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咆哮吧(下)-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二百二十六章 咆哮吧(下)

第二百二十六章 咆哮吧(下)2017-11-10 21:15:42Ctrl+D 收藏本站

    这间大屋子原本没有二楼,是李奇见这屋子够高,于是在上面加了一层阁楼,这样让一楼结构看上去也比较紧凑。全文字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银子不是他出。

    可是,高衙内举目四顾了半天,发现整个酒吧内连个梯子都没有,不禁纳闷道:“李奇,我们往哪上去呀。”

    你这个白痴,一听到女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这下糗了吧。

    李奇鄙视了高衙内一眼,然后手朝大门一伸,道:“大家请跟我来。”

    李师师等三个女人,听到这二楼是专门为她们女人建的,心里自然是好奇的紧,急忙起身跟着李奇走去。

    原来上楼的梯子并没有在屋内,而是屋外,难怪高衙内找不到了。

    李奇带着她们出了大门,来到了酒吧的左侧,只见这里有着一道直通二楼的木梯,这里并没有临近街道,只有一条小道通往这里,这也满足北宋女人心里那一点小小的矜持。

    高衙内看着这道梯子郁闷道:“李奇,你这梯子为何弄的这么隐蔽,真不好找。”

    我这还不是为了防止像你这种以sè狼为荣的yín棍,要是这梯子放在屋内,你还不整rì往楼上跑。

    当然,这话可不能说出来,李奇含糊其词道:“当初就是这么设计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李师师她们如何不明白李奇的用意,纷纷笑而不语。

    几人来到楼上,迎面是一扇天蓝sè大门,门上又有一块牌匾,但见上面写着“女人屋”三个大字。

    这意思直白到连高衙内这厮都一眼就能看明白了。

    简单直白,如今已经成为了李奇的代名词,几人也都是见怪不怪了,对这名字也没有太多的异议。

    李奇朝着田木匠打了个眼sè,后者立刻将门打开。

    “请。”

    几人一来到屋内,登时都呆住了。

    但见屋内宽敞明亮。光线充足,设计风格跟一楼完全截然相反。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放在最前面的那架巨大的织布机,当然,这织布机可不能用来织布,只是用来装饰的。织布机后面是一张巨大的屏风,屏风上面是一副仕女刺绣图。

    织布机前面是一张张一小圆桌,圆桌两旁摆放的不是椅子,而是一个个秋千。有大有小,大的能坐两个人,小的只能坐一个人,而是秋千上面都镶有白sè花边,跟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秋千的两旁靠窗的座位更是别出心裁,咋一看,只见每个窗口边都“停”着一艘艘小船,仔细一看,原来这只是用船的外形来装饰的雅座。船里面有着一张小方桌和两把长凳子,但是两头的高高翘起的船艄却让这凳子变成了沙发,设计相当巧妙。

    坐在这“船”上吃饭。居高临下看着屋外的景sè,仿佛置身银河,如临仙境。

    四面墙上还都挂着各种乐器,如琵琶笛箫等等,给这屋子添加了几分高雅。

    最后面则是一间半开放式的“闺房”,里面有床有琴桌有铜镜等等彰显女xìng特征的饰物,与前面的织布机也是遥相呼应。

    “女人屋”,屋如其名。

    以闺房为主题,用童话来点缀。这就是李奇对这女人屋的设计构想。

    “好美呀。”

    白浅诺眼中绽放着光彩,两小手握在一起置于胸前,不禁出声叹道。

    李师师微微一怔,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嘴角也挂着一丝微笑。

    就连封宜奴脸上都出现一丝动容。

    虽然四小公子中除了柴聪以外。其余三人的品味都不咋地,但是从他们满脸的震惊之sè,不难看出,他们对这女人屋也是相当满意。

    “各位,别光发愣。给点意见也好呀。”李奇见除了白浅诺以外,其余人都沉默不语,不禁苦笑道。

    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后世人,在这里生活还不到一年,对于一些细节的把握,心里还是没有底,若是能听听像李师师封宜奴这种生活在上流社会的女人的一些意见,对他而言,真是再好也没有了。

    “李师傅莫要取笑我等了,你这女人屋即便是用巧夺天工来形容,也毫不为过,我们又岂敢班门弄斧。”

    李师师赞叹一声,走了进去,探出玉臂,轻轻抚摸了下那架大型织布机,忽然转头朝白浅诺问道:“七娘,这屋子想必你肯定出了不少注意吧。”

    白浅诺微微一怔,随即会意,苦笑道:“师师姐姐,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头一次见到这屋子,这一切都是李大哥做的。”说话间她又忍不住满怀钦慕,深情款款的望了李奇一眼。

    “哦?”

    李师师似乎感到有些惊讶,转头朝李奇问道:“李师傅,这---这都是你想出来的?”

