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烤鸭与汉堡(二合一大章)-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八十八章 烤鸭与汉堡(二合一大章)

第一百八十八章 烤鸭与汉堡(二合一大章)2017-11-10 21:14:53Ctrl+D 收藏本站

    李奇和马桥站在醉仙居门前,目送着赵菁燕那一瘸一拐的背影,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方才赵菁燕要走的时候,李奇想给她雇一辆马车送她回去,赵菁燕原本也答应了,可是马桥那厮忽然说了句什么‘学武之人,小小痛苦算的了甚么’。那赵菁燕本来就被马桥弄得灰头土脸的,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能再被马桥看不起了,果断的拒绝了李奇的好意。

    李奇不是什么学武之人,也不懂那些玩意,他只是觉得为了一点面子,让自己的脚趾头受罪,这还真是不划算。

    “啧啧,这赵姑娘的xìng子倒真是适合学武的,虽然比起我师妹来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但是的确是个好料子,不该就是太自以为是了点,可惜,可惜。”

    等到赵菁燕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后,马桥忽然一声长叹道。

    可惜你妹!论自恋,谁能比得过你马桥啊。

    李奇没好气的瞧了他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方才下那么重的脚,人家会受这罪么。”

    马桥哼了一声,道:“这个原因,我已经解释过了,我不想再解释了。”

    靠!你TM到底弄清楚谁是老板了没。

    李奇狠狠的瞪了马桥一眼,但是他也知道,高手吗,总要有一点傲气,这还是能够理解的,所以他也没和马桥去计较这些,只要这家伙,能在适当的时候出来替他挡刀就行了。又再瞧了眼赵菁燕消失的地方,叹了口气,然后回到店里去了。

    这个赵菁燕的每次出现,总是给李奇一种怪怪的感觉,按理来说,赵菁燕至始至终都没有把自己真实的身份透露给李奇,而且从她的谈话来看,傻子都知道她身份不简单。李奇应该要对她保持强烈的jǐng惕之心才是。可奇怪的是,李奇有些时候,就是把握不住,非得跟她说些真心话心里才舒坦,而且和她聊天的时候,李奇也感到十分自然舒服,真是怪哉。

    究竟这赵菁燕是敌人,还是朋友。

    李奇还真不知道。但是他心里已经把赵菁燕当做了朋友,他如今心里只希望,赵菁燕不要成为他的敌人。

    赵菁燕走了,李奇的心情却是异常的沉重,独自回到了后院的休息室,闭着眼沉思起来,脑里回想着赵菁燕方才说的那些话,表情渐渐地变得越发凝重。

    他真不知道能够预知未来,究竟是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他想改变历史吗?

    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他当然想改变历史,相信任何一个后世人,都不会想让靖康之耻在自己眼前再重演一遍。

    但是。历史就像是一个浩瀚的工程,并不是某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他这个外来的“螺丝钉”,想要主宰这个浩航的工程,又谈何容易。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他想要改变历史,那么仕途也就成为了唯一的途径。

    不过,那一屋子的jiān臣和那个天才艺术家,又让李奇感到有些心力有余而力不足。和这些jiān臣斗,那真是如赵菁燕说的那般,九死一生,但是他若不去的话,那将会死更多的人。即便他有着预测未来的本事,但是也没有绝对的把握逃过这场灾难。

    既然如此,摆在他面前的路,似乎就剩下一条了。

    可是,这种事不是说干就能干的。李奇很清楚的知道,如今他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能扭转乾坤的机会,若是这个机会不出现的话,那么他很难在这个百孔千疮的朝廷有所作为。

    “看来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奇忽然叹了口气,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过眼下,他最需要做的,就是解决蔡敏德这只豺狼,若是连一家酒楼的他都摆不平的话,那还谈什么改变历史。

    到厨房里看了看,李奇便带着马桥前往了太师府。

    他现在一切都准备妥当,只差几个厨子了,吴小六几人如今忙的昏天暗地,根本就抽不出手来,虽然樊楼能为他提供足够的厨师,但是他可不敢完全信任樊楼,所以只能像太师府借人了,反正太师府从不缺厨师,而且关于这一点,他是早有预谋的,在筹备周岁宴的时候,他就在一直观察那些厨子,也在暗地里,培养出一批自己的亲信。

    刚进大门,正巧碰到蔡勇,李奇忙上前打了招呼:“蔡管家,准备出门呐。”

    蔡勇拱了拱手,点头笑道:“李师傅是来找老爷的么?”

