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第二厨-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三十章 第二厨

第一百三十章 第二厨2017-11-10 21:13:35Ctrl+D 收藏本站

    从蔡绦的房间出来后,李奇又召集了太师府里的几个厨艺精湛的厨子开了一个小型会议,开会的目的就是制定未来三天的菜式,这倒不是很难,关于营养套餐,李奇心中有的是。

    接着李奇又将明日蔡京的三餐所需要准备的菜式,每一个详细的步骤都教给了他们,他这样做,也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些休息的时间,他可不想每天都两头跑。

    等到一切安排妥当后,已经是三更时分了。

    “李哥,你刚才真的好威风,就连太师他老人家都对你另眼相看。”

    刚出太师府,吴小六就一脸兴奋的嚷道。

    “六子,你看后面有人跟着没?”李奇微喘着气道。

    吴小六微微一愣,转头一看,后面一片漆黑,摇头道:“后面没有人啊。”

    “wo操!”

    李奇那紧绷的弦一松,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喘着出气。

    吴小六被李奇这一下给吓了一大跳,忙问道:“李哥,你怎么呢?”

    李奇挥挥手,没有说话,坐在地上,低着头,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看着满脸疑惑的吴小六,笑道:“六子,你可知道咱俩放可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

    别看他刚才在里面八面玲珑,博得众人赞赏,可是要说他心里一点都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特别是面对蔡京,心里也比较虚,倘若蔡京当时一怒之下。要取他性命,那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当然,他也是早有准备的,若是没有一点把握,他也不敢那般说了,就是蔡京一上来就要打他板子,这点他倒是没有料到。所以当时也把他给吓到了。

    吴小六惊诧道:“什么鬼门关,李哥,你可莫要吓六子啊。”

    看来天真还是有天真的好处。

    李奇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来,拍拍屁股,笑道:“没事。咱们回去吧。”暗想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既然这小子不明白,那就让他继续不明白下去吧。

    两人刚走两步,忽然前面响起陈阿南的声音,“李大哥,是你么?”

    “阿南?”

    李奇抬头一看,隐隐瞧见一人走了过来。

    “李大哥,你终于出来了。”

    陈阿南一听是李奇的声音,忙冲了过来。

    李奇点点头道:“阿南,是夫人叫你来的么?”

    陈阿南道:“嗯。夫人和吴大叔也都来了。哦,还有那白娘子也来了。”说着又向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一指,道:“呐,他们就在前面。”

    有人惦记的感觉真好。

    李奇拍了拍陈阿南的肩膀,道:“走吧。”

    李奇跟着陈阿南来到那棵大树下。见秦夫人吴福荣白娘子,还有柱子兄弟此时正站在树下翘首以盼。

    “是李奇么?”秦夫人声音略带一丝激动的问道。

    “夫人。”

    “李大哥。”

    “李公子。”

    几人见是李奇,急忙迎了上来。

    李奇心里十分感动,微微一笑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秦夫人黛眉轻皱道:“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对呀,我瞧那蔡员外老早就回去了。”吴福荣接口道。

    白浅诺张了张嘴,但还是忍住了。

    这一切。李奇都瞧在眼里,眼含感激的瞧了她一眼,稍稍点头,然后又向秦夫人他们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在路上,吴小六就眉飞色舞的把刚才在太师府的经过告诉了秦夫人他们。

    秦夫人等人听得一惊一乍,纷纷都责怪李奇太过于冒险了,特别是白浅诺,都不知道给了李奇多少个幽怨的眼神。

    李奇十分虚心的接受了他们责怪,但是心里却想,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冒冒险,也是值得的。

    只是他没有料到会当上蔡京的专用厨师,但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他目前也不知道。

    一干人来到秦府休息了一会,李奇便送白浅诺回去了。

    一路上,两人皆是沉默。

    等快到白府时,白浅诺忽然停了下来,仰着头,眼眶噙泪,道:“李大哥,我知道你为何要那样做,但是---。”

    李奇岂能不明白她的意思,握住她的手,微笑道:“放心吧,再没有与你白头偕老之前,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能把我这么样。”

    “李大哥。”

    白浅诺一怔,一下子扑入了他的怀里,轻轻抽噎起来。

    李奇心里甚是感动,轻轻抱住她,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心里暗自对白浅诺许下承诺,浅诺,我不知道我的出现会不会改变历史,但是,倘若靖康之变真的到来,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

    次日。

    休息一晚后的李奇,精神奕奕的骑着淡定驴去往醉仙居,刚到汴河大街,就远远瞧见洪天九和高衙内那两货正在曹大娘的摊子上聊着什么。

    “李大哥,你终于来了呀。”

    洪天九一见李奇来了,急忙冲了过去。

    李奇从驴上跳了下来,道:“小九,你是在等我么。”

    “不等你,难道是来看日出的啊。来就来吧,还非得要拉着我一起来,哎呀,害的我---啊---。”高衙内打着哈欠不满道。

    “别理他,他就这德行。”

    洪天九鄙视了高衙内一眼,然后嘿嘿笑道:“李大哥,我可得恭喜你了,听说你昨日在太师府可是出尽的风头。”

    “哦?你听谁说的?”