    李奇稍稍点头道:“不错,这正是在下的拙作,让师师姑娘见笑了。”

    “你是怎么想到这法子的?”李师师好奇道。

    “很简单。”

    李奇微微一笑,不答反问道:“请问师师姑娘,你平时最常待的地方是哪里?”

    李师师想都没想,脱口道:“自然是寒舍。”但话一出口,她便明白了过来。

    “不错。”

    李奇点点头道:“不仅是你,一般的女人平时都是待在家里,足不出户,很少上酒楼吃饭,我把这屋子设计成这样,无非也就是给你们女人一种家的感觉,让你们觉得不是那么拘束,仿佛在自己家一般,还有,届时这里的女酒保也都会换成丫鬟装扮,绝对让你们宾至如归。”

    “好。说的好。”

    樊少白忽然开口赞道:“李师傅,你这个法子真是绝了,少白是自愧不如。”他虽然不如他父亲,但是这点商机他还是能看到的。

    北宋还是一个男权社会,一般女子很少很少上酒楼,即便是像白浅诺这样思想比较开放的女子,也是很少去酒楼吃饭,就算到了醉仙居,也都是遮遮掩掩,拘束的很。

    换而言之。仅凭这一点,与后世相比的话,如今酒楼的营业额至少就下降了一半,在后世,女人对于酒楼来说,可是不可忽视的消费群体。所以说,开创接待女人的酒楼,无论成功与否。这都是必然的,李奇知道,即便是在古代,一旦这些女人放开了,那么她们的消费能力,绝不比男人差,这也算是一个朝阳行业,这么好的商机,李奇又岂会放过。

    哪怕到时没有女人上这来吃饭。他也没有亏多少,但是如果扭转了这个局面,那么他赚的可真是不可估量了。这都不搏一搏,更待何时呀。

    李师师从小就得赚钱养活自己,唯一沉浸,便明白了其中的利益关系,道:“李师傅设想的果然周到,单凭这一点,恐怕整个京城的生意人无一人能及。”

    樊少白听这话虽然心里稍有不悦,但是对于李奇这个女人屋的大胆设想,他也只能俯首称臣。

    “姐姐。你未免也太瞧得起他了。”

    封宜奴轻哼一声,泼冷水道:“在我看来,这里虽好,但是未必有人愿意来。”

    这一次李奇倒是没有跟她辩论,反而觉得她的顾虑的确有一定的道理。毕竟这年头的女人思想上已经被那狗屁圣人之道给禁锢了,能否把她们引来这里,也成为了酒吧开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当然,他也从不打无准备之战。呵呵笑道:“封行首所言甚是。对于这点。恐怕就得劳烦衙内和小九了。”

    “李奇,你果然懂我。”

    高衙内点了下头,拍着胸脯道:“不是本衙内自夸,我只要往这里一坐,那些女人还不一个劲的往上面涌。”说着他又是一声长叹,道:“虽然辛苦了一点,但是为了咱们的酒吧,本衙内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汗.

    高衙内这义正言辞的模样,差点没把其他人给恶心的吐了,就连一向和他臭气相投的洪天九都闹了一个满脸通红,不敢做声。至于其余二位公子更是立即与他拉开距离。

    三位美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古怪,看得出,她们忍的很难受。

    这世上怎地还有如此不要脸的人,老子算是服了。

    李奇一抹头上冷汗,讪讪道:“衙内,你误会了。”

    “误会?”

    高衙内微微一怔,纳闷道:“什么误会?”

    李奇无奈道:“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

    “你说呀,我又没有不让你说。”

    李奇无力的叹了口气,道:“其实是这样的,我需要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小妾---。”

    “什么?”

    高衙内登时勃然大怒,道:“你这厮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要我的小妾,你当真以为本衙内就是这么好欺负的么,真是气煞我也。”

    就连其余人都不可思议的望着李奇,这话说的真是太伤人了。

    白浅诺见状,忙站出来道:“衙内,你先息怒,李大哥绝不是这意思。”

    高衙内怒道:“那他是甚意思?”

    !

    李奇一拍脑门道:“衙内,你能否听我把话说完,再发表你的意见。”

    高衙内一挥袖袍,哼道:“这还有甚好说的。”

    李奇懒得和他废话了,朝着洪天九道:“小九---。”

    他话还没有说完,洪天九就哭丧着脸道:“李大哥,我一共才五个小妾,你别找我呀。”

    李奇怒了,虎躯一震,道:“难道我李奇在你们眼中就是这等好sè之人么?”

    洪天九和高衙内一起点了点头。

    李奇yù哭无泪呀,压了压手,道:“好了,好了,咱们说正事,别开玩笑了。其实我是想让你们去叫你们的小妾来这里吃饭。”

    “啊?”

    高衙内一愣,道:“就这事?”

