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被包围了-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五百一十四章 被包围了

第五百一十四章 被包围了2017-11-10 21:22:22Ctrl+D 收藏本站

    “哗啦。”

    一个差役提着一桶冷水,对这昏迷不醒的西门阀一冲。

    “啊!”

    那西门阀登时一声大叫,清醒过来,但是立刻胯下就传来一阵剧痛,登时又疼的满地打滚。

    那梁松见他那模样,也明白了过来,暗想这步帅也真够狠的,一出手就让人绝子绝孙。

    一阵疼痛过后,西门阀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县衙内,一看高衙内梁松等人都在,登时喜怒交加,大喊道:“大人---。”

    砰。

    梁松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罪犯西门阀,竟敢谋夺侍卫步都指挥使的良驹,而且还搬弄是非,误导本官,污蔑好人,罪加一等,来人呀,将西门阀杖刑三十,明日押往相州待知州大人宣判。”

    “是。”

    梁松判完后,又朝着李奇谄笑道:“步帅,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李奇微微笑道:“我不懂这些,你做主便是。”

    “是是是。”

    西门阀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是梁松口中的侍卫步都指挥使已经将他吓得仿佛失去了三魂七魄。

    啪啪啪....

    “啊---梁松,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人---啊---你不得好死----啊。”

    西门阀面目狰狞的望着梁松,眼中蕴含的无穷无尽的怨恨,但是他由于下体前后都遭到重创,已经无力再叫嚷,只是死死的盯着梁松,待打到二十下的时候,他又再一次晕厥过去。

    李奇见也差不多了,站出来道:“梁知县,本官还得回京处理些事,就先告辞了。”

    梁松忙道:“步帅为何要急着走,下官都还未有尽地主之意。”

    “免了。”

    李奇一抬手。淡淡道:“本官可没空在这里瞎耽误。”

    梁松讪讪点了下头,道:“那---那下官送步帅。”

    “不用了,你这案件都还没有审理完了。告辞。”

    梁松作揖道:“下官恭送步帅。”

    高衙内惊讶的望着李奇,仿佛在说,这就走了?

    李奇隐蔽的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不禁是高衙内,这就连梁松都没有想到。目送李奇出去后,眼中满是迷茫,朝着身旁的主薄道:“这---这事就这么完呢?”

    那主簿摇摇头道:“这步帅喜怒不形于色,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但是他既然要救岳飞,为何不直接来。反而要玩这么多花样了。”

    “对呀。”

    梁松眉头紧锁,忽然双眼一睁,道:“难道他是怕本官---。”

    ......

    “大人,你的马。”

    李奇等人刚出门衙门,一名差役将李奇借岳飞的那匹马牵了过来。

    李奇嗯了一声,朝着岳飞道:“你还能骑马吗?”

    岳飞笑着点点头,从那差役手中牵过马来。道:“岳飞多谢---。”

    李奇打断了他的话,道:“好了,这些话就先别说了。我们还是快赶路吧。”

    “哦。”

    还没有走两步,马桥就跳到李奇面前,道:“副帅,你就这么放过了恶知县么?”

    高衙内拉拢着脑袋道:“就是,就是,忒也没劲了。本衙内还打算来个大闹县衙,惩恶除奸了。”

    洪天九也是一脸郁闷道:“哥哥说的不错,我也还没有在衙门内打过架,原本还以为有机会尝试下,没想到---。”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李奇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两人的思维,道:“你们也不动脑子想想,我只是三衙统领。又不是钦差,凭什么抓他,除非跟对待西门阀一样暴揍他一顿,但是那样的话。不管梁松是否罪有应得,那我回京都有可能会被那些言官弹劾,有些时候,一个小小的错误,或许就会招来杀身之祸,就跟那西门阀一样。”

    马桥道:“那你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呢?”

    “当然不会,我来此只是确保能安全把人救出来。但是我管不了,有人能管。”

    “谁?”

