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七章 金楼(中)-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三百五十七章 金楼(中)

第三百五十七章 金楼(中)2017-11-10 21:18:37Ctrl+D 收藏本站

????PS:两章合发。晚上就没有了。

????樊少白的出现,让绝大多数人始料未及,三三两两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如今樊楼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虽然还是号称汴京第一酒楼,但是生意大不如前了,樊正的去世,张春儿的离开,这一切无疑都对樊楼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得亏他手握好几万斤酒曲,不然的话,樊楼恐怕就走上当年醉仙居的老路了。

????“衙内柴官人洪公子少公子请。”

????张春儿的确很会做人,亲自将这四小公子迎上楼,即便樊少白一直沉默不语,但是她脸上的笑容依然始终如一。其他人见了,纷纷赞其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

????李奇和蔡敏德听到这些赞声,不禁都摇头苦笑。

????“李大哥(李奇)。”

????高衙内见到李奇后,便朝着张春儿挥挥手不屑道:“张娘子,你忙的你去吧。”

????“招待不周,还请衙内以及三位公子见谅。”

????张春儿欠身行了一礼,然后下楼去了。樊少白瞥了眼她的背影,轻哼了一声,然后朝着李奇那边走去。

????几人相互打了一个招呼。李奇朝着高衙内苦笑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高衙内不满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上这来吃饭也不行么?”

????李奇干笑道:“我没说不行啊。只是你们不觉得这餐饭太贵了么,又得送礼。待会吃饭还得给钱,还不如上醉仙居或者樊楼去吃了。”

????蔡敏德听罢。登时冒了一头冷汗,这个李公子还是脸皮够厚的,在被人店里公然抢别人的生意,恐怕整个京城就他一人做的出。

????高衙内翻着白眼道:“我们与张春儿又不很熟,她也没有发帖子给我们,我们干嘛要送礼。”

????李奇诧异道:“可是我方才明明听见---。”

????洪天九嘿嘿道:“那是少白准备的,我们也就是帮他拿一下,谁知道这金楼的管家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报我们的名字,真是够无耻的。”

????高衙内冷静的分析道:“我看这张春儿是想借我们的名声,壮大自己的名气。”

????洪天九点头道:“是极,是极,哥哥说的在理。”

????操!这群败类,得了便宜还卖乖,无耻。李奇对这三小公子是表示强烈的鄙视。

????洪天九问道:“李大哥。你参加四国宴的菜式都准备好了没?”

????李奇道:“差不多了,你问这个作甚?”

????高衙内抢先道:“他是想让你先做一点让他尝尝鲜,他又没办法去参加四国宴。”

????洪天九是一个劲的点头。

????李奇摇摇头道:“不行,你要尝也得待四国宴结束以后,我再做给你尝尝,现在可不行。”

????洪天九心中微微有些失望。点点头道:“那李大哥你可别失言哦,四国宴结束后,一定要做给我尝尝鲜哦。”

????“好啦,好啦,一定少不了你的。”

????李奇摆摆手。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笑道:“快坐吧。今日员外做东,你们可得给面子啊。”

????蔡敏德听罢,心中唯有苦笑以对,这几个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呀,看来今日是很难全身而退了。

????樊少白哈哈一笑,朝着蔡敏德拱手道:“那敢情好,少白就先谢谢员外了。”

????他虽然对蔡敏德很是反感,但是如今樊楼正处于为难时刻,他不敢再像以往那般嚣张了,多一个朋友,就意味着少一个敌人,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樊少白态度的突然转变,蔡敏德还楞了下,但老奸巨猾的他很快的明白了过来,回礼笑道:“哪里,哪里,樊公子太客气了,请。”

????洪天九嘿嘿道:“想不到这饭钱都省了,这趟可算是来对了。”

????蔡敏德哈哈笑道:“洪公子见外了,能请到四小公子赏脸,那是我蔡某的福气,快快请坐。”