    “就这事。是你们想多了。”

    “这简单,反正她们呆在家也没啥事做。不过,你为何让她们来这里吃饭?”高衙内好奇道。

    李奇还为开口,封宜奴忽道:“他是想让你们的小妾带这个头,做个表率,好来吸引其他的女人上这来。”

    嘿。这女人反应倒也挺快的。

    李奇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而且你们还得尽量让你们小妾拉上她们的朋友一块来,当然,我会给她们很大的优惠。甚至比在家里吃还要便宜,至于你们的小妾,我更是分文不取。”

    “这银子倒是无所谓,我每天陪她们一起来便是。”高衙内十分爽快的说道。

    你想的倒是挺美的。

    李奇没好气道:“衙内,这里你可不能来。”

    “这又是为何?”

    “这店名为女人屋,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上来作甚?”

    高衙内面露郁闷之sè,瞥了眼封宜奴,眼珠一转。二话不说,拉着李奇就朝后面走去,等距离李师师等人足够远的时候,他才小声道:“李奇,你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李奇楞道:“我答应过你什么?”

    “女人呀。你说这酒吧要啥女人都有,你若是不准我上来,我如何能得手。”

    暴汗!这厮果真是个人才呀。

    李奇彻底跪了,心念一动,道:“衙内。请问你平时泡---追求女人是怎么个追法?”

    “这简单呀,带聘礼上她家不就是了。”

    流氓!这尼玛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李奇登时冒了一头冷汗,道:“那你何不带聘礼去封行首家。”

    高衙内郁闷道:“你以为我不想呀。但是我不敢这么做,就算我敢,她不答应,我也没办法。”

    “这不就是了。”

    李奇很是违心道:“衙内,我这酒吧其实就是为了帮你追求像封行首这种女人的。”

    “哦?”

    高衙内眼中一亮,忙问道:“那你快快与我道来。”

    李奇笑道:“衙内,你那种追求女人的方式,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这种手段下。得到的女人无非也就是两种,第一种,贪图你的财富,第二种害怕你的权势,而封行首恰恰是属于第三种女人。她既不缺钱,又不怕你,所以呀,你得换种手段,首先你得与多多交流。试图让她认同你,然后让她喜欢你,这样你才能得到她,其实征服一个女人的心远比征服一个女人的**要有趣的多。而我这酒吧就是为了增加男女之间的交流。”

    “你说的也挺有道理,我身边就缺一个能说的上话的女人。”

    高衙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道:“不对呀,你让我们得多和女人交流,可是你又不准我们上这里来,我如何能与她交流?”

    “你怎么还不明白,我说不准你们上这里来,可是没说不准她们到楼下去,到时,你大可以叫你的小妾陪你一同去楼下玩,其余的男人看到就你身边有女人,他们能不羡慕么,肯定也会叫上他们的小妾,这样一来,楼下的女人不就多了么,等到时机成熟后,我从一楼搭个梯子上来,这不就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但是衙内,我有一点得与你说明,我不希望见到咱们酒吧出现什么强占民女的事情,这忒丢人了,连追个女人还得使这种手段,酒吧你也有一份子,你可得以身作则,若是你做不到,那这酒吧我也不会再继续开下去了。当然,若是对方心甘情愿,那就另当别论了,总而言之,大家各凭本事吃饭。”

    高衙内搓着下巴,一脸yín笑,十分恶心的吸了下口水,点头道:“你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做了,嘿嘿。”

    洪天九瞧着他们脸上都是一股子坏笑,嘀嘀咕咕的没完没了,好奇道:“咦?他们俩在说什么?”

    封宜奴哼道:“瞧他们那模样,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白浅诺听了,黛眉轻皱,她可不喜欢李奇总是跟高衙内在一起,怕李奇被带坏,殊不知高衙内在李奇面前,就如同一个**的羔羊,要多单纯,就有多单纯。喊道:“李大哥,你们在聊什么?”

    李奇微微一怔,乱扯道:“哦,衙内说他小妾比较多,问我一次让几个来比较合适。”

    高衙内点头笑道:“对对对。”

    白浅诺狐疑的瞧了他们一眼,忽听得一旁柴聪道:“不妥。我瞧这女人屋很是不妥呀。”

    “有何不妥?你又想出什么馊主意。”高衙内大怒道,如今谁跟这女人屋过不去,就是和他高衙内过去。这面子谁都不给。

    柴聪斜瞥了他一眼,不去理他,朝着李奇道:“李奇,你把这女人屋安排在楼上,莫不是让我们堂堂男子汉屈居于女人之下,这成何体统。”

    他可是出了名的爱面子,对这方面不容许有一点瑕疵。

    李奇还未开口,白浅诺忽然道:“柴官人此言差矣。”

    柴聪一愣。抱拳道:“不知白娘子有何高见。”

    白浅诺笑道:“你们难道就没有发现这楼上比楼下少了什么吗?”

