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危险的较量-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危险的较量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危险的较量2017-11-10 21:13:55Ctrl+D 收藏本站

    不仅是李奇笑了,那些客人也跟着笑了,这扬州双美实在是太可爱了。

    吴小六哈哈笑道:“两位不知道吧,如今想拜我李哥为师的,多得都可以排到朱雀门去了,再怎么算,也轮不到你们的,而且我李哥收徒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两位还是请回吧。”

    你小子是在夸我了,还是在夸你自己了。

    李奇斜眼瞪了吴小六一眼,哼了一声,然后朝着鲁美美拱手道:“两位若是来吃饭的,小店自然欢迎之至,若不是,那就请回吧。”

    鲁美美见到众人嘲笑的眼神,双拳紧握,直视着李奇。

    “哈哈。”

    马桥忽然大笑了几声,朝着鲁美美道:“师妹,我看咱们还是走吧。”

    鲁美美一愣,诧异的望着马桥。

    马桥不屑的瞧了眼李奇,又道:“看来这京城的厨子也就那样,跟咱们扬州的根本无法比,要我说,要挑战,也是他们来挑战咱。”

    李奇眉头一皱,看了眼马桥,又瞧了边上那些客人,见有些人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丝怒气,心想这人倒不是个草包。这汴京是什么地方,可是大宋的都城,也是最繁华的城市,居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吃豪的,马桥这话,无疑引起了众怒。

    这可让不想再节外生枝的李奇,大为苦恼啊!

    鲁美美在马桥的眼色下,也反应了过来,点头道:“不错。以前听说这京城的厨子有多厉害,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看来咱们是来错地方了。”

    忽听得边上一客人道:“两个跳梁小丑,竟敢来这里撒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砰”的一声巨响。

    这人话音刚落,只见马桥身后的那张椅子已经被他一脚劈的四分五裂了。

    众人皆是一惊,瞠目结舌。

    马桥斜眼一瞪〗道冰冷的目光射向那客人,道:“我再说一遍,是扬州双美,我们不是小丑。”这话虽说的是铿锵有力,但是却无一人相信。

    那鲁美美脸上表情也有些不自在,其实每当马桥提一次扬州双美,她脸色就要难看三分,又是狠狠的瞪了马桥一眼。

    李奇额上登时冒出了三条黑线♀人比老子还要自恋些,不过功夫倒是挺不错的。咳了一声,朝着吴福荣道:“吴大叔,这椅子得多少钱?”

    吴福荣一愣,答道:“不贵,也就是五十文钱。”

    李奇点点头,道:“那吴大叔可别说我没有提醒您,待会这两位走的时候,要让他们赔了钱再走。不然夫人会不高兴的。”

    吴福荣点头笑道:“这个老朽自然晓得。”

    “五十文钱?”

    马桥张大嘴巴,惊诧道:“这么贵?你们这是欺负咱们外来人啊。”

    吴福荣笑道:“你若不信,大可以去街上问问。”

    “哦。我们现在就去。”

    马桥头一低,急忙拉着鲁美美就朝着外面走去。

    李奇当然知道他们是想要跑路,但也没有点穿,一张椅子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他巴不得这两货能够早点离开。

    就当李奇以为这场闹剧就此结束了,忽听得一人叫道:“想溜,哪有怎么容易,你方才不是说咱们京城的厨子比不上你们扬州的厨子么。李师傅,你今日可得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对对对。李师傅,你今日可得替咱们京城出这口恶气。”

    “不错,也好让我们见识见识李师傅的厨艺。”

    众人开始起哄了,嚷着要李奇与这扬州双美比试一番。

    这可真是峰回路转。

    两人同时收住脚步。鲁美美咳了一声,道:“其实咱们也可以先比过再——再去问价钱。”

