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交接-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交接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交接2017-11-10 21:52:54Ctrl+D 收藏本站

    这要是金国或者西夏听到这一连串数字,非得大吃一惊,其实大宋这十年来的变化太大了,这周边国家都只知道大宋非常富有,但具体富有到什么程度呢?

    谁也不清楚。

    财富累积到一定的地步,那就必须得消耗了,以消耗换来更多的资源,因为消耗只是一时的,但是资源却是永久的,一块地过一白年,它还是一块地,还能种出粮食来,这怎么算也不是亏,这就是赵楷的扩张策略。

    同时,消耗也能刺激经济。

    当听到这一连串的数字,连秦桧他们都想不出任何出兵的理由了。

    “很好,很好。”

    赵楷很是兴奋,江南不动,那就预示着还没有动家底,这家底没有动,就可出兵二十万,你叫他如何能不兴奋。

    秦桧突然问道:“那不知皇上打算何时出兵?”

    赵楷稍一沉吟,道:“这得看西夏,目前西夏还没有来求救,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到绝境,再让他们消耗消耗,等到西夏奄奄一息时,我们再出兵援救,这样一来,我们便可一举将西夏握在手里。”

    毛舒突然道:“可是皇上,我们毕竟和金国是盟友,难道就凭一只船队失踪,而且是在找不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与金国撕毁盟约?这未免有些不妥吧。”

    赵楷道:“足够了,当初金军南下不就是凭借着一位降将的投诚吗?那只是一个人,朕这里可是有上千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继续与金国纠缠下去,必须把这事情闹的更大,所以---。”他说到这里,突然瞧向李奇,道:“枢密使,朕希望你能即刻前往莱州处理此事,当然,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关键还是得让宗泽他们明白朝廷的目的和设定好战略。”

    秦桧听得目光突然闪动了几下,嘴皮子哆嗦了几下,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微臣遵命。”

    其实方才赵楷决定出兵,李奇就已经料到他得离京了。

    .......

    .......

    枢密使府。

    “哐!”

    当白浅诺得知李奇要离京时,不禁一怔,原本要给李奇递去的茶杯也掉落在地下,碎成几块。“怎---怎么这么快?”

    李奇叹道:“这一战直接决定谁才是中原大国,也决定我大宋金国西夏高丽日本的地位,牵扯巨大,绝不容有失,所以我必须得提前部署。”

    白浅诺显得非常惶恐,道:“可是---可是我这还在怀孕。你若走了,那京城怎么办?”

    李奇道:“这我已经安排好,我不过是提前去而已,至少也得需要一两年,时间是足够了。但是,我想你一个人也难以照顾全局。可能还需要一个帮手。”

    白浅诺想了下,苦恼道:“帮手?我上哪找帮手。”

    在李奇的夫人当中,唯独白浅诺和赵菁燕能独当一面,耶律骨欲在政治方面还是差了一点,而赵菁燕又去往了日本,京城就剩下白浅诺一人,其中压力可想而知。

    李奇道:“丈母娘。”

    “我娘?”

    白浅诺惊呼一声。

    李奇点点头道:“不错,反正迟早都要告诉他们的,不过现在一切还犹未可知,暂时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等到了合适的时机,你就应该将此事告知你娘,由她来帮你分担一些压力。”对于这位丈母娘,李奇还是有着充分的信心,只看她愿不愿意帮忙了。

    白浅诺想了一下,点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说着她又问道:“夫君,这一战我们到底有多少胜算?”