    李奇笑道:“哦,我想找太师借几个人。”这些事,他知道根本瞒不过蔡勇,索xìng如实相告,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蔡勇一愣,好奇道:“借人?李师傅,你要借什么人?”

    李奇如实道:“小店最近碰到一些困难,所以我想从太师府借几个厨子救救火。”

    “原来就这事呀。”

    蔡勇笑道:“这些小事,就无须劳烦老爷了,我待会与你去趟厨房便是。”

    如今李奇在太师府的地位可是大不一样了,这点事对他而言,还真不算个什么事。

    李奇忙拱手笑道:“那可就劳烦蔡管家了。”

    “哪里,哪里。”

    蔡勇笑了笑,忽然眼中闪过一抹光芒,眉头一皱,手一伸,道:“李师傅,能否借一步说话。”

    李奇一愣,不明其理,微微点头,然后朝着马桥道:“你在这里等我下。”说着他便与蔡勇来到墙边。

    “李师傅,请恕蔡某多嘴问一句,你来借厨子可是为了对付翡翠轩?”蔡勇眉头紧锁道。

    他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他和蔡敏德还有联系?不可能呀,蔡敏德以前在太师府也是一个厨子,他蔡勇堂堂太师府大管家,岂会跟一个厨子有交情。

    李奇长眉微皱,踌躇不定。

    蔡勇瞧了他一眼,道:“李师傅无须担心,我只是问问,别无他意,若是李师傅不愿意说的话,那也无妨。”

    这招以退为进。倒是让李奇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这蔡勇平时对他还算是不错,一直以来,也都尽力帮他,从未在他面前摆什么大管家的架子,而且李奇知道,以蔡勇的才智,既然他开口了。那么他对这件事肯定有所了解。讪讪点头道:“蔡管家说的不错,的确有这个原因在这里面。”

    蔡勇见李奇对自己坦诚相对,脸上露出一副欣慰的笑容,道:“李师傅,蔡敏德是从太师府出去的,你是知道的。”

    李奇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

    蔡敏德接着道:“不瞒你说,当初他在太师府的时候,我就不太喜欢这个人。我也知道,他绝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把他赶尽杀绝了。”

    李奇听得是迷迷糊糊,苦笑道:“蔡管家,想必你也知道,我可是一直规规矩矩的,是那蔡敏德处处要与我作对。”

    “这我知道。”

    蔡勇点头道:“但是你可知道,为何当初蔡敏德在太师府私藏金碗,却没有受到什么责罚,只是被赶出了太师府。而且,他又立刻能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

    李奇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他只知道蔡敏德是因为在太师府手脚不干净,才会被赶出太师府,可是他没有想到蔡敏德下手这么黑,竟然敢偷金碗。这金碗可都是蔡京用的呀,胆子也忒大了。

    蔡勇低声道:“那是因为他深受蔡爷的青睐,当初也是蔡爷替他求情,才免去了责罚,而且也是蔡爷帮他。他才能混到今天这地位。虽然如今蔡爷随军出征了,但是你还得给他留几分薄面啊!不然我怕到时他会为了这事,迁怒于你。”

