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棘手-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二百二十二章 棘手

第二百二十二章 棘手2017-11-10 21:15:37Ctrl+D 收藏本站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封宜奴花容失色,半蹲在李师师身旁,满脸担心的问道

    日!又来这一套,老才不上当了

    李奇微微瞥了眼,见李师师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而且脸上的汗也是越来越多了,丰满的娇躯微微颤抖,心头一惊,咦?这好像不是装出来的?难道不会吧,给点面行不,皇帝让我来帮你调理身,这才第一次,你就这样,你摆明就是在耍我呀完了,完了,这次真是死定了

    “师——师姑娘,你——你没事吧?”李奇紧张道

    封宜奴双目一瞪,道:“你还傻站在那里作甚,还不快过来帮忙”

    “哦哦哦”

    李奇忽然醒悟过来,忙点了几下头,可是刚上前两步,他又停了下来,讪讪道:“呃我只是一个厨,这种事应该找郎中吧”

    封宜奴如今是方寸大乱,哪里还想那么多,急道:“皇上让你来,就是来帮姐姐调理身的,这可是你分内的事,你怎能袖旁观”

    李师师忽然抬起,细声道:“妹妹,你别担心,这都是老毛病了,过一会儿就会好”

    李奇如今也是左右为难,他自然不希望李师师有事,但是他也无计可施,只能求佛祖保佑了

    过了一会儿,李师师几个丫鬟的伺候下,黛眉渐渐舒张开来又喝了一小杯茶水,轻轻吁了一口气了,终于挺了过来,封宜奴在一旁细心的替她擦着脸上的汗珠,看得出,她和李师师的关系真是亲如姐妹

    “对不起,李师傅让你担心了”李师师微微喘气道

    李奇见到好好的一个大美人被病魔折磨成这样,心下也不落忍,歉意道:“应该是我要向你说声对不起才是这本事我该做的事,但是我却无能为力,李奇甚感愧疚”

    封宜奴哼了一声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见死不救”

    李师师微微瞥了眼封宜奴目光中略带责怪之意

    封宜奴见李师师身体不适,也不敢拂逆她的意思,撇了下嘴,不再做声

    李师师也知道李奇在担心什么,微笑道:“李师傅放心,我已经没事了,你请坐\/\/\/\/”

    李奇如今哪里还有心情坐,如今他的命可是和李师师绑在一起的,李师师的病治不好的话,他的日恐怕也是如履薄冰皱眉思考了一会,快速朝着李师师胯下瞥了眼,见没有什么“异物”,心里稍稍放心,问道:“师师姑娘恕我冒犯问一句,这病是否每个月都会发作一次?”

    李师师一愣,稍稍点头,又是轻叹一声,道:“这病时好时坏,去年吃了药就没有再发作了,原以为已经好了,但是没曾想今年又——唉——,我命该如此,怨不得别人,李师傅,你也莫要太在意了”

    看来我的猜测并没有错,还真是月经不调

    李奇眉头一皱,又问道:“那你可有找郎中看看”

    李师师摇头道:“唉,想来是我病情恶化了呃,这次就连御医开的药也没多大的用”

    不应该呀,这月经不调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难道这年头的医术落后到了这种地步但是她说第一次用药似乎见了成效,那就证明这病还是能治的,为何这第二次又不行了

    李奇眉头紧锁,脑里仔细的回忆了下后世是如何治理这月经不调的,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办法来

    封宜奴见李奇一副沉思的表情,不敢去扰他,她可是见识过李奇那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也知道这人的确有些本事,心里的希望他能治好李师师的病

    过了一会,李奇忽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问道:“师师姑娘,你前面说你很久都没有出过门了,这是为何?”

    李师师一愣,不明其理,凄然的笑道:“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就妹妹与我知心,就算出门,也不知道能去哪?”

    她说的也不无道理,像她们这种名伎,平日里见的也都是一些好色之徒,连最基本的朋友都谈不上,再者说,她如今可是皇上的女人,谁敢与她亲近,而且皇上又不可能每天都来陪她,套用一句俗话,她如今就是笼里面的金丝雀

    像这种人的心情怎么能好的起来,没有得抑郁症就算不错了

    看来这就是病因所在了

    李奇稍稍点头,他记得曾听人说过,情绪异常长期的精神压抑或重大精神刺激和心理创伤,都可导致月经失调换句话说,一个女人的月经可以反映她最近一段时期的情绪怎样

    想不到我李奇还有当妇科医生的时候

    李奇心中是哭笑不得,但此时他心中对李师师已无半点恨意,有的只是怜悯,在他眼中,李师师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罢了叹道:“师师姑娘,我看你这病光靠药物还不行,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最终还得靠你自己”

    封宜奴眼中一亮,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李奇对封宜奴的怒气还未消,也不想再去惹她,所以并没有理她,又朝着李师师道:“师师姑娘,你最近是否遇到些不开心的事?”

    封宜奴见李奇对自己表情的十分淡漠,面色稍显尴尬,眼中闪过一抹落寞,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李师师摇头道:“这倒没有,你问这个作甚?”

