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诸剑合璧,未果!-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诸剑合璧,未果!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诸剑合璧,未果!2017-11-10 21:45:39Ctrl+D 收藏本站

    果然很经典。(

    经典到厨房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几位大美女都将目光投向了李奇,但是目光中并没有以往的爱慕,非但如此,还夹带着一丝丝鄙视。

    此话一听就知道这要么是高衙内说的,要么就是李奇说的,这世上绝不会有第三个人说的出这话来,鉴于高衙内的才华,多半还是李奇说的。

    其实李奇心里也明白这话肯定是他说的,只是想不起何时说过。

    其实是早在几年前,也就是他第一回教封宜奴包饺子时,无意间说出这话的(详情请见第七百零五章,这玩笑开大了),只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封宜奴竟然还记得,真是过耳不忘呀。

    一直抹着汗的李奇,今日终于尝到了祸从口出的恶果。

    “这算得上什么经典名言,真是下流无耻。”

    刘云熙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女人,通常情况下,她是不会给李奇半点面子的,也不懂,除非李奇事先提醒,要命的是这个习惯她极有可能会一直保持下去。

    这是打死也不能承认呀!李奇点点头道:“十娘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小封童鞋,这话真的是我说的吗?”

    封宜奴知道凭借李奇的口才,那绝对有可能栽赃到她身上来,但是她也不是好惹的,眨着蕴含笑意的美目,嘻嘻道:“哦,可能是我记错了。”

    李奇立刻道:“肯定是你记错了。”

    可是白浅诺她们眼中的就一个意思,信你才怪。

    封宜奴这么一说。李奇是想洗白就无从下手了,心里明白过来了,偷偷瞪了眼封宜奴,可是后者早就将目光转移到别处去了,这让李奇恨得是牙痒痒,暗道,看来下回床上论战时,我得使出真功夫了,不要用力?no!

    白浅诺嗔怒道:“咱们的夫君顶天立地,言出必行。乃大丈夫也。”

    “那是。那是。”李奇忽然一愣,道:“七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浅诺轻轻哼道:“刚才你是和谁一起出去的?”

    “马桥。”

    “嗯?”

    “呃半道上遇到了夫人,随便同行。”李奇坦白道。

    白浅诺似笑非笑道:“正所谓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季红奴她们纷纷抿唇。努力的不让自己笑出来。

    李奇忙道:“呐呐。你们可别误会,我和夫人目前还是很纯洁的。”

    “那以后了。”

    “以后---这个---世事难料呀。”李奇越说越感觉自己忒冤枉了,明明就没有玩嫂子。却弄得他好像已经人赃并获了,争辩道:“我跟那秦默三不生四不熟,连面都没有见过,谈不上伦理关系吧。”

    白浅诺轻轻哼了一声,道:“那---。”

    “别那了,给点面子好不。”

    李奇赶紧低头,毕竟事实摆在面前。

    白浅诺瞧了李奇一眼,嘴角带笑,后宫之主,不过如此呀。其实她很早以前就默许李奇和王瑶那一桩扯不清楚的狗血剧了,只是她现在必须要给李奇压力,可不能再让李奇这么胡来了,不然这屋里面可能都没有她站的地方了。

    这白浅诺开始站出来说话了,封宜奴她们也知道今后该怎么办了。

    女人们在这一刻是空前的团结啊。

    不过李奇的脸皮也不是纸糊的,心中颇为不屑,我怕什么,大不了今后我守贞如玉就是了。哼哼!

    “爹爹,我洗完手了。”

    这时候,李正熙突然欢快的跑了进来。

    儿子,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李奇瞬间长出一口气,道:“来来来,爹爹教你包饺子。”

    李正熙仰着小脑袋道:“可是爹爹你好像还没有洗手。”

    “噗!”

    白浅诺登时笑喷了,嘀咕道:“真不知道是谁误人子弟。”

    李奇全当没有听见,呵呵道:“不愧是我的儿子,真是观察入微,很好,很好,爹爹之所以没有洗手,其实是故意的,就是想看正熙你能否纠正爹爹的错误,记住,厨房是世上最干净的地方,进厨房第一件事就是洗手。”

    李正熙认真的点头道:“是,孩儿记住了。”

    可是白浅诺她们都愤怒的望着李奇,这人真是没救了,连自己的儿子都忽悠。

    这能叫忽悠么,这叫做树立父亲英明神武的形象,总不能让儿子知道我这做父亲的有时候也忘记洗手吧,那他还是时时刻刻都记住么,再说我也不是忘记,只是方才给你们吓到了。李奇一点也不在意,还得意洋洋扭动着臀部去到外面洗手。

    不一会儿,就见李奇身着一件围裙,头戴高帽走了进来,一个字,帅!

