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全羊宴-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五百二十九章 全羊宴

第五百二十九章 全羊宴2017-11-10 21:22:44Ctrl+D 收藏本站

    李奇的做法较为奇特,完颜晟那边可也不简单,只见他将羊毛处理干净后,又破腹将内脏给挖了出来,然后用铁丝将羊绑在早就准备好的铁架子上。

    这捆羊看起来是挺简单的,但是李奇知道,这每一步都是非常有讲究的,比如羊头该放在什么位置,四肢该怎么放,铁丝该怎么捆,这里面都包含着着很多窍门。

    要做一道菜不难,只要熟了就行,但是要做一道美味,那也绝不比简单,有时候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可能导致整道菜都毁了。

    李奇的这道美味,正是那大名鼎鼎的蒙古烤全羊,在用羊肉做的菜里面,这道烤全羊绝对能名列前茅。李奇以前为了寻找新菜式,走遍世界各地,这都是受他父亲的影响。他还专门挑一些古老的村庄,看看那里的人是怎样用古老的方法烹制出最美味的佳肴,其中也给了他许多启发,所以他的成功,并非全是靠天赋,他自身的努力也是不容忽视的。

    然而,内蒙古那么有特色的地方,他如何会放过,他曾在内蒙古行走了一个多月,专门到那些百姓家里蹭饭吃,当然,说是蹭,其实也要给钱的。这道烤全羊就是那时候学来的,而且自从他在他岳父的酒店推出这道烤全羊后,很多大老板办酒宴都指定要上这道菜,也给他们酒店带来了不小的利益。

    而完颜晟做的烤全羊应该就是最古老的烤全羊,或着说是烤全羊的前身。

    李奇瞧了一小会,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心里颇觉兴奋,其实斗厨跟斗武都是差不多。高手对于高手总是惺惺相惜。他不敢托大,很快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这边。他先是在羊的腹腔内和后腿内侧肉厚的地方用刀割若干小口。然后开始进行调料,这两件事原本可以同时完成的,可惜苦于身边两人,都是纯吃货。不懂得烧菜,只能自己动手了。

    李奇来到长桌前,用葱段姜片盐花椒上好的老酱糖少许小茴香末盐油调制成一大碗调味料,分出一碗交给马桥和岳飞二人,让他们用这调味料在羊身上的那些口子上搓擦入味。

    待他们弄完后,李奇又去用手在炉口上方试了试温度。点了点头,又将剩余的调味料装入羊的腹部,接着他又把羊尾用铁签别入腹内,用铁链倒挂着,背部朝下,四肢朝上。而后,又在羊身上刷上一层特别调制的香油。

    这第一阶段总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是烤制了。

    李奇又来到烤炉旁用手试了试温度,等了少许,忽然吩咐道:“马桥,你把柴火撤出来。”

    “哦---啊?”

    马桥先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是一愣。错愕道:“副帅,你不会是紧张吧,你这羊都没有放进去,为何就要将柴火撤出来。”

    李奇没好气道:“我这样子想是紧张吗?老子自出师一来,比试厨艺的时候就还没有紧张过,想叫你撤就撤,哪来这么多废话,未必你也想学厨?”

    “不想。”

    马桥回答的倒也干脆,蹲下身子,麻利的从烤炉地下将柴火给撤了出来。

    这柴火刚一撤出。李奇就将羊倒挂着放入烤炉内,这铁链上还好有一个铁质的圆盖,这烤炉的口就是根据这铁盖的大小设计,将盖子盖严实,又用泥土封上。

    “搞定。”

    李奇拍了拍手。不禁长出一口气。

    马桥好奇道:“副帅,这就行了呀?”心里却想,里面连块木柴都没有,你能烤的熟么?

    李奇自然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笑道:“当然还没有好,这只是第二阶段罢了,我这是在利用烤炉内壁的温度去烤制,但是这种烤法不能完全烤熟,所以待会还得再烤一次。”

    马桥不解道:“那你为何不直接用柴火烤。”说着他忽然手往完颜晟那边一指,道:“你瞧人家不就是直接用火好么,忒也简单了。”

    李奇转头一看,只见完颜晟站在一个大烤架边上,不断地转动着把柄,那只肥羊在火焰上空渐渐变成了金红色。笑道:“你以为那很简单吗?”

    “至少比你这简单。”

    李奇摇摇头道:“你懂什么,我们这两种烤法的难度差不了多少,唯一的区别就是---。”说道此处他忽然停了下来。

    马桥岳飞同问道:“是啥?”

    李奇嘴角一扬,呵呵道:“我的羊要比他的要好吃。”

    马桥和岳飞面面相觑。

    李奇又笑道:“说了你们也不会懂,待会尝过以后,你们便会明白。”

    马桥哦了一声,喜道:“如此说来,我和岳小哥也有机会尝尝这羊肉?”

    “呃...没有。”

    ......

    等了好半天,李奇终于打开炉门,但见他用长勺舀起一大勺梭梭柴的火块,对着羊身进行烤炙。

    岳飞堂堂大老爷们,见李奇这种烤法忒也温柔了,心里着急,忍不住问道:“步帅,你何故方才不直接用火烤。”

    李奇叹了口气,道:“用这种慢火烤炙,能使羊腹中的佐料味逐渐渗透于羊肉之内,同时有能使羊肉熟透且不会烤焦,咱们平时烤的羊,即便手法再到位,有些地方还是会烤焦的,而且我这道烤羊最忌讳烟了。”

    马桥和岳飞听得是一知半解。

    .......