????几人找一张靠窗的桌子团团坐下,洪天九可是一个不懂客气为何物的小酒坛子,这菜都还没有开始上,他就吩咐酒保上酒,当然,肯定是捡最好的点。

????李奇心里真是替蔡敏德捏了一把冷汗,把头凑过去,小声道:“员外,恐怕你待会真的得回去一趟了。”

????这还不是托你的福。蔡敏德心里暗自埋怨了一句,半开玩笑道:“等你说就晚了,我已经叫小三回去拿了。”

????李奇呵呵道:“员外真是有远见啊,李奇佩服,佩服。”

????蔡敏德呵呵一笑,没有再说。

????柴聪忽然问道:“李奇,咱们的酒吧究竟要停业到何时去?”

????高衙内接口道:“不错,我现在一日不去酒吧,浑身就瘙痒难耐。”

????你那么多小妾,打一盘通关,不就一晚上过去了么。李奇笑道:“你们也别着急,这大冷天的去酒吧有甚好玩的,待壁炉弄好以后,你们在那里也耍的痛快一些啊。”

????洪天九好奇道:“李大哥,你这壁炉真的恁地神奇么?”

????高衙内呵呵道:“李奇做这些玩意还是挺不错的,我对他很有信心,不瞒你们说,就在酒吧动工的第二天,我已经叫那田木匠帮我家里也弄的几个壁炉,可惜我爹爹不识货,不肯弄,我就在自个房弄了两个,我还问了田木匠要多久才弄好,他说原本需要十数日,但是由于这场大雪,咱们的赌场和太师的学院都得停工了,人手充足,应该过两日就可以完工了。”

????靠!这厮竟然以公徇私,尼玛酒吧都还没有弄好,你就顾着自己了。李奇没好气的瞪了高衙内一眼。

????樊少白笑道:“不过李师傅,你这壁炉还真够怪的。我原以为就是几个炉子罢了,没有想到有如此大动静。还须得用砖头加固内墙,幸亏就是两三处地方,不然非得把小店拆了不可。”

????李奇哈哈笑道:“樊公子勿恼,待这壁炉弄出来,你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了。”

????洪天九眼珠一转,道:“那我家里也要弄,待会我就找田木匠去。”

????柴聪微微笑道:“咱们四小公子向来同心,既然你们都弄了。若是我不弄的话,那真是说不过去了。”

????日。这四个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无耻。李奇赶紧打预防针道:“你们要做壁炉,我不反对,但是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可不能因此耽误咱们酒吧的工程,凡事得以大局为重。”

????洪天九大咧咧道:“这我省的。”

????蔡敏德瞥了他们几眼,眼中透着几丝困惑。前几日酒吧停业,在京城也造成了不小的动静,他自然也知道,也听过壁炉这个名字,但是他对这壁炉的用处还不是很了解。好奇道:“李公子,这壁炉到底有甚么作用?”

????李奇笑道:“没啥大用。就是取暖用的。”

????这还叫没啥大用?如今各个酒楼都为这场大雪头疼,要是能有驱寒的办法,那可敌过万道美酒佳肴啊。蔡敏德听得是心痒痒的,但是他也知道,李奇肯定不会帮去做。心想,看来得叫小三注意下这事才行。

????就在这时。几个酒保将酒端了上来。微笑道:“几位客官,这是你们要的酒。”

????李奇问道:“你们这酒叫甚么名字?”

????“哦,这里一共有两种酒,一种名叫雪葡萄,一种名叫月香酒,全是我们金楼最新酿造出来的美酒。”

????柴聪稍稍点头道:“雪葡萄,月香酒,这名字倒也是大俗大雅。”

????那酒保说着又拿出几张菜单递了过去,道:“这是小店的菜单,还请各位客官过目。”

????李奇环顾四周,见那些酒保都开始拿着菜单为客人们介绍了。微微一笑,拿过来一张菜单一看,头一条就写着‘金三宝,十贯’。这菜价可是说是天价了,虽然李奇那三道菜每一道都比这贵了数倍,但是几乎没人点,也就是当个招牌挂在那里。好奇道:“这金三宝是什么菜?为何恁地贵?”