    李奇摇摇头道:“这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们的对手不弱,但这是三国甚至可以说是六国的国战,拼的可是国力,我大宋兵精粮足,人力财力都要高对方不止一筹,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我们的胜算应该更大一些,但是,唉,战场上面的事又岂是一堆数字能够说清楚的。”

    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陈大娘的声音,“大娘,吴掌柜小玉,还有阿南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

    “是。”

    不一会儿,吴福荣三人就进得屋来。

    李奇一手伸,道:“都坐吧。”

    待他们坐下之后,李奇又道:“我马上就要离京,去往莱州处理船队失踪一事,可能会去很久,在这期间,醉仙集团的一切事务将由七娘代管。”

    吴福荣忙道:“现在白娘子有孕在身,可不能太操劳了,小玉不是干的挺好的吗。”

    李奇笑道:“吴大叔多虑了,七娘肯定也是生养完后,才会出面接管醉仙集团。你们几个要记住了,七娘的话就代表我的话,不管是任何决定,你们必须无条件服从,哪怕是她让你们将钱全部扔到海里面去,听明白了吗?”

    小玉三人面面相觑一眼,眼中透着困惑,但见李奇一脸严肃,他们也不敢多问,小玉颔首道:“大哥请放心,我们一切都会听白娘子的。”

    “很好。”

    李奇点点头又道:“还有,在我走之后,醉仙集团要开始慢慢收拢生意了,不要再扩大买卖了,如今到处都在打仗,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损失惨重,就好比上回,一眨眼就损失了数万贯,一切还是等我回来再重新做打算。”

    “是,我们明白了。”

    ......

    ......

    当晚,李奇并没有将他要离京的消息,告诉封宜奴她们,所以在晚饭期间,封宜奴还在一个劲的调戏他,吃得也是非常热闹。

    “哎呦,吃得有点撑呀。”

    吃过晚饭后。李奇伸展了下懒腰,又向封宜奴和白浅诺道:“二位夫人。走,去花园散散步。”

    白浅诺突然道:“老实去花园多无趣,要不,咱们去汴河边上走走,好久没有出门了,我都快闷死了。”

    李奇眼中一亮,道:“也好。”

    但是封宜奴连连摇头道:“你们去吧,我可不去了。”

    李奇故作惊讶道:“为什么?”

    封宜奴一脸郁闷道:“我都胖成这样了。哪好意思出门啊!”

    李奇长长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原来是你怕你的那些崇拜者见到现在的你,会大吃一惊,失去对你的崇拜。”

    “什么追随者。”封宜奴撇了下嘴,道:“我才不在乎了,我就是怕你嫌我丢你的脸。”

    李奇道:“怎么可能。明日我就带你去相国寺走走,有你在我身边,才能承托我更加帅气啊!”

    封宜奴愣了下,恍然大悟,嗔怒道:“你---你作死啊!”

    李奇哈哈一笑,早就逃出门外。又朝着里面喊道:“七娘,快点。”

    “我是孕妇了。”

    “哦,慢点,慢点。”

    李奇面色一紧,又喊道:“夫人。红奴,你们去不去?”

    王瑶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你和七娘去就是了。”心想,这么多女人围着你转,当真好意思么。

    ......

    ......

    李奇带着七娘来到了东南角的第一甜水巷。

    当然,他们可不是走路来的,而是乘坐马车。

    “吁---!”

    马桥将马车停了下来,又道:“枢密使,到了。”

    李奇谨慎道:“有没有人跟踪。”

    一阵沉默!

    李奇没好气道:“对不起,我侮辱了你。”

    马桥道:“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靠!你丫还当真了。李奇还想与他争论一下,白浅诺轻轻拉了下他的衣袖,道:“好了,正事要紧。”

    李奇出得马车,就瞪了马桥一眼,道:“待会再跟你算账。”

    马桥好奇道:“文攻,还是武斗?”

    “我---。”

    李奇只想喷这厮一脸,可见白浅诺出来了,于是急忙跳下马车,又扶着白浅诺下马车。

    马桥跳下马车来,带着李奇夫妇往左边一处比较暗的地方走去。

    此时,在岸边正停着一艘小型货船,岸边站着一人,见李奇来了,急忙迎了上去,道:“小人参见枢密使。”

    李奇嗯了一声,道:“都到齐了吗?”

