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大事不妙-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大事不妙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大事不妙2017-11-10 21:47:10Ctrl+D 收藏本站

????“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运动健将,你还跟我玩跑步,你跑就跑吧,还负重来跟我跑,说真的我非常佩服你的勇气,但是智商吗,就有些堪忧了。”

????“你能否闭嘴。”

????“三娘啊,你要学会听劝,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还不行么。”

????只见在路边的一片田里,李奇扶着一瘸一拐的秦夫人慢悠悠的走着,嘴里是念叨有词。”“

????原来方才李奇实在是把秦夫人惹怒,竟然拿着木柴追着李奇打,哪知道这人没有打着,还把自己的脚给崴着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呀。

????“你先坐在这里休息下吧。”

????来到一堆草堆旁,李奇扶着秦夫人坐了下来,又道:“你感觉怎么样?我帮你看看吧。”

????“不用,不用。”

????秦夫人连忙双手挡在脚前,道:“不碍事的。”

????其实她崴的也不是很严重,就是不小心踩在一颗小石头上面了。

????李奇倒也没有勉强,道:“那你记住了,回去可得找人看看。”

????“嗯。”

????李奇长长吐了口气,双手一张,非常轻松的倒在秦夫人身边上草堆上,望着蔚蓝的天空,这难得清闲,让他感觉非常的惬意。

????秦夫人则是偏过头来,略显尴尬的挠了挠脖颈,回想方才追打李奇的场景,心里十分纳闷,暗道,这是真的么,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过了一会儿,忽听李奇吟道:“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这是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其中的一篇。

????秦夫人听得好奇,问道:“怎能?你想归隐田居吗?”

????李奇笑道:“难道不行么?”

????“这倒是稀奇。”秦夫人道:“你们男人不都是贪念权位么,如今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舍得么?”

????“权位?”

????李奇笑道:“你说的不错,权位谁人不喜欢,我当然也不例外,但问题是这权位不是上天掉下来的,而是要靠自己的去争取,能够获得这些,我付出的是相等的代价,我付出我陪妻儿的时间,我甚至将我的性命给押了上去。这只不过是一种等价的交换,我配得上这份权力,至于值不值,就得因人而异了。”

????秦夫人问道:“那你呢?”

????李奇道:“有些时候倒是挺向往的。”

????秦夫人淡淡道:“这我倒真是没有看出来。”

????李奇苦笑的摇摇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就说大弟他们吧,他们如今过着的是什么日子,你也看到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在几年前,他们的日子比现在还要难过百倍,而像我们这些人的责任。就是努力让他们过上顿顿有肉吃的日子,舍弃我一个人的无忧无虑,换取十个,百个。甚是千万个百姓的丰衣足食,你觉得这笔买卖是赚还是陪?”

????秦夫人听得一怔,沉思半响。才嗯了一声,道:“你说的有道理,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不是你,便是他。”

????“正是这理。”李奇打了一个哈欠,半眯着眼道:“理想就与你一般丰满动人,而现实却如大弟一般弱不禁风,我当然也想获得丰满动人的你,可惜现实恰恰相反啊,我的人生都是在为大弟他们服务。”

????这都能扯到一块去。秦夫人红着脸啐了一声,道:“你这人怎地总爱气我。”

????“你生气了?”

????“就快气死了。”

????李奇呵呵道:“会生气好,那证明你还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不是仙女,世上最悲哀的莫过于凡人的身体,仙女的思想,说难听一点,这就是行尸走肉,有泪水,有欢笑,那才是人生,我唯一恨的就是人生苦短,我可是还有很多愿望没有完成。”

????秦夫人听得一怔,道:“什么愿望?”