    过了约一个时辰。

    场中的传来阵阵香味,可把完颜阿骨打他们给馋坏了。

    “烤好了。”

    完颜晟擦了一把大汗,率先说道,又瞥了眼李奇那边,脸上满是好奇。

    他的那两个助手小心翼翼的从烤架上将羊取下,只见那只羊已经变成了金红色,油光发亮。仅仅看一眼,那也是垂涎三尺,不过从烤架取下来可也废了不少功夫。

    二人先是将羊肉放在木盘中,再将木盘放在一张矮桌上,呈到众人面前。

    完颜阿骨打哈哈道:“四弟。真是辛苦你了。”

    完颜晟摇摇头道:“这有何辛苦的,只是皇兄如今身体抱恙,若是方才有皇兄在旁陪着我闲聊,那不仅不辛苦,反而会别有一番滋味。”

    完颜宗弼笑道:“四叔,你何不早说。不然我就过去陪你了。”

    完颜晟半开玩笑道:“你过来准坏我事。”

    那些金国大臣登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完颜阿骨打笑了一阵子,瞥了眼李奇那边,道:“看来这金刀厨王还没有做好,那咱们就先品尝我四弟这道烤羊吧。”

    几名仆人立刻上来,瞬间就将完颜晟这只烤羊给瓜分干净了。

    待这烤羊肉呈上以后,众人立刻吃了起来。

    只见金国那些大臣大将们皆是用手直接抓着肉吃。吃的是满嘴是油,一个劲的赞这肉好吃,而宋朝这边则是细吞慢咽。

    赵楷身为王子可没有尝过他叔父做的菜,撕下一小片放入嘴中,细细咀嚼,只觉羊皮酥脆,羊肉嫩香。特别是这浓郁且纯正肉香让他眼中一亮,暗道,此肉真是好吃,肉香恁地纯正,仿佛不含任何杂味,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吃到如此好吃的烤肉,即便是李奇做的烤肉也未必有这好吃。

    一旁的赵良嗣瞥了眼赵楷,呵呵道:“殿下,这肉好吃吧?”

    赵楷不可思议的点点头,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一个王爷竟然能烤出此等美味来。道:“赵大夫以前是否已经尝过这勃极烈的手艺了。”

    赵良嗣点头笑道:“我也只是有幸吃过一两次而已。这谙班勃极烈的烤羊肉在整个女真族都是大有名气,我曾听人说,只要他一在军营过夜,那么每到晚饭时分,那些士兵便来从帐中跑出来。”

    赵楷哦了一声。道:“这又是为何?”

    赵良嗣哈哈道:“那是因为他们想闻闻这香味,据说那些士兵闻了这香味,晚上吃饭的时候都胃口都要好些。”

    赵楷苦笑一声道:“还有这等事。”说着他又瞧了眼李奇,不禁有些担心。

    完颜阿骨打很快就将那块肉解决了,摸了几下那撇小胡须,笑道:“四弟,你这烤羊肉真是百吃不厌呀。”

    完颜晟笑道:“皇兄过奖了,皇兄胃口好,便是我大金之福。”

    完颜宗弼咧开嘴嘿嘿道:“四叔,父亲吃了百次,我这可还只是第二十八次吃你烤的羊肉,还差七十二次呀。”

    完颜晟眼一鼓,道:“你休得胡言。”

    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忽听得又听得场中传来一个声音,“好了。”

    众人这才从完颜晟的美食中醒悟过来,想起那边还有一只羊,心中更是期待,他们可也想见识见识这金刀厨王的实力。

    不一会儿,就见马桥和岳飞抬着一张矮桌上来,只见桌上的木盘里摆放着一只躺卧着的金黄色肥羊。

    金光闪闪,色泽均匀,香味弥漫,诱人至极。

    众人虽然方才已经吃过一道美味的烤羊肉,但是那一点哪里够,望着中间的那只羊,是一个劲的吞口水。

    李奇上前朝着完颜阿骨打兄弟行了一礼。

    完颜阿骨打哈哈道:“不愧是金刀厨王,就连这羊都是金黄色的,哈哈,快快呈上。”

    这两者有关系?李奇一抬手道:“陛下过奖了。但是在吃这羊肉之前,在下另外还有一道美味也想请陛下品尝。”

    “什么美味?”

    完颜阿骨打不禁仔细一瞧,发现就是一只烤羊,并无其他。

    完颜晟也是困惑的望着李奇。

    李奇微微一笑,岳马二人将羊抬起,李奇先是将一个大碗放入羊的腹部下,然后接过一把小刀来,将羊的腹部扩开,只听得哗啦一声,一股乳白色的浓汤从羊的腹部倾斜到碗里。

    众人无不大吃一惊。

    完颜晟稍稍点头,暗道,原来是另有乾坤呀---好香呀,难道这就是那汤散发出来的香味。

    原来这汤刚一倒出来,一阵十分特殊又很熟悉的香味登时弥漫开来。

    众人为之陶醉呀。

    李奇这才将羊切成若干份,又将那碗汤分成若干小碗,加水水调制,连同羊肉一同呈上,不过由于这汤有限,所以只有完颜氏的人才有资格品尝到,而宋朝那边也就赵良嗣和赵楷有份。

    完颜阿骨打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做羊汤的,迫不及待的就喝了一口,只觉这汤不膻不腥,味道极其鲜美,更难能可贵的是这汤似乎吸取了羊身上每个部位的精华,让人回味无穷,不禁感叹道:“此汤真是人间美味,我可还是第一次尝到如今鲜美的羊汤。”

    完颜晟也尝了一口汤,轻叹一声,仅凭这一道美味,他便已经输了一般,又咬了一口那羊肉,呆了片刻,脱口道:“我输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求推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