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必须酷炫-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必须酷炫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必须酷炫2017-11-10 21:48:19Ctrl+D 收藏本站

    这可是现场表演呀,没有NG的,只有ending。

    然而高衙内一句“再来一坛!”让这首回演出已经到了悬崖边上,不得不说一句,这二货的杀伤力真是太强大了。

    怎么办?

    高衙内登时吓出一身冷汗来,酒意登时烟消云散,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但是他惹事的本事和他补救的本事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就他那猪脑子,哪能想到办法来。

    突然,跛子曲三道:“几位客官真是不好意思,这店里的酒已经买完了,我得去后面的酒窖拿。”

    又见他一瘸一拐的往后面走去。

    “呼---!”

    俅哥着实松了口气,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李奇心里却想,这救得了一回,很难救得了第二回,第三回啊。

    那曲三来到后面,柴聪一脸冷清的站在后面,递去一个酒坛,一语不发,原来还是柴聪机灵,方才躲在后面朝这曲三打了个手势,否则的话,这可能就是大结局了。

    要知道这东邪还没有出场,柴聪如何会让高衙内得逞,肯定是往死里帮那两个二货擦屁股,但是这肺都快气炸了。

    很快,曲三又回到了台上,将酒给送上,那张十五感觉都快虚脱了,倒酒的时候,双手只发抖,幸亏这年头没有特写,不过这心脏不好的,还真不能与高衙内一块演,太吓人了。

    此时的高衙内已经吓醒了,不敢在大声嚷嚷了,而且脑子里开始有些迷糊,木讷的端起酒来,碰了一下,这一喝下去,双目一睁,停了下来。嘀咕道:“这是假酒吧。”

    什么假酒,这分明就是水啊!

    柴聪哪里还敢给他们送酒,这酒坛里面装的就是清水。

    幸亏他说的很小声,观众们并没有听见。张十五暗呼一声好险,使劲的跟高衙内使眼色,生怕他又嚷嚷道“你这店家好生可恶,竟敢在这朗朗乾坤下卖假酒。”

    洪天九脚下踢了一下高衙内。这二货终于醒悟过来,一饮而尽。

    张十五可不敢再给高衙内开口的机会,赶紧将台词接上,而洪天九也已经吓醒过来,立刻顺着台词往下说,原本高衙内是一脑袋的浆糊。得亏他们两个一来一回,这才反应过来,这历尽千辛万苦,总算是给圆回来了。

    这真是不容易啊!

    由于这只是刚刚开始,主要还是对话,要知道这主角都还没有出来,原本就没有什么可出彩的地方。所以观众也没有太大的反应,都还是认认真真的看着。

    有惊无险,这第一个画面终于随着杨铁心郭啸天起身告辞回家而结束。

    终于,这一个女人登上台来,不过此女样貌平平,倒是没有书中说的那般难看,不过也谈不上好看,此女正是主角他妈。李萍。

    但即便如此,台下还是响起不少掌声,这李萍虽然只是一个村妇,但是却让人敬佩,从台下的掌声来看,这年头的观众还是重情节,不跟后世一样。不露不火。

    虽然这段情节只有寥寥数语,但是洪天九演的确实非常好,看似就是一对夫妻,可见这小子还是下了功夫。完全投入其中,这要是换成高衙内的话,铁定看上去就跟两个陌生人一样。

    随后,郭杨二人就要上山打猎了,又来到了那盆栽旁。

    突然,听得几声吆喝:“往哪里走?”“快给我站住!”

    二人急忙闪进那盆栽后面。

    观众的情绪立刻调动了上来,纷纷翘首以盼。

    只见那跛子曲三撑着拐杖从左侧快步行出,这扮演曲三的原本就是武师,虽然剧情要求必须拄着拐杖行走,但是脚下还真不慢,可见真功夫,很快,他就躲到了另外一边的较小的那盆栽后面。

    其身后又有三名官差打扮的追出,当然,他们可不敢用现在的制服,而是自己设计的,能让观众知道这是官差就行了。

    这一群跑龙套的可也都是练过武的,是太尉府中的打手,也就是高衙内的爪牙。

    为首一人大声喝道:“兀那跛子,老子见到你了,还不跪下投降?”

    随后三人又手握大刀朝着盆栽方向移动而去。

    突然一拐杖从盆栽在后面冲出,正中为首那名衙差的胸口,只见那名衙差大叫一声,往后面飞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上去就跟真的似得。

    “小心!”

    台下竟有不少观众后知后觉的惊呼出声来。

    又听得不少女人的惊叫声,她们没有见过,下意识的觉得这是真的,那得多疼啊!

