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惊出一身冷汗-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惊出一身冷汗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惊出一身冷汗2017-11-10 21:14:3Ctrl+D 收藏本站

    这两货又是演的哪一出啊!

    李奇楞了楞,忙道:“你们先起来再说,跪我准个什么事啊,快点起来。”

    鲁美美倔强道:“李师傅不答应我,我是不会起来的。”

    然而,鲁美美的倔强却让李奇非常反感,脸色一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到外面去跪吧,我们还得做生意。”

    “你小子好生不识抬举,我师妹诚心诚意的拜你为师,你竟然如此对她,我今

    ì非得好好教训下你小子不可。”

    马桥骂完,也不待鲁美美反应过来,忽然从地上弹了起来,疾步冲向李奇。

    李奇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素质如此低,说动手就动手,而且速度快的都让他都反应不过来。

    转瞬间,马桥已经冲到李奇面前,右手抓向李奇的胸口。

    众人皆是大惊失色。

    李奇更是惊呆了。

    砰地一声。

    电光火石之间,李奇身后突然冒出一只手来,将马桥的手给挡下。

    忽见一道人影闪在李奇身前。

    来人正是那大官人身边的一个护卫。马桥已经被怒火给冲了头脑,那还顾得了这么多,顺势一脚踢出。

    那护卫不避不让,也是一脚飞出。

    砰。

    两人同时退了一小步。

    马桥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这护卫竟然挡住他这一脚。

    那护卫脸上还是面无表情,但是眼中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讶。

    “来得好。”

    马桥大呼一声,眼中精芒掠过,再欲上前,忽听得身后的鲁美美吼道:“够了。”

    “师妹。”

    马桥转头一看,只见鲁美美已经站了起来,正怒视着自己,不禁有些心虚。

    鲁美美轻叹了口气,道:“师兄,这是我的事。请你让我自己解决。”

    马桥急道:“师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

    鲁美美无奈的闭了下眼,然后道:“我们走。”

    马桥喜道:“不错,不就是一个第二厨吗,有甚了不起的——对了,咱们现在去哪?”

    “出去跪。”

    “啊?”

    李奇如今也反应了过啦,后背都快湿透了,心里是非常恼火。哼道:“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收你为徒的。”

    鲁美美自当没有听见,背着包袱走了出去。

    马桥怒视了李奇一眼,然后跟了出去,“师妹,你这又是何苦了哎哎,师妹。”

    李奇懒得理他们,转身朝着那护卫拱手,道:“多。”这“谢”字还未说出口。那护卫已经回到了那大官人身边。

    有个性。我喜欢。

    李奇丝毫不恼,又朝着那大官人拱手道:“多谢大官人出手相助。”

    那大官人笑道:“你真的不会收他们为徒吗?”

    李奇摇头道:“不会。”

    “为何?”

    李奇很诚实的说道:“因为我讨厌他们。”

    那大官人哈哈一笑,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左伯清走了过来。道:“李师傅,请楼上一叙。”

    李奇楞了下,然后点头道:“嗯。我待会就上去。”心里却想,这大官人又来搞什么鬼。

    左伯清点点头,然后上楼去了。

    众人见没戏看了,也纷纷散去,坐回自己的上桌子上,继续喝了起来。

    李奇让酒保把东西撤走,然后回到厨房安排好任务后。准备上楼去会会那位大官人。

    “李师傅,李师傅。”

    李奇刚从厨房出来,就被吴福荣叫住了。

    “吴大叔,有什么事吗?”

    吴福荣轻咳一声,又瞧了眼门外。担心道:“李师傅,那两个现在还跪在门外的,你真的不打算管他们了吗?”

    这老货不会又想如法炮制,以为那俩货也跟本帅哥一样,是个穿越鬼吧。真是贪心不足。

    李奇没好气道:“吴大叔,你去问问他们,要是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马杀鸡,那我们就收留他们。”

    “哦。”

    吴福荣下意识的点了下头,又问道:“马杀鸡是什么?”

    “好东西。”

    李奇呵呵一笑,道:“我先上去了,客人还在等了。”

    来到三楼的天上

    én

    jiān包厢,李奇向那大官人拱了拱手,笑道:“大官人,左大哥,今

    ì又想吃些甚么菜?”

    “今

    ì就免了吧。”

    那大官人挥挥手,道:“方才那碗龙须面已经把肚子都填饱了,你坐吧。”

    ì!不是来送钱,害我白高兴一场。

    李奇挤出一丝笑容坐了下来。

    那大官人竟然瞧出了李奇心思,笑道:“不是我不想花这银子,只是你们让我这银子无处可花。”

    李奇一愣,道:“大官人何出此言?”

    那大官人佯装不满道:“我方才要酒保拿壶绝世无双上来,可是那酒保却说没有了,是何道理?”

    这也怪我?你娘的哪次来,老子不是给你上天下无双,而且一分钱没收过你的,真是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底气到这里叫。

    不说这绝世无双还好,说起来,李奇可是一肚子的气,那当初酿造这绝世无双,基本上用的都是收来了葡萄酒酿造的,真正的绝世无双如今都全在木桶里,他为了不浪费资源,所以只酿造了两桶,约莫五十壶,他也没有打算卖,就当人情送。结果送了这个,那个也要,而且这些人都是贪得无厌,拿了还想拿,特别是那洪天九,有一次趁着他没在的时候,还顺了两瓶回去。

    如今别说绝世无双了,就连个木酒壶也没有了。

    “这就不好意思了,这绝世无双我只酿造了这么数十瓶,一早就送光了。”李奇郁闷道。

    那大官人好奇道:“这就奇了,这酒如此之好,你为何却只酿造这么点?”