????那酒保答道:“其实这金三宝是三道菜的合称,客官请往下面看,这第一道乃是我们东主的招牌菜‘金玉满堂’,第二道乃是古达师父的‘灯影牛肉’,第三道是‘东坡墨鱼’。金玉满堂,五贯,灯影牛肉,四贯,东坡墨鱼,三贯,三道菜加在一起一共十二贯,但若是客官点这金三宝便只要十贯,可以节省二贯。”

????樊少白听到那金玉满堂时,眼中不免闪过一抹怨恨,要知道这道菜原是他们樊楼的招牌菜,如今却成了金楼的招牌菜,光这一道菜,就不知道得抢走樊楼多少老主顾了。

????操!我还真是小看这张春儿了,竟然能想到这种促销手段。李奇心里暗自惊讶,脸上却不露声色,朝着蔡敏德道:“员外,咱们就试试这金三宝如何?”

????蔡敏德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笑道:“蔡某也真有此意。”顿了顿,他又朝着四小公子道:“几位公子想吃些什么?”

????“我来。”

????高衙内干脆利落道:“你就把你们店里最贵的十道菜一样来一道吧。”

????日。你丫也太不顾及蔡老狐狸的感受了吧。李奇苦笑的直摇头。蔡敏德倒是十分爽快,道:“就这样上吧。”

????“是。几位客官请稍等。”

????那酒保一颔首,便离开了。

????“哇!这雪葡萄真是很特别呀,太好喝了!”洪天九忽然惊呼一声,原来别人都在点菜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自饮了。

????众人纷纷望向洪天九。高衙内好奇道:“小九,这酒有何特别之处?”

????洪天九砸吧了几下,道:“这雪葡萄和咱们的轰天酒倒是有点相似,不过却是刚好相反,刚入口时,感觉冰凉冰凉的,但是下肚以后又暖烘烘的,啧啧,真是好喝。”

????“有没有这么神呀?”

????高衙内似乎有些不相信,当即帮自己倒了一杯。除了李奇以外。其余人也都替自己倒了一杯,马桥这厮也全然没有当随从的觉悟。悄悄的拿过一壶酒来,躲在边上自饮起来,越喝越欢。

????高衙内刚喝了一小口,眼中一亮,连呼道:“怪哉,怪哉。”

????蔡敏德眉头紧锁道:“不错,这酒的确是非常特别。”

????李奇纳闷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蔡敏德解释道:“李公子,这酒你可得好好尝尝。真是太奇妙了,洪公子说这酒有股冰意,其实不然,我认为应该说是一种味道,其实这酒根本就不冰,只是感觉有些凉飕飕的。一般炎日的时候,咱们也都喜欢把葡萄酒冰镇以后再拿来喝。但是冰镇过的葡萄酒它的味道和香味都会稍稍受到些影响,可是这酒却大不一样,味道很是香醇了。”

????高衙内一个劲的点头道:“不错,不错,员外说的真是太对了。不过这酒到底是怎么做的?”

????此时,旁边的桌上。也响起阵阵惊呼,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因为这雪葡萄。

????蔡敏德摇头道:“这我可就不知晓了。”顿了顿,他又朝着李奇道:“李公子能酿造出那天下无双酒,想来必定能尝出其中缘由来。”

????唰唰唰。

????众人一下子把目光全部集中在李奇身上了。

????李奇为难道:“可是我不喝酒的呀。”

????蔡敏德忙道:“哎,李公子。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难道李公子酿造天下无双的时候,就一点也没有尝过么?”

