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被钱砸了-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二百五十八章 被钱砸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 被钱砸了2017-11-10 21:16:28Ctrl+D 收藏本站

    四更天,酒吧如今是冷冷清清的,里面的客人走完了,宋徽宗他们在捐完款后,就离开了,高衙内等人是走的最晚的一批,严格的来说,他们是被抬回去的。

    李奇从酒吧走了出来,扭了几下脖子,长出一口气,今晚最累的就属他了,嗓子都喊哑了,就好像在KTV唱了一个通宵一样。

    “李大哥。”

    小玉忽然从楼上走了下来。

    “小玉,人都走了没有?”

    小玉答道:“差不多都走了,那些扫地的大叔大娘们也在刚刚离开了,如今就剩白娘子在上面了。”

    “七娘?她在上面刚什么?”

    “哦,她在算账了。”

    这小妮子真是一个工作狂呀。

    李奇皱了下眉头,道:“这么晚了,你也别一个人回去,等我一下,我上去把七娘叫下来,咱们一块走。”

    “大哥,我还没有走啊!”

    陈阿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嘿嘿笑道。

    这小子不错呀,还知道等小玉一起走。

    李奇轻咳一声,道:“小玉,你一个女孩子管理这酒吧还是有些不妥,这样吧,酒吧暂时让阿南来管理,你从旁协助下就行了,你如今最主要的还是打理醉仙居。”

    陈阿南狂喜,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令你失望。”

    小玉如今都已经是总管了,他还是一个小跟班,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我明白了。”小玉颔首道,她也替阿南高兴了。

    “那行吧,你们就先回去吧。”

    “哎,我保证一定把小玉安全送回府。”陈阿南嘿嘿道。

    李奇笑着白了他一眼,然后朝着楼上走去,悄悄的推开门,见白浅诺独身一人坐在秋千上执笔在纸上写着什么。叹了口气。走了进去,把门关上。

    白浅诺似乎被这关门声给惊动了,回头一看,见是李奇,笑道:“李大哥,你来了呀。”

    “嗯。”

    李奇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往纸上一看。那满篇的账目看的他头疼,道:“七娘,这事是永远做不完的,你得合理的安排自己的作息,这样才能保证自己有充足的精神,有了精神才能把事情做好,明白么?”

    “嗯,我知道了。”

    白浅诺吐了下香舌,兴奋道:“大哥。你知道我们今日募捐到多少钱么?”

    敢情我刚才那话都白说了。

    李奇见她兴致高昂,不忍扫她的兴,很是配合她道:“多少?”

    “足足有五千贯呀。”

    “哇!有这么多呀。”李奇惊叫一声。

    咦?好像他当初花几万贯卖肉。也没有这么大反应啊。白浅诺翘着嘴白了他一眼,道:“大哥,你用不着这般来哄我。”

    日。演过了。李奇嘿嘿笑道:“你是我妻子,我不哄你,哄谁?”

    白浅诺面色一喜,忽然想起什么来,道:“大哥,今日封姐姐也捐了两百贯。”

    “她捐了这么多?”李奇大惊道,他真可不是装出来的。

    白浅诺点了点头。

    李奇挠挠头。微一沉吟,道:“七娘,我觉得吧,封宜奴她在京城无亲无故,赚点钱也挺不容易的。咱们搞募捐主要是坑那些。”

    “坑?”

    “呃我的意思是号召那些有钱没地方用的大富豪来捐钱,但是封宜奴她的钱可都是些辛苦钱,她捐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关系,这是一份人情,所以我觉得没有这必要。当然,我不是反对她捐钱,但是我觉得这或许有些多了。”

    他知道封宜奴很有钱,但是封宜奴毕竟不跟他和王黼等人一样,手中的钱再不断的增加,封宜奴这个行业说白了就是吃青春饭,等到年纪大了,就得吃老本了,她若是捐个十几贯,李奇倒也不会做声,但是两百贯,李奇觉得这有些多了。

    白浅诺点头道:“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她如今还没把钱送来,明日我就去跟她说。”

    “行。”

    李奇点点头,道:“那咱们回去吧。”

    白浅诺嘻嘻道:“能不能再等一会,我还有一点点账没有算完。”

    “不行,必须回去休息。”李奇脸一板道。

    “大哥。”白浅诺娇嗔道。

    这声大哥把李奇的心就叫酥了,咦?秋千?这场景好熟悉呀。他脑海你忽然想起一本经典之作《金瓶梅》,又望着白浅诺那美丽的轮廓柔和秀美的身段,放在她细腰上的大手情不自禁的慢慢摩擦了起来。

    白浅诺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对,惊惧道:“大哥,你想做什么?”

