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大鳄来袭-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九十四章 大鳄来袭

第九十四章 大鳄来袭2017-11-10 21:12:48Ctrl+D 收藏本站

    李奇原本是想让等火锅这股风过去后,才推出自己的招牌菜,但是最近翡翠轩和樊楼也相继推出了翡翠锅和金玉锅,而且经过上次黄文业那么一闹,他的名气也得了很大的提高,于是他便趁热打铁,顺势推出了自己的招牌菜,什么锅包肉麻婆豆腐酸菜鱼宫保鸡丁六合猪肝等十种佳肴。

    全都是北宋没有的。

    咱玩的就是新颖,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不过,由于吴小六他们的厨艺还未能达到这些菜的要求,所以只有黄金会员才能吃到这些菜。价钱自然也不会低到哪里去,最低的一道菜也得五百文。

    在汴京可不缺乏大富豪,五百文一道菜,对他们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

    这些菜刚一推出,就广受好评,来的客人都恨不得一次性全部吃到,黄金会员也是与日俱增,刚刚喘了口气的李奇,如今又是变得非常忙碌起来,他的名字也如秦夫人那般,在汴京城传开来了。

    李奇每当做菜的时候,都让吴小六他们在一旁学,这些菜还都算是比较容易做的,若是吴小六他们学会了,他便可以推出更加难做的佳肴了,比如太极明虾龙凤呈祥等。

    李奇高超的厨艺,也把大家对那三道未知名的绝世佳肴的好奇心提升到了极致,可遗憾的是,到如今却还没有一人能对那三联其中的任何一联。

    生意越来越红火,李奇自然也是非常高兴,可是一连数日,那季红奴始终未现身,不免让他感动非常失望,但是这种事又勉强不来的,不过他也没有马上再去找别的歌妓,因为这可是他下次再去凤栖楼的最佳借口。

    季红奴未等到,倒是等来了两条大鳄。

    白时中与秦夫人的父亲王仲凌。

    他们这次来醉仙居,似乎不是冲着吃饭来的,而是李奇。

    李奇虽然没有见过这俩老货,但是也非常熟悉,不为别的,只因这俩老货隔三差五,就到醉仙居订桌宴席,最关键的是,这尼玛从来就没有付过钱,连会员卡都不办一张。

    坑!太坑呢!

    没办法,谁叫他们与秦夫人的关系这么铁,李奇也只能默默流泪。

    天上人间包间内,坐在上坐的那位老者,头戴一顶四方帽,面容消瘦,颧骨突起,留着一缕黑白参杂的山羊须,双目炯炯有神,依稀可见当年之风采,这人便是右相白时中。

    坐在白时中旁边的是一位胖乎乎的老头,红光满面,脸上的笑容将眼晴挤成了一道缝,活脱脱一个长发弥勒佛。此人正是秦夫人的老爸,王仲凌。

    不过李奇对此表示怀疑,这模样怎么可能生出像秦夫人这等绝色美人,真把自己当做美容院呢?

    另外,秦夫人也在坐在一旁。

    “在下李奇,见过二位大人。”

    李奇分别向白时中和王仲凌行了一礼,心里却暗自嘀咕,这俩老货为何会突然找上我?

    白时中打量了李奇一番,捋了捋胡须,点头微笑道:“果然一表人才。”

    用一表人才来形容一个厨子,这在白时中的生命中,还是头一次。

    可是李奇听了,却不以为意,他除了认同白时中的话,情绪上也没有多大的波动,只是微微一笑。

    王仲凌苦笑道:“也不知我那亲家是走了什么运,这醉仙居都快关门,又突然冒出这小子来,把这店又给救活了,可苦了小女了。”

    “爹爹,你又说这些作甚。”秦夫人不满道。

    王仲凌讪讪一笑,不再多说,毕竟这里还有李奇这个外人在。

    李奇听着有些迷糊了,老子救了这醉仙居,听你这语气,好像还埋怨我似的。

    殊不知自从秦夫人的丈夫死后,这王仲凌就一直想让女儿把店卖了回家住。原本秦夫人也已经答应了,可惜没想李奇突然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一下子把局势给扭转了过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白时中听到老友的埋怨,也知其中缘由,哈哈一笑,岔开话题,朝李奇问道:“听说那臭豆腐鸳鸯锅,还有天下无双都是你做的。”

    李奇点头道:“不错。”

    “那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的?还是他人所授?”

    “乃在下父亲所传。”李奇不卑不亢道,他的厨艺本就是他父亲教的,这样说,也合情合理。

    “那令尊如今尚在?”

    这个问题对于李奇来说,还真是难回答。李奇面色黯然的摇了摇头,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

    白时中稍稍点头,自当李奇的父亲已经死了,也不便多说什么,手往悬梁上一指,道:“上面那三副上联也是出自你手吧。”

    李奇楞了下,偷偷瞥了眼秦夫人,后者正好也望了过来,两人经眼神一交流,李奇立刻心领神会,道:“它们并非在下所作,而是在下道听途说听来的。”

    秦夫人刚才已经用眼神告诉他,如实说便是了。

    “胡说,这三联都乃千古绝对,岂是道听途说就能听来的。”王仲凌沉声道。他对李奇逼秦夫人出来接手醉仙居的事,也知道一些,对此他可是非常反对,但是他又拗不过秦夫人,所以只能把怒气转移到李奇身上。

    白时中伸手示意老友稍安勿躁,然后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上次为何又跟小女说,这三联都是从---从那茅房的门板后抄来的?”

