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官场险恶-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官场险恶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官场险恶2017-11-10 21:54:10Ctrl+D 收藏本站

    赵执一惊,举目望去,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白面俊雅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这人他自然认识,正是李纲的小儿子,李贤。道:“你来的正好,省得我再派去找你了。”

    李贤上前一步,彬彬有礼一揖,“小侄见过赵叔父。”

    赵执道:“在这里你还是叫本官官名吧。”

    这李纲和赵执早就认识了,双方家庭竟然有来往,所以李贤称其为叔父。

    那彭磊左瞧右瞧,突然指着李贤让道:“是他,是他,就是他杀害我了三妹。”

    他那刚刚醒来不久的母亲一听,立刻蹦了起来,扑向李贤,“你这杀人凶手,还我女儿命来,老身与你拼了。”

    这一旁的衙差立刻上前拉住这妇人。

    赵执沉声喝道:“来人啊,将这刘氏请到偏厅去。”

    那刘氏被两名官差架着,动弹不得,但是嘴上兀自不肯罢休,大声哭喊道:“杀人凶手,杀人凶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李贤突然变得异常激动,转头向刘氏道:“伯母,我与花蕾是真心相爱的,我就算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她,又怎会杀她了。”

    此言一出,案情真是峰回路转。

    赵执困惑的皱了下眉头。

    彭磊指着李贤道:“胡说,我从未听三妹提起过你,你分明是见色起意,杀害我了三妹。”

    李贤道:“在下敢对天发誓,绝无半句虚言。我是在两个多月前在相国寺遇到花蕾的,记得那日她提着花篮在相国寺卖花,我对她一见倾心。当时我还在她那里买了一束花,只是那时候我羞于启齿,不敢多言,但我一直注意着她,后来我又情不自禁的跟着她。才知道她住在梅林村,一开始我经常去梅林村偷偷看她,后来发现她每个月逢相国寺开门都会来相国寺卖花,于是我就每逢这一日都去相国寺遇她,直到上个月,她似乎也注意到我。于是主动问我,说我为何要跟着她,就这样,我们彼此认识了,并且很快就爱上对方了。

    前日下午,我们约到她经常采摘花朵的那片树林里面。可是我去到的时候,发现她并未来,我当时以为是我早到了,可是等了一会儿,发现花蕾还没有来,我心中担心,正准备去寻找。可刚走几步,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捂住我的脸,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到我醒来时,发现花蕾躺在我边上,我连叫几声,她都没有反应,我这才发现不对劲,于是我伸手去她的鼻息,发现她已经断气了。当时我真的吓坏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适才听到彭大哥在外面叫喊,我一时不知所措,就冲出破庙。在路上还撞到了水二哥。”

    彭磊鼓着双眼道:“你这只是你一面之词,而且我可从未听三妹说过,她与你相识。”

    李贤道:“那只是花蕾认为我们两家相差悬殊,门不当,户不对,不可能会有结果的,故此才迟迟不肯告知你们,不过----不过这也怪我没用,因为我也---也惧怕我父亲,没敢他说,所以一直拖着,这是我对不起花蕾,但是我绝不会伤害花蕾的。”

    堂堂司法院院长之子,怎能与村女邂逅,这可是不成文的规定,如今李纲也正在慢慢建立自己的势力,联姻对他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

    赵执听罢,问道:“李贤,你说你在树林里面被人从后捂住脸,然后就晕倒了?”

    李贤点头道:“正是。”

    赵执道:“那可有人证明这一点?”

    李贤摇摇头道:“这我不知道。”

    赵执又问道:“那是否人可以证实你说过的话?”

    李贤还是摇头道:“因为我们两家家世的原因,故此我们都会选择在非常僻静的地方幽会,我也因怕被父亲知道,从未跟人提起过。”

    彭大树忙道:“大人,你听见了,你听见了,他一定是在说谎。”

    赵执又道:“那你为何会来这里?”