    “有点冷。”

    李奇话还没说完,大手就窜了进去,目的直奔双峰。

    柔软,细腻,让李奇揉捏着大呼过瘾,真大呀,都快赶上她娘了。柔声道:“七娘,你这你好像大了一点。”

    白浅诺娇呼一声,从脸上红到脖子里,手中的毛笔也掉落在桌上,这手都是滚烫的,哪里冷呀,他分明就是想使坏。她很想推开李奇,但是胸前的那双大手仿佛带有魔力一般,让她连反抗的心都没有,忽然,大手在她胸前的两粒粉红豆上轻轻一捏,她嘤咛一声,脸颊如同火烧,身子一软,靠着李奇身上,彻底投降了,气喘吁吁,媚眼如丝,吐气如兰道:“大哥,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现在跟我说回去,太晚了,这地方多有情调呀,呀呀呸的,敢情我是早有准备呀,今天才醒悟过来。

    李奇一手摸向白浅诺的饱满而有具有弹性的翘臀,嘴上笑道:“放心吧,七娘,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这女人屋本就是按照女人的闺房做的,但是闺房若是少了这闺房之乐,那是不是太假了,我们一向都是以诚信为本,咱们干脆趁现在把它给做实了吧。”

    “不行。我怕。”

    她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奇的双唇给堵回去了。火热的舌头在她的檀口中肆掠,不知疲倦的索取香津,双手在翘臀上缓缓摩擦,她也渐渐迷失了,用红彤彤的香舌羞涩的回应了起来。

    “大哥。”

    白浅诺忽觉胯下一凉,双眼一睁,猛然醒悟了过来,紧紧抓住李奇的那只不安分的手。泪眼汪汪的祈求道:“大哥,咱们咱们去床上吧。”

    这似乎是她最后的请求了,但是李奇如今已经着魔了,双手不停,嘴上胡乱扯道:“那是样板床不结实。来,让为夫替你宽衣。”他说这话时,白浅诺身上那件白裙已经被他脱了一半,酥胸几起几伏,让李奇一个劲的吞口水。看着面若桃花的白浅诺,啧啧道:“七娘,你真漂亮。为夫是百看不厌。”

    白浅诺如今哪里还说的出话来,只能任他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

    经过前段日子的摸索,李奇对这古代服装算是了解透了,很快就把白浅诺脱了个精光,欺霜胜雪的白嫩玉体,颤巍巍的玉峰傲然挺立,峰顶蓓蕾嫣红娇艳,闪着诱人的光泽,淡淡幽香如同春药一般。让李奇双眼赤红,双手十分霸道的将白浅诺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淫笑道:“师太,老衲来也。”

    “啊!”

    一声迷醉的叫喊掀起了今晚最大最大的高潮。

    酒吧很顺利的开业了。第一批罐头人也南下了,那边的琉璃作坊也以六百贯的底价顺利收购了,但是李奇现在没有急着开始研究玻璃,而且先让吴福荣好好安抚下那些老工匠,因为他如今考虑去侍卫马上任的事情。

    公务员啊!后世最受欢迎的职业。但是李奇可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对北宋公务员的状况,也是很不了解,问秦夫人,她也不知道,想去问王仲凌,但是后者到现在都还恨他那晚坑了他两百贯,每次看到他,都有杀人的冲动,这种情况下,李奇自然不会去自讨没趣。

    明日就要去上任,李奇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糊糊涂涂睡到日上三竿,一声哀叹过后,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把脸,准备去醉仙居看看,刚一出房门,忽然见到一道令他差点没有叫出声来的身影。

    只见封宜奴正站在前面那块空地,双目怒视着他。

    搞什么?李奇看到封宜奴那杀人的眼神,不禁楞了下,走上前道:“封行首,你是来找夫人的吧,怎么跑到我的闺房卧房来了。”

    “李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封宜奴的这第一句话,就让李奇跌入了迷雾中,好奇道:“你此话何意?”

    封宜奴怒哼道:“你为何要让七娘来拒绝我的钱?”

