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掩人耳目-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掩人耳目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掩人耳目2017-11-10 21:14:29Ctrl+D 收藏本站

    翌日——

    翡翠轩。

    “老爷,老爷,不好了。”

    蔡老三慌慌张张的来到了蔡敏德专用休息室。

    此时,蔡敏德正在和黄文业商量着待醉仙居的披萨日过后,该如何对付醉仙居的事宜,皱眉瞥了眼蔡老三,道:“什么事?”

    蔡老三喘着气道:“老爷,刚才潘楼来人了,说今早王侍郎去了一趟樊楼。”

    “王侍郎?”

    蔡敏德眉头一皱,道:“可是那秦夫人的父亲,王仲凌?”

    “正是。”蔡老三领首道。

    蔡敏德眉头紧锁,眯着眼,沉默不语。

    黄文业是也楞了楞,向蔡敏德道:“老爷,这事恐怕不简单呀。”

    蔡敏德点头道:“那王侍郎素来就不管醉仙居的事,当初醉仙居都被我搞的快关门了,他都没有出来,还有,我那时准备要对醉仙居动手前,还特意向几个在工部做事的官员询问过,原来这王仲凌其实也希望他女儿结束醉仙居,回娘家去住,而且这人好面子,不愿和这买卖人沾上关系,可是,他在这个时候跑去樊楼作甚?”

    黄文业道:“莫不是那秦夫人求他父亲出面,帮忙从樊楼弄些肉来。如今城里的肉商几乎已经被我们拉拢了过来,只剩下樊楼背后的那几个肉商了。”

    “有这个可能。”

    蔡敏德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不过樊楼上面也有人呀,许多一品大员都是樊楼的老主顾,据说当今圣上以前也常去樊楼,他一个三品大员,若是樊楼不愿意的话,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他王侍郎也拿樊楼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若是樊楼答应王侍郎了,那不就是说明他们要与醉仙居联手?”黄文业郁闷道。

    “这也不一定。”

    蔡敏德摇摇头,又朝着蔡老三道:“小三,那人有没有说,是樊老头接待王侍郎的,还是樊少白?”

    蔡老三答道:“是樊少白接待王侍郎的,据说那樊老头已经卧病在床多时,这几个月都没有出过门。”

    蔡敏德问道:“这消息可欺,”

    “应该不会有错。”

    蔡老三点头道:“樊楼里面可有不少潘楼的人。”

    蔡敏德松了一口气,笑道:“那我等无忧了。”

    黄文业一愣,忙道:“老爷,这是为何?难道樊少公子与王侍郎以前有过过节?”

    蔡敏德挥挥手笑道:“文业,你有所不知,这樊少白鼠目寸光,骄傲自满,谁都不放在眼里,和他父亲不能比,他会不会买王侍郎的账,这我不知道,但是他即便答应了王侍郎,给醉仙居供肉,但是价钱也一定不会低,这样一来,醉仙居想拿这加过利润的肉和咱拼,他如何拼的赢。”

    蔡老三咧开嘴笑道:“老爷说的是,他们这些人都不足为惧。”

    黄文业瞧了蔡老三一眼,眉头一皱,道:“老爷,咱们还须得小心谨慎才是。”

    “你说的不错。”

    蔡敏德点点头,朝着蔡老三道:“小三,你立刻派人去给盯着给樊楼供冉的那几个肉商。”

    “老爷,咱们干嘛去盯着那些肉商,不是去樊楼吗?”蔡老三纳闷道。

    蔡敏德笑道:“小三,人是会说谎的,肉可不会,你记住,我要了解的只有三点,第一,樊楼到底答没答应给醉仙居供肉;第二,醉仙居买了多少肉;第三,肉价是多少。”

    “哎,小人明白”卜人这就去办。”

    蔡老三点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蔡敏德又朝着黄文业道:“文业,你去把这消息告诉其它酒楼,让他们做好准备,一旦醉仙居从樊楼那里弄来肉,咱们再把肉价降下来一点。”

    黄文业为难道:“老爷,若是还降的话,那咱们可就得亏了。”

    “咱们亏,那醉仙居敢不赔着咱们一起亏么,相对起来,咱们就是赚了。”蔡敏德嘴角泛起一丝阴冷的笑意。

    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十树十

    同一时间,醉仙居后院的休息室内,王仲凌挺着大肚子,坐在上座,秦夫人李奇吴福荣则是恭敬的站在一旁。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王仲凌这辈子还没有低声下气,去求一个买卖人,真是丢我王家祖先的脸啊。”王仲凌拍着桌子怒道。

    说着他又恼怒的瞪了秦夫人一眼。

    秦夫人站在一旁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做声,只是悄悄的给李奇打了个眼色,示意这主意是你出的,你得站出来领这份罪。

    这夫人也真是的,有什么黑锅就让来我背,我都快成黑锅侠了。

    李奇心中苦叹一声。

    不过话说回来,秦夫人帮他被的黑锅,多得数都数不过来。

    “王叔父,您去都已经去了,现在发脾气是不是也晚了点。”李奇站出来,嘿嘿笑道。

    “你……。”

    王仲凌双眼朝着李奇一瞪,忽然眨了几下小眼睛,自言自语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轻咳一声,道:“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以后醉仙居的事,不要再来找我了,还有,你们下午去樊楼的时候,也少提我的名字,丢人。”

    日!你这胖子,自己的女儿的事,还算得这么清,真是没人性。——

    李奇心里暗自鄙视王仲凌这老货。

    秦夫人领首道:“是,女儿记住了。”

    王仲凌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朝着李奇道:“拿来。”

    李奇一愣,道:“什么东西?”