    李贤眼眶不禁一红,道:“前日我回到家后,一直躲在屋里,心中十分害怕,可是害怕过后,我又非常悲痛,于是我今日天未亮就赶去梅林村,希望能见花蕾最后一面,也希望将我与花蕾的事,告知伯父伯母,望能得到他们的原谅。”

    赵执道:“原谅?原谅什么?”

    李贤道:“若花蕾没有认识我,那天就不会去树林,也就不会---说到底,还是我害了她。可是当我知道伯父带着花蕾来这里告状后,于是就赶了过来,我不怕承当任何罪名,但是我希望能够为找出凶手,以求能够慰藉花蕾在天之灵。”

    彭大树咬牙切齿道:“若不是你做贼心虚,当日你就不会仓皇逃窜,此事铁证如山,你休想狡辩。”

    赵执又想彭磊问道:“彭磊,你当日在破庙,除了李贤之外,你可还有见过其他人。”

    彭磊摇摇头道:“草民只见到李贤,一定是害了我三妹,还请大人为我三妹做主。”

    赵执点点头,突然又看向水氏兄弟,问道:“水万里,水千里,为何你们方才迟迟不肯道出实情,而且,据我的人所告,他们去找你们的时候,你们正在收拾包袱,不知你们想去哪里?”

    水万里惊慌失措道:“大人冤枉啊,小人方才之所以不肯说,是因为对方可是司法院长的公子,其实当日小人并不知道彭三妹的事,故此才顺口说出遇到了李公子,但是后来得知,心中就非常后悔,怕惹祸上身,昨日一日,我们兄弟两都是惶恐不安,甚至于都没有出去务工,今日听闻彭大树来城里告官,我们兄弟害怕会招到报复,所以准备去外地躲躲。”

    赵执怒斥道:“混账东西。正是因为你们这等贪生怕死的刁民,才导致原本很简单的案件,变得更为复杂,在这朗朗乾坤下,要是你们没有做亏心事。谁敢报复你们,谁又会报复你们,尔等可知你方才的这一番话,已经让司法院蒙受不白之冤,真是岂有此理。”

    “小人知罪,小人知罪。大人开恩呀,大人开恩呀。”

    这兄弟两赶紧磕头认错。

    赵执斜眼一瞥,心中也是无奈,其实他很能够理解水氏兄弟这种心理,以前十年前,大宋一直处于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这些王公贵族为非作歹,是常有的事,而且他们是不受律法限制的,想要转变这种思想,绝非一日之功,但是他必须得说明白,不然这会给司法院带来很多的伤害。毕竟李纲可是什么都没有做,你这么说,不就是诱导百姓往那方面想吗。道:“你们虽没有犯法,我也没有权力治你们的罪,但是你们的这种行径极为可耻,希望你们能够改正,还有,此事你们是非常重要的证人,你们还需要在这里逗留几日。来人啊,待他们下去休息。”

    两个衙差立刻走上来。道:“二位,请吧。”

    水氏兄弟吓得浑身发抖,哪里敢走。

    赵执道:“这么多百姓在这里看着,本官还敢把你们这么着么?你们放心,本官只是留你们在这里协助调查。只要你们没有犯法,本官到时自会放你们离开。”

    水氏兄弟一听,这才稍稍安心,跟着两名衙差走了下去。

    赵执又朝着众人道:“此案疑点颇多,本官还需调查,今日就暂且到这里,待本官调查完后,再做判决。”

    彭大树急了,这尼玛是官官相护的起手式呀,道:“审判大人,此案证据确凿,还有何疑点?”

    赵执道:“当时彭磊只是见到李贤从破庙里面跑出来,并未亲眼见到李贤杀害彭花蕾,彭磊也无法肯定当时四周并无其他人,而且,李贤拒绝认罪,若是本官都不调查,只是听信你们一家之言,就直接判决李贤是杀人凶手,未免也太轻率了,这也违反了司法制度,但是你们放心,既然本官接下这桩案件,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来人啊,将李贤收押候审,退堂。”

    言罢,他也懒得啰嗦,起身就走了。

    ......

    ......

