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秃鸡散-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三十七章 秃鸡散

第一百三十七章 秃鸡散2017-11-10 21:13:46Ctrl+D 收藏本站

    李奇回到炉灶旁,见到洪天九正拿着一根插着一个鸡腿的竹棍放在大火上烤,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高衙内和周华他们则是满脸好奇的看着那已经快要烧成黑炭的鸡腿。

    李奇人都傻了,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洪天九得意的笑道:“烤鸡腿啊!”

    “你这鸡腿是从哪里来的?”李奇纳闷道。如今时辰尚早,还没有吃饭的时间,而且那些酒保也正忙着整理工具,食物都还没有分下来。

    洪天九嘿嘿笑道:“我自个从车上拿来的。”

    这还真是一个没有素质的家伙。李奇双目一翻,道:“谁告诉你们,鸡腿是这样烤的?”

    洪天九手往左后方一指,道:“六子他不也是这样烤的么。”

    “什么?”

    李奇转头一看,只见吴小六独自一人正缩在最后面的一个炉灶上,拿着一根插着鸡腿的竹棍放在火上烤。昨日李奇已经将烧烤的窍门教给了他们,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去教其他人,没曾想到,其他人都还在忙得不开胶,这小子就已经开吃了。

    不过话说回来,吴小六这小子生火堆灶的本事却是了得,比一般人都快了一倍有余。

    李奇这怒火腾的一下就冲了上来,朝着吴小六吼道:“六子,你在干什么?”

    不好!吴小六猛地一惊,立马把鸡腿藏于身后,转过身来。朝着李奇嘿嘿笑道:“没---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

    李奇冷笑一声,朝着吴小六勾了勾手指。

    吴小六知道这一劫是躲不过了,哭丧着脸来到李奇身边。

    “把手伸出来。”

    吴小六伸出左手。

    “右手。”

    吴小六先把左手放到背后,再把右手伸了出来。

    李奇被吴小六给气乐了,道:“两只手。”

    “啊?”

    “啊什么,快点。”

    “哦。”

    吴小六低着头,将那个还没有烤熟的鸡腿拿了出来。

    李奇一手拿过鸡腿来。朝着吴小六道:“我昨晚是怎么跟你说的,我让你们几个先教别人如何烤,还得让客人先吃。你小子全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是吧。”

    洪天九插嘴道:“六子,这你就做的不厚道了,我见你这样做。还当这鸡腿是这般烤的,现在好了,鸡腿还没烤成,反而还被人笑话。”说着他又瞅了眼那已经烧的硬邦邦的鸡腿,眼中尽是失落。

    “我错了,对不起。”吴小六又开始挤眼泪水,博取同情了。

    日。又来这一招。李奇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这笔账我回去再跟你算,你现在马上去教小玉他们,而且今天你最后一个才能吃。”

    “最后一个才能吃?”

    “你信不信老子连个鸡骨头都不给你。”

    “别啊。我现在就去。”

    吴小六说完,一溜烟就跑走了。

    收徒不慎啊。

    李奇摇摇头,看了眼手中那还冒着热气的鸡腿,又看了眼洪天九手上的那个已经烧黑的鸡腿,长叹一口气。然后道:“小九,你先把这鸡腿取下来,我来教你们如何烧烤。”

    洪天九连忙应道。

    李奇先是叫人拿了些鸡腿鸡翅羊肉串调味料,以及几把小刷子过来,然后又撤出几根木柴,让火变的小一点。

    这个洪天九。连调味料都没有,就拿着鸡腿放到旺火上烤,这能不烧焦吗。

    李奇一人分给他们一个鸡翅鸡腿,然后又递给他们一个小刷子。

    高衙内接过刷子好奇的瞧了瞧,皱着眉头道:“你不给我筷子,给我这刷子作甚?”

    “衙内勿要着急,待会你就明白了。”

    李奇呵呵一笑,然后开始给他们示范如何烧烤。

    这烧烤在后世,真是随处可见,但是真正烤的好,却十分少,因为烧烤其实挺需要耐心的和专注力的,这和后世的商业模式大相径庭,那些人一味的追求速度,根本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有时候,一个鸡腿,一边又咸又辣,另一边的味道却又比较淡。

    李奇先是将鸡腿放在小火烤了一会,边烤边转动,待鸡腿热了后,再刷少些油上去,然后拿出小刀在鸡腿上划开几道口子,接着又用刷子沾着一些调味料,往上面涂抹,一边烤的时候,一边跟洪天九他们讲解烧烤需要注意的地方。

    洪天九他们听得也十分认真,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亲手做东西给自己吃,所以都也兴致盎然。

    就在这时,河边上突然发出一阵喝彩声。

    几人同时转头一看,但见那宋玉臣正在挥洒墨水,运笔如飞,姿势颇为潇洒,而邹子建等人则在一旁拍手叫好。

    “有什么了不起的。”

    洪天九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们玩的墨水,咱们玩的油水,也不见得就比他们差些。”

    这话说的太漂亮了。

    李奇心里忍不住向洪天九竖起大拇指,但是这话又不能说出口,毕竟他是一个商人,而那宋玉臣还是醉仙居的老主顾。

    “小九说的不错。”

    高衙内点点头,眉头一皱,又道:“哎,李奇,凭啥他们就可以一边画画,一边等着吃,而咱们就非得自己动手,不行得把他们叫过来。”

    靠!是你们自己要学的好不。

    李奇忙道:“其实衙内也可以像他们那样,你们若是想去玩的话,去就是了,待会我会叫人将烤好鸡腿肉串送到你们手上。”

    “这也忒麻烦了,还是自己烤有趣。”洪天九滚着鸡腿笑道。

    高衙内不爽道:“小九。可是这样也忒不公平了,不行,得想个法子整整他们。”

    论起整人的本事,高衙内对洪天九可是钦佩的紧啊。

    “这很简单。”

    洪天九朝着高衙内打了个眼色,道:“既然他们喜欢等着别人伺候,那咱们就好人做到底,送几个鸡腿给他们便是。”

    高衙内一愣。道:“此话怎讲?”