    李奇这回可不跟她们玩那些有的没的了,厨房可是他泡妞的圣地呀,手拿擀面棍,淀粉一洒,立刻擀了起来,动作非常流畅,没有十年功夫,根本做不到。

    白浅诺仔细瞧着,心想,我还就不信这饺子这么难包。

    仅仅是一会儿,就见李奇面前放着五个饺子,马蹄饺,**饺,蛤蜊饺,元宝饺,月牙饺。

    都不用问,也能从外形猜出其名字。

    可谓是形如其名。

    李正熙兴奋的拍着小手掌道:“哇!爹爹好厉害啊。”

    李奇骚包的摆摆手。

    白浅诺看了眼李奇包的饺子,再看了眼自己包的,两颊就跟打了胭脂似得。

    小样!厨房岂有你发挥的地方,闺房还差不多。李奇向李正熙道:“儿子,你学了多少?”

    李正熙想了下,苦恼道:“爹爹,你方才包的太快了。孩儿没有记住。”

    “没事,没事,这是爹爹没有注意,爹爹就再包慢一点,你这回看清楚了。”

    刚刚那纯粹是装逼,这回才是真正的授课,李奇这一回用了最简单的方式,慢慢包了一遍。又问道:“儿子,学会了吗?”

    李正熙心里没有底,道:“孩儿先试试。”

    李奇笑道:“要不你和你七姨比试一番。”

    李正熙立刻叫道:“好啊。好啊。”

    白浅诺惊讶道:“你要我和正熙比?”

    李正熙睁着大眼睛望着白浅诺道:“七姨。你不想和正熙比么?”

    “啊---怎么---怎么会了,好---好啊。”

    试问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七娘怎会忍心拒绝。

    李奇忍着笑道:“那就开始吧。”心想,儿子。替老子挣口气。戳戳小七的锐气。

    很快。这一大一小就开始了。

    季红奴身为母亲,自然走过来观战,封宜奴耶律骨欲刘云熙也都围了过来。

    白浅诺巨大压力呀。虽然她没有进过厨房,但这绝不是输给一个三岁半小孩的理由,还没有擀两下,汗就出来了。

    李正熙站在小板凳上面,认认真真的滚动着小型擀面棍,虽然他手小,控制力不如白浅诺,但是擀的却非常均衡,有道是慢工出细活。

    李奇望着李正熙擀面的样子,眼前一晃,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他第一回学做饺子,同样也是站在小板凳上面的,只是他可没有李正熙这般随性,他的父亲对于厨艺的要求是非常苛刻,即便是教自己的儿子。

    李奇可没有幸运到第一回学厨就学包饺子,从最基本的淘米煮饭做起,从那一刻开始,只要他在家,就是他淘米做饭洗碗。

    做了一年的饭,看了一年的火,他才开始学做面条饺子,到了五六岁才第一回做菜,他做的第一道菜,至今还记得,就是做豆腐,因为豆腐容易切,但是对火候的要求非常高。

    所以,他能够在后来赢得世上最年轻的厨王,并且成为了一个五星级酒楼的招牌,在当下又赢得金刀厨王的名号,这绝非仅凭是天赋造就的,只是人们看到的永远是他最光鲜的一面。

    不过他肯定不会像他父亲一样教儿子,他还是打算让正熙自由发展,你今后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别像高衙内一样就行了,这是他的最低期望。

    过了一会儿,李正熙白浅诺都包好一个饺子了。

    论外形,都不怎么样。

    这就让封宜奴季红奴她们无法给出自己的判断了。

    这人还真没有全能的,白浅诺的确冰雪聪明,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真心没有进厨房的天赋。

    李奇上前一看,嗯了一声,偷偷瞥了眼白浅诺,见她紧张兮兮的望着自己,又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才道:“我觉得吧,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白浅诺登时满脸羞愧之色,把头深深埋进了那高耸的"shuang feng"内。

    李正熙不懂得李奇得委婉,问道:“爹爹,孩儿做的怎么样?”

    李奇道:“你的饺子虽然包紧了,但是肉馅太少,里面太空,而且皮擀的厚了点,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你第一回能包成这样,已经非常厉害了。

    李正熙又问道:“那七姨了?”

