊么。”

    “话不可这么说。”

    李奇快步走了进去,急急道:“要是我长得丑,你还会喜欢我么?这是不可能的事吗。”

    “为何不可能?”赵菁燕却是理所当然道:“我喜欢你,这与你样貌没有一点关系,即便是你生得丑,我也会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而非区区一张面皮,若是我以貌取人,天下间比你好看的男子多不胜数---。”

    “斯多普!”李奇手一抬,打断了赵菁燕的话,沉眉正色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好歹也是东京第二帅,乃至天下第二帅,也就皇上比我稍微帅了那么一点,你为何恁地侮辱我,什么叫做多不胜数,真是岂有此理,气煞我也。”

    “东京第二帅?”

    赵菁燕见到李奇气急败坏的模样,噗嗤一声,咯咯大笑起来,"shu xiong"急耸,可谓是波澜壮阔,看得李奇是目不转睛,心中暗想,若有此景观赏,就算每天被她侮辱千万遍,又有何妨。

    赵菁燕忽觉两道火辣辣的目光直视她胸前,饶是她再不在意这些,不免也羞怒难当,一拂长袖,摆出一副女王的架势,喝道:“你看甚么?”

    “胸---不不不。”

    李奇大大的吞了一口口水,痴痴呆呆道:“燕福,我能抱抱你么?”

    又来?

    纵使这是已经是第二次了,赵菁燕兀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这人真是光明正大的下流。

    “放心,这只是一个纯洁的拥抱,我只是想确认下面前这位美得冒泡的仙女是属于我的。”

    李奇脸上一本正经的,但是眼中分明就闪烁这几丝淫荡的光芒,他早已经不是初哥,试问这怎么纯洁得了啊。

    纯洁的拥抱?

    赵菁燕突然想起第一次与李奇见面的场景,不禁愣了愣,又见李奇痴呆的表情,期待的眼神如同小孩一般纯真,足见李奇的演技是何等的精湛,实在是不忍拒绝,便默不作声。

    李奇大喜,刚刚张开双臂,突然又紧张兮兮的看了眼自己的双手,似乎害怕弄脏面前美轮美奂的身躯。

    赵菁燕见到李奇这一小动作,只觉这男人其实有时候还真是挺傻的,但心头更觉甜蜜,芳心突然砰砰乱跳,不禁暗想,这难道都是爱情的神奇之处。

    确定自己的双手干净后,李奇就迫不及待上前一步,深情款款的看着面前这绝色美人。用带着一丝颤抖双臂,轻轻将赵菁燕拥抱入怀。只觉芳香宜人,手臂不禁又加了几分力道,目光却无比下流的落在那"qiao tun"上,差点没有喷出鼻血来,心想,我若顺势而下,她会不会踩我?还不要了,这事得一步一步来。

    赵菁燕身材在女性中非常高挑的。李奇的女人当中,也只有封宜奴能与之媲美,所以她非常轻松的将头靠在李奇的肩膀上,可就这轻轻一放,她突然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一向非常独立的她,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安全感。这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让她同样也非常享受这一刻,浑然不知李奇心中那龌蹉的想法,美目轻轻闭上,双手环绕在李奇的腰间,轻声道:“李奇。如果我生得丑,你还会喜欢我么。”

    这个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李奇心里也明白,虽然在很多方面,他都不太以貌取人,比如说工作上。或者交友上面,他都不太看重这些。不跟那宋徽宗一样,必须长得帅才能入殿为臣,但是在恋人方面,他却非常注重,因为恋爱本来就是一种非常感觉上的东西,这第一眼非常的重要,至少自己要觉得好看,那种感觉才会冒出来,当然,也有些时候你觉得好看,其他人不是这么认为,这李奇倒不是很在意,自己喜欢就行了,可是这话不能说出来,李奇很乖巧道:“我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

    赵菁燕一听,如何不明白,倒也不恼,轻轻一笑,道:“其实你不说我也明白,你的那几位妻子哪一个不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过奖,过奖。”

