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其实我是一个商人-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六十四章 其实我是一个商人

第六十四章 其实我是一个商人2017-11-10 21:12:7Ctrl+D 收藏本站

    毛没拔下来,反而给李奇送了一笔厚礼。

    白浅诺差点就没气晕过去。

    李奇瞟了她一眼,心中暗笑,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不过李奇也没有再继续打击白浅诺,毕竟白浅诺可是劳心劳力的在帮他。走到众人面前,特地打量了那二十个少男少女一番,约莫都是十七八岁,个个面黄肌瘦,一对对黑漆漆的眸子,正是透着恐惧的看着自己,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

    那些难民见李奇走了过来,心中都是万般忐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显然方才李奇那吼声和那难看的脸色把他们都给吓住了。

    李奇扫视众人一眼,朗声道:“想必白娘子已经告诉了你们,我让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吧。”

    众人纷纷点头。

    “大官人的大恩大德,老奴永世难忘,就算老奴给大官人您做牛做马,也回报不了万一。”一个大娘痛哭流涕的喊道。

    其余人也纷纷含泪感谢李奇为他们做的一切。

    老子还真不是这煽情的场合。

    李奇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可是他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一狠心,喊道:“你们用不着我感谢我,我不是菩萨,也不是大善人,更不是你们的恩人。”

    此话一出,众人都诧异的望着李奇。

    李奇顿了顿,接着道:“我是一个商人,你们记住,若是一个商人给了你们一口饭吃,那这口饭绝对不是白吃的,你们必须要回报给他,这只是一笔交易而已。你们很不幸,但是你们也很幸运,至少相对于外面那些无瓦遮头的百姓们,你们还有块瓦遮头,还有顿饱饭吃。”

    说到这里,李奇忽然指着白浅诺道:“当然,这你们可得多多感谢白娘子,这宅子可是她无偿提供给你们的。”

    白浅诺听罢,黛眉微皱,困惑的望着李奇,显然这番话给她带来了太多的震惊。

    当然,对于这些难民们,同样也是如此。

    李奇双眉一轩,接着道:“不过,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块瓦就属于你们了,那样想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我说过,我是一个商人,我不会凭白无故的给你们一口饭吃,我给你们的只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通过自己双手养活自己的机会,所以说到底,你们最终还得靠自己的努力。我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今后的谁的表现不能让我满意的话,很抱歉,我会将你请出这宅子,外面有大把的人在等待着这个机会,所以你们必须得好好珍惜你们现在所拥有的。听明白了吗?”

    众人下意识的了点了点头,心里都是惶恐不已,生怕李奇将他们给赶了出去。

    白浅诺听罢,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恼怒,又是困惑。

    她震惊的是,李奇这番话实在是太小人了,小人到让人感觉他仿佛就是一个正人君子;恼怒的是,从这番话看来,他之所以选择和自己合作,无非就是在利用自己;困惑的是,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当然,她也从未看懂过。

    李奇看到众人惶恐的脸色,微微一笑,道:“不过你们也不要太过于担心了,只要你们好好给我干,我保管你们顿顿有肉吃。”

    那些少男少女们一听有肉吃,登时都咧开嘴笑了起来。

    李奇看到他们那些天真无邪的笑容,不觉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公子这番话,真是让小女子长见识了。”白浅诺走了过来,笑吟吟道,但是言语中却带着一丝讽刺意味。

    李奇呵呵一笑,道:“真情流露而已,倒是让白娘子见笑了。”

    白浅诺冷笑道:“那你的真情还真够值钱的。”

    李奇微微一愣,我什么时候又惹到这位姑奶奶了,得,好男不跟女斗,俺不跟你斗嘴。打了个哈哈,笑道:“我们老是站在外面也不是个事,你难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白浅诺哼了一声,扶着一位大娘便率先进了宅子,杏儿瞪了他一眼,也跟了进去。

    白浅诺可以不顾忌李奇,但是其余人可不敢,呆呆的望着李奇,不知是进,还是不进。

    汗!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李奇哈哈一笑,道:“进去吧,都进去吧。”说着便厚着脸皮走了进去。