    李奇笑道:“七姨的就与你恰恰相反,肉馅太多了,皮太薄了,我想她肯定以为这饺子肉馅越多就越好吃,真不知多少年没有吃过肉了。”

    白浅诺似乎被说中了心思,脖颈都红了。

    李奇也适可而止,走上前轻轻搂住七娘的肩膀,面向封宜奴她们道:“其实你们能站在这里,我就已经非常感动了,这又不是做买卖,也不是比试,只要是你们做的,对于我而言,都是最美味的佳肴。”

    几女纷纷感动的稀里糊涂。

    李奇又道:“不过你们要记住,美味的佳肴是你们一生的专利,永远都不会消失,因为你们的夫君是一名厨师。当然,能为你们做菜也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几女心头跟抹了蜜糖似得,单纯的红奴眼眶都湿润了。她对于李奇的甜言蜜语,历来就没有什么抵抗力,就凭这一句话,再美味的佳肴也不过如此。

    李奇拍拍李正熙的小脑袋道:“儿子,你在这里跟七姨学包饺子,爹爹做菜去了。”

    白浅诺娇嗔一声,给了李奇一记白眼。

    李奇哈哈一笑,松开白浅诺,来到炉灶旁,提过一个水桶来。向刘云熙道:“十娘。今日我们夫妇就双剑合璧一回,如何?”

    刘云熙一听,心中满是欢喜,轻轻点了下头。立刻从包里拿出一个针包来。取出三根最长的芒针。先是低着头观察了一番,随即快速出手,芒针入水。连半点水花都没有溅起。

    即便是李奇都是叹为观止,这一招他不是不想学,实在是要废太多功夫了,他自问抽不出空来,双手伸入木桶中,只见他手中捧着一条十斤来重的妒鱼,而妒鱼身上插着三根芒针,一动不动,就跟睡着了一般。

    这妒鱼又名叫花鲈,通常生活在海里,但是早春之际会来淡水产卵,这时候的花鲈那是肉质最鲜美的,乃早春时期最美味的淡水鱼。

    李正熙好奇道:“这鱼死了么?”

    季红奴笑道:“是你十姨用针让这鱼睡着了。”

    李正熙拍掌叫道:“十姨真厉害。”

    刘云熙笑道:“正熙若想学,十姨可以教你。”

    李正熙使劲点着小脑袋。

    李奇笑着摇摇头,花鲈放于砧板上,挑选出一把锋利的出刃包丁,待刘云熙取下芒针来,李奇一手按着鱼,一手拿着刀在鱼身侧距鳃一公分处竖着浅切一刀,慢慢拉出鱼腥线,那鱼一点反应都没有。

    封宜奴突然娇嗔道:“夫君,你们双剑合璧,郎情妾意,那我们怎么办?”

    如今神雕已经结尾,这双剑合璧的意思大家都懂呀。

    李奇手一抖,差点没有划破手,这妮子真是越来越勾人心弦了。手上不停,嘴上嘿嘿笑道:“那咱们待会跳一曲如何?为夫最近又研究出一套贴面舞,很带劲的哦。”

    “贴面舞?”

    这不用问也想的到呀,封宜奴羞得脸都红了,哪里还敢揶揄李奇。

    耶律骨欲道:“那我了?”

    “你---只要不摔跤,任何姿势都行。”李奇说着眼中一亮,手拿菜刀,摆出一个非常拉轰的poss,兴奋道:“各位夫人,要不这样,今晚咱们来一次诸剑合璧。”

    “正熙,我们开始包饺子吧。”

    “嗯。”

    “骨欲姐姐,你那里还有肉馅么?”

    “我这也没有了,我再去切一点,待会多包一些,也给那些下人送去一点。”

    “红奴妹妹,弄些水给我。”

    “哦。”

    你们怎么能这样啊!虽然poss兀自保持的非常完美,可惜没有人看,一阵冷风吹过,高帽微微颤抖,李奇垂头一叹,望着手中的菜刀,厨师终究是厨师,不是韦小宝啊!