    两个时辰后。

    “赵审判,我方才听人说贤儿他杀人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纲急急忙忙赶到大理寺,见到赵执就急忙询问道,忽见边上还坐着两人,愣了下,道:“陈御史,毛院长,你们怎么也在?”

    赵执伸手微微笑道:“李院长稍安勿躁,请先坐。”

    李纲见陈东毛舒都在,心下更是惴惴,一脸困惑的坐了下来。

    赵执将整件事的经过给李纲说了一边,又将状纸交给李纲。

    李纲看罢,气得duang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道:“这孽子竟然隐瞒我这么多事,真是气死我了......。”

    他本就是一个急性子,气得骂了好一会儿,还不待重复的,但是骂完之后,他又向赵执道:“赵审判,这孽子虽然有些时候犯糊涂,但是绝不至于杀人,此案定有内情。”

    陈东突然道:“李院长,是与不是,可不是你说了算,得用事实来说话。”

    李纲自知失言,又道:“是是是,陈御史说的是,如果真的那孽子干的,我一定亲自结果了他。”

    你杀他,那你也犯了杀人罪。

    当然,这话陈东没有说。

    赵执微微一叹,道:“李院长,我今日请你前来,主要还是为了审查此案的时,你也知道,我大理寺并没有调查权,按理来说,此案应该转交给你们司法院,但是目前的证据对于李贤都极为不利,而你又是李贤的父亲,如果交由司法院来调查,不管结果如何,相信不会有人信服,故此,方才我与毛院长也商量过,希望能够将此案交由御史台调查,我们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为了公平起见,才这么做的,希望你能够谅解。”

    李纲愣了一会儿。点点头道:“这是应该的,应该的。陈御史,那就麻烦你了。”

    陈东道:“李院长请放心,在下一定会秉公处理,若不是令公子所为。我也一定会还令公子一个公道。”

    “多谢,多谢。”

    李纲忙道。

    赵执又道:“李院长,虽然此案还没有判决,但是情况对令公子非常不利,而当时审案的时候,还有不少百姓旁听。相信很快就传遍京城,你可得做好准备,到时肯定会伤及司法院的名誉,而且,朝中肯定也会有人借此事抨击你。”

    李纲听得更显郁闷,心不在焉的点了下头。

    ......

    ......

    赵执没有料错。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日之间,司法院长的公子谋色害命的消息就立刻传遍了京城,而且,大宋时代周刊和儒报都专门刊登了此事,当然。他们只是报道此事,可没有就此断定李贤是杀人凶手,但是百姓潜意识就已经认定李贤就是杀人凶手,一时间传得是沸沸扬扬。

    要命的是,这李纲可是司法院院长,这就让整件事的变得更加敏感,司法院院长之子谋色害命,听听,这多么的讽刺啊!

    李纲想置身事外都不可能啊!

    司法院也遭受牵连,这可能是司法院建立以来。遭遇到最大的信任危机了。

    而李纲作为司法院院长,本就要做到公平公正,但也因此得罪了许多王公贵族,这一回可算是让他们找到机会了,在朝中开始猛烈的抨击李纲。要求李纲自己辞去司法院院长一职。

    不得不说,李纲还真是命运坎坷,这仕途压根就没有顺利过。

    作为宰相的秦桧,立刻召开高层会议,这可不是小事,司法院在大宋目前的制度充当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此事危机司法院声誉,必须得慎重处理。

    中书省。

    除了秦桧以外,赵执陈东毛舒郑逸李纲枢密副使李光,还有贤政殿大学士苏白一一在列。

    这贤政殿大学士可就是皇帝的秘书长,一般来说,权力是非常大的,但是由于赵楷的制度改革,导致大学士的权力锐减,不过毕竟是皇上身边的人,谁也没有人敢忽视他,只是这苏白为人谨慎,也清楚当今朝中的状况,从来就不参与这些大臣们的争斗当中,而如今赵楷不在,这苏白不得不站出来了,因为他必须要知道朝中发生的一切事务,要是赵楷归来,一问三不知,那你这秘书长就当的太不合格了。