    “相州知州。”李奇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这相州知州乃是蔡二爷的学生,蔡二爷已经给他送去书信,相信那知州明日就会到了,而这汤阴县隶属于京畿之地,开封府能够直接受理,只要把梁松抓到开封府,到那时,咱们想怎么整他都行。”

    高衙内一拍掌道:“好,李奇,你想的真是周到,要是到了开封府,嘿嘿。”

    洪天九还是不满道:“那也没有在公堂上揍他那么有趣。”

    高衙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这倒也是哦。不过没事,小九,待明日那啥知州来了,咱们再在公堂上揍他一顿便是,量那知州也不敢阻扰咱们。”

    洪天九嘿嘿道:“哥哥,你说话得算话呀,别到时又跟李大哥一样。”

    “放心吧,明日你就瞧我的。”

    李奇听得是只摇头,朝着岳飞道:“岳飞,这梁松怎么对你的,我必将让他十倍奉还。”

    岳飞讪讪道:“步帅,其实岳飞也没有受太多的苦。”

    “哦?是吗?那就让他百倍奉还吧。”李奇呵呵道。

    一行人连夜乘马出了汤阴县,回到了那个偏僻的客栈。

    等到他们来到的时候,只见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坐在里面,但见那妇人眉毛慈祥,身着一件花布长裙,眉宇间露出一丝担忧,岳翻站在一旁。

    岳飞一见到那妇人,赶紧跑了过去,拜倒在地,道:“孩儿不孝,让母亲大人为孩儿担心了。”

    此妇人正是的岳飞的母亲,姚氏。

    姚氏见到了岳飞,激动的眼眶一红,赶紧扶起岳飞道:“好好好,回来就好。”她仔细的打量了岳飞一会,见岳飞没事,心里也安心不少,又抬头望着李奇等人。

    岳飞忙介绍道:“母亲,这位就是侍卫步都指挥使。也是孩儿的救命恩人。”

    姚氏万万没有想到这步帅恁地年轻,微微一愣,忙行礼道:“民妇姚氏拜见都指挥使。”

    “不敢,不敢。”李奇原想去扶她,却又觉不妥,忙道:“岳飞,你快扶你母亲起来。”

    待岳飞扶起姚氏以后。李奇才笑道:“伯母,这事本因我而起,岳飞当初也已经答应我,待他守孝完后,便来侍卫马帮我,也可以算是我的兵。而且我与岳飞一见如故,所以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前来。”

    姚氏微微点头,表示谢意,道:“大人对小儿说的那番话,小儿已经转告了民妇,民妇觉得大人说的很有道理。是小儿愚钝,辜负了大人的一番好意。自古以来,忠孝两难全,男儿本应征战沙场,建功立业,岂能为儿女私情所羁绊,能够得到大人的赏识,那是小儿的福气。民妇希望大人能早日让岳飞投军,为国效力,家中事由他弟弟代劳便是。”

    这姚氏还真不亏是四大贤母之一,果然思想开明,不过我都亲自来了,你就用一个儿子打发我,忒也不厚道了吧。李奇呵呵道:“其实---呵呵。忠孝是还能够两全的。”

    姚氏错愕道:“大人此话何意?”

    李奇轻咳一声,道:“虽然如今那西门阀已经只剩下半口气的,但是他在这地的势力也不可能一日尽除,我怕等我们走了。他的那些爪牙会报复你们,若是这样,那岳飞恐怕一辈子都得背负着这不孝的罪名,我也不会安心。”

    姚氏点点头,也略显一丝担忧,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李奇笑道:“我是这么打算的,干脆你们三母子带着岳飞他父亲的灵位跟我一同上京,我那里还有些物业,也不差钱。还有,我瞧岳翻的底子也不错,若是他想投军的话,我也非常愿意让他进三衙。如此一来,他们即可以为父守孝,又能在在军队里得到历练。哦,最近种师道老将军开了一个军事学习班,打算为我大宋培养出一批年轻有为的将军,我跟他提起过岳飞,老将军也希望岳飞能去跟他学习。”

    种师道的威名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姚氏三母子听罢,登时激动万分。

    片刻,姚氏才道:“多谢大人好意,若是大人看得起我这二郎,他也可以随大人赴京,民妇就不去打扰大人,留在家中便行,想必他们也不会为难我一个妇人。”

