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2017-11-10 21:47:35Ctrl+D 收藏本站

    火堆燃尽,众人也都回去休息了。,

    李奇的贴身护卫自然是把守这周边的各个要道,而马桥酒鬼霍南希胡北庆四人则是睡在沙滩边上的树林间的吊床上面。

    而沙滩上只有两个帐篷,这当然就是为李奇赵菁燕刘云熙准备的。

    “咦?我没有看错吧,为什么有两个帐篷在?”

    李奇站在帐篷前面,一手捏着下巴,好奇的望着面前的那两个帐篷。

    赵菁燕笑吟吟道:“这是我吩咐的,不知你以为应该要有几个,才不会让你发出‘咦’的声音?”

    “当然是三个呀,这野外露营,一男一女睡在一起多不方便呀,万一让人瞧见了,人家会不好意思的。”李奇腼腆道。

    赵菁燕一愣,笑道:“这简单,我和十娘一块,你一个人睡一个就行了。”

    李奇点头道:“嗯,如此甚好!”

    这---我没有听错吧,他今日怎会恁地老实,这厮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赵菁燕狐疑的打量下李奇,道:“那---那明早见。”

    “明早见。”

    难道这厮真的转性了。赵菁燕有些看不懂了,正准备进帐篷,李奇突然道:“等会,等会。”

    赵菁燕谨慎道:“怎么呢?”

    这么谨慎?这是令人头疼啊!李奇一脸关心道:“一看你们就没有露营的经验,这进帐篷前首先要试试这帐篷是否牢固,况且这帐篷还不是我们亲手搭的,更加应该要试了。”

    说着他就上前,抓着赵菁燕面前的那个帐篷摇了摇,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还算是牢固。”

    赵菁燕翻着白眼道:“你放心便是。这是我亲自监督他们搭的,不可能会出错。”

    “小心驶得万年船。”

    李奇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又走向边上的帐篷,双手抓住一角使劲摇了摇。

    忽听得哗啦一声,但见李奇抓的那一角突然塌陷下来,随即整个帐篷全部坍陷。

    “哇操!”

    李奇吓得猛地往回一跳。

    赵菁燕看的是呆若木鸡。

    刘云熙也是一脸迷茫的望着那塌陷的帐篷。

    这是什么情况?

    李奇气得是哇呀呀直叫,双手叉腰,骂道:“狗日的,这是哪个王八蛋搭的,分明企图谋害本官。岂有此理,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这---!赵菁燕一怔,沉吟片刻,旋即面色凝重道:“不错,此事非同小可,必须得彻查,宁杀错,毋放过。”说着她就朝着对面不远处的树林喊道:“马桥---。”

    很快,就听马桥回应道:“什么事?”

    非同小可?乖乖滴。没有必要这么认真吧。李奇抢先道:“没事,没事,你继续睡吧。”又朝着赵菁燕道:“燕福,你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若是有人要加害于我,也不会这么弄,哪怕此时我睡在里面,这帐篷塌下来也不可能会压死我啊。你说是不是,我看是他们粗心大意,有些地方没有绑紧。我看就放他们一马吧。”

    “可是---。”

    李奇又打断的她的话,道:“好了,他们都是我的亲信,为我鞍前马后,南征北战,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明日我好好训斥他们一顿就行了。”

    赵菁燕道:“此事怎能等到明日,得赶紧叫他们重新搭建。”

    “这都是什么时辰了,他们这些当差的也不容易,我们也应该体谅下他们,况且你半夜搭建帐篷更加危险,还是等明日再说吧。”李奇摆出一副仁主的架势。

    刘云熙正欲张口,赵菁燕突然一手握住她的手,又向李奇问道:“那你今晚睡哪?”

    “我---?”

    李奇拖了一个长音,暗骂,好你一个燕福,这时候你应该邀请我与你们一块睡呀,这才是该有的剧情,行,我就看你能忍心让我一个人坐在外面不。道:“这你放心,我这人天生天养,而且我好久没有睡沙滩了,就在沙滩上对付一晚上就行了。”

    “嗯,为帅者,当体恤下属,那好吧。”

    赵菁燕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点头答应了,随即拉着刘云熙钻进了帐篷。

    暴汗!体恤下属?那你们怎么不体恤下老公啊!李奇立刻就傻眼了,这---算你狠,老子就与你卯上了,我还就不信你是如此铁石心肠之人。

    念及至此,他赌气似得大步向前,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沙滩上面,念念有词道:“就算你燕福宗姬是铁石心肠,但是还有我的小十娘在,她总不可能恁地狠心让夫君我露天一宿吧,等着吧,不到一盏茶功夫,你们就会请进去,然后帮我宽衣解带,然后---哈哈。”

    现在可是晚上,所以李奇这一番话绝非白日做梦。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忽听帐篷内传来赵菁燕的声音:“夫君,夫君。”

    哈哈,还是心软了吧,一切掌握呀!李奇心中大喜,嘴上却道:“有什么事吗?”