    秦桧就道:“相信各位也应该清楚,我今日请你们前来,乃是为了梅林村一案,但是,我们不是来审案的,此案的结果究竟如何,不在我们商议的范围内,这是御史台的事,我们主要要想办法挽回司法院的名誉,如今民间传得沸沸扬扬,这严重的伤害了司法院的名誉,而司法院名誉是皇上和满朝文武共同建立起来的,我们决不能让皇上和我们的努力付诸一旦。”

    毛舒就道:“此案还在审理过程中,结果都没有出来,现在来商议这些,那岂不是告诉百姓,李贤就是杀人凶手,这对于李贤和李院长都极为不公平。”

    苏白突然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人言可畏呀,秦少宰的担忧,绝非庸人自扰,万一结果对司法院不利,到那时候再来想办法,可就为时已晚了,我们应该及早想出应对之法。”

    郑逸道:“可是结果一日未出,我们拿什么去堵住悠悠众口,现在言论自由,我们根本无法限制百姓说什么。”

    秦桧叹了口气,道:“是啊,这事还真是棘手,要是枢密使在的话,就好办多了,他可是最擅长这方面了,可惜,枢密使现在远在燕云,这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李纲突然站起来,道:“只要我辞去司法院院长一职,那么便可保住司法院的声誉了。”

    郑逸急忙道:“李院长,你莫要意气用事,皇上都说过,不因以子之过,而责父,况且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你这时候辞去院长一职,岂不是不打自招。”

    苏白道:“可是皇上也说过,子之过。若影响父之信誉,同样也会影响到父的仕途,如果李院长辞去司法院院长一职,百姓就会将矛头指向李院长个人,而非司法院。这弃车保帅,也未尝不可。”

    一句弃车保帅,充分体现出政治的残酷性。

    言下之意,就是你李纲把这黑锅背到家里去,别连累司法院了。

    毛舒道:“但是根据我朝制度,二院院长必须要得到皇上的亲自任命。而且,除了皇上以外,无人可以免除二院院长。”

    赵执谨慎道:“要不,咱们还是派人去请示皇上。”

    秦桧摇摇头道:“不可,不可,如今皇上正专心征战燕云。本就凶险,我等无能,未能帮皇上分忧,但也不能给皇上添烦恼。”

    其余人纷纷点头,可不能去打扰皇上。

    秦桧又道:“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相信李院长的公子绝不会干这事,但目前我们必须极力消除对司法院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以为苏大学士的弃车保帅也未尝不行,目前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

    这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一向比较有涵养的郑逸,不免也在心里爆粗口了,冷笑道:“秦少宰未免太心急了一点吧,这才多久,事情还没有到需要弃车保帅的地步吧。”

    秦桧道:“三司使,人言可畏呀,这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会传遍全国。那么地方上的司法院也会受到波及,我们必须要及早应对,可不能再拖了,如果三司使你有更好的办法,大可说出来。”

    郑逸一阵无语。他要有更好的办法,早就说了,暗道,要是枢密使在就好了,哦,原来方才他是一语双关,远水救不了近火,这火指的根本就不是司法院,而是李纲。

    “既然大家都没有更好的办法,那么---。”

    说到这里,秦桧转头望向李纲。

    正当这时,外面突然叫道:“皇后驾到。”

    秦桧等人均是一愣,随即赶忙起身。

    吱呀一声,门打开来,只见皇后从外面走了进来,别看她事皇后,但是穿着非常节俭,从头到脚,都没有金银首饰,头上插的都还是木簪,因为赵楷提倡节俭,身为皇后自然得以身作则,不跟清朝的皇后一样,偌大的珍珠都得带好几串,土不拉几得,说不定就清朝得皇后嫔妃得颈椎炎的最多,真是自找罪受啊。

    “微臣参见皇后。”

    “免礼,免礼。”

    皇后玉臂轻伸,笑道:“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怎敢,怎敢。”

    秦桧急忙让开座位来,道:“皇后请上坐。”

    皇后手一抬,微微笑道:“这里可是中书省,非我的寝宫,这个位子理应少宰你坐,我坐边上就行了。”她说着,径直走到左边的一个位子坐下,又压压手道:“你们也都坐吧。”

    “是。”

    秦桧等人一一入座。

    皇后见他们都不做声,轻轻一笑道:“方才你们是在谈论梅林村一事吧?”