    真是要多凄凉,就有多凄凉。

    诸位夫人已经用行动告诉李奇,不要去想太多了,还是安心做菜吧。

    李奇只能将怨气放在锅铲上面,这金刀厨王集中注意力了,那速度是杠杠滴,不一会儿菜式就已经全部上齐了。

    虽然李奇腰缠万贯,但凡这个世界存在的美食,他都可以拥有,但是他最讨厌的就是浪费,故此也没有做很多菜,也就四道而已,毕竟还有饺子,做太多就是浪费,一道鸡汤,一道青菜,一道鱼,还有一道羊排,不多,但贵在精致。

    一张大圆桌,白浅诺封宜奴季红奴刘云熙耶律骨欲,五位大美人团团坐下,从壁炉里面射出的火光,照耀在她们的脸上,真可谓是秀色可餐,这可能是李奇到宋朝以来,最为团圆的一顿团圆饭了。

    李正熙不够高,于是季红奴给他夹了点菜,让他在一边的矮桌上吃,

    四道菜虽然看着有些寒碜,但是从泡着饺子的高汤散发出来的阵阵热气,足以弥补这一点了。

    “来来来,满上都满上。”

    李奇这个家主开始发话了,让几位夫人都把酒满上,心里开始幻想,等到你们都喝醉了,看谁还能阻止为夫的诸剑合璧。

    “夫君,我们喝茶就行了。”

    “喝茶?”

    李奇双目一睁,脱口道:“不行。”

    季红奴好奇道:“为何不行?”

    “这---。”李奇迟疑了下,才道:“这大过年的,喝点酒理所当然啊,喝酒,喝酒。”

    封宜奴道:“可是夫君你滴酒不沾,我们几个女人若是一杯又一杯的,那多不好呀。”

    “怎么会了。”李奇心里着急呀,我必须保持清醒啊,否则怎能让你们愉悦的酒后乱性,为所欲为了,继续劝说道:“没事,没事,别总是喝就行,过年喝点没关系,我批准的。”

    耶律骨欲道:“封妹妹说的对,你不喝酒,我们几个喝,成何体统,我们就都以茶代酒吧。”

    她个契丹女人都这般说了,季红奴白浅诺纷纷点头。

    你们喝就是了,我tm真不在意呀!李奇急的都快哭了。

    白浅诺突然狐疑的望向李奇,道:“夫君,你今日一个劲的劝我们喝酒,是为了什么?”

    此话一出,众女纷纷望向李奇。

    李奇好歹也是影帝呀,脸一板,道:“你们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想你们开心一点,你们要是不喝,那就算了呗,来来来,为明天的大业,咱们干一杯。”

    “什么大业?”

    “当然是生孩子啊!”

    几女脸上微红,还犹豫了一会,才羞涩的与李奇碰了下杯子。

    “吃吧。吃吧。”

    李奇率先动筷,几位夫人才开始吃了起来。

    一家人谈天说地,时不时笑声阵阵,莺莺燕燕,惹得李奇浑身发热,贼心不死,笑嘻嘻道:“夫人们,吃完饭后有什么余兴活动呀?”

    “睡觉。”

    白浅诺干脆道。

    睡觉?我喜欢!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李奇脸都笑开花了,道:“还是七娘你懂我呀。那不知今晚谁伺寝啊?”

    白浅诺笑道:“我。”

    李奇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道:“看见没有,看见没有,七娘这是在给你们做表率,生孩子得去努力,得去争取才行,不用总是羞答答的,这乃是行天理之道也,无可厚非。”

    天理之道?季红奴她们早已经羞的抬不起头了。

    李奇又道:“不过七娘,你这么做有些自私了。”

    白浅诺稍稍品了口茶,道:“夫君此话怎说?”

    “今日乃是团圆夜,你不能一人霸占我呀,我觉得每年的今日,我们必须从今年的晚上团圆到明年的早上,预示着我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真是妙哉,妙哉,就这么办吧。”

    “不行。”

    白浅诺回答的相当干脆呀。

    “why?”

    李奇急的都开始飚英文了,又解释道:“为何?”

    白浅诺道:“咱们今晚得早点睡,明日四更天就得起床。”

    “纳尼?四更天?”李奇道:“这是谁说的?”

    “皇上。”

    白浅诺怒其不争的白了李奇一眼,道:“就知道你忘记了,明日一早我们就得入宫参加元旦朝会,而且明天皇上会对天下宣布几项重大的决议,其规模空前,也是非常重要,皇上在前日早朝可不止一回提过,可见皇上非常重视明天的元旦朝会,万一迟到了,你让皇上颜面何堪,今晚你就早点休息,别多想了。”

    我这么亢奋,怎么早点休息啊!李奇泪眼汪汪的望着白浅诺,因为这个理由他根本无法反对,只能祈求。

    但是白浅诺可不敢任他胡来,果断拒绝。

    ps:近六千字大章,下午还有一章,随随便便一万字,今后会更加努力的,求一张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不过分吧。。。。(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