    李奇知道蔡勇口中所说的蔡爷就是蔡京的大儿子,蔡攸,如今和童贯一起,正在攻打辽国,不过这家伙是一点军事常识都没有,由这种人领军,败局已定啊。

    这人的才智,远不如他老子,但却也是一个狠角sè,李奇在太师府也听说过关于这蔡攸的一些流言,这蔡攸似乎和蔡绦不怎么友好,而且他护犊子心极重,一向都是帮亲不帮理,最重要的是,蔡攸如今是深受宋徽宗器重,是个极难对付的角sè。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李奇感到一阵头疼,他现在的敌人已经够多了,若是再冒出一个蔡攸来,那可真是四面楚歌,好在他也没有想一举击溃蔡敏德,因为凭借翡翠轩的实力,想要完全打败他,也并非易事。但转念一想,既然如此,我得尽快削弱蔡敏德实力,不然等到蔡攸回来,恐生变数啊。感激道:“多谢蔡管家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蔡勇点点头,笑道:“李师傅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处理妥当的。”

    李奇和蔡勇又聊了一会,便一同来到了厨房,人选,李奇早就想好了,所以很快,他便选出了十个厨子来。

    人选好后,李奇又为了蔡京做了几道营养丰富的小菜,然后便带着十个厨子赶去了西郊,他如今可得跟时间赛跑,因为蔡敏德只跟那些肉商签了两个月的合约,他可不想错过这个良机。

    来到庄园。

    “师妹。”

    马桥见到鲁美美,立刻撇下来李奇,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这还真不是一个称职的保镖。

    李奇无奈的摇摇头。

    鲁美美给了马桥一记白眼,来到李奇面前,道:“李师傅,鸭子现今在后院,你现在要去看么。”

    李奇点点头,道:“今rì可就得劳烦你们了。”

    鲁美美道:“李师傅,你太客气了,你给我和师兄吃住,我们能为你做点事,我们高兴还来不及了。”

    “你真应该把你这想法与你师兄好好说道说道。”

    李奇苦笑一声,朝着后院走去。

    鲁美美一愣,双眼立刻朝着马桥一瞪。

    马桥慌了,忙道:“师妹,你千万别听他的,我可是一直恪尽职守啊。”

    鲁美美没有理他,跟着李奇走去。

    李奇让樊楼准备这么多鸭子,自然不是准备当个养鸭户,很明显,他是准备制作běijīng烤鸭。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běijīng人,对这běijīng的烤鸭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他这烤鸭的本事,也是他老爸手把手教他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烤鸭的功夫依然还是不如他父亲。

    不得不感慨一句,姜还是老的辣呀。

    不过,在这年头。李奇烤鸭的功夫,那还是一览众山小。

    其实在北宋,已经有烤鸭了,而且技术也比较完善了,可以说是běijīng烤鸭的始祖,但是,李奇却拥有更加完美的技术,也更加科学化,所以他很有信心他的烤鸭能够卖得大火。

    李奇来到后院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番这群鸭子。挑出几只稍微瘦点的鸭子,扔给那几个厨子,说给他们今晚当夜宵。

    这很明显是告诉他们。今夜你们就别想早睡了。

    那十个厨子也都习惯跟着李奇开夜车了,憨厚的笑了笑,毫无异议。

    李奇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立刻让那十个厨子和鲁美美开始屠杀这些可怜的鸭子,另外还叫如今那些住在这庄园里的酒保去厨房烧水。

    仅仅是宰杀这些鸭子,就足足花了两个时辰。

    宰杀完后,自然就是煺毛了。

    而煺毛的关键,在于水的温度,过热。会影响鸭子本身的味道,过冷,毛又烫不掉,李奇在水烧沸前,把双手往冷水里面浸泡了一下。然后试了下水温,见不是烫的下不去手,才把手伸进去,快速的搅拌,等到水不烫手了。他才抽回手来,示意可以开始烫鸭毛了。

