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国有国治,州有州治-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国有国治,州有州治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国有国治,州有州治2017-11-10 21:47:25Ctrl+D 收藏本站

    凭借燕山府独特的地理位置就注定它是大宋最最最特别的一个州府。

    燕云地区农耕非常发达,又是在与金国的交界处,贸易自然也是相当发达,而军队又是燕云地区的特色,这导致对燕山府的管理也是相当困难的。

    这几年朝廷一直在变法,但是很少有新法普及到燕山府来,就现在而言,还是宗泽手握大权,任何事都得经过他批准。

    这也亏宗泽,换做其他人可能就行不通了。

    李奇一直都很不赞成,事无巨细都以中央为主,中央的那些大官们天天坐在办公室喝着茶,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每个地方的情况,完全就是看着眼前的民生来制定政策的,你拿着汴京的商税套在南陲那些穷地方,多得就不说了,南陲那些商人就算把家财都贡献了,恐怕也拿不出这么多税收来,而且,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又不一样,燕云地区就更不用说了,因为燕云地区汇合了很多民族。

    所以,李奇一直都觉得朝廷只能制定一个大框架,在这个大框架下应该根据每个州的情况又制定详细的制度,也就是说每个州应该自治,朝廷应该放开手来,不要事事都抓在手里,从某种程度上,这样也能防止朝廷大员和地方官员官官相护,因为彼此的联系少了,地方官员也一本读小说 不用求朝廷大员了,但是这个大框架又能将这些州县凝结在一起,这也是成立二院的原因之一。

    每个州都会设有一个立法院,司法院法理寺,这就构成了一个完善且独立的地方机构,立法院的存在会让每个州的律法都充满了地方特色,而律法也包括了税法农业法,等等,等于就是每个州的制度都是不一样。

    唯有这种制度。才能管理好燕云这一片非常具有特色的地方。

    如今危机已经解除,李奇也就是作为钦差大人开始对燕山府进行了全面视察,相比军演来,这方面他更加擅长,而且立法院马上就要来临了,这番视察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一行人先是在郊外视察了一番农业,然后再入城,这一进城门,李奇就闻到一股子香味,嗅了嗅道:“什么东西。恁地想。”

    宗泽呵呵道:“不愧是金刀厨王,这是那乔大娘家的煎饼果子,也是我燕山府的一绝。”

    “煎饼果子?”

    李奇听得肚中馋虫大叫,一观天色,道:“哟,都已经快正午了,那行,今日午饭我请了。”

    宗泽忙道:“这如何能行,你们都是客人。我应当要尽地主之谊。”

    赵菁燕呵呵道:“宗伯伯,你就不要跟他争了,他的钱多得都花不出去了。”

    “低调,低调。”

    宗泽一听。哈哈一笑,倒也没有强求了。

    这乔大娘的摊子位子极佳,就在城门边上的一家小店,就这香味。人来人往的,谁不想去瞧瞧啊!

    来到乔大娘的摊子前,李奇看得是双目一睁。只见面前一条条长长的队伍,都快排到街位去了。

    宗泽苦笑道:“如今正是吃饭时分,故此人特别多。”

    “好事多磨吗,美食同样也是如此。”

    这方面,李奇倒不是很急,他以前去香港的街边吃砵仔糕时,也没差多少。

    别看这里站着的又是知府,又是枢密使,又是水师首领,但是都非常自觉的跑到后面去排队了。

    “咦?宗知府,你又来买煎饼果子了。”

    排在李奇等人前面的一位农夫打扮的汉子见宗泽来了,先是拱手行了一礼,然后笑呵呵道。

    宗泽笑着点点头道:“你家今年收成不错吧。”

    那农夫乐呵呵的直笑道:“还过得去。”

    宗泽轻轻哼道:“你少在这里糊弄老夫,你家八兄弟,全是正值壮年,这南城就属你家分的地最多,你家若还只是过得去,那老夫恐怕明年就得引咎辞职了。”

    那农夫嘿嘿道:“这都是咱娘生的好。”

    李奇等人见这宗泽堂堂知府,跑来排队买煎饼果子,竟然无一人让位,反而习以为常,显然宗泽时常来这里买煎饼果子,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那农夫突然望向李奇他们,好奇道:“宗知府,他们是的亲戚么?”

    宗泽面色一沉,李奇忙道:“是啊!我们是宗知府的远房亲戚。”

    “有礼,有礼。”

    那农夫赶忙拱手。

    李奇等人也回了一礼。

    排了将近一刻钟,终于轮到了李奇等人,只见乔大娘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在旁边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看这样子应该是这乔大娘的儿子儿媳。

    这一家人见宗泽来了,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左一个宗知府,右一个宗知府,那叫的一个甜啊!

    不会这乔大娘对宗泽有什么想法吧?李奇邪恶的一面又偷偷跑了出来,上前问道:“大娘,你这煎饼果子怎么卖?”

