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大冬天的玩裸睡-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大冬天的玩裸睡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大冬天的玩裸睡2017-11-10 21:50:8Ctrl+D 收藏本站

    关于治理吐蕃,那真是任重而道远呀,绝非一日之功。

    然而,如何治理好吐蕃这片高原,却是极为的关键,因为这不比后世,后世的超级大国都是在争夺海洋权,如今海洋权出了捕鱼以外,几乎没有任何作用,而吐蕃是最临近西域和欧洲的地区,可想而知,这有多么重要。

    而李奇的三步计划,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说,第一,征服,第二,同化,第三,掠夺利益化。

    这也一直是李奇扩张的中心思想。

    但是这说来简单,做起来可就不简单了,这未来三年内,会一直困扰着大宋王朝,也会一直困扰着赵楷李奇。

    由此可见,明君真的不好当,而一个有野心的明君看上去更像似自寻苦恼。

    但是李清照有句话说的好,没有万邦来朝,何谈中原大国。

    而且,这个世界本就是残酷的,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出了皇宫,李奇不带有任何诧异的就上了马车,这掀开车帘,他就朝着里面那人笑嘻嘻道:“小七娘,就知道你会等我的。”

    白浅诺小脚轻轻一跺,娇嗔道:“那你还让我等这么久了。”

    “这可不能怪我,是皇上性格婆妈,一个劲的在那里啰里啰嗦的,我几番暗示,他都权当没有看见,女人也不过如此啊。”李奇钻了进去,一咕噜将责任全部推给了皇上。

    白浅诺吓得还往窗外瞥了眼,又嗔怪道:“夫君,这可是在皇宫门前,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又得惹出不少麻烦来。”

    “是是是。夫君知道错了。”

    话虽如此,可是李奇哪里是一副认错的态度,一把将白浅诺抱在自己怀里,在白浅诺娇艳的红唇上亲吻了下,嘻嘻道:“七娘。你真是越来越成熟了,哦,身材也是。”大手又在白浅诺那细腻的腰肢上抚摸了一下

    白浅诺红着脸,赶紧挡开李奇的两只大手,似喜似嗔道:“夫君,我可还穿着官服的。”

    还是七娘懂我。李奇兴奋道:“制服诱惑。好啊,若是再加上车震的话,岂不是更加刺激。”说着他的双眼还不忘放两道电过去。

    白浅诺额头上冒出三根黑线来,啐道:“去,你若在这样,那我可要下车了。你自个回去吧。”

    李奇也只是口上说说,这马车太不安全了,不比他的宝马,宽大舒适,还能依靠各种有利地形,变化出不同的体位来,笑呵呵道:“夫君只是开开玩笑的。不过七娘,你前面在大殿上那一番话,真是令我意想不到,想来你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白浅诺略显无奈道:“我是女人,若是再不多下点功夫,有些人又会拿这一点说事了。”顿了顿,她又道:“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是非常喜欢这选举制,也觉得这选举制大有可为,是一种非常先进的制度。因为我觉得只有选举制才能够实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思想,所以我一直在研究这选举制,望有朝一日能够全面普及选举制。”

    李奇笑着摇摇头。

    白浅诺诧异道:“我说的不对么?”

    李奇叹道:“你要明白一点。人都是自私的,这世上也没有绝对的公平,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一段不可逾越的鸿沟,哪怕是普及了选举制,权力兀自在少数人手中,慢慢来吧,我们尽力而为就是了,至于能够做到多少,那也是不可强求的。”

    白浅诺嗯了一声,突然眨了眨灵慧的眼睛,道:“夫君,此番出征好玩么?”

    李奇翻着白眼道:“拜托,我可是去打仗的,好玩?”

    “是吗?”白浅诺眨着眼道:“可是我听说你还去了一趟东女国,那里满街的女人,夫君你一定很喜欢的哦。”

    “骨欲说的?”李奇一脸谨慎道。

    白浅诺笑道:“这重要么?”

    李奇轻咳一声,道:“不错,我的确有点喜欢那满街都是女人的感觉,但是这得分清楚,我不是喜欢其中某一个女人,而且是喜欢那种氛围,记住,是氛围,夫君我可没有乱沾花惹草,一直守身如玉,今日就准备完璧归赵了。”

    “呸!好好的成语出自你嘴,这味道就变了。”白浅诺啐了一声。

    “我是金刀厨王,要是凡事都将就原汁原味,那还有厨师干嘛。”李奇瘪着嘴,一脸委屈。

    白浅诺给了他一个闪亮的白眼,又是一脸醋意道:“就算如此,可我怎么听说你与那小女王还有不少瓜葛呀,好像你们都还共浴过。”

    不是吧,骨欲,你太不讲义气了,怎么什么都说啊。

    李奇一脸大汗,忙解释道:“首先,我与那小王的确有些瓜葛,但是仅限于师徒关系,其次,我们可没有共浴过,最多就是共处一室,而且是她闯进来,强行看我的身体,我已经很受伤了,拼命的抓住那一块白布,这才没有给她看光,最后,我与那小女王真的没什么,这我可以对天发誓。”

    “要是有什么,你认为我们还能这么愉快的谈话么。”白浅诺撇了撇嘴。

    咦?这不是我的台词么。李奇拍拍胸脯,缓了缓紧张的情绪,“哦,你是故意吓我的啊。”

    白浅诺似笑非笑道:“那你在杭州好玩么?”

    “杭---杭州啊!”李奇一愣,随即干笑了几声。

    白浅诺白了他一眼,随即问道:“师师姐姐和李姐姐还好吧?”