    “你先过来一下。”

    然后再进去喝杯咖啡,谈谈人--身,谈谈人--性什么的,我最喜欢这种情节了,有剧情才能更刺激吗。李奇嘴上淡淡的哦了一声,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然后慢腾腾的走了过去,还在门前问道:“不知娘子有何吩咐。”

    赵菁燕道:“方才我与十娘商量了一番,觉得你睡在外面怪冷的。”

    那就请我一块睡呗,哈哈,就知道是这样,这真是让我感到非常的为难啊!李奇实在是忍不住了,捂住偷笑起来。

    可是这迟迟没有下文,李奇正欲询问,忽见门帘掀开来,一道亮光射出,又听赵菁燕说道:“说来也巧,我这帐篷里面竟然有三套被褥,真不知是谁安排的这么幸运。你睡在外面不盖被子肯定会着凉的,给。”

    说话间,一套叠的非常整齐的被褥从帐内送出。

    一阵带着凉意的海风吹起阵阵海浪,李师傅双手托着被褥站在帐篷前面,时不时的瞥了眼边上的那塌陷的帐篷,目光中充满了懊悔。

    怎一个凄凉了得。

    岂有此理,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我要进去与她们好好说道说道。

    可是他刚迈出一步,立刻又收了回来。只见里面的一道人影似乎将一把短剑关在门边上,一滴豆大的汗珠落下,你丫是辟邪,还是辟夫呀!

    罢了,罢了,这一回我是彻底认栽了,还是重新叫人来搭好这帐篷吧。可转念一想,李奇又摇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不行,这若是让别人知道了,那我真是丢脸丢大发了。呀呀呀,我这真是自作孽呀。

    呼呼海风。只有远处微弱的火光照来,海滩上是空无一人,李奇捧着被褥,迈着颤抖的双腿。舌头打颤道:“这---这古代应该不会闹鬼吧。”

    盘腿坐在沙滩上,用被窝裹着全身,望着前方的一片漆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带着哭音道:“我tm想回家。”

    “夫君。”

    帐篷内再度传来叫唤,但是这一回出声的是刘云熙。

    “在。”

    李奇立刻蹦了起来,拖着被窝就跑了过去,要不是忌惮门边上悬挂的那柄短剑,他估计早就钻进去了。

    刘云熙道:“外面冷,你还是进来睡吧。”

    “这---这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

    话虽如此,但是这话音未落,李奇就一咕噜钻了进去,动作极为迅速。

    只见赵菁燕刘云熙都穿戴整齐的坐在棉垫上,笑吟吟的望着他。

    脸皮极厚的李奇不禁也是老脸一红,得了便宜还卖乖道:“二位美女是不是害怕了,故此叫夫君我进来,你们放心,有夫君我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靠近你们。”

    刘云熙白他一眼,道:“夫君,以后可别这些小把戏了,否则,下回你真的在外面露宿了。”

    别这么直接好不。李奇轻咳一声,羞答答的说道:“什么小把戏,我不是很明白。”

    赵菁燕笑道:“看吧,我说了他死也不会承认的,刚开就应该多让他在外面吹吹海风。”

    “我挺享受吹海风的,你们不叫我,我还不想进来了。”李奇说着赶紧转移话题道:“我睡哪里?”

    刘云熙赵菁燕同时往中间一指。

    顾得,看来马上就可以左拥右抱了。李奇心中一喜,又道:“那你们?”

    二女立刻往两边拉了拉棉垫。

    李奇郁闷道:“大家一家人,不用隔这么远吧。”

    赵菁燕道:“中间会渗进海风来。”

    哇!你们太自私了吧。李奇怒道:“那你们还让我睡中间了?”

    赵菁燕道:“我们原本打算让你睡边上的,但是你说你挺享受吹海风的,怕闷着你,故此才让你睡中间。”

    “呃。”

    李奇真是欲哭无泪呀,暗道,今晚我怎老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呀,没好气道:“那好吧。”心里却想,这都让我进来了,还怕木有机会么,正所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立刻将棉垫铺好,大屁股往上面一坐,眼珠贼溜溜的一转,又兴致盎然道:“方才吃的太撑了,这一时半会睡不着,要不我讲鬼故事给你们听。”心想,哈哈,只要你们敢听,待会保管吓得你们往我被窝里面钻。

    赵菁燕淡淡道:“这都三更半夜了,还讲什么故事。”

    李奇激道:“你若害怕就直说,我换个故事就是了。”

    赵菁燕哼了一声,道:“从你嘴里讲出的故事,我会害怕,听就听。”

    “那你们坐过来点。”

    “为何?”