    李奇非常骚包的笑了笑,突然道:“燕福,其实我觉得你还是男装比较好,你要是天天这般穿着,我想真的会沉迷进去,天天蹲在家看你过下半辈子。”

    赵菁燕却不以为然,嗔道:“你少这般夸我了,我又不在意这些,其实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如果你连这点诱惑都经受不住的话,那你根本不可能爬到这位子上来。”

    “那你真是太高估我了,不信你脱衣服试试。”李奇很是无耻道。

    赵菁燕羞怒道“你---。”

    “别踩我。”

    李奇赶紧事先申明,惹得赵菁燕又是好生无奈。

    李奇嘻嘻一笑,道:“你应该还记得你欠我一吻吧。”

    赵菁燕芳心一震,却是不语。

    “呐呐,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李奇双手放在赵菁燕的双肩上,望着那绝丽容颜,虽不施半点粉黛,但是却胜过世间一切美丽的事物,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了一下那脸颊,脑中突然冒出一句广告词来,真是如牛奶一般顺滑呀。又见红唇娇艳,仿佛拥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让他忍不住俯下头来,三寸,两寸...。

    赵菁燕一对美眸渐渐闭上,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透露出一分紧张的心情。

    “哎呦---!”

    眼看红唇就在眼前,赵菁燕突然双目猛睁,一声"shen yin",弯下腰来,差点没有将李奇的鼻子给撞歪。

    不是吧,老天你不待这么玩人的。李奇还以为是赵菁燕故意避开,可见她面色惨白,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突然直接单膝跪在地下。

    “燕福。”

    李奇这下知道这可不是赵菁燕的恶作剧,而是真的,急忙蹲了下去,抱住赵菁燕,惧怕道:“燕福,燕福,你怎么呢?”

    “好---好疼。”

    赵菁燕双手按住腹部,那绝丽容颜渐渐发生了扭曲,她虽是女人,可是她比男儿还要坚强一些,从她口中说出好疼,可想而知有多么疼。

    难道---!

    李奇突然朝着外面大喊道:“来人,快点来人。”

    “大人---。”

    “快请刘十娘来,快。”

    “是。”

    李奇紧紧搂住赵菁燕,不住的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等十娘来了,你就会没事的。”心里却想,不是说还有几天吗,怎么今天就开始疼了。

    赵菁燕见李奇心疼的模样,粉拳紧握,全是绷得紧紧的,嘴角硬是扯出一丝笑容,道:“你不要担心。我没事的。”

    李奇见她嘴唇都咬破了,却还来安慰自己。更是心疼万分,搂的越发紧了。

    半个时辰后。

    李奇来门前踱来踱去,不时望下门内,可惜的是,屋内没有任何动静,赵菁燕这人相当骄傲,她在李奇面前说出好疼二字,已经是非常不容易。在外人面前,纵使再疼,她也绝不会吭半声,当初中箭时,她可是连半句"shen yin"都没有。

    “我说枢密使,你能歇一歇吗,老夫都快给你晃晕了。”

    怪九郎坐在廊道上。打着哈欠,不住的摇头。

    由于这是第一次为赵菁燕施针,故此李奇还把怪九郎给找来了,有这个魔鬼在此,他也心安一些。

    李奇哼道:“要是嫂夫人如此,你会不着急?”

    怪九郎呵呵道:“你当老夫是死人啊。内子怎可能会经受如此痛苦。”

    言下之意,就是暗讽李奇没用。

    你得意个什么劲,不就是会扎针么?老子还会杀猪了。李奇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又询问道:“不是还有几天么,怎么就开始疼呢?”

