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牛排-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七十四章 牛排

第一百七十四章 牛排2017-11-10 21:14:35Ctrl+D 收藏本站

    秦府。

    “左边点,对,就是这里。”

    “哎,下面点,再下面点,对对对,就是这里,慢点,要有节奏感。”

    “李大哥,你别老是动呀。”

    “我没动呀,是你们在动啊。”

    “李大哥,还要短吗?”

    “短,再短点……咦?大娘,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个女婢经过后院的时候,见李奇坐在椅子上,季红奴和白浅诺围在他团团转,心感好奇,朝着身边的陈大娘问道。

    陈大娘也是一头雾水,不确定道:“我上次好像听李师傅说,他要剪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们还是快走吧。”

    昨rì,李奇已经从蔡府把那把刚刚制好带齿的牙剪给第一百七十四章牛排拿了回来,然后迫不及待约上白浅诺,今早来帮他剪头发。

    这长发真是困扰了他很久了,又痒,又难得洗,还得每天整,整rì感觉头上戴着罩子似的,要多难受,就有难受。

    李奇先是把他想剪的发型图给画了出来,四个面,描绘的十分细致,然后让白浅诺拿着研究,她动手能力不行,但是脑子好使,季红奴则是负责帮他剪发。

    白浅诺就一边对照着画,一边指导季红奴剪。

    两人配合的是天衣无缝。

    不过,要是让白时中知道,李奇竟敢让白浅诺帮他剪头发,估计真会找李奇拼命。

    至于秦夫人这种墨守成规的女人。连来看都没有来看一眼,眼不见为净。

    由于季红奴还是第一次剪头发,所以自然不敢剪太快,李奇也不敢催她,这可是关乎形象问题,一定得慎重行事,有时候一个地方。三人都要讨论老半天。

    结果这个头发足足剪了一个多时辰。

    剪完后,李奇立刻跑去洗了个澡,刚才那一个多时辰。真是煎熬呀,痒得不得了。

    洗完后,李奇感第一百七十四章牛排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那熟悉的短碎又回来了,激动道:“高帅富,你T娘的终于回来了。”

    李奇梳了个三七开,便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在白浅诺和季红奴面前转个几圈,一脸sāo包道:“怎么样,是不是挺帅的。”

    白浅诺笑道:“看上去挺有神的。”

    季红奴也点了点头,这头发是她剪的。李奇满意,她自然开心,至于帅不帅,她倒是看不出,只是觉得比较奇怪而已。

    李奇嘿嘿笑道:“以后。你们两个每个月都得帮我剪一次。”

    每个月剪一次?

    两女皆是一愣,面面相觑。

    这时,陈大娘突然走了过来,不自觉的瞧了眼李奇的头发。

    “大娘,你觉得我这发型怎么样?”李奇乐呵呵问道。

    陈大娘一愣,忙点了点头称好。但是眼中尽是茫然,又道:“李师傅,太师府来人了。”

    太师府?

    李奇猛地一拍脑门,道:“该死的,差点忘记了,我今天还要去给蔡老---太师做午饭了。”然后又朝着白浅诺和季红奴道:“七娘,红奴,看来我今天是无法做好吃的犒赏你们了。”

    “没关系的,李大哥,你快点去吧。”季红奴忙道。

    白浅诺也点了点头道:“你快点去吧,待会去晚了,蔡太师又得责怪你了。”

    李奇应了两声,然后就与陈大娘离开了后院……蔡太师府。

    蔡京一脸郁闷的朝着站在一旁的蔡勇道:“李奇那小子还没有来么?”

    蔡勇颔首道:“回老爷的话,李师傅刚刚已经来了,现在正厨房为老爷您做午饭了。”

    蔡京听罢,面sè才稍稍缓和一些,嘴上还是哼道:“这小子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段rì子,他就来过三次,真是岂有此理。”

    “老爷,李师傅最近忙着为了二爷筹备周岁宴,我看他也忙不过来了,不过其它厨子做的菜,也都是按照他制定菜谱去做的,应该不有差吧。”

    蔡京挥挥手道:“差多了,你还别说,这小子做的每道菜都是非常符合老夫的口味,其它厨子做的也不错,但就是没有他做的好吃,真是怪哉。不过话说回来,自从蟹黄宴过后,我这身子的确是比以前好多了,这还得全亏他呀。”

    蔡勇笑道:“老爷身子骨本来就硬朗,现在又有李师傅的帮助,老爷定当能长命百岁。”

    蔡京捋了捋胡须,呵呵一笑,刚张开口,忽听得“咚咚咚”的几下敲门声,紧接着又传来蔡绦的声音,道:“爹爹在吗?”