    楼上的李奇听得暗自好笑,演的这么烂,你们都看得这么投入,要是本影帝一出,你们不得晕倒过去。

    掌声雷动。

    伴随着那一拐,乐队开始奏乐,鼓声响起,节奏非常明快。

    随着几人战成一团,这种真假难辨武斗方式,可是新式舞台剧的一大卖点。

    只见那跛子曲三挥动拐杖,时而单脚飞踢,时而拐杖杵地,双脚在空中旋转,挡去挥来的大刀,这些招数都是马桥抽空教他们的,不仅如此,装逼之王柴聪还在旁指点,要论装逼,他们两个完全就是一时瑜亮呀,由他们两个设计的招式,能不酷炫吗?

    由于排练了很多遍,都已经融入了他们的骨髓里面,招招都非常凌厉迅猛,再配上专门的曲调,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好几次那曲三险象环生,都引得阵阵惊呼,但随后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

    就来蔡京俅哥他们都为之叫好。

    而坐在二楼外边的鲁美美看得都已经站了起来,直呼:“好险。”

    马桥忙道:“师妹,你莫要担心,那都是早就排练好的,一招一式都事先练过无数遍。”

    鲁美美好奇道:“师哥,你怎生知道的恁地清楚。”

    马桥呵呵道:“因为这是我教的。”

    “是吗?”

    鲁美美道:“师哥,你真是厉害。”

    这原本只是鲁美美随口一夸,但是却让马桥呆若木鸡,呆愣的眨了眨眼睛。脑海里不断回响着鲁美美方才那句话,“师哥,你真是厉害。”

    幸福仿佛从脚底涌上心来,就跟吃了蜜糖似得,只觉飘飘欲仙,就凭鲁美美的这一句话,这武术指导他是当定。谁若不准,直接轰杀之。

    雅座内的李奇看得也是频频点头,这打的的确漂亮,嗯,这倒是有点意思,看来没了衙内。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美好啊,那厮真是太可怕了。

    然而,蹲着一旁的高衙内,听得台下不断的掌声,心里难受极了,在他心中这些掌声原本是属于他,转头一看。但见洪天九趴在盆栽旁,面色紧张的望着面前,纳闷道:“小九。”

    洪天九正看得入神,十分入戏,一听小九,登时不瞒道:“什么小九,谁是小九,你应该叫我大哥。我们可是结拜兄弟。”

    高衙内郁闷道:“我说你这是干什么,现在又没咱们什么事。”

    洪天九道:“我好不容易演一回郭啸天,自然得过过瘾,我爹爹和七公都在下面看着了。”

    高衙内也知道这小九,一旦玩起入神来,那真是六亲不认,道:“那---那好吧。我说大哥。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出去帮那曲三打死那些衙差,也好显显威风?”

    洪天九忙道:“这可不行,这里可没有安排咱们出手。哥哥。你可莫要乱来,要是这第一回就演砸了,那今后还会有人来看么。”

    说话间,他已经拉着高衙内的袖子,生怕这家伙冲了出去。

    忽听得台下又听得一阵雷鸣的掌声,两个二货同时转头望去,原来曲三已经将三个衙差全部干倒了。

    “好!”

    “打的好!”

    叫好声不断。

    这看得真是太刺激了。

    高衙内都快抓狂了,竟然没有他的份。

    又见曲三转过身来,缓缓说道:“郭兄,杨兄,请出来吧!”

    高衙内忍耐多时,终于轮到他了,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

    原本这里的剧情是杨铁心为了保护郭啸天,而站在前面护住郭啸天,虽然高衙内同样也是两步上前,挡在洪天九前面,但是他可不是为了保护二弟,只见他双手握住猎叉格格作响,双目迸发出火光来,仿佛看到杀父仇人一般,正应了那句话,挡人出名,犹如杀人父母。

    那曲三看着高衙内情况有些不对,心里也怕这家伙动手,忙道:“杨兄,你使杨家枪法,这猎叉还将就用得。你义兄使的是一对短戟,兵刃可太不就手了,因此你挡在他身前。好好,有义气!”

    此话一出,高衙内登时醒悟过来,脑袋有些短路,下面一句是我的台词么?显得手足无措。

    但是剧情恰恰就是指杨铁心被曲三看穿了心思,感觉手足无措,这真是神来一笔,旁人不知,以为此人的演技已经如此精湛,真是炉火纯青啊。

    曲三见高衙内这个表情给了非常到位,心里松了口气,继续说道:“郭兄,就算你有双戟在手,你们两位合力,斗得过我吗?”