    怪九郎没好气道:“这事又不是旁人能够控制的。除非你天天让人帮你妻子把脉,否则很能算出一个准确的日子。”

    李奇想到方才赵菁燕那疼痛难忍的表情。道:“那就每天把一次脉,这疼痛岂是常人能够忍受的,方才燕福几乎都快疼的晕厥过去。”

    怪九郎叹道:“这第一年是最难熬的一年,在这一年内,疼痛会来得非常迅猛,而且难以忍受,过了这一年,疼痛将会减少一些,其实在经血来临的前七天,每天把一次脉也未尝不可,只要在经血来临的前一天施针,就能够避免这疼痛,不过在这一年可得照顾好身子,若是这期间体内五脏六腑出现紊乱,那可能会加剧疼痛。”

    李奇原本还在想如果刘云熙实在是要走,他也不会强留,大不了就与赵菁燕一块承受这疼痛,但是方才那一幕让他心惊胆颤,这个念头也随之消失了,别说十年了,哪怕是一年恐怕都挨不过去。

    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来,只见刘云熙从屋内走了出来。

    “怎么样?”

    李奇忙迎上去。

    刘云熙道:“已经没事了。”

    “多谢,多谢。”

    李奇道了两声谢,就立刻急忙忙的走了进去。

    刘云熙回眸一瞥,眼中闪过一抹失落。

    怪九郎都瞧在眼里,不禁捋了下白须,眼中含笑。

    ......

    来到床边,李奇望着赵菁燕苍白的脸,心乱如麻,坐在床边,用帕子细心的擦着她额头上的汗珠,关心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菁燕微微喘气道:“我没事了。如今你总可以南下与岳飞他们会合了吧。”

    李奇一愣,道:“你都知道了?”

    “方才十娘已经告诉我了。”赵菁燕非常坦然道:“其实上回能捡回一条命来,我已经非常感谢上苍了,区区疼痛,我不会在意的。”

    李奇内疚道:“是我连累了你,原本这疼应该是由我来承受的。”

    赵菁燕笑了笑,道:“可是我瞧你现在好像比我还要难受一些,这只不过是小事而已,你也用不着大题小做。”

    李奇好气又好笑道:“是啊,是啊,在你心中,除了大宋任何事都只是小事。”

    赵菁燕略显得尴尬,没有做声。

    李奇沉吟片刻,突然道:“燕福,要不你就不要跟我南下,安心在这里休养。”

    赵菁燕急道:“当初可是你请我来的,如今就把我扔在这里,于公于私你都不应该这么做。”

    “可是---。”

    “好了,我这点点疼比起前线战士经受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我是你的部下,他们同样也是,要是谁遇到一点点困难,就选择退却,这仗还怎么打,比起他们而言,我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你作为统帅,应该对每个人都要做到一视同仁,否则你何以服众。”

    其实当赵菁燕得知自己病情后,就立刻明白过,其实李奇不急着去与岳飞会合,主要是为了自己。但这却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她对于和李奇确定关系后的最大顾忌。

    赵菁燕这一番话说的李奇也是非常惭愧。点头道:“那好吧,我待会就去安排下,尽量早点去与岳飞他们会合。”

    因为赵菁燕方才神经上承受巨大的考验,所以这疼痛消失后,她就觉得非常疲惫,与李奇说了一会话,就沉沉睡去了。

    李奇将被子给她盖好,就去到了屋外。此时怪九郎师徒正坐在门外探讨医术。于是走上前向怪九郎道:“我可能马上就要南下与大军会合了,你让小文去吗?”

    怪九郎道:“文儿既然已经在禁军中入职了,如果其他人都要去,小文自然要去,这你来问老夫作甚,老夫又不是统帅。”

    也对,我才是统帅啊!李奇道:“可是上战场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你可想清楚了?”

    怪九郎哼道:“你这么怕死的都敢去,老夫还需要怕什么,况且文儿只是去救人的,又不是去杀人,能有什么危险。”

    “我怕死?那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李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心里却想。谁人不怕死,你找个出来看看。又问道:“那你去吗?”