    “这讲鬼故事讲究的是一个气氛,再者说,我又打不过你们,你们怕什么。”

    赵菁燕刘云熙面面相觑一眼,往中间挪了挪。

    的确,李师傅的武力值对她们造成不了任何威胁,况且她们还是二对一,根本用不着怕。

    “再过来一点。再过来一点吗。”

    二女索性都坐到李奇的棉垫上。

    三人盘腿坐着,身上裹着被褥,摇曳的烛火拖动的人影,气氛立刻就上来了。

    这一回我还不得逞?哼,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了。李奇目前倒也老实,没有任何揩油的动作,关键还是不敢,轻咳一声,道:“事先声明,这可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且就发生在这片海滩上面,千真万确,我是今早听这莱州的百姓说的,我敢对---烛火发誓。”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开始说了起来,“这话说十八年前,当地有一个浪荡公子,简单来说。就是高衙内那一类的,有一天,他为了寻求刺激,于是带着自己最心爱的两位小妾来到这沙滩上露营。”

    刘云熙好奇道:“为何来这寻求刺激?”

    “嗯。这个问题问得非常有深度,待会夫君就告诉你,咱们先说故事。”

    李奇嘻嘻一笑,这十娘真是太好骗---不。应该太单纯了。又继续说道:“到了半夜,咦,恰好就是这时分哦。正当三人在帐篷内嬉闹时,忽听外面有女人的啼哭声,这哭声非常奇特,时而伤心,时而凄厉,时而悲愤,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过了一会儿,赵菁燕听着都着急了,道:“你呜完了没有?”

    “快了,快了,剧情需要,鬼故事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你不要这么着急好不。”

    话虽如此,可是李奇脸色的表情似乎比赵菁燕还要着急,兀自在那里“呜呜呜---。”

    此时,在帐篷后面的草丛中,趴着一道身影,突然,他猛地抬起头来,低声道:“糟糕,我怎么睡着了,这好像大人的暗号。”

    “呜呜呜---。”

    帐篷里面的李奇已经“呜”的快要虚脱了,暗骂,那该死的家伙,不会是睡着了吧。

    刘云熙道:“夫君,你已经呜了很久了。”

    “是---是哦。”

    “呜---。”

    李奇话音刚落,赵菁燕又听得呜呜声响起,不耐烦道:“你还---。”

    “呜呜---。”

    话说一半,她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李奇的嘴巴并没有动。

    好家伙,隐藏的够深呀!李奇浑身一哆嗦,颤声道:“不---这不是我的在呜啊。”

    “呜---。”

    赵菁燕侧耳倾听,道:“似乎是从帐外传来的。”

    “难道这里真的有---。”

    李奇一脸惊悚,双手已经微微打开,随时准备迎接身边的两位大美女投怀送抱,可是赵菁燕刘云熙只是眉头紧锁,似乎还在仔细聆听。

    不是吧,这都吓不到你们,你们是不是女人啊,看来只有实行b计划了。李奇突然惊悚的大叫一声,道:“有鬼呀。”

    可是,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响起啪的清脆一声,又听有人大叫一声,随即又听得一个嚣张的声音,道:“三更半夜的,你这厮不去轮岗,趴在这里装神弄鬼,究竟意图何在?”

    是马桥的声音。

    又听一人道:“抱歉,抱歉,马哥,我一直都有梦游症。”

    “嗯?”

    赵菁燕刘云熙缓缓转过头来,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望着李奇,这不看还好,一看,全然明白了,只见李奇的双手张开,手掌已经快要碰到了她们的肩膀,明显就是准备将她们两个搂进怀里。

    煞费苦心啊!

    赵菁燕心里是好气又好笑,这真是一品大员么。

    原来马桥才是我的第一克星啊!李奇尴尬的恨不得剁掉自己的双手,干咳几声,道:“很好,很好,我倒要看看是谁在作弄老子,二位夫人莫怕,为夫且去探个究竟。”

    说着就赶紧起身钻出帐外,只听身后传来赵菁燕的声音,道:“十娘,其实夫君这个故事,我以前就听过,连这故事名我都知道。”

    又听刘云熙好奇道:“哦?不知唤作甚名?”

    “贼喊捉贼。”(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