    终于轮到我了。洪天九摇头说道:“斗不过,我兄弟俩当真有眼无珠,跟你老兄在牛家村同住了这么些年,全没瞧出你老兄是一位身怀绝技的高手。”

    .

    .

    这过度顺利过关,高衙内也被他们带的入戏,台词全都记起来了。

    接下来的情节就是高衙内洪天九帮助曲三掩埋尸体,毕竟曲三身有残疾有些不便。

    原本这个情节非常简单,只要高衙内洪天九将尸体拖到后面去就行了,但是高衙内很不爽,一边拖着,还一边小声骂道:“风头你出,苦力就我来干,太不公平了。”

    处理完“尸体”后,接下来就是曲三说自己偷盗的光荣事迹,随后又省去了杨铁心去看望曲三,但是曲三已经早早离去的情节。

    等到杨铁心回到家时。这第一回的女主总算是登场了,只见一个妙龄少妇从靠近屋子那边走了出来。

    她一出来,谁都知道这是包惜弱。

    掌声再度响起,这一回掌声要胜过李萍出场时,可见还是有不少人爱以貌取人啊!

    但是有一人除外,那便是封宜奴,她一看包惜弱出场了。不禁嘀咕一句,“这傻女人。”

    这四小花旦的知琴算是首都亮相了。

    这高衙内喜欢少妇,世人皆知,原本他对知琴也不是很感兴趣,毕竟知琴太年轻了,而且刚来的时候。单单瘦瘦的,但是经过约莫一年调养,这知琴身材渐渐丰满,皮肤也变得越发白皙,再加上她今日还打扮成少妇的模样,这简直就是高衙内的菜啊。

    这一眼看去,只见包惜弱正围着一个小火炉在煲鸡。看得高衙内浑身瘙痒,脑子开始有些晕乎了,眼眸一划,突然走上去,一手就抓住知琴的柔荑,吓得知琴差点叫出声来,这演的又是哪一出啊!

    这回分明就是高衙内故意为之,所以台词他都想好了。只听他一脸关切道:“娘子,真是辛苦你了。”

    关于这些细节,观众们也知道不可能照搬原抄,而且这也理所当然,因为杨铁心非常爱包惜弱,这大家都知道,殊不知高衙内这是在借机揩油。

    日。这厮还是这般无耻。上回就死抓着柳飘飘的手不肯放,这回人换了,他却还是这德行。李奇看得只想冲过去,大吼一句。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又偷偷瞥了眼高俅等人,见他们都看得非常入神,似乎都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毕竟高衙内那句台词太TM具有掩护性了。

    除非你参与了排练,不然谁也无法察觉。

    那知琴倒也机灵,而且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再加上平时排练的时候,唯独高衙内对她们最好,跟她们的关系非常好,心里倒也不惧高衙内,面色不悦,稍稍挣扎了一下,但没有想到高衙内死活不松,这灵机一动,微微笑道:“夫君,这鸡汤快要煲好了,你快些去请郭大哥和嫂嫂过来。”

    这原本是包惜弱去叫的,但问题是如今高衙内抓着她的手,他根本无法将剧情继续下去,只能让高衙内去叫。

    不是你去叫的么?高衙内稍稍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只能念念不舍的松开手来。

    李奇看得好笑,这厮真是---唉,没救了。

    不一会儿,这洪天九扮演的郭啸天就来到屋内,知琴也早就将准备好的酒菜摆上桌,因为她本身就是贫寒家庭出身,所以干起这家务活来,倒也非常顺手,这换做是白七娘,铁定是手忙脚乱的。

    可是问题又来了,这边的酒也是早就准备好的,那也是真酒,知琴出场前,柴聪就吩咐过她,让她一定嘱咐高衙内别喝酒,所以在斟酒的时候,她唇不动,低声道:“柴公子让二位少喝一点,做做样子便行了。”

    高衙内望着知琴,见其唇红齿白,脸若桃花,在烛火的映衬下,更显娇艳,嘴角微微露出一丝淫荡的笑容,低声回道:“知道,知道。”

    可这热酒一旦嘴边,高衙内立刻忘记自己方才说过什么,与洪天九又是一口干了。

    知琴看得面色一愣,这可得赶紧阻止啊,忙顺着台词说道:“又有甚么事,惹得哥俩生气了?”