    一进到院子,里面整一个难民窟。

    这院子虽然不小,但是三四十个人住,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用。

    院子的两旁用一些烂布搭着数个棚子,棚子下面有些垫着草席,有些棚子下面甚至什么也没有,屋内也全是草席,连坐的地方都找不到。

    可是乱归乱,但却没有太大的异味。

    这倒是让李奇感到有些诧异,不过当他见到墙头上那一排还在滴水的衣服,心中登时明白了过来。肯定是白浅诺也不想把她奶娘的宅子给弄的臭烘烘的,所以让他们进屋前先洗个澡,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了。

    李奇在众人的前簇后拥下,进到了屋子里,倒茶搬凳子完全就是帝王级别的待遇,弄得李奇倒是有些受宠若惊。

    那白浅诺似乎不愿和李奇共处一屋,在院子里教那二十个少男少女认起字来,这也是她和李奇合作的一部分。

    “鹿脯。”

    “鹿脯。”

    “酒蟹。”

    “酒蟹。”

    白浅诺念一遍,那群孩子便跟着念一遍,所念的都是一些菜肴的名字。

    李奇在竖起耳朵听了一阵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要白浅诺不是教什么‘人之初,性本善’就行了,心里暗笑,也不知道这白娘子把那家酒楼的菜单给弄来了。

    回过神来,李奇忽然发现屋内这些大叔大娘们都盯着自己,苦笑一声,挥挥手道:“你们忙你们的去,不用在这里陪着我。”

    现在他们对李奇可是又敬又怕,见他都这么说了,便纷纷点头,走了出去,毕竟他们还是刚刚住进来,还有许多事要忙。

    留下来的只有五六个大老爷们,毕竟这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这些家务活,他们可不会去干。

    李奇闲着无聊,朝着一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问道:“对了,大叔,你们都是哪里来的。”

    那大叔忙道:“小人们都是从通州来的。”

    李奇点了点头,叹道:“现在那边都在打仗,遭殃肯定是我们百姓。”

    “谁说不是了,我们原是居住在辽国的宋民,可是那辽君昏庸无道,弄得民不聊生,更可恶的是那些金狗,那些畜生,烧抢掳掠,无恶不作,一进到城里,见人就杀,见女人就往上扑,简直畜生都不如,我那浑家也是---唉。”那大叔满脸怨恨的骂道。

    其余几人,也都纷纷叹息。

    又有一高个子的叹道:“我们这些人还算是比较幸运的,能够从金狗的刀下死里逃生,有很多人都已经---唉。”

    幸运吗?

    两年以后,你们恐怕又要经历一次同样的灾难。

    李奇听罢,不禁想到两年后的靖康之变,目光也随之变得黯然下来,到时恐怕自己也会像他们一样,四处奔波流离。

    “李公子,李公子。”

    几人见李奇突然沉默了下来,忐忑的叫了几声,生怕自己方才说错话了。

    李奇微微一怔,见他们惶恐之色,忙笑道:“不好意思,方才是我走神了。”

    几人听后,同时松了一口气,憨厚的朝着李奇笑了笑。

    我有那么恐怖吗?

    李奇苦笑的摇摇头,又问道:“那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

    胡子大叔忙答道:“小人姓田,以前是个木匠,”说着他又指着那高个子,道:“这位姓黄,是个漆匠。”接着又指这里最胖的那位大叔道:“这位姓郑,是个火夫。”又指着那个驼背道:“这位姓张,是个酒将”最后指着那个那壮汉,道:“这位姓陈,跟俺一样,也是一个木匠。”接着又道:“另外还有几个,个个都有一把手艺。”

    哇哇哇!不会吧。这也能让我淘到宝?我运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李奇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便找几个难民,都个个身怀绝技,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

    李奇显然不会相信自己的运气会好到这种地步,皱眉一想,忽然问道:“白娘子可曾问过你们这件事?”

    田木匠不知李奇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但是他也不敢撒谎,点头道:“白娘子她昨日的确问过此事。”

    果然如此。

    李奇目光向外一瞟,心中满是内疚,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

    李奇心里苦笑一声,但是既然白娘子帮他挑选出了这批能人异士,若是放着不用,倒是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正巧醉仙居正在搞装潢,这等资源没道理放着不用。

    于是,李奇便将醉仙居正在装潢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并邀请他们出手相助。

    田木匠几人正愁没机会报答李奇,如今听他这么一说,想都不想就答应,连工钱都不肯要,管吃管住便行。

    唉,又替这铁公鸡节省了一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