    洪天九笑道:“哥哥,你带着泻药在身上么?”

    暴汗!他们要做什么?

    李奇手一抖,手中的鸡腿险些脱手。

    高衙内倒抽一冷气。直呼:“妙极,妙极。”然后又朝着陆千道:“陆千,你带着泻药在身上么?”

    陆千摇摇头。道:“泻药我没带,秃鸡散倒是带了几包。”

    “那更妙了,快快拿来。”洪天九兴奋道。

    “等---等下。”

    李奇忙阻止他们,道:“这秃鸡散是什么东西?”

    高衙内淫笑道:“这秃鸡散可是好东西,它能增添闺房之乐。”

    日。春药。这尼玛高衙内就是高衙内,出门别的不带,偏偏把春药随身携带,果然与众不同。

    李奇倒吸一口冷气,看不出这俩个二货下手也忒够狠的,这白天的给男人吃春药。那不得憋死去。

    若换个日子,李奇兴许就会躲得远远的看好戏,可如今宋玉臣是他请来的,若是出了什么事,还不得醉仙居负全责任。

    “不行。你们这样做,万一出了什么事,那我们醉仙居的名声就全完了。”李奇摇头道。

    “你丫别扫兴好不。”高衙内皱眉瞧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就是啊,反正这药又不是你们醉仙居的人放的,放心吧。李大哥,不会有啥事的,这事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了。”洪天九一脸不以为意道。

    周华嘿嘿笑道:“可好像还是第一次在男人身上使用这秃鸡散。”

    “那才有趣,哎哟,为何我以前就没有想到过了。”洪天九越想越兴奋。

    高衙内呵呵笑道:“如今正好可以开开眼界。”

    这群家伙,真是无法无天了。

    李奇见再不加以阻止,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急忙使出杀手锏,道:“不行,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做的,若是你们要一意孤行,那酒吧还有那轰天酒,咳咳咳,你们懂的。”

    洪天九郁闷道:“李大哥,拜托,我们只是玩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我多放点,当泻药用不就得了。”

    靠!拿春药当泻药放,亏你小子想的出。

    真是太有才了。

    李奇摇头道:“不行,宋公子他们可是醉仙居的黄金会员,我不可能看着你们整他。你们就算是要整他们,也不能在这里整。”

    “嘿!李奇,咱们玩咱们的,干你啥事,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点吧。”高衙内斜眼一瞪,怒道。

    李奇耸耸肩道:“反正我不会让你们得逞,而且若是你们连这个面子都不给醉仙居,那咱们的合作,我看也没有必要了。”

    高衙内怒道:“你小子竟敢威胁本衙内?不就是一个酒吧么,老子还就不稀罕了。”

    老子连蔡京都敢顶撞,还怕你高衙内。

    但是李奇知道对待高衙内可不能像对待蔡京那样。叹了口气,道:“也亏得我为了酒吧开业,日日夜夜去酿造新酒,没曾想到,只是瞎忙活一场。”

    洪天九一听,两眼放光,道:“李大哥,你又酿造出啥新酒来了?”

    李奇淡淡道:“我酿造的这新酒啊,名为‘蜜月’,最适合两个喝了,特别是一男一女,那就最好了,此酒看上去不仅美丽动人,而且喝起来,柔腻的让俩人意乱情迷,情意浓浓。”

    众人一听,登时倒抽一口冷气。

    “这---这酒莫不是专为本衙内量身订做的。”高衙内兴奋的一拍大腿,喜道。

    这货果然够无耻。

    李奇心里暗自鄙视,嘴上却叹道:“不过如今看来,这酒怕是没有机会给大家喝了。”

    “这是为何?”高衙内急道。

    李奇耸耸肩道:“这酒跟轰天酒一样,也是一种短饮酒,既然酒吧都不开了,这酒当然也就没有机会推出了。”

    高衙内楞道:“谁说酒吧不开了。”

    “就是,就是。”洪天九点头道。

    小样,现在知道错了吧。李奇挠挠眉间,道:“可是你们---。”

    洪天九郁闷道:“好啦,我答应你,不整宋玉臣他们便是,咱们犯不着为他们伤了和气,”说着又朝着高衙内道:“哥哥,你说是不?”

    高衙内如今也反应了过来,嘴一撇,脸部的肌肉抽动了两下,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今天就饶过他们,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可是你莫要骗我。”

    “放心,我哪敢骗衙内你啊。”

    李奇呵呵一笑,伸出手来,道:“拿来。”

    高衙内楞道:“什么东西?”

    “秃鸡散啊。”

    李奇笑道:“这东西放在你们身上,我可不放心。”

    “你也太小瞧本衙内了吧。”

    “这可关乎我们醉仙居的声誉,还是得保险点好。”

    “真是啰嗦。”

    高衙内一脸不耐烦的朝着陆千挥了挥手,道:“拿给他。”

    陆千应了一声,一下子从怀里掏出四五包秃鸡散,递给了李奇。

    李奇接了过来,惊道:“衙内,你每天都带这么多秃鸡散在身上么?”

    高衙内没好气道:“这次还算少的了。”

    李奇顿时倒抽一口冷气,果然够极品。讪讪一笑,道:“你确定这是春药?”

    洪天九道:“当然,而且这秃鸡散还是最上等的春药。”

    高衙内哼道:“那是,你若不信,可是找你们夫人试试吗。”

    操!这建议太诱惑了吧。

    李奇浑身一抖,整个人都傻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