    蔡京一愣,道:“是绦儿呀,进来吧。”

    蔡绦进来后,向蔡京行了个礼。

    “绦儿,你怎么来了?”蔡京好奇道。

    蔡绦答道:“哦,是李师傅让我来的,他说让我来尝尝他为宴会调制的新菜式。”

    “新菜式?”

    蔡京眉头一皱,脸露诧异之sè,问道:“什么新菜式?我怎地不知?”

    蔡绦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蔡京又看向蔡勇,蔡勇忙道:“李师傅没有跟小人说。”

    “这小子就爱故弄玄虚。”

    蔡京苦笑着摇摇头,道:“那咱们就等着吧。”说着又朝着蔡绦道:“绦儿,你的邀请函都发出去了吗?”

    “都发出去了。一切都是照爹爹的意思。”

    说到这里,蔡绦突然停顿了下,又道:“只是出现了一点意外。”

    “什么意外?”蔡京楞道。

    蔡绦瞥了眼周围站着的女婢,然后在蔡京耳边小声了说了起来。

    蔡京听罢。眉头一皱,沉思片刻,道:“既然是隐相说的,那十有**不会有错了,这样吧,你待会叫人给剩下那些人也给发封邀请函去。”

    蔡绦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点头道:“哎,我待会就去。”

    蔡京嗯了一声,忽然眉头一皱。道:“既然如此,那这次宴会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免得叫人看笑话。”

    蔡绦一听这话。眉头稍稍皱了下,他可是甩手掌柜,周岁宴一切的事宜,他都交给了李奇去打理了,心虚道:“放心吧,李师傅应该懂得轻重。”

    蔡京稍稍点头,道:“嗯,这小子做事的确让人放心。”

    这话刚落,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蔡京不用问也知道是李奇来了。朝着边上的女婢打了个眼sè。等到女婢把门打开门后,李奇就和三端着盘子的女婢走了进来。

    盘子全都是用铁盖盖住的。

    四人朝着蔡京父子行了一礼。

    蔡京见到李奇一头短发,惊道:“李奇,你的头发怎地都掉光了?”

    掉光了?靠!老货,你啥眼神。

    李奇郁闷道:“太师。我这么年轻哪会掉头发呀,这是我叫人帮我剪的。”

    蔡京不解道:“你为何要剪?”

    李奇长叹一声,道:“我这几天为了宴会的事情,忙得晕头转向,连梳头的功夫都没有,所以干脆剪了。这样我也能专注准备令孙子的周岁宴。”

    蔡京听了,心里的大为的感动,道:“这些rì子的确是辛苦你了,不过你放心,若是这次宴会,你办妥了,老夫自当重重有赏。”

    真上道。

    李奇心里暗笑,嘴上却道:“能为太师的小孙子举办宴会,那可是我李奇,还有醉仙居的福分,李奇哪敢要赏赐啊。”

    “做得好,自然要赏,你无须多言。”

    蔡京又瞧了眼李奇的新发型,笑着摇了摇头,问道:“李奇,你今rì又准备了什么新菜式。”

    “哦,这菜的名字叫‘牛排’。”李奇答道。

    虽然这年头牛肉资源缺乏,但是蔡京要吃牛肉,那还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牛排?就是牛肉么?”蔡绦好奇道。

    “呃二爷说的不错,这菜就是用牛肉做的。”李奇讪讪一笑,深怕他继续问下去,忙向身后的两个女婢打了个手势。

    那两个女婢立刻将两个盘子放于蔡京父子前,然后揭开铁盖,只见里面就是一块十公分见方的肉块,和一把小刀,一个小叉。

    这也太平淡无奇了吧。

    蔡京好奇的看了眼李奇,道:“你这牛---。”

    “牛排。”李奇忍着笑意道。

    “哦,你这牛排有什么名堂?”

    “名堂?”

    李奇一愣,答道:“好吃。”

    “好吃?那我得试试。”

    蔡绦呵呵一笑,迫不及待的握这小叉,叉起那块牛肉,就准备咬。

    我去。他想干什么?

    李奇急忙阻止道:“二爷,这牛排不是这么个吃法?”