    “回枢密使的话,已经全部到齐了。”

    李奇点点头,然后扶着白浅诺上了船,他们一上船,船就开动了,慢悠悠的往城外驶去。

    船舱内,灯火通明,只见里面坐着十余人,有男有女,有道士,有光头,连乞丐打扮的都有,但是年纪都差不多,真是鱼龙混杂呀,大概就是三四十岁之间。

    “小人参见枢密使,见过夫人。”

    李奇夫妇一进来,他们就齐齐站起,抱拳行礼。

    “都坐吧。”

    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众人又再坐下,而李奇和白浅诺则是坐在上座。

    李奇扫视一眼,笑道:“七娘,这些就是我时常给你提前的那一群精英人士。”

    尴尬呀!

    只见这十余人齐刷刷的低下头,我们看上去那像是精英,不就是一群贩夫走卒么。

    李奇道:“干什么,干什么,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我说你们是精英,你们就是精英,都给我抬起头来。”

    “是。”

    众人立刻抬起头来,做得的直直的。

    这群家伙。李奇苦笑一声,手又伸向旁边一位中年大叔,向白浅诺道:“七娘,这位就是信任总管,唤作余庄,目前总管长江以南的地方。”

    原本南博万在的时候,是统管全国各地的狗仔,但是南博万走后,李奇选择分而管治,南博屠统管江南,而余庄则是统管长江以南,倒也没有别的原因,只是他们二人的能力都没有南博万那混蛋强,一个人管理不过来。

    接下来,李奇又一一为白浅诺介绍。

    等到李奇介绍完后,白浅诺停着大肚子,站起身来,端着一杯茶道:“以前就常常从夫君口中听到你们的大名,心中甚是好奇,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若是事先不知,我决计猜不到各位都只是涂装打扮,小女子在此敬各位一杯。”

    “怎敢,怎敢。”

    “这应该是我们敬夫人才是。”

    “对对对,白娘子大名,如雷贯耳,与枢密使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嘿,你这厮学问见长啊,竟然说的这么贴切。”

    “哪里,哪里,全是枢密使教导有方,教导有方。”

    这一群狗腿子立刻原形毕露,点头哈腰,一脸谄媚。李奇看得是直抹冷汗,这真的是一群精英吗?

    待他们一饮而尽后,李奇轻咳一声,非常严肃道:“你们都是我从侍卫马挑选出来的第一批人,是我最信得过的人,也是我最值得托付的人,我们一起也经历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困难,实力不济者,已经淘汰了,如今坐在这里的,实力都是值得肯定的。”

    余庄忙道:“我们能有今日,全凭大人的赏识,我们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大人给予的,我们将誓死追随大人。”

    其余人齐声道:“我们将誓死追随大人。”

    “很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李奇笑了笑,又问道:“我让你们准备的事,准备的怎么样?”

    余庄立刻道:“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了。”

    李奇点头道:“我马上就要离京了,到时京城方面,一切都将由七娘接管,她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不得违抗,那些否则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也不是第一天跟随我了。”

    “小人谨遵大人的命令,一切全凭夫人吩咐。”

    一干人等又齐声说道。

    接下来,李奇又将整个团队的运转细节跟白浅诺解释了一边,包括一些暗号什么的。

    等到船在外面转悠了一圈,回到第一甜水巷的时候,会议也结束了。

    此时,已经二更天了。

    马车内。

    李奇将环抱着白浅诺,关心道:“累了吧。”

    白浅诺摇摇头,问道:“夫君,那些人真的信得过吗?”

    李奇道:“他们都是我百里挑一选出来的,我连他们祖宗十八代就调查了一边,而且他们的一切都在我监视当中,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不过,马桥可能要随我一块去,到时美美将接替马桥,你只需要将消息传达给美美就行了,不需要亲自出面,另外我还会留酒鬼在此保护你们。”

    白浅诺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夫君,此番出征,危险重重,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李奇在她嘴唇上亲吻了下,笑呵呵道:“放心吧,你夫君我天生命大,更为关键的是,我做了万全的准备,我还从未谋划一件事,用了整整十年,我实在是想不到一个失败的理由。”

    PS: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求推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