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今晚睡我家吧-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二百八十二章 今晚睡我家吧

第二百八十二章 今晚睡我家吧2017-11-10 21:16:58Ctrl+D 收藏本站

    “化装舞会?”

    “啥玩意?”

    “李奇,这是一种的新舞么?”

    本章节雄霸手打)

    李奇耐心的解释道:“其实化妆舞会就是让客人都打扮成自己喜欢对象来酒吧玩乐,就好比上次小九扮赵子龙,衙内扮诸葛亮。”

    洪天九大喜,一拍掌道:“李大哥,你这个主意真是太妙了,哎呀,我那副盔甲好久没有穿了,嘿嘿,如今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对了,我能不能带那铁枪来?”

    “不行,严禁带危险物品,最多只能带一根木棒来。”

    “木棒,那多没气势,我还不如不带了。”

    “那你就别带了。”

    “哦。”

    洪天九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但很快就被兴奋取代了,朝着高衙内道:“哥哥,你又打算扮孔明先生么?”

    高衙内一对黑眸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忽然朝着李奇问道:“李奇,你打算扮什么?”

    李奇神秘一笑,道:“秘密。”

    高衙内搓着下巴,朝着洪天九道:“秘密。”

    洪天九很纳闷的望了他们两个一眼。

    暴汗!这也要模仿?这厮真是深得化装舞会的jīng髓呀。李奇苦笑一声,道:“既然大家没有意见,我明rì就派人发告示,rì子就定在十rì以后,你们得快点准备啊。”

    洪天九一听还要等十天,不悦道:“为啥不明天?”

    李奇没好气道:“你那盔甲倒是现成的,随时可以换上,但是客人要准备啊。”

    “好像有点道理。”洪天九点点头,又兴奋的抓着周华他们,一个个询问他们打算扮什么。

    李奇见他们聊得非常投入,也没有打扰他们了,去到了女人屋,刚打开门,这嘴都还没有张,白浅诺就起身收拾东西说要回家了。

    哇!今天怎么这么听话?难道我刚才从高衙内他们那里沾了些王霸之气来?

    李奇站在门口,楞了半响,直到白浅诺喊叫他,他才反应了过来,见白浅诺面sè微红,立刻反应了过来,知道这妮子是怕自己又把她就地正法,心里无奈的笑了笑,我就有这么好sè么?笑道:“我送你回家。”

    接女朋友下班,李奇一直觉得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因为她会第一时间跟你分享她这一天的快乐与不快乐。

    两人在黑夜中依偎在一起,边聊边朝着白府行去。

    “七娘,红奴今天跟你说了那新式肚兜的事没?”

    白浅诺轻轻嗯了一声,想起那羞人的肚兜,脸上感到一阵发热。

    李奇赶紧道:“那你觉得咋样?”这xiong罩别人不穿也就算了,要是白浅诺都不穿,那李奇就真是白忙活了。

    白浅诺沉默一会,轻皱眉头道:“我觉得大哥说的很有道理,咱们应该得学会自个赚钱,但是---但是那肚兜真的能卖的出去么?”

    李奇笑道:“这你放心,保管错不了,你就等着数钱吧。周华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你若是决定了,随时都可以去。”

    白浅诺“哦”了一声,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忽然小声道:“大---大哥,你是不是喜欢红奴妹妹?”

    “哎哟。”

    李奇心神一慌,脚下一绊,险些跌到。

    “大哥,你没事吧。”白浅诺急忙扶住他,紧张的问道。

    “没事,没事。MD,连个路灯都没有。”

    幸好如今是晚上,要是白天的话,李奇那一头大汗铁定要被白浅诺看出破绽来。定了定神,小心翼翼问道:“七娘,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白浅诺满脸郁闷道:“大哥,自从你去了侍卫马后,就很少来找我了,一般有什么事你都是让红奴妹妹告诉我,就连肚兜这种---这种事你也是先跟她商量。”

    好浓的一股醋意啊!

    我跟你说有用么,针线活你又不拿手。李奇解释道:“我这不是心疼你么,怕你累着,所以才把这事交给红奴去办。”

    白浅诺嘟着嘴道:“我知道你嫌我针线活做的不好,可是这也不能怪我,我娘也不会做,从小她就叫我读书认字,没教过我针线活。”

    这跟你母亲有什么关系。李奇笑呵呵道:“七娘,你想的太多了,会针线活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可是有哪个女人能有我的七娘这般聪明伶俐,你可以质疑大哥任何方面,但是长相和眼光两方面,你必须得无条件相信,我喜欢的女人,岂是那胸大无脑的之人。”

    白浅诺听到李奇的夸赞,心中甜蜜蜜的,嘴上却道:“什么---那个无脑的,真难听。”

    “是是是,大哥说错了,我的七娘是胸大,脑子更聪明。”李奇嘿嘿笑道。

    “你欺负我,不跟你说了。”

    李奇叹道:“大哥认字不多,人又老实憨厚,夸赞人的话就会这一两句,不瞒你说,这已经是我对女人的最高赞美了,你就先将就将就着听吧。”

    白浅诺听到后面,咯咯的笑了起来。

    李奇听到她笑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谁想白浅诺立马来了一句,道:“大哥,你是喜欢我多一些,还是红奴妹妹多一些。”

    “当然是你。”李奇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答道,语气相当坚定,经过多年的研究,这绝对是标准答案,不管谁问,这答案一准没错。紧接着他摇头叹道:“七娘,难道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明白么?”