    烫好后,李奇把煺毛的工作交给了那些女酒保,毕竟煺毛,讲究的轻快,细心,不仅鸭毛要煺得干净,鸭皮面还得不破不损,女人做这事,是再适合不过了。

    煺毛完毕后,接下来了就是掏膛了,这步骤比较复杂,李奇先是让那十个厨子在一旁看他弄一遍。

    只见他准备了一把刀,一些十公分长的小木头,还有一个中间是一个大竹筒,竹筒的一头接着一个小竹管,另一头则是插着一根木头,十分古怪。

    那些厨子也是身经百战,但是李奇准备的这些东西,不免让他们感到十分好奇。

    李奇拿出一只光秃秃的肥鸭来,然后用刀割开喉咙,掰开鸭嘴,拉出鸭舌,然后他把那小竹管从喉咙裂开处插入,一手按住竹筒的木制把手,用力向下一推。

    只见鸭子的身体一下子就鼓了起来。

    众人见状,无不倒抽一口冷气。

    原来那个大竹筒是一个简易的打气筒,而且李奇可不是往鸭肚子里充气,他是在往皮里肉外的脂肪层充气。

    充了七八成后,李奇撤出小竹管,一手捏紧鸭脖子,将其拗至鸭肚下,避免走气。

    然后将右手的食指捅入肛门内3~4厘米,把食指向上弯曲,勾住大肠的尾端,拉断大肠与肛门的连接处。然后,将右鸭膀往前搬,用左手卡住,用右手持刀,在其右膀下割开一条3~5公分的刀口。将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从鸭膀下的刀口伸进去。拉出食管及气管头。再把拉出的食管缠绕在左手食指上,拉紧。同时,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伸入鸭腔,从上至下勾断鸭腔与内脏连接的软组织,再勾住鸭胗,左手与右手同时用力,拉出内脏。右食指和中指再伸入鸭腔内。在贴进脊椎的两侧。取出肺叶。

    待把里面掏空后,李奇又用早准备好的小木头,捅入鸭腔内,把木头的下端放置在脊椎骨上,以立式稍向前倾斜,稳住以后,向后拉,卡入胸骨中,使鸭体撑起。

    这一系列动作,真是如水银泻地一般,看得那十个厨子是如痴如醉,原来鸭子还可以这样弄。

    接着就是往鸭内腔灌水,清洗里面的血渍,然后烫皮打糖sè,就是把鸭子放在热水里面搅几下,然后再将均匀的糖水淋上去。

    接着他又让那厨子学着做,他在一旁指导,弄好的鸭子,他便叫人把鸭子挂在yīn凉通风处。

    因为这些鸭子都得晾上十几二十个小时,所以李奇也没有坐在那里干等,他开始带着鲁美美和那些厨子制作第二样食物了,那就是汉堡。

    这一次,李奇是想要彻底瓦解蔡敏德与其它酒楼的联盟,从而一举击败蔡敏德。所以仅凭烤鸭,还是不保险的,所以他打算中西合璧。

    对于李奇而言,汉堡的制作,相对来说就简单的多了,因为关于汉堡的配料,在周岁宴的时候,他就已经都弄出来了。而且当时周岁宴上的糕点,也有一些与汉堡类似,所以那些厨子上手也比较快。

    当然,李奇做的汉堡是根据北宋人的口味做的,汉堡的馅他也是选用腌制的羊排,至于其它的馅料,他没有独断,而且和这些厨子商量后,才决定下来的。当然,nǎi油是必不可少的,这年头的牛nǎi真是物廉价美。不用真是浪费,而nǎi油也成为了汉堡的关键所在。