    你们两个还真是不知道好歹。

    李奇刚想瞪他俩一眼。又想起那马桥是个狠角色,立刻又收回了目光,头疼的厉害,他如今忙的头都是大的,哪有心情和两个家伙比试厨艺。但是他知道,如果不比的话,那么这些客人肯定会认为,自己是怕他们,真是左右为难啊。

    马桥假装劝道:“美——师妹,我看这姓李的根本就没啥本事,挂块匾额出来也只是沽名钓鱼罢了。”

    “是沽名钓誉。”吴小六纠正的。

    “对对对,小师傅说的不错,是沽名钓誉。”

    马桥呵呵一笑,又朝着鲁美美道:“师妹,你看,就连他徒弟都这么说了。”

    吴小六也反应了过来,急忙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马桥反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李奇忽然沉声道:“你们想比什么?”

    鲁美美一听,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但脸上却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涅,一字一顿,道:“刀法。”

    刀工技巧是厨师的基本,他们要比这个也不为过。李奇瞧了他们一眼,道:“怎么比?”

    马桥抢先道:“很简单,在人的肚皮上剁肉燥子。”

    此话一出,登时引起了一片哗然。

    李奇也是脸露惊讶之色,这还真高难度啊。

    鲁美美点头道:“不错,我们一人取两斤精肉,两斤肥肉,在人的肚皮上剁成肉燥子,在那人没有受伤的情况下,看谁先剁完,就算谁赢,如何?你敢不敢与我较量一番?”

    “这个。”

    李奇挠挠头,脸露为难之色,在人身上切菜,他这辈子还真没试过,也不知道行不行,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敢去试,这一失手,可就得出人命啊。

    “哈哈,李师傅莫不是不敢与我师妹比试。”马桥瞧李奇沉默不语,又出言激道。

    李奇犹豫了一番,以退为进道:“这个我自问做不到,这样吧,你先剁给我看看,若是你能做到,那就算我输。”

    马桥嘴角一扬,立马道:“一言为定。”

    鲁美美虽然眼中也闪烁着欢喜,但是脸上还是一副严肃的涅。道:“那好,请你先借我两贯钱。”这话说的是理直气壮。

    李奇愣住了,不仅是李奇,除了马桥以外,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话题转移的也太快了。

    “大姐,你不是想要剁铜钱吧?”吴小六惊讶道。

    鲁美美一听,古铜色的脸庞忽然透出一丝红晕来,把一旁的马桥给看呆了。当然也只有他一人而已。结结巴巴道:“我没银子买肉。”

    马桥轻叹一口气,垂着头,小声道:“我这是师妹就是太老实了。”

    李奇想笑,但看到鲁美美那副严肃的表情,又笑不出来,又听得一人公子打扮的客人道:“吴掌柜,你去把钱取给她,记我账上便是。”

    马桥立刻转忧为喜,朝着那位公子道:“多谢这位公子仗义相助。”

    “不用这么麻烦了。”

    李奇手一抬。道:“这位客官,小店这几斤肉还是拿得出,用不着客官破费。”说着又朝着吴小六道:“六子。你去厨房取些肉来给他们。”

    鲁美美又道:“能不能顺便再借我一把菜刀。”

    李奇郁闷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鲁美美道:“你不是厨子吗,怎么连把菜刀就没有。”

    马桥急忙抢先道:“我们忘了带了不行么。”

    李奇被这俩给气乐,点头道:“行行行,哎哟,你们跑到我这里来挑战我,还得让我帮你们准备工具,你们是老大行不。”说着又朝着吴小六道:“快去拿给他们。”

    吴小六应了一声,急忙冲到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喝一些肥肉精肉来。

    李奇没好气道:“好了,东西给你们拿来了,你们不会是想在我的肚子上剁吧,如果是这样,那我认输了。”

    “这倒不用。”

    鲁美美接过菜刀来。用力一握,沉声道:“脱。”

    “脱?”