    众人一听,纷纷环目四顾。

    “是灯盏。”

    封宜奴说道。

    白浅诺笑道:“封姐姐说的不错,楼下比楼上大不了多少,但是有三十来盏灯,而这里却只有区区八盏灯。”说着她又朝着李奇问道:“李大哥,你是否打算让这女人屋只在白rì开门,而咆哮吧却只在晚上开门?”

    “聪明。”

    李奇一点头,道:“七娘说的不错,女人屋到了傍晚就会关门了。而那时候也是咆哮吧开门之时。”

    这酒吧又不是用来专门吃饭的,所以白天开业的意义不大。

    柴聪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李师师笑吟吟的看着白浅诺道:“七娘,你倒是挺了解的李师傅的。”

    白浅诺俏脸一红。羞涩道:“哪有,七娘也只是随便说说。”

    “李大哥,那这酒吧啥时候开张?”洪天九坐在秋千上,一边晃荡,一边问道。

    李奇点头道:“等酒水和餐具运来后就能开张了,应该就在这月内吧。”

    众人听了都是十分期待。

    参观了这么久,大家也觉得有些累了。

    四小公子回到了一楼的吧台上继续谈论这酒吧,而且李师师等三位美女则是留在了二楼。毕竟这里太多新颖的玩意了,也得给他们时间好好消化下。

    至于李奇则是去到了厨房。此时厨房里已经有几位小厨子在那里工作了,这几个小厨子也是难民,当初李奇让他们跟着从才蔡太师府来的大厨学厨,也就是为了今天。

    李奇给四小公子安排则是手撕鱿鱼,而给封宜奴和白浅诺准备的则是一个水果拼盘。这些都是以后将会在酒吧出现的,正好让他们更加了解酒吧文化。

    至于李师师当然得区别对待,李奇特意为她熬制一只竹丝鸡汤。

    不得不说,这手撕鱿鱼再配上芥末蒜子,真是美味无比。

    四小公子吃的真是不亦乐乎。一碟又一碟,转眼间就已经消灭了十余盘,要知道这还是在没有酒的情况下。

    楼上有三位大美女,李奇自然不会想与四小公子待在一起,偷偷摸摸的端着水果拼盘来到二楼时,见几女坐在秋千上聊的似乎挺开心,笑问道:“几位在聊什么了?”

    李师师眼中一亮,笑道:“聊你。”

    “哦,是吗?”

    李奇将果盘放在桌上,趁势坐在白浅诺身旁,问道:“聊我什么?”

    李师师眼中闪过一抹狡黠,道:“聊你开着女人屋的目的。”

    李奇脸一拉,道:“这有什么好聊的,我开这女人屋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赚钱,其实你们还有很多关于我的东西可以聊的,比如我英俊的外表。”

    李师师噗嗤一笑,没有答话,倒是封宜奴忽然笑道:“怎么样?七娘,我没有错怪你的李大哥吧。”

    白浅诺嘴一嘟,略带埋怨的瞧了眼李奇道:“李大哥,你开这女人屋真的只是为银子么?”

    咦?情况不对呀。

    “当然不是。”

    李奇打了个哈哈,微一沉吟,登时反应了过来,叹道:“其实我一直都认为,女人活着绝不是取悦男人生儿育女这么简单,她们都应该有自己的思想,有权力去享受生活,凭什么男人就能在外面花天酒地,而女人就得在家独守空闺,忍受寂寞,这是谁规定的。

    难道女人天生就低男人一等么,我看不是,那武则天不是也当了皇帝吗,所以说,不是女人不行,而是她们受到的不应该有的束缚,有道是妇女也能顶半边天,而我这女儿屋就是帮助女人们解开这层束缚,让女人走出那扇小门,唉,或许在你们看来,我这么做挺傻的,但是我就是一个傻子。”

    这番话在这里说出来,可谓是惊世骇俗,若是对面坐着的是几个儒生,估计李奇就完了,但是对面坐着的可是几个女人,这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这番话道出了她们心中的委屈,也让她们对李奇充满了敬意。

    “不是的,李大哥,你不傻,你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白浅诺小手搭在李奇的大手上,红着眼眶道,语气中颇为骄傲。

    YES!又让我过关了。

    李奇摇摇头,道:“七娘,有些话你心里知道就行了,没有必要说出来,免得招人妒忌。”

    李师师摇摇头,对于李奇是心悦诚服,这人脸皮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竟厚到了如此程度。

    封宜奴哪里会相信李奇的话,淡淡道:“你这般说还不是为了让更多的女人上这来玩,说来说去,你的目的终究是为了赚钱。”

    暴汗!这女人还真是老子的克星,老子心里想的,她怎么都一清二楚。

    李奇心头一震,嘴上还是毫不含糊的说道:“七娘,你看吧,我就说会招人妒忌,只是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