????这倒也是。李奇点点头,笑道:“好吧,我就尝尝这雪葡萄。”

????洪天九立刻替他倒了一杯。李奇接过酒杯来,浅饮了一口,果然就如他们说的一般,先冰后暖,香醇可口,跟天下无双相比恐怕也是不相上下,当然,天下无双毕竟不是一种酒,口味多样化,所以真正比较起来,还是天下无双占优,况且绝世无双还没有出来了。

????蔡敏德问道:“李公子,你可有尝出来?”

????李奇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高衙内忙道:“那你快说呀。”

????李奇正色道:“其实这酒关键之处,张娘子已经告诉我们了。”

????樊少白皱眉道:“此话怎说?”

????“关键就在‘雪葡萄’这三个字上面。”

????李奇叹了口气,解释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酿这酒所用的葡萄,并非我们中原的葡萄,而是来之北方。北方天气寒冷,有些地方八月份就有大雪,而那时正是葡萄收获的月份,他们肯定是趁大雪之际将葡萄收获,经过简单的处理,就直接酿酒,由于葡萄本身就带有一股寒意,所以酿出来的酒也就像冰镇过的一样,而酒本来又有暖身的作用,这一反差,其效果就更加明显了。”

????众人听罢登时恍然大悟,频频点头。

????蔡敏德拱手道:“李公子果然是见多识广,蔡某佩服。”

????李奇摇摇头道:“哪里,哪里,我也就是随便猜的,至于是不是这样,还不一定了。”

????樊少白眉头紧锁道:“若真如你所言,那么他这酒岂不是从北方运过来的?”

????“应该是这样吧。”

????“可是如今北方烽烟四起,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酒运到这里来。”

????蔡敏德眼中精芒一闪,难道那幕后买主是从北方来的?

????李奇嘴角露出一抹冷意,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你得去问张娘子了。”

????樊少白哼道:“她岂会告诉我们。”

????就在此时,忽然一股浓郁的香味传来。众人闻香望去,原来是洪天九已经把那月香酒揭开了。

????柴聪惊叹道:“哇!这酒好香啊。”

????李奇道:“是月季花。”

????蔡敏德点头道:“不错,看来这酒是月季花酿造的,但是用花酿酒我们也酿过,可是香味却没有如此浓郁,想来她定是加了什么特殊的香料在里面。”

????仅仅过了一会儿,整个金楼被这香气给笼罩住了,就连外面的行人都停驻不前,站在门前享受这股香味,当真是十里飘香呀。

????李奇面色变得越发凝重起来,这香味无疑就是最好最直接的广告。

????洪天九啧啧道:“这香味可和那臭豆腐的臭味真是有的一比。也不知道哪个更厉害些。”

????李奇半开玩笑道:“小九说的不错,早知如此。咱们就应该在四周摆下数十个臭豆腐摊子,跟他一争高下。”

????蔡敏德哈哈大笑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高衙内喝了一口,登时感到香气袭人,仿佛酒中蕴藏着一个美人,很适合他的口味,道:“嗯嗯,这酒真是香甜,喝的肚子都香了。待会放的屁肯定都是香的。”

????众人听罢,面面相觑,皆是苦笑不语。

????显然,这两种酒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客人们对此也是非常满意,但是其余的同行们,可就个个都是愁眉苦脸的了。

????过了一会儿。随着一阵热腾腾的香味,只见一个个女酒保端着一道道佳肴走了出来。

????这第一道就是以东坡先生命名的“东坡墨鱼”,仅这四个字很讨那文人雅士喜欢,要知道苏门弟子可是遍布天下啊。

????当酒保将菜端上桌后,只见盘中竟然是一个暗红色砚台状的物体,而且边上还有一些葱花粉丝制作成的文案。制作之巧妙,让人叹为观止。洪天九登时惊呼道:“咦?怎地是个砚台呀。”

????李奇白了他一眼,笑道:“什么砚台,这只不过是把鱼做成砚台的样子。”

????“可是为何要做这样子?”

????柴聪笑道:“这我知道。”

????“快说,这是为啥?”

