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意外中的强吻-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五十八章 意外中的强吻

第一百五十八章 意外中的强吻2017-11-10 21:14:15Ctrl+D 收藏本站

    

    在吃东西方面,蔡绦和他父亲唯一像似的,那就是专一。

    蔡京喜欢吃蟹黄包子和鹌鹑,而且还百吃不厌,而蔡绦则是喜欢吃羊肉,没有羊肉上桌,他连筷子都不想动。

    李奇随便弄用羊肉炒了几道小菜打发了他,便准备赶回醉仙居去了,他其实真的很忙的,但是他知道,自己浪费这点时间,那封宜奴可就有的受了。

    也不知道他们俩进行到哪一步了。

    走在路上,李奇还在YY封宜奴和蔡绦在房间里面那些有的没的龌蹉事,一副副结合岛国大片的情景不断的在他脑海里闪现。

    “李师傅,李师傅。”

    正当李奇想的正入神的时候,忽听得后面似乎有人在叫他,转头一看,见是一个小丫鬟正朝着便跑来,后来还跟着一顶红轿子,那丫鬟正是封宜奴的贴身丫鬟柔惜。

    靠!这么快就出来了,那蔡绦行不行啊。

    李奇心中很是疑惑。

    不一会,轿子就来到了李奇的跟前,里面传来封宜奴的声音,“李师傅方才不是说空闲的很吗,如今怎地走的这般快。”

    “哦,我是准备赶回醉仙居交代点事情,然后回来帮你和二爷做夜饭了。”

    李奇嘿嘿一笑,满脸八卦道:“对了,封行首,你咋这么快就出来了?”

    “那照李师傅的意思,我应当什么时候出来?”

    声音很是妩媚。

    李奇一个哆嗦,道:“这个---恐怕得看蔡二爷的状态---哦不。应该是蔡二爷的心情了。”

    “哼。”

    封宜奴虽然听不懂李奇这话意思,但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直接道:“李师傅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见识下那揩油舞?”

    蔡绦呀蔡绦,亏你混了这么久,完全跟我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你千方百计想留住封宜奴,可是人家非但不领你的情。反而送上门来让我揩油,做男人难,做一个出sè的男人更难啊。

    李奇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嘿嘿笑道:“明rì吧,对了,你家住在哪里?”

    “你问这个作甚?”

    “当然是去你家里教你跳舞啊。你知道的,我现在还是寄人篱下,没有地方招待你,若是你不愿意的话,那咱们就来太师府学吧,反正太师府这么大,也不差这点地方,你看如何?”

    “柔惜,你告诉他。”

    封宜奴说着就坐着轿子离开了,看样子她今天是被李奇气的不轻。

    李奇从柔惜口中得知封宜奴的住址后。吹着口哨来到了醉仙居,这还刚到正午,醉仙居的生意就异常火爆,银子可是哗啦哗啦的流了进来。

    但是,翡翠轩的安静。却让李奇感到有些不安,找到吴福荣,问道:“吴大叔,最近对面有什么动静吗?”

    吴福荣摇摇头,皱眉道:“说来也奇怪,我听人说。最近那蔡员外整rì待在翡翠轩,连门都不出。”

    “是吗?”

    李奇皱了皱眉,这也太不寻常了,道:“那他身边的黄文业呢?”这人一直很少开口,但是却总是跟在蔡敏德身边,而且蔡敏德对他似乎也非常看重,所以李奇对这个人也是比较担心。

    吴福荣摇摇头道:“这老朽就不知道了。”

    李奇挠挠头,道:“吴大叔,最近我得加紧准备那周岁宴的事情,这店里的事就全得拜托你了,还有,多派几个人去翡翠轩盯梢,除了蔡敏敏以外,那个黄文业也不能放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要立刻告知我。”

    吴福荣点头道:“哎,老朽晓得。”

    李奇嗯了一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至于是什么,他又不清楚,他如今最担心的,就是蔡敏德利用他筹备周岁宴的这段时期,从中搞鬼。轻叹一声,忽然又想起玻璃一事,忙道:“对了,吴大叔,你最近留意一下,城内有没有哪家瓷器琉璃作坊要卖的。”

    吴福荣一愣,道:“琉璃作坊?你打听这个作甚?”