    “还用听谁说吗,现在满大街都在谈论你。”高衙内颠着脚尖。很是不屑的说道。

    汗!不是吧,这年头连个手机都没有,怎么消息传的如此快。

    李奇楞了楞,刚张开嘴,忽听得后面响起一个声音,“李师傅,恭喜你了。”

    转头一看。见是隔壁米店的老掌柜,忙拱手道:“多谢,多谢。”

    那老掌柜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瞧见高衙内也在,立刻收住了嘴,讪讪一笑。便离开了。

    洪天九兴奋道:“李大哥,如今蟹黄宴也已经过去了,你看那酒吧什么时候---啊?”

    “对对对,你前面可是答应过我们,等蟹黄宴过了,就把酒吧开起来。”高衙内也一个劲的点头道。

    哦,我知道了,这两货哪里是来恭贺我的,分明就是为了酒吧来的。

    李奇眯着眼,瞧了他俩一眼。

    洪天九知道瞒不过李奇。嘿嘿一笑,挠了挠头。

    李奇见洪天九一脸不好意思,点头笑道:“放心吧,我答应你们的事情,自然不会忘记了。这样吧,明早咱们一起去衙内的那房子看看,具体该怎么做,咱们到时再说。”

    “为何不现在去?”高衙内问道。

    “今天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高衙内还欲再说,洪天九急忙阻止他道:“哥哥,你急个啥。李大哥都说明天去了,走走走,别打扰李大哥做事了。”

    说着洪天九就拖着还没有睡醒的高衙内离开了。

    和这两草包合伙做生意,看来以后有得忙咯。

    李奇无奈的摇摇头。

    醉仙居刚刚开门,前来道贺的人就是络绎不绝,比起上次开张的时候,还要热闹些,李奇知道,他们这些人都是冲着蔡太师来的,不过这也是他想要看到的。

    当然,除了道贺的,也有来兴师问罪的。

    正午将到之时,王仲凌穿着官服怒气冲冲的来到了醉仙居的后院。

    “爹爹,你怎么来了呀?”

    秦夫人见王仲凌来了,好奇道。她知道这时候还是刚刚上完朝,以她对王仲凌的了解,王仲凌此时应该在工部才是。

    “你去把李奇那小子给我叫来。”

    王仲凌哼了一声,道。

    “爹爹,你找李奇作甚?”

    王仲凌眼一瞪,道:“你先去把他叫来再说。”

    “哦。”

    秦夫人见父亲一脸怒气,不敢再问,转身出去,让人把李奇给叫来了。

    李奇进到屋内,见王仲凌脸色十分难看,心中也是疑惑不已,行了一礼,道:“王叔叔好。”

    王仲凌斜瞪他一眼,冷笑道:“贤侄,听说你昨日在太师府可是风光的紧啊。”

    果然又是为了蟹黄宴而来。

    李奇讪讪笑了笑,没有接话,因为他还不知道,王仲凌到底是因为什么生气。

    “你可知今日朝堂上都在谈论你那什么养生学,什么胆固醇,你可真是替我那亲家涨脸啊。”

    不会吧?难道古时候上朝都闲到这种地步了。

    这倒是出乎李奇的意料,道:“王叔叔,这---这应该跟小侄没有什么关系吧。”

    “跟你没关系?”

    王仲凌双目一睁,道:“你胆子可真是不小啊,竟敢在太师府当着这么多朝廷大员的面,如此大放厥词,你可知昨日只要你稍有不慎,不仅是你,就连小女也会受到牵连。”

    李奇见他原来是关心自己,心中万分感激,颔首道:“对不起,这事小侄的确做的有些过于莽撞了。”

    王仲凌长叹一声,道:“贤侄,你年纪尚轻,许多事你都不明白,王叔叔这样做也都是为了你好。”

    “多谢王叔叔关心。”

    王仲凌眨了下小眼睛,道:“听说你今后要负责蔡太师的饮食?”