    秦桧点点头道:“正是,皇后也是因此事而来吧。”

    皇后点点头,道:“自二院建立后,帮助皇上分担了不少烦恼,解决了很多问题,故此,皇上十分看重二院,也常常跟我说,二院可以帮助我大宋走向一个历朝历代都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我听闻此事之后,心中甚是担忧,原本怕打扰到你们,不打算来这,但还是没有忍住,也不知是对是错。对了,不知你们可想出应对之策?”

    秦桧左右望了望,见没有人说话,只好说道:“回禀皇后,我们目前商量出的最好办法就是弃车保帅。”

    “弃车保帅?”

    皇后听得一怔。

    李纲突然跪倒在地,行大礼道:“微臣教子不善,让皇上蒙羞,愧对皇上的信任,其责无旁贷,微臣愿辞去司法院院长一职。”

    “哎呦,李院长快快请来。”

    皇后亲自伸手将李纲扶起,一脸诧异道:“难道此案真是令公子所为?”

    赵执回道:“目前此案还在审查中。”

    皇后又道:“究竟是在审查中,还是在拖延中?”

    言下之意,就是问是结果没有出,还是结果出来了,只是你们隐瞒拖延。

    陈东道:“回禀皇后。此案微臣刚刚接手,正准备展开调查。”

    皇后错愕道:“既然如此,这责无旁贷又从何说起,李院长,是不是你已经知道此案是令公子所为?”

    李纲急忙摇头道:“微臣坚信犬子绝不会杀人的。只是---只是无论如何,司法院都因微臣蒙羞,微臣实在是愧对皇上。”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吓死我了。”

    皇后笑了笑,道:“你先坐吧。”

    李纲也摸不清这皇后的心理,乖乖坐了下来。

    皇后向秦桧等人笑道:“我有一些建议。不知可说与否?”

    你是皇后,谁敢不让你说话。秦桧忙道:“皇后请赐教。”

    “赐教就真不敢当了,此事也不是我管的,我只是提提建议,至于采纳与否,还是你们拿主意。”皇后微微一笑。旋即正色道:“我以为别说此案尚未判决,就算判决了,也不应该责罚到李院长头上,至于弃车保帅,实为不妥,其实不管是百姓,还是你们。都是皇上的子民,在皇上心中都是一样重要。

    当初立法院成立时,就已经明文规定,不能随意牵连罪犯的家人,除非特别案列,既然都是皇上的子民,朝廷当然不能区别对待,我认为律法最利用信服的就是它的公平性,你不能说李院长是朝中大臣,就特殊对待。除非查出李院长也参与其中,否则的话,让李院长承当一切,我不认为这是好的办法,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日朝廷又有借口大肆诛连,这条规定将会不攻自破,不符合皇上以法治国的思想,如果只是私人纠纷,委屈下自家人,这是可以的,但这可是刑事案件,我们应该完全服从立法院通过的律法来判决。”

    秦桧道:“皇后说的是,可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不在于案件的本身,而是司法院的信誉,如今百姓都在谈论此事,而是似乎更多人愿意相信李贤就是杀人凶手,这已经严重影响李院长的信誉,如果朝廷找出应对之策,那么百姓会对司法院产生质疑,这对于司法院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甚至影响到地方上,弃车保帅更多是想要维护司法院的信誉,而非针对李院长,除非---。”

    皇后道:“除非什么?”