    王仲凌一听,登时一股怒气冲的那双小眼睛,变大了数倍,喝道:“三角函数的转换公式呀,你可是事先答应老夫的。”

    “哦,对对对,小侄差点把这个给忘了。”

    李奇嘿嘿一笑,急忙从袖中掏出几张白纸递给王仲凌。

    王仲凌目光急闪,结果纸来,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脸上的怒气早就飞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欢喜之色。

    这老货,方才还说的自已多委屈似的,若是没有这些数学公式,你丫会去么?看来夫人在他心中的地位,还不如这些公式。

    李奇呵呵笑道:“王叔叔,你慢慢看,这里差不多就是所有的三角函数相互间的转换公式了,上面小侄还画了图,以便您更好的去理解,哦,这叫做数形结合。”

    “不错,你这数形结合挺不错的。”

    王仲凌笑着点了点头念念不舍的又往纸上瞅了两眼,然后将纸折好,小心翼翼的放进袖子里,轻咳一声,道:“好了,老夫就先走了。”

    说着就站起身来。

    “爹爹,女儿送你。”

    王仲凌点了点头,然后和秦夫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两人刚一走,吴福荣就虚脱一般的坐在椅子上,没好气的望着李奇道:“李公子,老朽就纳闷了,你为何不跟王老爷说实话?”

    李奇笑道:“前两日,我们醉仙居都快被蔡员外给玩死了他连来看都没有看一眼,要是我告诉他,这一切都谈妥了,叫他去做做样子,他能去吗,就说昨晚吧,夫人都说醉仙居快关门,求他来帮帮忙,他都不是很愿意,要不是我那些公式,他还不一定会出手,再说,樊楼肯定有其它酒楼的耳目,王叔叔又没有做过生意,万一露馅了,那咱们岂不白忙一场。”

    “你这话倒也无不道理。”

    吴福荣叹了口气,道:“可是这事若让王老爷知道你拿他做幌子,去瞒骗蔡老狐狸,那他肯定不会饶你,你以后可得注意点。”

    “我注意什么。”

    李奇哼了一声,道:“我昨晚就说了一个三角函数,剩下的全是夫人说的,他要怪,就怪他女儿去,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骗他的。”

    “可是,这是你让夫人去说的呀。”

    “我跟夫人说的,可句句都是实话,而且我又没有逼她,她凭什么怪我。”李奇简单的一句话,就把责任给撇了一干二净。

    无冇耻。

    吴福荣后知后觉,如今他可算是看清楚李奇的真正面目了。

    昨日,李奇和樊正已经把一切都谈妥了,剩下的就只有如何瞒过蔡敏德,思想来去,李奇就打上王仲凌的注意,他一回来,就把这事告诉了秦夫人吴福荣,两人听了,自然是非常兴冇奋,然后李奇又让秦夫人去请他爹爹出山。

    王仲凌为女儿出面调解,这自然正常不过,而且王仲凌好歹也是个三品大员,樊楼即使给他这点面子,那蔡敏德也看不出来什么。

    说白了,李奇就是拿王仲凌当枪使。

    那头的樊少白其实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无非也就是演一场戏,他告诉王仲凌,可以给醉仙居提供肉,但具体还是希望和秦夫人详谈。

    说起来,整件事还就王仲凌一个人蒙在鼓里。

    下午,秦夫人李奇和吴福荣就前往樊楼去了。

    他们谈判的对象自然不是樊少白,而是樊正。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该谈的都谈好了,就剩签订合约了。当然,还有秦夫人在樊正面前许诺。

    一切弄妥后。

    樊正呵呵一笑,道:“李师傅,关于买脚店的事,可能还得等上一段日子。”

    李奇挥挥手道:“无妨,我现在正忙着弄周岁宴,且让那蔡员外再嚣张几日,等了过了周岁宴,他也就差不多了。”

    “李师傅这话是不是有些托大了。”樊少白道。

    李奇笑道:“是不是托大了,到时樊公子就知道了。”

    几人又聊了一会,然后李奇他们便告辞了。

    樊少白送走他们后,回到房里,一脸不解道:“爹爹,我真不明白你为何要这么做?如今可是他来求咱们,怎么弄得咱们求他似的。”

    其实他心里一直都不赞成这笔买卖,但是他也不敢违背樊正的意思。

    樊正叹了口气,道:“少白,你从小到大,我从来就没有要求过你什么,但是如今我恐时日无多了,你一定要答应我,在李师傅面前,要放下冇身段,与他交好,万不可与他为敌。我知道你心中不服,但是你与他接触一段时日后,你就会明白我今天说的话了。”

    樊少白不屑道:“假如他能够打败蔡员外,我便答应您。”

    樊正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