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行善(上)-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二百四十六章 行善(上)

第二百四十六章 行善(上)2017-11-10 21:16:7Ctrl+D 收藏本站

    在北宋儒生的地位是相当高的,但是无论在哪个朝代,官二代始终还是那个官二代,相比之下,孰高孰低,已经很明显了。

    这场由一个馒头引发的群殴,最终还是以公子哥这边完胜而告终,那些平rì里就知道吟诗作对的书生儒生那是洪天九他们对手,一上去就被他们给打的落花流水。

    动静虽然闹的很大,但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这些人可都是一些王公大臣的子弟,等于就是tài子dǎng,谁若是敢嚼舌头,那不等于找死,这两边谁都惹不起,那开封府尹更是大门紧闭,谁都不见,任你们自己去解决。

    季红奴的名声也因为这场暴动传的家喻户晓,很多人都慕名来到醉仙居,想瞧瞧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醉仙居的生意自然水涨船高,但是反对季红奴的也更加强烈了,虽然那些儒生不敢再成群结队的公然挑衅季红奴,但是暗地里可没少往她身上泼脏水,当然,他们也就这点手段,不过,认同季红奴的却是更加团结了,两边关于季红奴争论的也是越来越激烈。

    可是,一边是没读过几年书的公子,一边却是整rì捧着书本的迂腐儒生,这两种人争论,恐怕就算到他们死了,也争不出个胜负。

    这场群殴至始至终,李奇都是置身事外,毕竟他是个生意人,两边都有他的顾客,他出面的话,不管怎么说,都对醉仙居不利,但是宋玉臣如此侮辱季红奴,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打脸吗,当然得让对方嚣张到极致了,再出手,那样效果会更加明显。

    这一rì,樊少白受邀来到了醉仙居。

    “哟,白娘子也在呀。”

    樊少白来三楼的包厢。见到白浅诺也在,不禁楞了下,拱了拱手,目光却瞟向了李奇。

    李奇呵呵一笑,道:“樊公子请坐。”

    三人入坐后,樊少白问道:“不知李师傅叫我前来,有何事与我商量?”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只要李奇一叫他。他心里就兴奋,知道一定是有好事上门了。

    果然,李奇眯眼笑道:“好事。”

    “哦?李师傅快快请说。”樊少白大喜道。

    李奇笑道:“是这样的,如今城外的难民越来越多了,七娘她心地善良,见到此情此景,心有不忍,故此想向让我们出钱去帮助那些难民。”

    白浅诺见李奇把她说的那么好,脸上微红。颔首道:“若是樊公子能出手相助,七娘感激万分。”

    樊少白一听是这事,脸上的喜sè立刻消失不见。但是李奇亲自开口了,他也不好拒绝,微一沉吟,道:“这当然是好事,我就出一百贯聊表心意。”

    白浅诺听了,脸上一喜,要知道她们以前也弄过什么募捐,但是每一文钱,她们都得求许久。而今天,樊少白一开口就是一百贯,简直是太爽快了。

    狗rì的,你他娘的一rì的酒钱也不只这么点,才一百贯。打发叫花子呀。

    李奇笑道:“樊公子,你要不等我把话说完,才决定出多少钱?”

    樊少白楞了下,暗道,难道这里面还能谋取到利益。点头道:“李师傅请说。”

    李奇轻咳一声。正sè道:“我是这么想的,我打算在京城的四周摆下粥场,连摆七rì,去救济那些难民。”

    白浅诺心头一震,她万万没有想到,李奇出手这么狠,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

    樊少白眉头一皱,道:“李师傅,这可需要很多银子,而且这事应该是朝廷做的,轮不到我们商人去做。”

    不花银子,那我还叫你来干什么。

    李奇笑了笑,道:“樊公子,咱们都是生意人,要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我会做么?”

    樊少白不解道:“还望李师傅赐教。”

    “救济难民只是一个噱头摆了,我们最主要是借此事来打广告。”李奇笑道。

    “广告?”

    李奇解释道:“广告的意思就是广而告之,到时我们可以在进城的必经之路上,摆下一字长蛇阵,在粥场上面挂满我们醉仙居和樊楼的横幅,这样一来,那些过往的商人还未进到城里,就已经知道咱们酒楼的名字,换而言之,咱们相对于其它酒楼,就占得了先机,如今黄河以北的客商因为打战纷纷涌入京城,他们总得吃饭吧,而且,老百姓们见到咱们这么热情于慈善,心里对咱们的好感肯定也会大增,如此一来,咱们只花了一少部分钱,却得到了人心,算起来,咱们还是赚了。”

    樊少白皱眉思考了一会,道:“那你具体打算如何做?”

    这小子倒也不傻。李奇微微一笑,道:“想必最近樊公子也听说我们醉仙居红娘子的事情了。”

    樊少白点点头,道:“这两件事有关系吗?”