????柴聪微微一笑。道:“其实这道菜是有故事的,这道菜最开始源于川内。当时是鲜为人知,一直到苏大学士去凌云寺读书后,才颇有名气,据说是因为苏大学士常去凌云岩下洗砚,江中之鱼食其墨汁,皮色浓黑如墨。因而人们便称它为‘东坡墨鱼’,不过张娘子巧具匠心,将这鱼制成砚台状,这法子实在妙啊。”

????狗日的,竟然用苏东坡来做幌子,还不给代言费,真是忒可耻啊,看来老子下次得做一道以清照命名的佳肴。李奇心里替苏东坡感到忿忿不平。

????蔡敏德一声长叹道:“仅凭这个故事,这道菜的味道已经不重要了。”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呀,李奇的存在就让他感到惶恐不安了,现在又多出一个张春儿来,他此时想的不是如何称霸东京,而是如何自保了。

????霎时间,苏东坡的名字不绝于耳。众多才子争先恐后的与好友讲起了这道菜的故事。

????李奇颇感无奈的摇摇头,拿起筷子准备尝尝,柴聪忽然叫道:“你准备干什么?”

????“当然是尝尝啊。”

????柴聪讪讪笑道:“对哦,我差点忘了这是一道菜去了。”

????什么智商啊?李奇一翻白眼,夹了一点鱼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稍稍点头道:“皮酥肉嫩,甜酸中略带香辣,再加上这个故事,尝起来的确是别有一番风味呀。”

????众人尝后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很快,第二道菜就上来了,正是那道“灯影牛肉”,如今牛肉虽少,但是对于像金楼这种大酒楼而言,还是不难弄到的。

????除李奇以外,其余人见到那一盘色泽红亮的牛肉片时,仿佛冬天里见到一把火似的,登时胃口大开,口水横流,暖意十足。李奇却是感到十分不屑,其实这道菜他也会做,而且绝对比古达要做的好多了,只是由于当今的牛肉太少,以至于成本太高,不利于销售,故此才没有做。

????高衙内见这道菜除了光泽红亮以外,也没啥特别的,好奇道:“为何这道菜叫做‘灯影牛肉’?”

????柴聪又开始卖弄了起来,道:“据说这道菜乃前朝大诗人元稹命名的,因为牛肉片特薄,用筷子挟起来,在烛光下,红色牛肉片上丝丝纹理会在墙壁上映出清晰的红色幻影来,极为有趣,故此唤之为‘灯影牛肉’。”

????李奇嗯了一声,道:“不错,这道菜关键之处在于选材和刀工,必须得牛腿腱肉里脊肉,而且要切的薄入纸片,也并非人人能做到的。”

????蔡敏德点头道:“是啊。不过以古师傅的刀工,要做这一点也并非难事。”

????高衙内若有所思道:“看来今晚还得来一次,看看是不是真的这么神奇。”

????蔡敏德呵呵一笑,夹起一片牛肉来,尝了一块,薄薄的牛肉片不仅极好入口,而且嚼劲十足,赞道:“嗯---麻辣鲜香,入口化渣,口味真是不错,能尝到如此美味,这四贯钱真是值了。”

????他可是厨师出生,他的评价自然是很有分量的。

????很快,盘中的牛肉就被洪天九和高衙内一抢而空,但是李奇却始终没有动筷。蔡敏德好奇道:“李公子,你不喜欢吃么?”

????李奇微微笑道:“口中有疱疹,不便吃。”其实这只是他的借口,他是顾忌到自己的手伤,才不敢吃。

????接下来便是那道万众瞩目的金玉满堂了。

????这道菜还未上楼,楼下就传来阵阵惊呼。李奇等人听罢都感到非常困惑,可是当那道金玉满堂呈上来之后,登时金光四射,众人无不倒抽一口冷气。樊少白更是颤声道:“这---这---金玉满堂不是这样子的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