    李奇解释道:“我怀疑你这病跟你长期的闭不出户有关,你整日待在家里,就不觉得闷么?”

    李师师轻叹一声,道:“觉得闷又如何?我也想出去走走但是出去了,烦恼反而更多了,还不如待在屋里自在”

    这倒也是,她可是大名人,这一出门,那些男人还不蜂拥而至,但是你若再这样下去那**就不好过了呀

    李奇微一沉吟,道:“你的难处我也知道,但是我希望你还是得尽量的多出去走走,呼吸下新鲜空气,看看花草鸟木心情自然也会好些,心情好了,你的病自然也会好转的,其实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保持愉快的心情是非常重要的”

    李师师诧异道:“李师傅,你是否已经找到了病因所在?”

    李奇不确定道:“我如今也只是猜测,但是你多出去走走,也不是什么坏事”

    李师师叹道:“可我又能去哪呢?”

    封宜奴道:“姐姐,要不这样,我明日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说完她又忐忑的瞟了眼李奇

    李奇没有做声,也算是赞成她的说法

    “这样也好”

    李师师点点头,朝着封宜奴道:“不过又要辛苦你了”

    封宜奴佯装不满道:“姐姐,你和我还须得如此见外么?”

    李师师淡淡一笑,递去两道感激的目光

    李奇瞧了眼李师师见其即便是笑,眉宇间似乎总是笼罩着一股愁云,心想,看来光让她出去走走,还是不行,得想办法让她开心起来才行啊

    他知道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宋徽宗多来陪陪她,但那可是皇帝呀,女人多的都数不过来,总不可能把时间全部浪费在你一个人身上心中不由的又叹了口气,看来只有另想办法了

    “李师傅,你明日若是没事,不如就一起去吧”李师师微笑道

    李奇还在思考如何让李师师开心起来,一时没有听清楚,微微一怔,道:“啊?你说什么?”

    李师师苦笑道:“我是说,我明日中午可能不会回家,你若是没事,不妨跟我们一起去”

    大姐,我很忙的呀,又没有人包养我

    李奇讪讪道:“真是抱歉,我明日还有些事要处理,恐怕就不能陪你一起去了,这样吧,你到时派人捎个信来,我把饭菜煮好给你送过去”

    李师师也没有勉强李奇,点点头道:“那又得劳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李奇呵呵一笑,忽然瞟道桌上还碗粥几乎还是原封不动的,这才想起闹了一晚上,李师师连饭都还没有吃,忙道:“师师姑娘,你还是先喝点粥吧”

    “你不说,我倒真忘了”

    李师师苦笑的轻摇头,也觉有些饿了,拿起汤勺刚准备吃,李奇忽然道:“等下”

    李师师楞了下,诧异的望着李奇

    李奇道:“这粥已经冷了,还是不要吃了,另外再盛一碗吧”

    李师师点点头,一个丫鬟立刻上来又给她盛了一碗

    或许李师师是真的饿了,很快就把那碗粥吃了,又盛了一碗,她刚准备吃,忽然停了下来,问道:“李师傅,你方才那两盅汤怎么处理呢?”

    其实相对这粥来,她更爱方才那两道汤

    李奇一愣,随即会意,苦笑道:“那汤全被我徒弟喝了,若是师师姑娘喜欢的话,我改日再给你做便是了”

    李师师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但这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稍稍点了下头,继续吃了起来

    李奇闲来无事,摇了下脖,好死不死,目光刚好与封宜奴的目光相接,但见其眼中满是愤怒委屈之色,立刻撇过头去,忽见边上那张矮桌上排放着一盘梨,眉头一皱,问道:“师师姑娘,你喜欢吃梨?”

    李师师一怔,点了下头道:“谈不上喜欢,只是偶尔吃吃”

    李奇道:“多吃水果是好,但是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这梨还是少吃为妙”

    李师师疑惑道:“这是为何?”

    “因为梨属于寒性水果,你最好还是不要吃,像樱桃橘这些温性水果倒是可以多吃”李奇解释道

    李师师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道:“这就是你的那养生学?”

    “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可愿意与我说说这养生学”

    这个李奇自然是求之不得,反正她身体好,自己就好,开始口若悬河的跟李师师讲起了这关于营养方面的知识,从中也告诫她,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李师师听得也是频频点头,看得出,她对李奇的养生学,还是比较推崇的

    一旁的封宜奴傻傻坐在一旁,听到他们俩讨论,但却插不上嘴,心里感到十分烦躁,起身道:“姐姐,我觉得有些累了,先回房歇息了”

    李师师一愣,眨了下眼睛,点头道:“那好,你先回房吧”

    封宜奴斜眼狠狠瞥了眼李奇,然后带着一脸的怒容走了出去

    待封宜奴出去后,李师师忽然叹了口气,朝着李奇道:“李师傅,我这妹妹虽然平时任性了点,但是本性不坏,而且她的身世也十分可怜,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生她的气了”

    李奇苦笑道:“我生气与否这并不重要,现在是她要生我的气,我有什么办法不过你放心,我今后会尽量避开她”

    其实他对封宜奴也感到十分的无奈,谁叫他最最最放荡的一面给封宜奴瞧见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