    白浅诺忙道:“对不起,李大哥,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唉。”

    李奇仰着头长叹一声,心里却直呼“好险,好险。”

    白浅诺心里愧疚不已,小声道:“大哥,如今都这么晚,你又是一个人,要不---要不今晚就到我家歇息一晚。”

    这妮子太会哄人了。李奇大喜,浑身一震,嘴上却矜持道:“这个---恐怕不太好吧---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答应,咱们快点赶路吧。”

    翌rì,天还未亮,李奇就被白浅诺从房里给赶了出来,虽然这事白时中夫妇已经知道了,但是那些下人还不知道,若是rì上三竿,李奇大摇大摆的从白浅诺的闺房里走了出来,给那些下人们见到了,指不定会说成什么样子。

    快活了一晚上,李奇是jīng神倍增,去到醉仙居叫一个酒保去秦府通知马桥在醉仙居,然后又去到曹大娘的摊子上,要了几个馒头补充下面力,昨夜红cháo帐下,高cháo迭起,此中辛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过了一会儿,马桥就来了,不过他身边还跟着一顶轿子,蔡勇紧跟着在旁,不用说来人一定是蔡老贼了。

    他们俩怎么会走到一块去。

    李奇掏了掏怀里,发现今早赶的太急了,把钱忘在了白浅诺的闺房了,便朝着曹大娘道:“大娘,我忘了带钱,你待会直接去找吴掌柜要。”说着也不等曹大娘回话,就起身朝着轿子迎去。

    “李奇见过蔡太师。”李奇站在轿子前行礼道。

    “哈哈!”

    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蔡京从轿子里走了出来,朝着李奇道:“这小子真是难找呀,老夫在秦府门前等了半天都等不到你的人影,最近没听到禁军有何调度,你怎地会忙的连家都不能回?”

    嘿嘿。你想不到吧,老子昨晚风流快活去了,看你这把年纪,也是难以再体会了,就不说出来刺激你了。

    李奇讪讪道:“对不起,李奇事先不知道您今rì会来,让您久等了。”

    “无妨,无妨。”

    蔡京挥了挥手,道:“李奇,你可知道我今rì为何来找你?”

    李奇楞了下,摇了摇头。

    蔡京微微瞪了他一眼,道:“你难道忘记你给老夫许下的承诺了吗?”

    承诺?什么承诺?

    李奇楞了会,忽然想了起来,道:“太师您说的是办学院的事吧。”

    蔡京没好气道:“难道老夫还会找你开酒楼吗!”

    你找我开酒楼?哼,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啊!

    李奇笑道:“太师,这办学院可是一两天的事,咱们首先得找个地方吧,建个屋子---。”

    “这你放心,老夫都已经找好了。”

    李奇惊道:“这么快?”

    李奇的话让蔡京感觉受到了侮辱,他好歹当了三次宰相,随手就赏给李奇一栋物业,找块地,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不悦道:“这算快么?老夫今rì前来,就是想找你去那里看看,你若有什么条件赶紧提出来。”

    李奇面露为难之sè,他等下还得赶去练兵呀,哪里有空陪这老货遛街。蔡京见他不做声,面sè拉了下来,道:“你很忙么?”

    你知道还问?既然你问了,我忙也得说不忙啊!

    李奇忙道:“不忙,不忙。只是我上任不到几天,旷工不太好吧,要不我先去侍卫马司跟马帅说一声。”

    蔡京道:“不用麻烦了,老夫派人去便是。”

    小小一个马帅,在蔡京眼中真是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派人去传话,已经很给胡攸面子了。

    其实李奇哪里需要去跟胡攸通报,他只是想借此机会去一趟兵营,安排点事,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没有办法,李奇只好派马桥跑一趟了。

    李奇跟着蔡京来到了第一甜水巷,这里已经很靠近城墙了,又行了百步远,几人来到一处大宅院前,蔡京从轿子上下来,看了眼这宅子,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起来,过了半响,他长叹一声,朝着李奇问道:“你瞧这里行不?”

    仅仅从这枣红sè的大门看,这宅子的规模应该要比秦府大的多,只是看上去似乎很久没有人住了,门沿上甚至连块匾额都没有。

    “太师,这宅子也是你的?”李奇好奇道。

    蔡京无语的嗯了一声。这不是废话么。

    狗rì的。敢情你丫是地产界大王呀,到处都是宅子。

    李奇刚想说先进去看看,谁料话都还没有出口,门忽然从里面打开来,只见一个女子略微慌张走了出来。

    李奇待看清那人后,惊叫道:“清照姐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