????可是隔了半响,李奇没有任何反应,这一转头看去,只见李奇已经闭着眼睡着了,那一张清秀的脸庞的上挂着一丝疲惫。

????秦夫人凝视李奇片刻,转过头来,望着西落的太阳,喃喃念道:“人生苦短,太生苦短。”念着念着,她脸色出现一丝淡淡的哀愁,愁渐深,凝结在眉间,却又荡起一抹相思。

????过了半响,忽听前方传来一阵嘈杂声,秦夫人微微一怔,抬头望去,只见一群人朝着这边走来,她忙喊道:“李奇,李奇。”

????李奇迷糊的唔唔几声,缓缓睁开眼来,只觉阳光刺眼,用手遮了遮,道:“我怎么睡着了。”

????秦夫人道:“大弟他们来了。”

????“是吗?”

????李奇眨了眨眼,迷迷糊糊望着前面,片刻,模糊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他突然双目一睁,抬起头来,道:“不好,快走。”

????说着,他赶紧拉着秦夫人站了起来。

????“哎呦。”

????秦夫人脚下一疼,"shen yin"出来。

????“骚类,骚类。忘记你脚崴着了。”

????李奇赶紧改扶着她,又朝着路边的车夫喊道:“车夫,车夫。”

????那车夫忙跑了过来。

????李奇道:“你快去拦着后面那些人,告诉他们明日去太师学院报名就行了,算了,算了,想来他们也不会信,你就让他们将住址告诉你,说明日太师学院自会派人上门。”

????“哦哦哦。”

????那车夫连连点头。

????“那好,我们先闪了。”

????李奇扶着秦夫人紧赶慢赶,来到路边,上得马车,听得后面邓大弟已经在喊道:“大哥,大哥。”

????李奇和秦夫人钻进马车,“马桥,快走,快走。”

????马桥一挥马鞭,马车飞快的往城内驶去。

????回过神来的秦夫人道:“你这是干什么?”

????李奇拍拍胸脯,轻吐一口气,道:“拜托。要是让那些人缠住,非得又拜又谢的,好生麻烦,说不定还会请我们去他们家做客,我可不想再吃那些黑乌乌的野菜饼了,真是太难吃了。”

????秦夫人抿唇笑道:“可我见你方才吃得倒是挺欢的。”

????“彼此,彼此。”李奇呵呵道。

????秦夫人稍显尴尬,随即轻轻一叹,道:“不过大弟他们也真是太可怜了。”

????李奇眼眸一转,道:“要不这样。过五天咱们去太师学院去看看大弟他们,然后再拿些旧东西给这些乡亲们送来。”

????秦夫人道:“为何要等五天。”

????“我轮休呀。”

????李奇嘻嘻一笑,道:“莫不是你想天天与我出来约会,那你真是太贪心了。”

????秦夫人红着脸,道:“什么约会,胡说八道,我是。”

????李奇抢先道:“我知道你是冲着这些穷人来的,顺便跟我出来。”

????“你知道便好。”

????这样也不错!李奇倒也看得开,道:“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将秦夫人送回家后,天已经暗了下来,李奇并没有回家,而是去到汴河。

????“吁!”

????马桥突然将马车停了下来。道:“枢密使,人来了。”

????李奇道:“让他上来说话吧。”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人钻进马车来,立刻行礼道:“小人余庄参见大人。”

????李奇呵呵道:“余庄。哈哈,好样的,今日全亏你。我才没有丢人,很好,坐吧。”

????此人正是秋风坊的那位扫地大叔。

????“多谢大人。”

????余庄又再抱拳,然后坐了下来。

????李奇道:“你这厮隐藏的真够深呀,我都差点被你骗过去了,还以为是上天派来搭救我的,若非马桥告知,我还不知道你原来是南博万的人。”

????此人正是狗仔队的一员,如今李奇的狗仔队是遍布东京的各个角落。

????余庄道:“大人过奖了。”

????李奇点点头道:“你已经被宁四娘赶出来了吧。”

????余庄点头道:“是,大人走后,宁四娘就将小人辞退了,但是她也给了小人一笔丰厚的酬劳。”

????“看来这宁四娘还真有些手段。”李奇问道:“你在秋风坊几年了?”