    “好,都很好。”

    李奇点点头,稍显的有些迟疑,道:“七娘,有件事我不想瞒你。”

    白浅诺没有多言,似乎早就看出来了,道:“我听着了。”

    李奇一口气将李见素的事情说了一遍。

    白浅诺听的惊喜交加,这事她还真不知道,因为昨夜封宜奴也在。故此耶律骨欲并没有说李奇和李师师的事,只是讲了她们在东女国的事,白浅诺是知道李奇和李师师的事,她也知道李奇此去肯定是去找李师师的,但是她还真没有想到李师师竟然为李奇生下一个女儿。道:“这---你---你说师师姐姐为你生下了一个女儿?”

    李奇嗯了一声,又一脸愁闷道:“只是我实在没有办法将她们母女将她们母女接到身边来。”

    白浅诺见李奇一脸内疚,小手放在李奇的手背上,安慰道:“夫君,你别着急,只要你的计划成功了。我们一家人就能够团聚了。”

    李奇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白浅诺又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封姐姐?”

    李奇道:“这一次回来我就打算告诉她了,我相信宜奴会理解的。”

    白浅诺嗯了一声,这事她还真不好参与进去,又道:“夫君,西边战况究竟如何?”

    李奇叹道:“跟我们以前谈过的一样,虽然我们占领了疏勒。但是金国的势力同样也渗透进了东喀喇汗王朝,我们还是处于被动当中,他们随时可能会开战,在我的计划当中,高昌回鹘和东喀喇汗王朝都是牵制金国重要棋子,可是如今却成了金国牵制我们的棋子,不灭东喀喇汗王朝。我们总是会显得畏首畏尾,不得施展,如今我们能做的就只有赶紧巩固对吐蕃的统治。”

    白浅诺眉宇间也透着一丝忧愁,道:“那你说金国下一步会不会进攻疏勒?”

    李奇摇摇头道:“皇上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是我真的无法猜出完颜宗望心中的计划,因为西边的局势非常复杂,瞬息万变,我们双方的计划都在不断的改变,但是我预感,大战即将就会到来。剩给我们的时间恐怕不会太多了。”

    白浅诺略带一丝惊讶道:“这话从何说起?”

    李奇道:“因为如今已经形成了僵局,如果对持下去,肯定对我们大宋有利,但是这一点皇上知道,我知道。完颜宗望也知道,所以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打破这个僵局,只是看他们从那边突破了,哦,日本那边可有来信?”

    白浅诺道:“我差点都忘了,燕福来了一封信,说日本那边进行的非常顺利,一切尽在掌握中,而且我们第二批的援助也已经安然抵达了日本。”

    李奇思考片刻,道:“如今这边大战快要爆发了,我们得加紧日本的征战,该是让魏明出动那一支军队了。”

    白浅诺诧异道:“你手中还有一支军队?”

    李奇哦了一声,随即笑着点头道:“这事说来就话长了,这年头靠人不如靠己,我总得有点防身的压箱货吧,如今也是时候拿出来溜溜了。”

    说着他又向白浅诺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唉,你当这经济使最不好的一点,就是过年总是是你最繁忙的时候。”

    白浅诺笑嘻嘻道:“今年年关商务局没啥事做。”

    李奇惊讶道:“怎么可能?”

    白浅诺道:“夫君莫不是忘记了,如今西域一片混乱,东喀喇汗王朝和高昌回鹘又都归顺了金国,今年肯定不会派使臣前来了,日本同样也是如此,吐蕃交趾大理又都收复了,最多就是西夏高丽会派人来,商人就更加不用说了,所以今年的年关商务局可以好好放一个长假了。”

    李奇欣喜道:“那真是太好了,这个年关我们一定得使劲的去玩,先玩够本再说。”

    白浅诺笑着点点头,可是又道:“但是这样会不会影响我们大宋的贸易?”

    李奇笑道:“多多少少会有些影响,但是任何事都无法阻止商人那颗赚钱的心,而且乱世有一种买卖肯定会大赚特赚。”

    白浅诺好奇道:“什么买卖?”

    “武器买卖啊!”

    李奇呵呵一笑,道:“如今我大宋火器已经是日新月异,不可同日而语,以前的一些旧武器都已经面临淘汰,正好都卖了,唉,对我而言,最难的事就是怎么才能不发财啊!”

    ......

    ......

    当晚。

    吱呀一声,封宜奴推开自己的房门,一脸郁闷,嘴里嘀咕道:“臭李奇,可恶的李奇,我抛下女人会的事跑回来,他却就跟我说了几句话,而且还都是客气话,正眼都没有看我一眼,竟顾着与正熙玩,真是太可恶了,下回我一定使出十成的夺命追魂脚,看他还敢这么冷落我么。”

    说到后面的时候,她还轻轻跺了下脚。

    醋意滔天呀!

    原来李奇上朝回来后,又睡了一觉,补补元气,醒来之后就一直在于季红奴母子玩耍,虽然他昨天就到了,但是赶路太幸苦了,实在是没有精神在与几位夫人温存一番,搂着季红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李奇这一去就去了半年多,封宜奴好不容易把李奇盼回来了,可是今晚吃饭的时候,李奇一心都在听李正熙讲他最近与高三姐他们的趣事,没有怎么搭理她们,这让封宜奴很是不爽啊!第一日,你累,这没关系。但是今日你还是这样,那就说不过去了。

    这越想封宜奴就越委屈,只想躲在被窝里面掉几滴眼泪,走到床边,一掀开被子,突然发现一个完全裸体的男子睡在里面。

    神马情况!

    吓得封宜奴惊叫一声。

    “娘---娘子,敢---敢情你---你以前的夺命追魂脚还---还没有用到十成功力啊!”

    裸体男子瑟瑟发抖的说道,脚拇指抖的尤为的厉害。

    PS: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求推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