    这个白娘子也真是的,连这点芝麻绿豆的小事也跟她父亲说,老子真是服了。

    “这个---。”

    李奇面露尴尬之色,他肚里的墨水实在太少,要说这三联是他出的,旁人只要稍稍试探下,肯定露馅。

    “什么这个,那个,你小子如实说便是了。”王仲凌急道。

    白时中笑道:“怎么?你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奇怪?这俩老货为何对那三副对联这么感兴趣?

    李奇暗自皱眉,稍一迟疑,微笑道:“在下怎敢欺瞒大人,只不过这三联真是在下听来的,若是在下所作,那在下早就承认了,这又不是什么败坏门风之事。”

    白时中微微一愣,见他说得也合情合理,不过他似乎还是不怎么相信李奇的话,试探道:“那你心中可有下联?”

    汗!我一个厨子,你叫我去对对子?真不知道你这丞相是怎么坐上去的。

    李奇苦笑道:“大人太抬举在下了,在下只是一个厨子,若是做菜,那还有点把握,至于这对对子,实非在下所长。”

    白时中自知这一问有些白痴,老脸一红,又道:“好,既然你说到做菜,那这三联背后的那三道什么佳肴,又是怎么一回事?”

    李奇知道这事秦夫人肯定也透了底,讪讪笑道:“其实那三道佳肴乃是我李家祖传下来的。”

    王仲凌稍稍瞪了李奇一眼,没好气道:“若非小女事先告知,老夫还真以为那三道菜,是秦家先祖传下来的。”

    李奇讪讪笑了笑,不敢接话。

    “如此说来,那三块木板上面,真写着三道菜名?”白时中问道。

    “自然是真的,在下又怎敢欺瞒大人。”

    “那可否告知老夫,那究竟是三道什么样的佳肴?”

    “不能。”李奇摇头道。

    白时中微微一愣,他万万没有料到李奇会如此干脆的拒绝他,一点面子都不给,心中又是生气,又是好气,道:“这是为何?”

    李奇微笑道:“其实这只是三个菜名,就算是告诉大人,那也无关紧要。但是咱们醉仙居做生意,向来都是以诚信为本,既然我们已经告诉客人,只有对出下联来,才能见到菜名,若是我事先告诉大人,那么这对于那些对出下联的人,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

    “若是老夫非要看了?”王仲凌眼一眯,似笑非笑道。

    李奇微笑道:“若是大人非要看,那在下也只能双手奉上。”

    王仲凌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在说,还算你小子知趣。

    可没曾想到,李奇话锋一转,又道:“还请大人看完后,万不可告知他人。”

    “这又是为何?”

    李奇道:“因为这样,在下便可再写三道菜名上去,也算是对客人有个交代。”

    王仲凌面色顿时僵住了。

    白时中也是楞了下,哈哈大笑起来,道:“看来小女说的果然没错,想要从你这里占到些便宜,那真是比登天还要难。”

    “令嫒说笑了,在下可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一根筋到底,从不骗人。”李奇红着脸,腼腆道。心想,看来白娘子对我的误解很大呀。

    秦夫人听到这句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你小子什么时候说过一句实话。

    白时中一听,却觉得非常有道理,李奇宁愿冒着得罪他们二位朝廷大员的危险,也不愿意失信于客人,想来必定是守信之人。心里对他的好感又添几分,点头道:“那好吧,我们也就不为难你了。”

    话音刚落,李奇忙大声喊道:“多谢大人谅解,在下万分感激。”似乎深怕他们反悔。

    典型的小人得志。

    王仲凌哼道:“你小子别谢的太早了。我且问你,倘若真的有人对出下联来,你又能否做的出那三道菜来?”

    “只要客人出的起银子,在下自然能够做的出?”李奇自信道。

    白时中笑道:“做的出是一回事,做的好又是另一回事,能不能让客人满意,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还用你教。

    李奇微笑道:“多谢大人提醒,不过在下有把握,绝对不会让客人失望。”

    “那好。我暂且信你,不过你得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白时中点头道。

    李奇一愣,觉得白时中这话里有话,所以也不敢保证,拱手道:“大人请放心,我绝不会将这三道菜名偷偷告诉他人。”

    这小子还真是令人头疼。

    白时中心中苦笑一声,他问了这么多问题,看似李奇都一一回答了,可是回过头来一想,却好像李奇又什么都没说。道:“好吧,你的心意,老夫心领了,你先去忙吧。”

    “那在下就先告辞了,哦,若是大人还想吃点什么,尽管吩咐便是,今日这顿就由在下做东。”

    王仲凌气的人都快奔溃了,怒道:“白相堂堂朝廷一品大员,岂会要你做东?”他自然知道李奇也是醉仙居的股东,可是这话从他口中说出,偏偏就让人感到不舒服。

    李奇惶恐道:“那是,那是,在下一时糊涂,还望两位大人莫怪。”

    白时中哪里不知李奇的心思,笑道:“既然你盛意拳拳,那老夫就受之不恭了。”

    靠!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宁愿丢面子,也不愿意付钱,你丫够狠,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把这饭钱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李奇面色一僵,讪讪笑道:“承蒙大人看得起,在下真是受宠若惊。”

    +++++++++++++++++++++

    求推荐。求收藏。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