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秋刀鱼的滋味-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秋刀鱼的滋味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秋刀鱼的滋味2017-11-10 21:47:34Ctrl+D 收藏本站

    海是美的!

    海滩上的风景更是迷人。

    但是这都不及舌尖上的海滩,今日主题就是一个字鲜!

    种种海鲜在李师傅的烹制下,鲜味是体现的淋漓尽致,即便是李师傅自己都陶醉其中。

    “咦?这鱼上面的线条好生奇特?”

    刘云熙突然见到李奇烤的秋刀鱼上面有着斜线条分割成的菱形状。

     《猪》《猪》《岛》小说;赵菁燕也发现了,又瞧了眼烤炉,道:“这是应该是烤炉上面的烤网造成的。”

    那酒鬼虽然不懂厨,但是他绝对是武学宗师级别的,道:“这形状十分规则,其中一定是大有门道。”

    算是你识货。李奇轻轻一笑,神乎其神的说道:“这就是在烧烤界传说中的菱形烤痕。”

    “菱形烤痕?”

    众人猛抽一口冷气,听着挺是厉害的哦。

    但随后赵菁燕就是一脸迷茫道:“什么意思?”

    “呃。”

    李奇一愣,我还以为你们挺识货的,原来这一切都是幻觉。于是解释道:“烧烤这门技术,入门挺容易的,就是将食物烤熟,寻常百姓都会,而且烧烤口味比较重,如果水平差不多,一般人很难分出差别来,好像吃着都是一个味,其实不然,烧烤其实是非常考验技术的,因为烧烤是完全的明火烤制,那么受热均匀就非常具有难度,一不留神其中某一点可能就会烧焦,这对于一些挑剔之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而这些这菱形烤痕其实乃是旋转所致,寻常之人都是直接正反面翻转,但这是不行的,因为这样就不能让整块肉受热均匀,所以必须带有一点角度,斜着旋转,而这个角度是要非常精确的。如果不精确的话,你们就不能看到这么规则的线条了,你们看这两两线条交叉的角度都是近似相同的,但是只能旋转一次,若是连续这样精确的旋转,就会出现线条重合的现象,影响线条的美观,会吃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优劣,但也因为如此,故此你不能失手。因为你只有一次机会。总而言之,成功的烧烤是不夹带一丝焦味的。”

    李奇虽然长篇大论说了一番,但其实他还是说的非常简单,烧烤的手艺那真是千锤百炼才能烤出水平来,像街边那些烧烤,纯粹就是用重口味去掩饰一切。

    赵菁燕等人听得是目瞪口呆,不过就是一块肉而已,竟然恁地复杂,也知道这厨艺还真不是任何人都玩得转。

    唯独马桥一人不屑之。暗想,这有何难,我若要学,一日便可学会。

    还真别说。他真不是自恋,而是有这个本事,毕竟他的双手可是非常敏捷的,只要掌握诀窍很快就能学会。

    李奇一笑。道:“好了,快吃吧,这烧烤可是不能等的。凉了味道就完全变了。”

    这说吃就吃,酒鬼这些人可都不是讲客气的主。

    只见那一条条秋刀鱼弯曲在盘内,背脊漆黑无比,烤的皱成了块状,而腹部也已经考的呈现出了金黄色,非常诱人。

    这就是李师傅的盐烤秋刀鱼。

    酒鬼抓起一条秋刀鱼直接啃了起来,他可是野蛮性吃法,连骨头都啃了进去,咔嚓咔嚓,还一个劲叫这骨头忒也好吃了。

    赵菁燕可没有他这般粗如,用筷子夹下一块鱼肉来,当皮破之时,还发出了一声咔的轻响,可就这皮是多么的酥脆,放入嘴中,细细咀嚼了一番,只觉外面那层粗皮非常的香脆,极具口感,不比里面的鱼肉差,而秋刀鱼的味道除了鲜嫩以外,还非常特殊,与一般的鱼大相径庭,连连点头道:“此鱼的味道真是非常的特别,皮脆肉嫩,外咸内鲜,似几种美味,又似一种美味,真是好吃。”

    李奇呵呵道:“这也得亏是在这里买的,要是过一日,这鱼的味道可就大减了,要是晒干以后,那就更加难吃了,腥味会让人远离,所以说,吃东西讲究的是时机,完美的美味,都是出现在正确的时间。”

    赵菁燕笑道:“那岂不是说这时间就是你们厨师的天敌。”