    “是的。”

    “那你一定得管好你这张嘴,切莫要再到太师面前胡说八道了。”

    “哦,小侄谨记王叔叔的教诲。”

    王仲凌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得了,我还是不放心,你赶紧点,把你那些学术理论全都告诉我,免得到时你---。”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了下来。

    我什么?怕我撒手人寰,带着一肚子的公式理论到地下去?日。你他娘的根本就不是担心我来的,是冲着我那些函数来的,老货,老子今天算是看清你了。

    李奇满腔的感激之情,登时化为须有,剩下来的就只有对王仲凌的鄙视。想要公式,行,等着吧。笑道:“王叔叔。这个---,小侄最近忙的根本就脱不开身,这边要看着醉仙居。那边还要去太师府做菜,你看你能不能再稍等几天。”

    王仲凌一听,登时把脸给拉了下来,道:“那贤侄打算让老夫等多久?”

    李奇笑道:“不敢,只是小侄最近脑子乱的很,如今恐怕连道基本的三角函数题也解不开了,根本就不在状态,王叔叔你是知道的,这学术上的东西,可是容不得任何疏忽。我就是怕万一什么地方说错了,坏了王叔叔的事。”

    王仲凌听到这番话,恨的是牙痒痒的,但是他又拿李奇无可奈何,总不可能叫人把他脑袋给砸开。直接把那些公式取出来吧。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陈阿南的声音,“李大哥,太师府的蔡管家来了。”

    “哦,我马上就来。”

    李奇应了一声,然后向王仲凌递去了两道询问的眼神。

    “看我作甚。还不快去。”王仲凌没好气道。

    李奇应了一声,便转身出去了,他知道蔡勇这次前来,定是送那一千贯赏银来的,心里十分激动。

    来到大厅,只见蔡勇正坐在正中间的那张桌子上,吴福荣则是站在一旁陪他闲聊,后面还站着七八个家丁,其中两个还抬着一块被红布盖着的匾额,另外,边上还放着两个大红木箱。

    哇。搞这么大。

    李奇瞥了那匾额,然后朝着蔡勇走去,拱手道:“蔡管家,你好。”

    “李师傅。”

    蔡勇起身回了一礼,手往那两大木箱一指,道:“这里一共是一千贯,是我家老爷赏给你的,另外,老爷他还亲笔提写了一块匾额赠送给你。”说着他手一挥。

    一家丁立刻把匾额上的红布掀开,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但见上面写着‘第二厨’三个大字,铁画银钩,姿媚豪健。

    李奇心头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蔡京还会送份这么特别的礼物给他。

    忽听得一人小声嘀咕道:“为什么是“第二厨”?不是“第一厨”了。”语气中还夹带着几许不满。

    说话的正是陈阿南。

    李奇眉头一皱,道:“阿南,你怎么说话的,还不快给蔡管家道歉。”

    陈阿南微微一怔,也反应了过来,忙向蔡管家赔礼道歉。

    蔡勇挥手笑道:“无妨,无妨。”

    李奇拱手道:“蔡管家,太师这份厚礼,李奇实在是当担不起,还望---。”

    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蔡勇给打断了:“我家老爷早料到你会这般说了,所让我告诉你,这匾额并不是夸赞你的,而是激励你的,你无须谦让,只管收下便是。李师傅,你可莫要辜负他老人家的一番心意啊。”

    汗!还激励我,你这摆明就是在玩我啊,这匾额要是往上面一挂,那得惹出多少是非来,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李奇心里苦叹一声,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接受,笑道:“那李奇就却之不恭了。”

    蔡勇笑着点了点头,道:“哦,对了,老爷让晚上过去再给他讲解下养生之道。”

    “一定,一定。”李奇点头道。

    大厅里的客人,听到蔡京竟然特意叫人来让李奇一个厨子过府陪他聊天,纷纷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送走蔡勇后,李奇叫人先把这一千贯收好,然后又让人把那块牌匾放到后院去。

    后院,王仲凌一见到那块匾额,登时哈哈大笑起来,道:“贤侄,想不到蔡太师会如此看重你。”

    李奇小心翼翼的问道:“王叔叔,你说这匾额能不能不挂出去,放在家收藏。”

    “放在家收藏?”

    王仲凌哈哈一笑,忽然脸一沉,道:“你小子是不是嫌脑袋太多了。告诉你,这匾额你不但要挂出去,而且还得要挂在最显眼的地方,要不你就自己抱着这块匾额跳到河里去,免得连累小女。”

    老货,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李奇心中对王仲凌竖起了无数根中指。(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