    “六文一个。”

    “这么贵?汴京的煎饼也就一文一个啊。”

    那乔大娘一听这话,不得了了,急忙道:“这位客官,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这煎饼果子可是用上等的绿豆粉磨制而成的,里面添加了油条,油条知道不,可是那金刀厨王亲自发明的,不仅如此,里面还有蒜末鸡蛋,还配有咱家秘制的酱,一点也不算贵。”

    说着她直接捧着一块煎饼果子送到李奇面前,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分量可是不少啊!”

    李奇望着乔大娘手中的面饼,冒着的热气,表面黄白相间,丝丝葱末掺合其中,里面金黄色的油条若隐若现,还渗出点点酱汁,这李奇哪里还忍得住,抓了过来,就是一大口咬下去,那爽的啊,熟软香脆。咸香可口,特别是包裹在里面的秘制酱汁,真是配得恰到好处,比什么汉堡包好吃多了。

    李奇吃得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了,一挥手,身边的随从立刻递上一锭十两的银子。

    乔大娘的儿子看得那银子,面露为难之色,道:“这。”

    李奇挥挥手,道:“不用找了。”说着他朝着后面喊道:“你们自个拿。”然后又要了一碗豆腐乳,蹲在路边。这一口煎饼果子,一口豆腐乳,吃的是不亦说乎。

    “这——这太多了。”

    那乔大娘还是不敢收那锭银子。

    宗泽上前呵呵道:“大娘,你就收着吧,反正我这亲戚有的是钱。”

    那乔大娘听知府大人都这么说,这才收下了,这一家人笑的是嘴都合不拢了,这弄的煎饼果子分量也是更足了。

    虽然牛皋这些武夫一人就弄了十块,三碗豆腐乳。但是算下来,乔大娘还是赚了非常多。

    一行人酒足饱饭后,宗泽又带着他们到处看看,不消片刻。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工地旁,瞧这规模可是不小呀。

    宗泽笑道:“枢密使可猜出这是干什么用的?”

    李奇瞧了一会,摇摇头道:“猜不出。”

    宗泽哈哈道:“这里就是蔡太师在燕山府建造的太师学院,明年就差不多建好了。”

    韩世忠啧啧道:“这蔡太师还真是大手笔呀。”

    没办法。就是有钱。任性。

    李奇拍拍脑门,道:“哎呦,我怎么这也没有想到。当初还是我建议太师来这里办学院的。”

    宗泽欲言又止道:“如今太师学院就已经开始招收学生了,不过。”

    李奇道:“宗知府有话但说无妨。”

    宗泽才道:“这太师学院招人的要求,老夫早已经听闻,也是心生敬佩,但是如果在现在的燕山府用这一套规格,是否有些不妥。”

    李奇呵呵道:“宗知府的意思是燕山府没有穷人,所以难以招收到人是不?”

    宗泽摇摇头道:“枢密使言重了,怎么可能没有穷人,只是我以为人人都应该读书,而且有很多普通百姓都来找我,希望他们的孩子也能进入太师学院读书,宁可缴纳应当的学费。”

    现在燕山府的百姓有钱,不差这点学费,而太师学院名声在外,而且其中还有很多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专业,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进太师学院学习。

    李奇道:“宗知府有所不知,这太师学院采用的是人才选秀制,等到学生成才后,这一笔人才交易赚的钱,就是非常可观的,跟这比起来,那些学费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但是如果太师学院开始收学费的话,那么这对于学生而言就不公平了,故此收学费目前是不可能的,还是要根据天赋来的。”

    现在太师学院的体系已经成熟了,每年的选秀大会都能帮太师学院赚取大量的财富,早就已经转亏为盈了,这是因为太师学院培养的人才都是一些专业领域的人才,例如,会计工匠管理人才经济学人才,这些以前都是没有的,都是要靠自己去生活中摸索,而如今宋朝商业空前发达,对于这些人才需求非常饥渴,那些大富商们每年都紧盯着太师学院的选秀大会,为了取得优秀资格,他们甚至在平时就捐给太师学院不少钱。

    有些时候,一个人才就能改变很多东西。

    高衙内正是因为他的狗屎运,在第一届选秀大会摘取了状元黄泽,直接让他的青天慈善基金会超过了李奇的慈善基金会,而且日进斗金,富得流油。

    基于这第一届就取得空前的成功,这就造成一种连锁反应,太师学院已经深入民心了。

    现在大家最期盼就是蔡京在江南搞的天才学院,即便是朝廷都非常重视,据传闻,这天才学院乃是蔡京命人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天赋极高的人,年龄不过六岁,男女皆有,三年一招,而且天才学院制度与太师学院也是极为不同,注重的是专业,只有固定的专业领域,没有固定的课程,所有的课程都是根据每个学生的天赋量身订做的,以求将学生的天赋发挥到淋漓精致,像那些基本知识,都是课余时间学习的。

    这听着都让人兴奋。很多商人已经跑去考察了,就连赵楷都派人前去打探消息,据说很多小孩都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将来这第一届天才学院的选秀大会,一定会震撼全国。

    当然,这价钱肯定是高的离谱,蔡京躺着数钱就行了。

    宗泽听得满面愁绪,显得有些不开心,你这完全就是奔着赚钱去的啊!