????“快三年了。”

????“这秋风坊是什么地方,这宁四娘又是什么人?”

????余庄道:“这秋风坊从仁宗皇帝时期就已经存在了,是专门供一些达官显贵的子女玩乐的地方,但也不尽是如此,因为这些达官显贵的子女将来多半都会入朝做官,故此他们的父母希望他们从小就能培养感情,至于这宁四娘,乃是秋风坊以前的主人的独生女,后来她父亲去世后,就成为了秋风坊的主人了,不过此女人十分谨慎,而且八面玲珑,当初小人进这秋风坊也是非得不少功夫。”

????李奇嗯了一声,道:“听你说话,以前应该读过书吧。”

????余庄道:“是,小人曾是襄州的一名先生,只因家乡遇到天灾,故此被招募到军营内,后来又养成了好吃懒做的坏习惯,一直在军营里面浑浑噩噩的做过,直到大人你来了之后,小人才醒悟过来,是大人赐予了小人的第二次生命。”

????“读书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李奇呵呵一笑,又道:“我非常欣赏你,毕竟在那种场合,不是谁都敢站出来说话的,而且还能临危不乱,有勇有谋,很好,很好,这样吧,你休养一段日子,过不了多久,我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余庄大喜,忙行大礼道:“能为大人办事,小人万死不辞。”

????五日后,兀自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李奇早早爬了起来,陪着妻儿吃过早餐后,就准备出门了。

????可是他刚来到门前,正准备上马车,忽然前面飞奔过来一队人马,这为首一人李奇认识,正是殿副帅毕湛。面色一愣,他来干什么?

????毕湛纵马来到李奇面前,赶紧抱拳道:“卑职毕湛参见枢密使。”

????李奇笑问道:“毕湛,你这么早来,不是来我这蹭早饭的吧,那真是抱歉,我赶着出门。”

????毕湛道:“启禀枢密使,皇上命你火速进宫一趟。”

????“啊?”

????李奇一愣,又瞧了眼天色,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如今正是早朝时间,今日我轮休啊。”

????毕湛道:“回禀枢密使,今日早朝已经取消了。”

????“什么?”

????李奇惊呼一声,皱眉道:“出什么事呢?”

????“卑职不知,皇上只是命卑职传枢密使速速进宫一趟。”

????这早朝都取消了,可想而知,这绝对不是小事。李奇瞧了身旁的马车,重重一叹,正准备上马车,哪知毕湛道:“枢密使,还是骑马吧,这样快些。”

????一旁的护卫立刻牵着一匹马来到李奇面前。

????“好吧。”

????李奇呆了片刻,翻身上马,一挥马鞭朝着皇宫飞奔而去。

????来到宫门前,士兵一见李奇来了,急急让开,显然是早就吩咐过了,李奇见状,也没有下马,直接纵马奔将进去,在皇宫内奔驰,整条路是畅通无阻,连个太监都没有见着,显然这条路是下了禁令的,不消片刻,来到了赵楷的书房。

????门前的卫松一见李奇,急忙忙迎了过来,扯着尖嗓子道:“枢密使,你总算来了,快些进去吧,皇上在里面等着了。”

????这连通报都省了,可见这事有多么大条。

????李奇心中更是惊奇,暗自嘀咕,奇怪,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好像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事件呀?快步来到书房前,轻轻敲了下门。

????里面很快就传来赵楷的声音,“进来吧。”

????李奇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屋内只有两人,除了赵楷以外,还有秦桧在。

????“微臣李奇。”

????他这礼都还没有行,赵楷就挥手道:“这些就免了吧。”

????李奇愣了下,又见赵楷一脸焦虑之色,于是询问道:“皇上,出什么事呢?”

????赵楷重重一叹,道:“李奇,大事不妙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