    秦桧道:“除非早日判决,然后再秉公执法,这样的话,百姓自然就会消除对司法院的质疑。”

    李纲起身道:“我可以不当这司法院院长,但是绝不能强迫犬子认罪,如今案件尚未调查清楚,怎能轻易判决。”

    陈东也道:“这我也反对,这简直就是对律法的亵渎。”

    秦桧却道:“但是律法的关键在于是否有人信服,如果百姓都不信服司法院,那还谈什么以法治国,舍一人而换取天下人对律法的拥护,我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枢密使当初在大名府不也以身试法,结果大家也看到了,让百姓更加信服律法,而且枢密使也得到了百姓的尊重,而不是辱骂,如果早日判决,那么百姓见李院长面对亲生儿子,同样可以做到秉公执法,那么李院长必将得到百姓的拥护,对于李院长同样也不是坏事,况且,目前的证据都指向李贤,也没有证据能够正面此案非李贤所为,就此判决,也令人信服。”

    他生性阴柔,精于算计,话里话外,处处透着暗箭,让人防不胜防,此话看似有理,其实是想把李纲往死里整,逼迫李纲退位,这虎毒不食子,李纲怎会为保自己的官位,而让儿子背负这未查明的罪名,而且即便他忍心舍弃儿子,那李家也可能会因此被人唾骂,让李纲左右不是人,这一招也真是狠毒至极。

    李纲气急败坏,你都要杀我儿子了,对我而言还是好事,你TM太欺负人了。得亏是他,要是李奇的话,非得先把秦桧儿子给杀了,当然,秦桧在没有绝对把握打倒李奇的情况下,也不敢妄动李奇的家人,因为秦桧太了解李奇了,你要动李奇家人,他真的可能让禁军把你家都给抄了,但是李纲此时已经方寸大乱,不知如何反驳,面色坚决道:“如果真是犬子所为,我愿亲自做那侩子手,手刃孽子,但若不是犬子所为,我也绝不会让犬子蒙受不白之冤,这性命是小,但是名节是大。”

    皇后急忙道:“好了,好了,二位勿要再争了,李院长,你也别激动,咱们坐下来说。”待李纲坐下后,她继续说道:“秦少宰也是为国着想,而且他说的也非常有道理,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毕竟人言可畏,有些事当以大局为重。”

    李纲一听,急得差点没有蹦起来,要是皇后都认同了,那么这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皇后说着沉吟片刻,道:“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不知可不可行?”

    她不是一个权力欲望非常强烈的女人,通常情况下,她从不干预政事,她谨守本分,打理后宫的一切,让赵楷能专心处理朝政,所以,她在面对秦桧这些大臣的时候,她都是斟字酌句,是一种非常含蓄谦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

    虽然朝中大臣都知道这位皇后虽然没有什么权利,也少与朝中大臣来往,但是她与赵楷曾在凤翔同甘共苦,共患难过,在赵楷心中的地位非常高,谁也不敢去得罪她。

    “皇后请说。”

    皇后道:“此案毕竟事关李院长,在此案未判决之前,再让李院长统管司法院,的确会引起百姓的质疑和猜忌,到时结果出来,恐怕也难以令人信服,李院长在这时候也应该避嫌,所以我建议,李院长何不告病在家休养,待此案结束后,如果结果是好的,那么,李院长自然重回司法院,纵使结果不好,那么正如秦少宰所言,只要坚决依法判决,同样也不会影响李院长。”

    “我赞成。”

    郑逸立刻道。

    毛舒赵执等人也纷纷点头。

    秦桧目光闪动了一下,随即笑道:“皇后高见,微臣受教了。”

    “少宰千万别这么说,莫要让人笑话了。”皇后摆摆手,道:“我今日之言只是出于担忧,要论这方面,你们个个都要强于我,所以,你们只需参考下我的建议,至于最后是否采纳,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做决定,不要因为我是皇后而特别照顾,有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好了,我就先告辞了,你们若是有了决定,只需派人来告知我一声就是了,我与皇上一样,都非常相信你们的判断。”

    说完她就离开了。

    郑逸毛舒等人纷纷看着秦桧。

    秦桧扫视众人一眼,轻轻一笑道:“我十分赞成皇后的意见,不知各位以为呢?”

    PS:二合一八千字大章,不是三更,胜似三更,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求推荐,求打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