    他也害怕岳翻留在此处遭到报复,所以也想让岳翻随岳飞一同上京。

    岳飞急道:“母亲大人,这如何能行。”

    姚氏颇具威严的瞥了眼岳飞,后者立刻低下头来,不敢多说甚么。

    一旁的高衙内听得着急呀,道:“我说你这妇人好生不知趣,李奇他好意脚脚,你何必推五阻七的,再说李奇如今腰缠万贯,手下的人,都快比你们汤阴县的人还要多了,多你一个也不碍事。”

    日。这个草包?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李奇怒瞪了高衙内一眼,沉声道:“高进,我说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他不想暴露高衙内的身份,就是害怕姚氏担忧,心想先把她忽悠到京城再慢慢解释。

    高衙内撇了撇嘴,坐到一旁去,倒也不再言语。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时候,他一向不会顾虑李奇的感受,但是谈及正事时,他还是会听李奇的,这都是由于他那两个哥哥长年不回家,所以他已经潜移默化把李奇当成了自己的大哥,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罢了。

    打发掉这二货后,李奇又满脸歉意的朝着姚氏道:“真是对不起,我这兄弟说话一向如此,伯母勿要见怪,我代他向伯母陪个不是。不过我以为若是将伯母一人留在家中,岳飞和岳翻也不能全心投入到训练当中,还望伯母三思。”

    姚氏老脸一红,也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忙回礼道:“岂敢,岂敢。其实这位小官人说的也不错,是民妇太不识大体了,既然如此,那---那就依大人所言,只是以后免不了要给大人添麻烦了。”

    汗!想不到这草包还帮我了大忙。李奇大喜,这一趟算是来值了,道:“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这样吧,我们先在此休息一会,明日待解决梁知县那一档子事,再与你们回家收拾行李。”

    “是。”

    过了约莫两个时辰,李奇刚入睡不久,门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步帅,步帅。”

    操!想不到跑到这里来,还是会被人打扰。李奇眉头一皱,问道:“什么事?”

    门外那人道:“步帅,据探子来报,有一路人马正朝着我们这边行来。”

    李奇倏然起来,道:“有没有探清楚是什么人?”

    那人道:“暂时还没有,不过绝非我们的人,而且他们都带着武器,恐怕是来者不善。”

    难道是强盗?不可能呀,在这京畿之地,怎地还会有强盗?李奇眉头紧锁,难道是他?问道:“一共来了有多少人?”

    “差不多有五十六人。”

    “这么多人?”李奇惊呼一声,其实他首先想到的人就是梁松,但问题是一个小小县衙哪有这么多人,而知县又不能直接调动军队。

    但是不管怎么样,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李奇立刻吩咐人叫醒高衙内等人,准备逃跑。

    霎时间,整个客栈是混乱不堪。

    “啊---是哪个王八蛋吵我睡觉了。”

    高衙内从房里走了出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打着哈欠道。

    “那你就继续睡吧,待会被人鞭尸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鞭尸?”

    高衙内猛然惊醒过来,揉了揉眼睛,骇然道:“喂喂喂,究竟出什么事呢?”

    “待会再跟你说。人都到齐了没有?”

    一人道:“马桥待人去取马车了,其余人都到齐了。”

    “那就快走吧。”

    正当众人准备出发的时候,陈阿南忽然跑进来嚷嚷道:“不好了,不好了,李大哥,我们被包围了。”

    李奇双眼一睁,道:“这么快?”

    忽听得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咚咚咚。砰砰砰。

    听脚步声,至少也有五六十人。

    高衙内那名保镖忽然开口道:“快去把门窗关上。”

    “娘的,你这人好生不讲义气,老子都还没有进来,你就叫关门,你甚么意思?”

    只见马桥和两名侍卫马的士兵将马车和马匹全部牵到了屋内来。马桥将门关好,擦了一把大汗道:“副帅,外面来了好多人啊。”

    李奇来到二楼的窗前,打开一条缝来,见外面至少站在六七十人,一部分人手中举着火把,个个手持武器,内圈还站着一群弓箭手,目标直指这客栈,但是从他们的装扮看,不像似军人更像是土匪。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土匪呢?”李奇眼中很是迷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求推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