    怪九郎点头道:“我与内子常年待在山谷里面,如今出来了,也打算去到处走走,我们都还没有去过交趾的。顺便也去那里看看。”

    李奇鄙视道:“舍不得儿子直说就是了,找这么多理由骗谁了。”

    怪九郎笑呵呵道:“所以我说顺便去看看。主要当然就是舍不得文儿。哦,提醒你一句,老夫去不去不重要,关键是十娘得去,你怎么也不问问她。”

    小样!你徒弟都已经向我求婚了,你还敢在这里嚣张,好,且让你见识下老子的手段。李奇余光瞥了眼刘云熙,突然哈哈笑道:“十娘当然是跟着我呀,这还需要问吗,你真是太幼稚了。”

    刘云熙正欲反驳,忽见李奇朝着她使了个眼色,这才想起试婚一事来,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脸上跑出一丝红晕来。

    怪九郎见刘云熙竟然没有反驳李奇,大感诧异,瞥了眼爱徒,呵呵笑了起来,道:“你小子还真是够能耐的。”

    李奇昂着头得意道:“一般般啦。”

    怪九郎突然手指着李奇脚下道:“咦?这是哪来的小蛇啊。”

    “吓我?我可是吓大的,咦,谁在摸我的脚?十娘,想不到你还有这癖好。”

    李奇以为怪九郎是故意吓他的,忽觉脚腕出有异物,说着低头一看,只见还真一条青色小蛇盘在他脚腕上,惊呼一声道:“哇操!真的有条小蛇!”话一出口,他登时脸都绿了,颤声道:“是---是竹---竹叶青。你们还不快---快把这哥们弄开啊。”

    怪九郎倒也不着急,还乐呵呵道:“你不是吓大的吗?”

    “哎呦,这蛇可是有剧毒的呀,拜托了,快点弄走它啊!”李奇一动也不敢动,甚至都不敢看,双肩急速耸动。

    怪九郎突然身子一低,二指钳住那小蛇随手扔给刘云熙,刘云熙接了过来,捧在手心玩耍起来。

    “呼---!”

    李奇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过了一会儿,才稳定心神,目光左右瞟动,道:“是谁?这是谁干的?可别跟我说这蛇是自己钻出来的,有你们两个在,老虎都不敢来,更别提这小蛇了,一定是你们其中一个人干的。”

    怪九郎道:“看我作甚,又不是我扔的。”

    “不是你。”

    李奇目光瞥向刘云熙,道:“十娘?”

    刘云熙一笑,微微露出那雪白又整齐的牙齿,道:“也不是我。”

    怪九郎呵呵道:“这案子还真是复杂,恐怕要开堂审理。”

    怪九郎应该不至于做这幼稚的事,应该是十娘所为,不过我得先瓦解他们师徒的联盟。李奇瞥了眼刘云熙手中的小蛇,更是心有余悸,于是道:“这还用什么开堂审理,真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十娘她这么温柔善良,单纯可爱,岂会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一定是你怪九郎弄的。”

    刘云熙也真是太单纯了,一听李奇这话,眼中闪过一抹愧疚,开口道:“我---。”

    她刚说了一个字,李奇就立刻手一抬,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挺起胸膛道:“十娘,你别怕,有我在此,你不用再屈服于那些恶势力之下。”

    怪九郎抚掌哈哈道:“好好好,这官我见得多了,像你这么英明的官,老夫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现在知道错了吧。”李奇哼了一声,突然抬头道:“嫂夫人,怪九兄他欺负我。”

    怪九郎笑吟吟道:“你少糊弄老夫了,别说内子不在,就算内子来了,她贤良淑德,又识大体,明辨是非,非一般世间女子能比,岂会听信你的谎言。”

    “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怪九郎话音刚落,后面就响起一个声音来。

    只见尹氏眼中带笑的走了过来。

    怪九郎转头一看,“诧异”道:“你怎来了?”

    尹氏道:“我听说赵姑娘身体不适,就过来看看。”

    日。这老儿真是深藏不露呀,这么大把年纪了,耳朵还这么灵,而且还真够狡猾的。李奇嘴皮不动低声道:“你真虚伪。”

    怪九郎小声道:“刚刚学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