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突发事件-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五十八章 突发事件

第五十八章 突发事件2017-11-10 21:12:0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李奇昨日与白浅诺约好了,今日一同去城外接济那些难民,顺便挑选合适的人选,所以今日一大早,李奇便准备出门赴约,嘴里却一直在喋喋不休,神情颇显的郁闷。

    其实他真的不想劳这个神,当初他提出这个建议时,有很大原因是因为白浅诺,他就是想把这些事全部交给白浅诺,自己则是出最少的钱,得到最大的回报。

    可是,白浅诺也非草包。

    她自然知道李奇心中的如意算盘,但是天下岂有如此好的事情,于是她便早早把李奇想置身事外的念头给扼杀在了摇篮里。

    对此李奇也曾表示过强烈的抗议。

    出钱还要出力?

    这还有没有天理。

    但是李奇的抗议,却遭到了白浅诺的无视,她只说了一句话,合则做,不合则散!

    只是简单的七个字,便让李奇俯首称臣了。

    李奇刚一出门,就差点被吴福荣迎头撞上。

    “吴大叔,你是来找我的吗?”李奇看到吴福荣一副急匆匆的模样,好奇的问道。

    吴福荣点点头,打量了下李奇的穿着,问道:“李公子,你这是准备上哪去?”

    李奇微微笑道:“到城外办点事。”

    “城外?”

    吴福荣微微一愣,紧张道:“是有要紧的事么?”

    李奇摇摇头道:“没啥要紧的事,小事,小事而已。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吴福荣微微一怔,这才想起自己来找李奇的目的,道:“哦,是这样的,适才夫人叫小桃来请你我二人过府一趟。”

    “啊?又要过府啊!”

    李奇挠挠头,发起牢骚来:“这夫人也真是的,有什么事,自己过来一趟不就行了,偏偏还要弄的这么麻烦,真是古板的很。”

    对于李奇的这些牢骚,吴福荣果断的采用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战术,李奇和夫人之间的恩怨,他可不想参与进去。

    李奇见吴福荣一脸古怪之色,岂不知他在想什么,心中狠狠鄙视了他一番,没好气的问道:“吴大叔,那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吴福荣摇头道:“具体什么事,小桃也没有说,我看她也不知道,但是她告诉我,昨日杨楼的张员外曾去秦府拜访过夫人,我看定于这事有关。”

    “杨楼?”

    李奇皱眉想了会,疑惑道:“奇怪!夫人向来不管生意上面的事情,若是关于这方面的事情,那张员外也应该是来找你啊,若跟生意无关,那夫人叫我们去,也没啥用啊。”

    吴福荣摇头道:“李公子有所不知,若是一般的小事,老朽尚且能够做主,但是重大的事情,老朽还是得须向夫人请示,既然张员外都亲自出面了,依老朽愚见,此事定是非同小可,绝非老朽能够做主的。”

    “原来如此!”

    李奇点点头,道:“如此看来,此事而且非常紧急,不然那张员外也不会急于找上夫人。”

    吴福荣点头道:“老朽也是这样想的。”

    李奇眯着眼又思考了一会,但还是没有头绪,便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赶快去吧。”

    “那你不去城外呢?”吴福荣迟疑道。

    “哦,对了,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李奇拍了拍脑门,犹豫了一会,道:“算了,那只是一些小事,我不去也不打紧,还是先把这事弄清楚再说。”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有些忐忑万分,暗道:“那白娘子应该不会为了这点事就跟我闹散伙吧?”

    两人以最快速度赶到了秦府。

    三人寒暄一番后,秦夫人问道:“吴叔,你可知道翡翠轩在北城分店的事情?”

    吴福荣点点头道:“老朽曾听说过此事,不过据说得下个月才开张。”

    秦夫人摇头道:“昨日那分店便以开张了。”

    “什么?”

    吴福荣惊呼一声,问道:“夫人,此事当真?”

    秦夫人点头道:“自然是真的。昨日张员外亲自来府上告诉我的。”

    “夫人,那张员外可是为了臭豆腐而来?”李奇忽然问道。

    秦夫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道:“李公子,你从哪里得知的?”

    李奇笑道:“这很简单,我曾听吴大叔说过,那杨楼乃是仁宗皇帝在位的时候所创建的,到如今已有八十多年的历史了,一直盘踞在北城,可谓是家喻户晓,在北城的地位更是根深蒂固,根本无人与之抗衡,再加上北城的地理位置并不算好,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在北城开酒楼,上规模的酒楼出了杨楼以外,也只有樊楼的分店,但比起其它的分店,樊楼在北城的分店规模算是最小的了。

    照理来说,翡翠轩这一根旗插过去,应该不会让杨楼如此恐慌,所以这一切应该都是因为臭豆腐。

    如今在东京,除了我们之外,只有翡翠轩会做臭豆腐了,而臭豆腐的名气早已经打响,想必那蔡员外之所以决定提前一个月开张,也是想用臭豆腐去冲击杨楼在北城的地位,从翡翠轩的分店昨日刚开张,那张员外便找上门来看,想必昨日翡翠轩第一仗,定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只是。”

    说到这里,李奇忽然叹了口气。

    “只是什么?”秦夫人忙问道。

    李奇摇头叹道:“只是我事先没有想到这一点,要是我事先想到那蔡员外原来是想利用臭豆腐去攻击其他酒楼的话,当时就应该多敲他一笔,唉,我还是太仁慈了。”

    吴福荣听罢,顿时有些哭笑不得,道:“李公子,你莫要太在意了,一道菜的秘方卖一千五百贯,已经是前所未有了,我看差不多了。”

    “是啊!知足者常乐。唉!”

    话虽这样说,但是李奇还是感到十分后悔。

    秦夫人看到李奇那副懊悔的摸样,无奈摇了摇头,道:“李公子说的一点没错,那张员外昨日就是为了臭豆腐的秘方而来的。”

    李奇苦笑道:“这一点那蔡员外早就料到了,所以他买秘方的时候,就与我签下了字据,两人都不准将这秘方再卖于他人,就连夫人也不行。”

    “什么?还有这事,为何老朽从未听你说起过?”吴福荣惊讶道。

    “是吗?”

    李奇尴尬笑道:“我想---可能是我忘了吧。”

    这种事都能忘?

    吴福荣当即无言以对。

    秦夫人道:“既然如此,李公子也不必勉强,待我明日回绝张员外便是。”

    “不,先别忙着回绝他,容我再想想看。”

    李奇皱着眉头在屋里踱来踱去,忽然停了下来,道:“夫人,我先和吴大叔去一趟北城,了解下情况,具体该怎么办,等我们回来再商量。”

    秦夫人狐疑的看了一眼李奇,点了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