    “啊?”

    李奇又楞下,随即反应过来,知道她说的是捐款的事,但是这点小事也不至于气成这样吧,大清早的就来找我算账。手一摊道:“我没。”

    他话还刚出口,封宜奴又冷笑道:“不错,我是个歌妓,但是我赚的钱都是清清白白的,你连王相他们的钱都愿意收,为何就是不肯收我的钱。”

    看来她真是气昏了头,连这种话都敢说出口,这要是让王黼知道,估计真的会辣手摧花了,太欺负人了。

    靠!这两件事都能联系在一起?女人真是不喜欢讲道理。

    李奇百口莫辩,叹道:“我真的。”

    封宜奴似乎把他当做了空气,自顾自的说道:“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如此肮脏的一个女子,连拿了我的钱都会脏了你的手吗?我一片好意,你不领情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叫七娘来如此羞辱我。”

    天下间没有那个女子愿意去当妓女,即便是歌妓,在当今看来,也是一样。她自小父母双亡,导致后来沦落风尘,但是她骨子里还是挺骄傲的,她一直想努力的摆脱这妓女的身份,这么年来,她一直洁身自好,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以及李师师的帮助,她也做到了这一点,成为了汴京最炙手可热的上厅厅首,人人对她都非常尊敬,从此以后她也没怎么去过妓院,这两年来,她也就是上回去过一趟凤栖楼。

    还就这一次,偏偏碰到了李奇,最令她愤怒的是,李奇从一开始就左一句小姐,右一句妓女,说个没完没了,正中她的软肋,然而这次李奇还直接把她的钱给退了回去,这让她更是怒不可遏,昨晚一宿都没有睡,今日还不顾颜面非得上门讨回一个公道。

    “够了。”

    李奇这下也有脾气了,一道清早的,人都还没有睡醒,就被一个人女人从头训到脚,他一声大吼,倒真是把封宜奴给震住了,赶紧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的钱脏了,我只是觉得你赚钱不容易。”

    这一句话让封宜奴脸上怒气猛增,眼中泪光闪动,右手猛地一挥,骂道:“李奇,你这个混蛋。”

    语音中饱含着无限委屈。

    砰砰。

    “哎哟。”

    李奇只感到胸前被什么重物砸了两下,闷哼一声,双手捂住胸口,低头一看,只见是两锭银子,足足有八十两,没想到老子喊了两辈子的‘用钱砸我吧’,今日终于得偿所望。抬头一看,只见封宜奴已经跑了出去,揉着胸口,郁闷道:“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拾起那两锭银子来,李奇呆呆望着那银子,脑里开始回想起封宜奴刚才啊那些话,忽然叫道:“哎哟,我明白了,MD,老子怎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

    封宜奴走后不久,白浅诺突然来了,见李奇站在屋门前,忙上前道:“李大哥,刚才我瞧见封姐姐怎么哭着跑出去了?我叫她,她也不理,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是因为它们咯。”李奇将两锭银子递到白浅诺眼前,叹了口气,将刚才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又道:“七娘,咱们这事做的是有些欠考虑,虽然咱们是一番好意,但是她却觉得咱们是侮辱她,瞧不起她,你说这事办的,唉,真是自己找罪受。”

    白浅诺也是很懊恼,道:“李大哥,真是对不起,我昨日不该把你的名字说出来,其实就算你当时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这不怪你,就算你不说,只要你把银子还给她,她肯定还是会以为是我让你做的,我和她之间的恩怨,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奇摇头道。

    “那那现在如何是好,我我去找她解释清楚。”

    李奇拉住她道:“算了,由她去吧,这事只会越描越黑,想要别人瞧得起,首先得自己瞧得起自己,说白了,她心里还是挺自卑的,她自己不走出这个怪圈,我们说什么都没用,这银子我们先收下,就当她存在咱们这里,有空哦不,有机会再还吧。”

    “大哥,你不要怪封姐姐,其实她真的是一个好人。”

    “七娘,我还没有无聊到和一个女人去斤斤计较。对了,你来的正好,你对侍卫马了不了解?”

    “我娘上次不是和你说了么。”

    “丈母娘就说一个大概,不够仔细。”

    “对不起,大哥,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白家世世代代都是文官,家中很少去谈论武官的事。”

    “唉,看样子只有我自己慢慢去摸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