    李奇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这酒也就一般般,没什么了不起的。”但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

    果然。那大官人一惊,道:“哦?如此说来,你似乎还藏着更好的酒了。”说到这里,他面色忽然一沉,接着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拿出让我等尝尝。”

    操!今

    ì不在状态啊,这秘密就跟马屁一样,脱口而出。

    李奇心里暗自后悔。但如今也只能如实相告,道:“不瞒大官人,其实你们前面喝的绝世无双,还只是半成品,你若是想要喝到真正的绝世无双,至少还须得等上两三年。”

    半成品?那成品会是什么样子的?

    那大官人猛吸一口气,问道:“这又是为何?”

    李奇苦笑道:“好酒都需要耐心的等待,这一点,相信这点大官人也是知道的。既然叫做绝世无双。那么它自然不会轻易出场。”

    “那这酒现在在何处?”

    “在——你问这个干什么?”李奇谨慎道。

    那大官人一愣,哈哈一笑,道:“你放心。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说也罢,反正你迟早会愿意告诉我的。”

    有没有厉害啊?

    李奇显然不相信他这等鬼话。

    那大官人微微一笑,道:“我对你在蟹黄宴上的事情,也略有耳闻,你小子一个‘胆固醇’就把其它酒楼的厨子给比了下去,真可谓是出奇制胜啊。”

    略有耳闻?

    李奇瞥了眼左伯清,心里暗想,你怕是把整件事的经过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了吧。还给我装嫩,不过这左伯清在太师府尚能有一席之地,而且那些蔡老货好像对他也十分看重,但是他为何对这大官人唯命是从,看来这人是大有来头啊。

    “这还是全靠左大哥出手相助。在下才能侥幸胜出。”

    李奇先是给左伯清递去两道感激的目光,忽然话锋一转,道:“但是大官人说是出奇制胜,我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关于胆固醇。我说的句句属实,不曾有半句虚言,而且这养生学说白了,也是为了大家好,更何况我的那道炖豆腐也不差。”

    左伯清点头道:“不错,即便是论厨艺,李师傅也不在其他人之下。”

    那大官人呵呵一笑道:“那我问你,你是从何得知这‘胆固醇’的,别告诉我,你又是小时候玩泥巴玩出来的。”

    “这当然不是。”

    李奇讪讪一笑,道:“因为我的母亲是一名大夫,这胆固醇和那养生学都是她教我的。”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上次蔡京也问过他一次,因为这个问题的确很难去解释,所以他很是无耻的搬出他的母亲来背这口黑锅,反正这世上又没人能够找到他母亲。

    “你父亲是一个厨子,你母亲又是一个女大夫,你家里还真是能人辈出啊。”那大官人苦笑道。

    李奇呵呵笑道:“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呗。”

    那大官人哈哈大笑两声,又问道:“那依你所见,我又有什么食物是不能吃的。”

    李奇嘿嘿笑道:“大官人红光满脸,光彩照人,正值壮年,当然是百无禁忌,身体倍棒,吃啥啥香,只要不要暴饮暴食,应该没啥问题。”

    “你小子这张嘴比你的厨艺可厉害多了。”

    那大官人楞下,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忽然一脸正色问道:“那你母亲有没有告诉你,如果是血气不足的人,应当吃些什么?”

    李奇一愣,答道:“这个还得分男女。”

    “女人。”那大官人干脆道。

    “你夫人?”李奇八卦道。

    那大官人斜瞥他一眼,道:“你小子问的也太细了吧。”

    嘿嘿。莫非是小"qing ren"。

    李奇讪讪一笑道:“其实我只想问这人多大年纪,这其实也非常重要。”

    那大官人听了,也觉得有些道理,点头道:“三十左右。”

    肯定是"qing ren"。

    李奇暗自肯定后,立马装无知了,嘿嘿笑道:“这身体不舒服,你应当去问大夫,问我一个厨子,是不是有些不妥了。”

    那大官人笑道:“有道是良药苦口,但是若是有不苦口的良药,当然是择优取之。”

    这马屁倒是拍的不错,好吧,就给你支两招。

    李奇故意装作思考了一会,然后道:“可以做些莲藕木耳老鸭煲糯米红枣粥山药栗子猪肚煲试试看,但是因为我不知道你说的那女人具体是因为什么才血气不足,所以也不敢说就一定能好,我只能保证,这些食物不对她造成伤害。”

    “这就行了。”

    那大官人点点头,道:“这样吧,你待会把这些菜的做法告诉伯清,若是有用的话,我必定重重赏你。”

    赏我?不会又是写几个字了事吧。

    李奇已经没有上次那般兴奋了,淡淡回了一句,“那可就多谢大官人了。”

    那大官人岂能不知他的心思,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手指忽然往房梁上一指,道:“你这两幅上联也挂了这么久了,我看也差不多了,免得别人还当我大宋无人才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