    这一杯热酒落肚,高衙内还有喝第二杯的打算,可是知琴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只能顺着台词说了。

    这段情节就是他们三人谈论狗贪官,知琴害怕他们喝酒,故此,台词出的非常快,没有给他们任何间隙,好不容易才熬了过去。

    突然,舞台的上空突然落下了白色棉絮状的物体,远远望去,就跟大雪飞舞一般。

    这雪中惊情没有雪,岂不是不符合主题。

    但是这不是李奇想出来的,而是柴聪,他早先就命人躲在舞台上面的夹层,到了指定的时候,就往下面撒棉花,白白的棉花落下,看着就跟下起了鹅毛大雪似得。

    台下响起登时响起了一片惊呼声,观众都瞪大双眼,因为他们从未想到竟然会真的下雪。其实没有雪,他们不会感到什么违和,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然而此时,竟然真的下起雪来,这真是天大的惊喜,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

    就连雅座内的几位夫人都站起来了。凝视着台上,因为还有烛光的照射,这雪下得还真是漂亮。

    白夫人赞许道:“看来康儿真是下了不少功夫啊!”

    王夫人也连连点头,道:“这真是别出心裁,妙,妙。”

    因为高衙内是挂这出戏总导演的名号。这剧院都是他们的家的,所以她们下意识的认为这一定是高衙内想出来的,这要是让柴聪知道,估计会吐血去。

    高夫人眼中尽是藏不住的高兴,但是嘴上却道:“我这儿子呀,从小到大就是是非不断,又不务正业。我对他已经没有半点奢求,只求他能平平安安就行了,如今他在这里演戏,那也比到外面去惹是生非要好。”

    封宜奴秦夫人几女听得抿了抿唇,对于高衙内,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啊。

    隔壁雅座的蔡京看得都带上了老花镜,凝视着台上,道:“这雪为何物?”

    高俅摇头道:“我也不知。”

    柴聪要装逼吗。肯定不会事先告诉太多人,只有几个参与演出的知道。

    大家的目光又望向李奇,李奇也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着有点像棉花。”

    “你这么一说,倒真有点像。”

    蔡京笑呵呵道:“妙极!妙极!光这一幕,老夫就不虚此行。”

    不就是下雪么,真是没有见过世面。有本事你让他们下假雨试试。李奇暗自嘀咕了一声,他当然有不屑的理由,因为他是从一个特效世界来的,但是蔡京他们可真没有见过谁这么弄过。想都没有想过,所以这雪一落下,心里觉得这真是太厉害了。

    不仅如此,这番假雪已经让这舞台剧提升了一个境界,也仿佛为当今人类打开了另一扇门,可以预想的到,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新点子冒出。

    观众们也非常期待。

    躲在幕后的柴聪等着就是这一个时刻,正如他预料中的那般,不禁洋洋得意,所以说,永远不要低估一颗装逼的心,其实由他来策划,肯定会非常好,因为舞台剧讲究的就是酷炫。

    大雪纷纷,预示着一人要登场了,此人就是丘处机。

    突然间,烛火晃动,人影飘忽,只见一个身着道袍的人快步行处,台下哗然声响起。

    因为是烛火晃动的原因,看得是一闪一闪的,观众的眼睛会不自觉的眨了眨,然而,丘处机在这时候出场,所以看的就跟移形换影一般,闪到舞台中间来的一般。

    回过神来的观众,立刻四处张望,中间每个高烛台前都站着一个人在晃动灯罩,众人皆都明白过来,但是方才那闪现的影子已经深入观众的脑海,这真是太绝了,原来这舞台剧还能这般演,看得是在是太过瘾了。

    只见这丘处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全身罩满了白雪,背上斜插一柄长剑,剑把上黄色丝条在风中左右飞扬,大步独行,踏雪而来,实在是气概非凡。

    “好!”

    台下掌声是一阵高过一阵,不少人都站了起来。

    因为相比起前面几位来,这丘处机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深得读者的喜爱,可想而知,一旦黄蓉郭靖,以及武林四绝登场,那会引起什么何等的轰动。

    这真是让人很是期待啊!

    这扮演丘处机这人本来还就是一个道士,也姓丘,单名一个江字,而且还是一个身手了得的道士,因为这道士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所以非常喜欢嫉恶如仇的丘处机,觉得自己和丘处机非常像似,所以在听说四小集团准备搞射雕剧场版时,就自告奋勇的来报名,原本他还很牛B哄哄的说自己不要工钱,纯兴趣演出,可是一听这工钱,他果断的收下了,因为多出了他的想象。

    “道长,请留步!”

    高衙内突然大喊一声,心中也是非常激动,其实他原本是像演丘处机的,这太帅了,但是因为丘处机面貌上没有什么改变,最关键的还是他演杨铁心的话,包惜弱会坐在他边上,时时刻刻有美相伴,那才是衙内的生活啊,为美他能放弃装逼,这就是他和柴聪最大的差别,柴聪是为了装逼,仙女下凡,亦可不看一眼,因为别人都会看。

    PS: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求推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