    蔡绦一愣,放下牛肉来,道:“不是这么个吃法?那怎地吃?你又不给我筷子。”

    李奇脸部肌肉抽动了几下,刚张开口,忽听得蔡京说道:“绦儿,你没看见这边上还有一把小刀了,这么大块牛肉怎么咽得下,我想李奇的意思,是让我们先把肉切开来吃。”

    聪明!不亏是大宋第一吃货,仅仅看一眼就明白了,这老货要是放到后世,绝对是个cháo老爷们。

    李奇刚准备夸奖蔡京,只见蔡京拿着小刀就去剁那块牛肉,砰砰砰的几下,蔡京郁闷道:“李奇,你这牛肉怎么切不开呀。”

    rì!你这是切吗?明明就是在剁骨头呀。

    李奇登时冒了一头冷汗,讪讪道:“太师,是你这切法不对。这样吧,我先示范一遍给你们看。”说着他又想那个还端着托盘的女婢打了一个手势。

    那女婢立刻将托盘放下,从里面端出一盘牛排来。

    其实,李奇早就料到蔡京父子可能不怎么会用刀叉,所以他特意多弄了一块,目的就是为了给蔡京父子示范。

    李奇坐在蔡京对面,摆正姿势,右手持刀,左手持叉,在蔡京父子面前比划了下,示意让他们跟着自己学。

    蔡京父子也有模有样的跟着李奇学了起来。

    接着李奇用叉子固定到牛排的一角,右手拿着刀慢慢切,眼睛却盯着蔡京和蔡绦的手,见到蔡绦直接往中间切,忙道:“二爷,切少一点,就跟我这样。”

    蔡绦诧异道:“这是为何?”

    李奇讪讪道:“呃这只是方便入口罢了。”

    蔡绦点头道:“原来如此。”

    接着李奇将一些细节解释清楚后,然后又他们跟着自己做了一遍。

    蔡京初始还觉得这样吃太麻烦了,可是学会后,倒也觉得挺有趣的,一遍看着李奇如何做,一遍学着做,不一会,他便切下一小块牛肉,学着李奇将叉子上的肉送入嘴中,刚一咀嚼,眼中jīng芒四shè,还未开口,就听得蔡绦夸赞道:“好吃,这牛排真是太美味可口了,比羊肉还好吃些。”

    哼!改rì我弄个羊排给你,你估计还得说是羊排好吃。

    李奇心里暗笑,他今天做这牛排,就是为了教会蔡京父子用这刀叉,免得到时,这俩主人都不会用,那还不让人笑掉大牙,而且从今天开始,这牛排就不能叫西餐了,应该称为中餐。

    蔡京也点头道:“不错。这牛排看上去平淡无奇,原来肉汁和肉香都在里面,口感也非常鲜美,对了,你这牛排是怎么做的?”

    李奇一边切一边答道:“我先是把牛肉用葱末姜末料酒以及蜂蜜等一些配料腌制,然后再去煎。”

    蔡京见李奇一边一切,还一边跟他说话,举止异常优雅,范儿十足,于是也跟着学了起来,一边切,一边点头道:“你这牛排也是为了宴会准备的吗?”

    这话刚说完,他就得意的叉起一块牛肉放入嘴中,那是一脸惬意啊!

    李奇点头道:“不错,不过这只是其中一道菜罢了。”

    蔡绦也是一边切,一边问道:“李师傅,现在离小儿的周岁宴就只剩下四天了,你准备的怎么样呢?”

    “已经全都准备好了,后天再彩排一次就可以了。”

    “彩排?”

    李奇解释道:“哦,彩排的意思就是让那些女婢适应下场地,照流程练习一遍,尽量保证当天宴会上不要出错。”

    蔡绦一听,一个劲的点头道:“不错,应当如此,应当如此啊!”

    这话刚落音,忽听得“叮”的一声轻响。

    蔡绦低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中,盘内的牛排已经被他消灭干净了,这点肉根本就不过瘾,他轻咳一声,道:“李师傅,你叫人再给我拿块牛排来。”

    李奇一愣,道:“不好意思,我只准备了这么多?”

    蔡绦不悦道:“这是为何?难道府中就这点牛肉?”

    “哦,不是。”

    李奇摇摇头,如实道:“因为太师不宜多吃,所以我只准备这么点。”

    这小子竟然还防着我偷吃?蔡京一听这话,立刻瞪了李奇一眼,他心里方才还在想着,若是让李奇再拿一块牛排来,李奇会不会答应,现在好了,彻底杜绝了他这个念头。

    李奇低着头,自当没有看见。

    蔡绦也明白李奇的意思,点点头道:“这样吧,我这刀叉还用的不是很好,待会你来我院里,再详细的跟我讲解一遍。”

    虚伪。忒TM虚伪了。你用的还不是很好?MD,就属你吃的最快了,我看你比我还熟练了。

    李奇和蔡京同时鄙视蔡绦的用心。RQ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