    二人谈话间,酒鬼已经将一条秋刀鱼吞进肚内,真是连渣都不剩,虽然众人以为他就是这么个吃法,其实不然,这烤秋刀鱼的骨头的确也算是一道美味,用来下酒是再好不过了。

    意犹未尽的酒鬼有将目标放在那一个个完全将柔软的胴体展现在众人面前的生蚝。

    李奇做这生蚝只是放了少许蒜蓉,没有放什么酱醋,盐都少,因为生蚝是生活在海里,盐不宜放多,也只有这种最简单的做法,才能烹制出最原味的生蚝来,极大程度保存了生蚝的鲜香。

    这生蚝一近嘴唇,就能闻到那独有的海水味,非常独特,肉入嘴后,还忍不住吸尽壳内的汁水,滑爽之感那是不在话下,而且生蚝独具的甜味更是具有极强的魅力,这一个哪里够啊!

    一个,两个,三个。

    任何一个吃生蚝的人,都无法停止自己的手去拿下一个,这越吃越爽,越爽就越想吃。

    几个人仿佛在比赛一般,看谁吃的更快,这恐怕也是烧烤摊子为什么这么赚钱的一个原因吧。

    这海鲜一旦吃上瘾了,那根本停不下来,几人都放开了肚皮疯狂的吃,哪怕是赵菁燕刘云熙也不例外。

    酒不知过了多少巡,反正带来的酒都喝光了,但是马桥知道还没有,因为酒鬼事先藏了两坛子,但是他这一回出奇的没有点穿,这是因为酒鬼藏了两坛子,如果是一坛的话,他肯定会拆穿的,毕竟漫漫长夜,若没有美酒在怀,这如何熬得过去。

    吃罢,李奇没有叫那些护卫,而是让吃的人动手,将这里打扫干净,这李奇是老大。而且做菜个你们吃,他都亲自动手了,其余人好意思看着么,都不用李奇开口就自觉的加入了进来。

    由于方才吃的时候,李奇就有吩咐他们,那些壳别到处乱丢,当然,他没有吩咐酒鬼,因为酒鬼是嘴下不留壳的,贝科类例外。

    一会儿功夫。几人就将现场清理干净了,然后又围着火堆盘腿而坐,个个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幸福,这一顿吃的真是太嗨皮了。

    李奇扫视他们一眼,笑了笑,暗道,要是天天能够如此,那该有多么的幸福啊!

    赵菁燕发现边上的李奇似乎在傻笑,问道:“夫君。你笑什么?”

    李奇啊了一声,又哦了一声,拿酒鬼打趣道:“我在笑酒鬼今日状态不错,都喝了三坛子酒都还没有醉。”

    酒鬼听得一愣。挠着头道:“对呀,都喝了三坛子,我怎还能坐着,通常早就躺着了。”

    马桥一脸古怪道:“你不会以为自己的酒量见长了吧?”

    酒鬼徒呀几声。道:“小桥,你不要太看不起人了,这酒为师喝了几十年。难道就不能见长么?”

    马桥道:“我倒是希望你见长,别我都还没有解渴,你就趴下了,可是算了。”

    说着他一声轻叹。

    酒鬼登时有一种痛哭的冲动,但是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是喝了三坛子,可是马桥不吭一声,已经喝了五坛子了,在喝酒方面,真是不是一个等量级的,于是赶紧转移话题道:“哎,坐在这里甚是无聊,不如大伙唱几首小曲助助兴如何?”

    嘿!看不出这酒鬼还挺会调节气氛的。李奇好奇道:“看不出你还会唱曲。”

    酒鬼道:“这有何难?”

    马桥摇摇头道:“还是免了,你就会啦啦啦。”

    “唱曲不就是啦啦啦么?”

    “啊?”

    李奇一头冷汗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道:“马桥,要不你唱,我都还没有听过你唱。”

    酒鬼不屑道:“他可是连我的啦啦啦都没有学会。”

    马桥脸瞬间红了,他真不会唱。

    刘云熙突然道:“夫君,还是你唱吧。”

    她倒是挺喜欢李奇唱的那些小曲,直白欢快,不像当今那些诗人词人,个个写的跟个怨妇似得,太伤感了,不太适合这种氛围。

    唱就唱,李师傅是出不得众的人么,而且对着大海唱,这感觉也非常不错,但问题是唱什么了。

    赵菁燕突然抿唇笑道:“你可千万别唱那什么秋刀鱼的滋味,免得又勾起我们的肚内的馋虫。”

    对啊!就这首了。李奇哈哈一笑,道:“知我者燕福也,呃还有十娘。”说着就轻咳几声,清清嗓门,自从上回在秦夫人面前破音,他一直耿耿于怀,这等低级错误是决不能再犯了,稍作正准备之后,他才唱道:“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这才第一句,赵菁燕就好奇道:“电线杆是甚么?”