    李奇惊讶道。

    马桥白了李奇一眼,道:“你少自作多情了,我师妹可不是叫你脱。”说着就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啊。”

    那些女酒保没有想到这马桥说脱就脱,纷纷惊叫一声。把头转了过去。

    那些客人们也是纷纷摇头,满脸的无奈啊。

    李奇其实很想说,你不用脱,我不的你里面穿来什么护心镜之类的。毕竟他是开酒楼的,一个光膀子汉子躺在这大厅中间,像个什么样子。

    当那马桥露上半身的时候,登时引出了一片哗然。

    别看他外表显得单薄,但是身上似乎连一点脂肪都找不到,就跟后世的竞走运动员一样,全是肌肉贴着骨头,线条尤为明显,特别是腹上的八块腹肌,一股一股的,更是令李奇羡慕不已。

    他曾经好几次都下定决心,一定要练出八块腹肌来,结果每一次都是半途而废。

    “躺下。”鲁美美淡淡道。

    “哦。”

    马桥眼一闭,就往鲁美美那强壮的身躯倒去。

    鲁美美一刀当胸,道:“桌上。”

    马桥吓的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响,立刻改变方向,平躺在了他身旁的那张饭桌上。

    鲁美美将一块肥肉平放在马桥的那八块腹肌上,问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等等下。”

    马桥深情款款的朝着鲁美美道:“师妹,师兄就是想让你知道,师兄可以愿意为你而死。”

    大厅里登时倒了一片胃口。

    李奇也是冷汗直冒,不过,在这年头,光凭这一句话,这马桥绝对可以称为情圣了。

    不过那鲁美美倒是没有领他的情,道:“要不你来剁。”

    “呃这个还是你剁吧,我可不想让你那清白的身子给这些男人见到。”马桥摇头道。

    “砰”的一声。

    只见鲁美美忽然猛的一刀砍在桌边上,入木三分,离马桥的脑袋只差了那么几公分,吓得马桥脸都白了。

    “若是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这刀就不只是砍在桌上了。”鲁美美深吸一口气道,看来她也快给马桥比逼得暴走了。

    马桥立即将嘴紧紧闭上了。

    这两货到底是来挑战的,还是来搞破坏的。

    李奇见到桌边上那深深的一条刀痕,郁闷摇摇头,道:“哎,两位,你们能不能快点,我们还得做生意。”

    鲁美美没有理李奇,又向马桥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马桥不敢开口,只能点了下头,然后憋了口气下去。

    鲁美美见了,立刻拿起菜刀,在马桥的肚皮上剁了起来。

    啪啪啪啪鲁美美越剁越快,转眼间那块完整的肥肉已经被她剁成块状,众人见了,脸上无不露出惊讶之色,纷纷探出头来。

    但见这鲁美美刀法极快,而且下刀也没有什么顾忌,仿佛肉下面垫着的是一块案板似的。

    李奇暗自皱眉,其实在方才鲁美美提出这个比试方法时,他也想过如何在人身上剁肉,首先必须得找一块厚度均衡的肉,然后还要先到狗或者猪的身上练习一番,等有了绝对的把握,他才有可能敢拿到人身上用。

    这鲁美美的刀法的确是经过苦练过的,但是她根本就没有去仔细的观察那块肉,而且她下刀的时候,顾虑甚少,也不知道她是对自己的刀法充满了信心,还是她根本就没有把这马桥当个人看。

    不错,虽然以鲁美美的功力,若不是失手,应该不会伤到马桥的性命,但是受点皮外伤那也是在所难免,但是从鲁美美前面提出的那些条件来,她应该是有把握不会伤到马桥分毫。

    既然如此,那么原因就应该是出在这马桥身上。

    李奇瞥了眼马桥,但见其那口气还是憋着的,全身绷紧,胳膊的青筋都已经鼓了出来。

    看来这家伙一定是练过什么硬气功夫。

    想通此理,李奇忽然眼中一亮,嘴角露出一丝阴笑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