    汉堡制作完后,已经快四更天了,李奇让他们马上去休息,明天就要开始烤鸭了。

    他也没有赶回秦府,直接在这里住下了。

    次rì一大早,李奇就和众人准备烤鸭的前的一些事宜,木柴可是关键,李奇选用的是秫秸。

    关于烤炉。他也在筹备周岁宴的时候,也已经准备好了,他选用的烤鸭方式,是用挂炉烤,其原理就是靠炉壁的反shè作用将鸭用明火烤制而成。

    控制火候。观察烤鸭在炉里面的状态,是烤鸭最最关键的一步,李奇没有将这技术告诉那些厨子,而且教给了鲁美美,以及几个比较机灵的酒保。

    经过一整rì的努力。李奇终于把烤鸭给弄了出来,他立刻叫人去邀请樊少白来此,毕竟樊楼是以加盟的方式加入醉仙居,你总不可能连产品都不给人家看吧。

    翌rì清早,樊少白就赶到了西郊的庄园内,看来他的确是很想见识见识,李奇究竟准备了什么菜式。

    至于樊正,因为路程太远就没有来了,不过樊少白却带了另一个人来,那就是樊楼的大厨,汴京第一厨娘,张chūn儿。

    李奇见了,心里暗笑,看来这樊少白也不是一个草包,还知道带个行家来。

    “樊公子,张娘子。”

    “李师傅。”

    三人相互行了一礼。

    樊少白游目四顾,哈哈笑道:“李师傅,你现在可比我等富有多了,光这住的地方,就比寒舍大上好几倍。”

    李奇谦虚的笑道:“哪里,哪里。这一切全蒙太师厚爱,李奇真是愧不敢当。”

    张chūn儿眼中闪过一抹嫉妒之sè,但是她也知道,即便周岁宴让给她搞,蔡京也不可能会把这庄园赏给她的。

    李奇微微瞥了眼张chūn儿,呵呵笑道:“两位屋内请。”

    进到屋内,李奇立刻吩咐人上烤鸭和汉堡,他借着这空隙,又朝着樊少白问道:“樊公子,你们那边准备的怎么样呢?”

    樊少白点头道:“八家脚店全都重新装潢了一遍,也都是按照李师傅的要求去做的,只要你的菜到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开张。只是如今狮子楼似乎已经得知了消息,如今正拼命的往外面销肉。”

    “这个无妨。”

    李奇呵呵笑道:“他们跑不掉的。”

    樊少白笑道:“李师傅似乎永远都这么自信。”

    李奇也不矫情,点头道:“信心是建立在实力上面的。”

    就在这时,两个女婢将烤鸭和汉堡端了上来。

    张chūn儿见那鸭子,sè泽枣红,外皮光亮,登时面sè一惊,道:“李师傅,你这烤鸭是如何做的,为何如此红亮,就跟刷了一层红漆上去一样。”

    你当我傻呀,这秘密告诉你了,我吃啥去。

    李奇讪讪笑道:“小小伎俩,不足挂齿,你们还是快尝尝吧。”

    张chūn儿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个问题是够挺白痴的,讪讪一笑,没有再问。

    樊少白看了眼那汉堡,好奇道:“李师傅,这是啥玩意?”

    “哦,这是我研制的包子,名为汉包。”

    “汉包?这名字倒是挺奇怪的。”

    李奇解释道:“这名字的含义,就是想告诉别人,这包子是我们汉人做的。”

    樊少白登时恍然大悟,哈哈笑道:“这名字好。”说着就拿起一个汉包,咬了一口,当真是酥脆香甜,美味无比,而且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味,他一边吃,一边一个劲的点头称赞。

    张chūn儿见樊少白如此大的反应,心感好奇,切下一片鸭肉来,放入嘴中,眼中jīng芒一闪,点头道:“这鸭肉入口即酥,味道香甜,油而不腻,李师傅的烤鸭可谓是冠绝整个汴京。”

    “张娘子过奖了。”李奇淡淡笑道。

    樊少白又尝了尝鸭肉,美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心中是底气倍增啊,哈哈一笑,道:“相信有了李师傅的烤鸭和汉包,那蔡敏德就不足为虑了。”

    语气中破天荒的带有一丝恭敬。

    李奇笑了笑,道:“若是两位对这两道菜没有异议的话,我打算每天就八家连锁店一起开张。”

    “好。忍了这么多天,也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樊少白一拍桌子,豪气万分的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