    这个问题还真把李奇问住了,暗骂,这是谁写的词呀,太没有文化了,叫我如何在宋朝装逼呀。敷衍道:“哦,这电线杠是我们家乡的一种树。”

    “树?”

    赵菁燕道:“这树的名字可真是奇怪。”

    “据说这树经常被电劈,故此叫做电线杆。”李奇一本正经的忽悠道。

    “是吗?”

    赵菁燕将信将疑的望着李奇。

    “我骗你干什么,哎呦,我说燕福,你知不知道打断一个人唱歌,是一件多么卑鄙的事情。”

    “抱歉,你继续。”

    “真是的,影响状态。”

    李奇又轻咳几声,继续唱道:“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初恋的感觉被我们找回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院子落叶,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风格依旧。

    几人也早已经听习惯,觉得还是挺不错的,这种大方直白的诉说钟情,跟那些委婉歌词,也是有着不同的味道,而且十娘天性单纯,在她心中爱就是爱,没有什么说不得,更不需要用什么来掩饰,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而赵菁燕生性豁达,个性独特,不被任何束缚,所以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至于酒鬼霍南希胡北庆这几大老爷们恐怕都还保留着初恋,听得就是一个欢快,倒是马桥一个人在那里念念有词,从他那表情不难看出,他是在思念美美。

    这一曲唱罢。

    酒鬼立刻说道:“枢密使你唱的还挺不错的,比我的啦啦啦要好一些。”

    只好一些?李奇怒从脚底而来,这是最可恶的讽刺呀。

    赵菁燕微微一笑,道:“你现在能把手放开了吗?”

    众人一看,只见李奇一手握着刘云熙,一手握着赵菁燕,敢情你唱曲就是为了这个呀?

    无耻!

    “啊?骚类,骚类,我唱的太投入了,导致情不自禁,夫人莫怪,夫人莫怪。”

    李奇赶紧收回手来,毕竟这里有太多人在了。

    赵菁燕翻了下白眼,暗道,什么情不自禁,分明就是故意的。原来李奇握着,她也不会说什么,倒还觉得挺幸福的,可问题是李奇握就握吧,还一个劲的勾她的手心,这就不是幸福了,而是"chi luo"裸的调情了。

    刘云熙道:“夫君,这歌曲是你从哪里听来的。”

    “绝对的原创。”

    李奇面不红,气不喘,足见其脸皮之厚。

    马桥突然道:“这我相信。”

    嘿。这厮开窍了啊!李奇立刻指着马桥道:“还是你懂我。”

    酒鬼却是不信,道:“小桥,你怎恁地肯定?”

    马桥没好气道:“你没听这词里面说么,这爱溢出都能像雨水了,思念跟秋天的树叶一样,厚厚的一叠,枢密使生性风流,若这爱不溢出,他身边这么多女人,他爱的过来么,思念若不跟秋天树叶一样,他想的过来么。”

    李奇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住了,你这厮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身边坐着两个女人,你丫是瞎了啊,怒火中烧,咬着牙道:“马桥,你没读过书就别乱开口行不?”

    “难道是我误会了?”

    “肯定误会了啊,立刻向我道歉。”

    马桥啊了一声,思考半响,非常认真的说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这溢出的爱并非指的是对现在你的几位妻子的爱,而是一种期待,可是枢密使,你已经有好几位娇妻了,这爱还要一个劲的往外面溢出,这也对白娘子她们公平么,思念又这么厚,你究竟在想多少女人啊?我对你这种思想真是不敢苟同。”

    误会加深了啊!

    李奇都快抱头痛哭了,你娘的一个爱情白痴,就别在这里装专家了行不。

    “精辟!马桥,你此言真是太精辟了。”

    赵菁燕哪里还忍得住,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其余人也是轰然大笑,就连刘云熙这个单纯的少妇都跟着笑了起来。

    “马桥,我要杀了你。”李奇咆哮了起来。

    马桥用一种很同情的目光说道:“抱歉,这你真杀不了。”

    “徒呀,气煞我也!”(未完待续……)

    PS: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求推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