    “当然,我打算以红娘子和七娘的名义去做这次善事,你想想看,如今红娘子的名声这么旺,七娘更是贵为东京第二才女,到时把她的名字和咱们的酒楼的名字放在一起,别说外来的客人了,恐怕咱们京城的百姓也会更加关注咱们了。”李奇嘴角一扬笑道,实际上他也就是要让季红奴和白浅诺当醉仙居和樊楼的代言人,利用她们的名气去吸引人脉。

    白浅诺听得是若有所思,李奇这一套连环拳打得实在是太妙了,既救济了那些难民,又能从中获取利益,真是一举两得。

    其实她并不知道,李奇这一招是一箭数雕,他不仅能赚取利益,还能用这一次的善举,替季红奴狠狠扇那些才子的耳光,当然,他也是打算借用这件事,让白浅诺和季红奴好好相处,以便以后大被同眠,此事当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樊少白沉思半响,面上的喜sè渐浓,刚想拍板决定,忽听得一阵大笑,“哈哈。想不到白娘子和樊公子也在,看来蔡某来的正是时候呀。”

    三人转头一看,来人正是蔡敏德。

    蔡敏德腆着大肚子走了过来,朝着李奇拱了拱手,道:“蔡某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扰几位。”

    这胖子在怎么来了?

    李奇心里暗自疑惑,嘴上却笑道:“哪里,哪里。员外请坐。”

    蔡敏德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满脸好奇道:“不知三位方才在谈些什么?”

    樊少白对蔡敏德一直就没有好感,哼道:“我们在谈救济难民,员外对此事肯定不会有兴趣。”

    “有。怎么会没有了。蔡某对于行善一直都很有兴趣。”蔡敏德大义凛然道。

    虚伪。

    李奇和樊少白暗自鄙视这胖子。

    蔡敏德目光急闪,呵呵笑道:“李师傅,不会不给蔡某这个略尽绵力的机会吧。”他太了解李奇了,曾经李奇三番四次的去救济那些难民,可是却从中获得了大量的人才,这他可是都瞧在眼里。

    李奇讪讪道:“哪能呀。这行善事当然是人越多越好。”

    樊少白心下不悦,他可不想蔡敏德从中分一杯羹去,况且还是同行。但是他也不好做声,毕竟名义上,他们可是打着救急扶伤的招牌。

    蔡敏德笑道:“那你们打算如何做?”

    没有办法,李奇只好把刚才说的又跟蔡敏德说了一遍。

    蔡敏德可是做生意做成jīng了,这其中的利益,他哪能瞧不见,登时喜上眉梢,当即拍板道:“这善事我蔡某是做定了,银子不是问题。”

    你TM来的真是时候。

    李奇心念一动。道:“既然员外也鼎力支持,那咱们不如做大一点。”

    蔡敏德喜道:“如何个做**?”

    李奇笑道:“你们看这样如何,咱们不仅供吃,还供穿。”

    “妙。妙。”

    蔡敏德不等李奇把话说完,就拍着桌子道:“此计甚妙。咱们可以在衣裳上绣上咱们三家店的名字,那些难民又都是流动的,到时,全天下的难民都穿着咱们的衣服,哈哈。很快咱们三家的店的名声就能传遍大江南北了。”他越说越是兴奋,一对小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暗道,这一趟来的真是太值了。

    这胖子年纪这么大了,脑筋还转的这么快。

    李奇苦笑道:“员外说的不错,我就是这意思。”

    白浅诺在一旁可学了不少东西,同一个目的,若是换一条路走,那情况可能就大不一样了,他们以前那种上门求银子的方法,真是吃力不讨好,如今李奇简单的一番话,就让这两条大鳄心甘情愿的拿出银子来,而且还不是一笔小数目。

    樊少白也觉得此计甚妙,点头赞成。

    蔡敏德忽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何不再添一把火上去。”

    李奇错愕道:“员外有何高见?”

    蔡敏德狡黠的笑道:“如今翡翠轩人手不够用,所以我希望能像李师傅那样,从难民中挑选出一些人来翡翠轩当酒保,当然,这还得劳烦李师傅派人去教他们一些礼仪,银子当然是蔡某出,而且李师傅派去的人,我自当以上宾待之,不知李师傅可否愿意?”

    李奇的这套服务礼仪,蔡敏德是羡慕已久,早就想学着干了,只是他根本就不懂,而且以前他与李奇也是敌对关系,不便相求,如今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他如何愿意放过。

    樊少白一听,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

    虽然樊楼如今已经是用李奇的那套服务礼仪,但是全部都是男的,没有女的,京城的女孩子个个都娇贵的很,哪里愿意去当酒保,所以他想乘机招收一批女酒保进来。

    这两货真是想把老子榨干呀。

    李奇心里颇感无奈,但是这的确是一件好事,而且这次的善事又是他发起的,所以也不便拒绝,点点头道:“那行吧。”

    蔡敏德见李奇答应了,心中一喜,又道:“既然如此,咱们弄七rì也忒少了,我看就先搞个半个月如何?”

    他们三家加在一起,这点粥水钱,实在是不值一提呀。

    李奇摇头道:“员外有所不知,七rì之后,我的酒吧就要开张了,当天我会成立一种名为慈善基金的救济会,当然,我也非常希望员外和樊公子能够前来参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