    李奇瞧在眼里,心里也明白宗泽的苦衷。作为一府知府,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城民个个都能明大义,识大体,呵呵一笑,道:“宗知府,太师学院是完全属于私人的,人家有人家的打算,如果想做到人人有书读,那应该是你这当知府该做的事情。”

    宗泽老脸一红。道:“可我就那么一点点薪俸,哪里办的起学院。”

    李奇呵呵道:“一旦开始收税了,你不就有钱了。”

    宗泽道:“但那是朝廷的钱啊!”

    李奇道:“难道宗知府把立法院给忘记了,立法院可是也掌管教育法的。只要百姓都认为这燕山府该有一所学院,那么立法院就肯定会通过的,一旦立法院立项了,那就成为了一种法制需要。这就好像每个州必须建立起一个府衙,是政治上的需要,因为没有府衙是不可行的。”

    宗泽想了想。捋了捋胡须哈哈道:“老夫明白了。”

    一行人在这里看了看就离开了。

    宗泽突然道:“对了,枢密使,有件事宗某还得向你请教一二,朝廷不是打算在各州建立医院么,不知燕山府可也在其内。”

    李奇点头道:“当然,各府都在其中。”

    宗泽嗯了一声,又道:“当初辽国曾短暂的迁都燕山府,而后甄五臣又驻扎在燕山府,这些人都非常贪图享受,故此,这燕山府的府衙可是非常奢华,规模比起大名府的府衙都大出一倍有余。”

    这甄五臣当初在这里可就是土皇帝,曾大兴土木,将这燕山府的府衙打造的跟皇宫一样。

    李奇呵呵道:“难怪宗知府气色这么好,原来原因就在这里啊。”

    “枢密使说笑了。”

    宗泽尴尬的摆摆手,又道:“可是我们根本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所以我就在想,将这府衙隔开来,划出一部分地方用来建造医院,这样也能剩不少钱,毕竟房屋都是现成的,稍微改造一下就行了。”

    “这倒是可行。”

    李奇点点头,皱眉凝思一会儿,突然低声道:“这注意虽然不错,但是宗知府,你不能这样想。”

    宗泽错愕道:“那应该如何?”

    李奇奸笑道:“这府衙的扩建可是燕山府百姓耗尽心血完成的,应该是属于当地的财政,毕竟不是朝廷下命扩建的,而朝廷建造医院,那是属于朝廷的规划,如果就直接改造,那么等于燕山府无缘无故向朝廷缴纳了一笔款项,可这都是百姓的血汗钱呀,如果燕山府不缺钱,也就罢了,可问题是燕山府如今没有税收,财政肯定也不怎么样,当下正是用钱之际,宗知府何不等朝廷拨出款项来,将剩余的钱去建立学院。”

    宗泽听得骇然不已,道:“这如何能行?这不是骗取朝廷的钱么?”

    “话不能这么说。”

    李奇轻咳一声,道:“原本这府衙应该是朝廷出钱建造,但是甄五臣等人扩建府衙,用的是当地的财政,耗费的是百姓的心血,这不是属于朝廷的,也不是朝廷规划的,所以这扩建的地方应该是属于地方上的,如果按照当初的政策,这地都应该归还给百姓,简单来说,就是你们燕山府拿着这块地卖给朝廷建造医院,套取现金,再去为百姓服务,这等于就是将地是归还百姓,完全符合当初的政策,就这地理位置,就这规模,其实算下来,朝廷还是赚了,这等于还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如果你直接送给朝廷,那等于就是朝廷大赚一笔,燕山府大亏。”

    宗泽听得都傻了,这完全就不能理解啊。

    李奇呵呵道:“宗知府,律法贵在严谨,但是制度贵在灵活,朝廷为什么屡屡改革,就是为了让制度变得更加灵活且规范,而不是更加死板,只要在原则以上的东西,都是可以灵活变通的。你想想看,这学院越多,培养的人才就越多,国家就会越好,算来算去,这一笔买卖,最终的大赢家还是国家。

    而且,这钱转来转去,还是在我大宋,而且还用到了刀刃上,总比把钱用在那石头上合适吧,但是,这一套方案宗知府你还得通过你们的立法院,无规矩不成方圆,任何事都不是你我一句话就能决定的,如果你不通过立法院,说不定就有人弹劾你中饱私囊。”

    宗泽心中陡然一亮,这道理很简单,一旦医院的款项拨下来后,他再以当地政府的名义向立法院提出将府衙改建医院,再将省出来的钱用去建立学院,立法院的立法司肯定会举手赞成,谁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能够上学,这也会在他的政绩上面记上一笔,于公于私,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大好事,不禁开心的哈哈一笑,道:“看来老夫真的是老了,跟不上趟了,枢密使这一番话,真是点醒了宗某啊。”(未完待续……)

    ps:五千字大章,求一张推荐票和一张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