    李奇神秘一笑,道:“这个到时咱们再详谈,你帮我留意下就行了,好了,我先去厨房了。”

    吴福荣一看李奇这表情,心里又习惯xìng的兴奋了起来。

    翌rì。

    李奇骑着淡定驴来到东城的榆林巷,询问了几个人,然后来到了一栋二楼高的小阁楼面前,虽然比起太师府和秦府来,这阁楼确实有些小,但是却非常jīng致,而且后面就是汴河那美丽的风景,真是居住的好地方。

    李奇嘴角一扬,看来这封宜奴品味倒是不低呀。

    封宜奴似乎也早有准备,那开门的下人问清楚李奇的名字,就直接带着李奇进去了,连通报都省了。

    屋内宽敞明亮,干净整洁,以红sè为主调,陈设虽简单,但是那些壁画桌椅可都是最上等的。

    此时,封宜奴正坐在上座,两排站着十余个丫鬟。

    rì。用不用这么大的阵仗呀,老子又不是sè狼。

    李奇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然后笑道:“李奇何德何能,封行首用叫这么多人来迎接我,我心里真是惶恐不安。”

    封宜奴微微笑道:“李师傅如今可是蔡太师身边最宠幸的厨子,我可不敢怠慢了,请坐。”

    宠幸?

    这话怪邪恶的。李奇刚一坐下,又听得封宜奴道:“李师傅真是多才多艺,不仅会做菜吟诗,还会编舞谱曲,令我好生钦佩。”

    李奇手一摊,笑道:“技多不压身吗,大家都是混口饭吃。”

    封宜奴手一伸笑道:“那就请李师傅为我等展示下你那揩油舞。”

    李奇羞涩道:“那---那你能不能让这些丫鬟先退下去?”

    “这是为何?难道这舞不能让人看么?”

    “这倒不是,不过这种舞必须两个人搂着一起跳。但是你知道的,我这人一向视名节如xìng命,这要是传出去了,那多不好啊。”李奇难为情道。

    封宜奴惊道:“搂在一起跳?这---这成何体统?”虽然她也知道跳舞难免会有身体接触,但是李奇可是一个男人啊。

    李奇叹道:“我原本是安排女人和女人跳的,但是如今世上只有我一个人会跳这种舞,真是好生为难啊。”

    封宜奴一愣。妩媚一笑,道:“听李师傅这话,莫不是想和我跳?”

    李奇很是勉强的点了下头。

    “你想的倒是挺美的。”

    封宜奴嘴角一扬。手往李奇的对面的一个丫鬟一指,道:“你出来和李师傅跳。”

    想用个丫鬟打发我?做梦吧。

    李奇面sè一变,起身道:“既然封行首不愿跳这舞。那就算了吧,用不着拿丫鬟出来敷衍我,等下我叫人把曲谱送来,你弹曲就行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这舞步是跟着这曲子来的,若是你到时出了什么失误,那我可不会承担,你自己去和二爷解释吧。”

    封宜奴恨的牙痒痒的,她自然知道这次周岁宴来的宾客可都是些什么人,到时真的出丑了。那以前的努力,可就都化为泡影了。眼眸一划,抛了个媚眼给李奇,娇嗔道:“李师傅休要动怒,宜奴只是因为今rì身子不适。行动不便,还请李师傅谅解,你教会这丫鬟,她再教我,也不会耽误李师傅的事。”

    死妖jīng,想用美sè来诱惑我?哼。当我李奇是什么人,不脱光光的女人,对老子是没有吸引xìng的。

    李奇轻咳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等封行首身体好了,行动便利了再练吧,不过希望封行首能够早rì好起来,毕竟周岁宴的rì子是越来越近了。”

    封宜奴面sè又是一变,喝道:“李奇,你不要得寸进尺。”

    哟!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那就看谁更硬。李奇拱手道:“告辞。”说着转身就走。

    封宜奴懵了,牛B的人物他见过不少,但是像李奇这么牛B的,那还真是第一次。忙抬手叫道:“李师傅且慢。”

    李奇转头过来,好奇道:“封行首还有事么?”

    封宜奴粉拳紧握,犹豫的一番,才点了点头道:“这个---那好吧,还望李师傅能够指点一二。”

    早就该这样了吗,浪费老子的时间。

    李奇点点头,道:“你放心,这舞跟你以前跳的不一样,用不着上蹿下跳,费不了多少力气。”

    上蹿下跳?

    封宜奴气的直翻白眼。

    “对了,我们在哪里跳?”

    “就这里。”

    “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不好吧?”

    “我一个女子都不怕,李师傅还怕甚么?”

    “那--那好吧,还请封行首先站起,坐着跳舞,我可不会。”

    封宜奴瞪他一眼,然后走上前来,忽见李奇上前一步,微微弯腰,一手置于背后,一手平着伸了过来。楞道:“你干什么?”

    李奇郁闷道:“这是揩油舞的邀请姿势,你要做的就是把手放在我的手上就行了。”

    封宜奴双眼一睁,眼中闪过一抹无奈,轻咳一声,道:“柔惜,你留下来,其余人都下去吧。”

    李奇听到这话,嘴角一扯动,差点没笑出声来。

    待人走后,封宜奴才缓缓把手搭在了李奇的手上。

    细腻,柔若无骨。

    极品!

    李奇情不自禁的用食指挠了挠封宜奴的掌心。

    封宜奴猛地一缩手,怒道:“你干什么?”

    汗!没想到古时候的jì女都比后世的要含蓄些。

    李奇满头大汗的解释道:“这个,哦,这个也是揩油舞邀请必备礼仪。”

    封宜奴黛眉一皱,狐疑的瞧了他一眼,道:“我看这礼仪就不必了。”

    “封行首果然是行家,一眼就瞧出了这破绽来,如今想来。这动作的确有些多余了,改,一定得改。”李奇点头称道。

    说着他又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封行首小心翼翼将手放了上去,问道:“接下又当如何?”

    “麻烦你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封宜奴挣扎了下,还是把手放了上去,头却撇到另一边。

    李奇很老实的说道:“封行首别紧张,等会我的手会放在你的腰间。放心,放心,只是做做样子。”

    给封宜奴打了预防针后。李奇便将右手伸了过去,刚一触碰到,心里猛地一惊。我靠,想不到她竟是一个水桶腰,肉感这么强烈。忽然又感到封宜奴浑身都在发抖,稍稍向下瞥了眼,立马将手向上一挪,心里忐忑不安,rì,怎么摸到臀部去了,看来是生疏了。趁着封宜奴彻底爆发前,他立刻摆正姿态。很是专业的讲起的舞步。

    封宜奴毕竟是内行人,边听边琢磨,感觉这舞还是有可取之处,不像是李奇乱编出来的。

    待封宜奴记住前五步后,李奇便和她练了起来。

    李奇原以为这封宜奴好歹也是专业人士。不会想白浅诺那样,可惜……哎哟,你干嘛踩我的脚啊!”封宜奴吃痛道。

    李奇这第一步刚迈出去,就直接踩在了封宜奴的脚上。

    “我不是说了吗,这一步,我进你退。”李奇无语道。

    封宜奴也是恼火。道:“我退了呀。”

    “大姐,你退这一小步跟不退有什么差别。”

    “你不早说。”

    “好好,咱们先来遍慢的,你看着我的脚退,大概应该后撤多少……啊,我的脚。大姐,这应该是并拢,你干嘛把脚伸过来。”

    “哦,对不起,我忘记了。”

    李奇看她眼中尽是笑意,心想,好啊,跟我玩这套,看谁玩的过谁。

    “哎哟,你故意的。”

    “没有啊,是你走的不对。”

    “我怎地走错了,你方才明明就是这么说的。”

    “那可能是我说错了。接下来是旋转动作,你注意了。”

    砰!

    “哦谢特,谁---谁叫你抬着脚转的,你以为是挑芭蕾啊,我的肚子啊,你丫也忒够狠了吧,用这么大力。”李奇捂住肚子叫道,刚才封宜奴旋转的时候,忽然抬着一只脚来,正中他的肚子。

    封宜奴楚楚可怜道:“你又没说清楚,我以前跳的那上蹿下跳的舞,都是这般转的,对不起啦---。”

    该死的妖jīng,我跟你没完。

    李奇挤出一丝笑容,温和道:“那封行首可得记住,下次转的时候,千万别抬脚了,这会出人命的。”

    封宜奴委屈的点点头,道:“哦,奴家知道了。”

    “那我们继续。”

    李奇与她又练习了前几个拍子,待她旋转的时候,看准时机,一脚踩在她的裙子上。

    “啊!”

    封宜奴万万没有想到李奇会来这么损的招,身体一下失去的重心,朝后倒去,但是她的手还是被李奇握住的,顺势一拉。

    两人齐齐倒下。

    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在那万分之一的几率下,李奇那火热的双唇硬生生砸在了封宜奴娇嫩的嘴唇上。

    两人同时睁大眼睛,四目相对。

    一旁的柔惜更是惊讶用双手捂住了小嘴。

    静。

    无比的静。

    天啊!你算是开眼了。

    李奇最先反应过来,心里暗自窃喜,脸上依然还是一脸震惊之sè,当真是一点风都不透,他很清楚当下只有装傻充愣了,忽然感觉右手按在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上,咦?这是什么?他下意识的揉捏了下。

    哇!好大。

    封宜奴身子一软,一口芬芳喷出。

    李奇醉了。

    但同时封宜奴也反应了过来,双手用力一推。

    陶醉其中的李奇,一时准备不足,直接摔到在地上。

    “哎哟。”

    还未等封宜奴开口,李奇趴在地上掩面哭了起来,“呜呜呜---我保留二十多年的初吻就这样被你夺走了,我不想活了。”

    封宜奴一听这话,气的头发都快竖了起来,直接朝着李奇扑了过去,“我---我和你拼了。”

    “哎哟,别抓脸啊!啊---杀人了。柔惜,快去报jǐng。”(未完待续)RQ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