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无良的杀戮-北宋小厨师 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

北宋小厨师

第五百八十八章 无良的杀戮

第五百八十八章 无良的杀戮2017-11-10 21:24:3Ctrl+D 收藏本站

    “你这个没酒量的酒鬼,你还有甚么资格叫美美,我才不用你---。”

    马桥听得是怒火中烧,但是这话都还没有说完,对方的刀锋就劈了过来。

    李奇登时冒了一头冷汗,对这一对师徒是彻底的无语了。

    “不错,为师喝酒是没你厉害,这为师也一直都承认,但是如今拼的可不是酒量,而是手段。美美,你也听见没有,你师哥多有骨气呀,为师还就不帮了。”

    这中年大叔似乎一点也不关心马桥的现状,自顾念叨着,不过他也终于将剑收了回来,那名刺客血都快流干了,终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壮烈牺牲了。他忽然又面露惧色,紧张道:“美美,在京城杀人犯法么?哎哟,这里死了这么多人,咱们还是快走吧,以免惹祸上身。”

    暴汗!请问在哪里杀人不犯法啊?李奇被这中年大叔搞的神经有些错乱了,这时候你娘的还计较这些?但他也生怕这中年大叔就此离开,毕竟这可是他们目前唯一一根救命稻草呀,忙伸手道:“放心,你就是把这些人都杀了也不犯法,反而立了大功。”

    那中年大叔转头瞧向李奇,问道:“你又是谁?我为何要信你?”

    李奇真的懒得和他废话,简单直白道:“官。”

    “官?”

    那中年大叔一怔,倏然伸出右手来,一脸好奇道:“京城的官身上才带这么点钱呀?”但见他手中放着一小串铜钱,最多不超过二十文。

    这一串铜钱正是李奇前面扔给他的,李奇一直都嫌这钱太重了,故此平时若没有事情,身上最多带什么十几二十文钱,真的不能再多了。

    “呃...。”李奇被揶揄的哪里还说的出话,今夜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耻辱,以后恐怕都难以洗白了。

    封宜奴也觉得这人太不讲道理了,如今那边马桥还身处险境。而这人却还有兴致为了这点钱斤斤计较。轻声道:“你---你还是快去帮帮马桥吧。”

    中年大叔摇头干脆道:“我才不帮了,那小子以前在我的庇护下,一直以来都没有吃过什么亏,以至于他经常不把我放在眼里,如今正好让他明白离开师父我,那是寸步难行呀,哈哈。”

    鲁美美见她师父竟然还有心情笑。心中是又急又怒,哼道:“你不去,我去。”说着她就朝着马桥那边冲去。

    那中年大叔赶紧一把拉住她,嘿嘿笑道:“别别别,此等粗活,哪用美美你动手呀。还是交给为师吧。”说着他左手持剑忽然朝着地下一划,弯腰拣起一把刀来。

    李奇低头一看,隐隐见到那刺客的右手从手肘至中指多出一条狭长的伤口,鲜血直流。

    那中年大叔将刀插在腰带上,走到马桥的那匹白马前,轻轻拍了拍,安抚下那匹白马的心情。啧啧道:“这么好的一匹骏马竟然被那小子骑成这幅模样,为师都感到丢人了呀,早知如此,为师就该好好教教他如何骑马。”

    鲁美美如今心急如焚,跺脚急道:“师父?”

    “美美别急,为师这就去。”

    那中年大叔说着就跨上白马,右手一拉缰绳,忽然转头朝着李奇道:“你真是官?”

    李奇闭着眼睛点了下头。

    那中年大叔轻叹一声。道:“官都混成这般模样了,幸亏我没有当官。”

    这次李奇真哭了。

    “哎哟。”

    忽听得马桥一声惊呼,众人忙转头一看,只见马桥如今已经被逼的在上蹿下跳,两个杀手已经冲过他的防线,举刀就朝着李奇这边杀来。

    “副帅小心。”

    马桥急忙吼道。

    “你先顾好自己再说吧。”

    那中年大叔说着用剑猛地一敲马屁股,那匹白马登时冲了出去。方才它只是受惊了,并没有受伤。

    那两名冲过来的刺客倒也十分有默契,一左一右分开,左边那人矮身挥刀砍向马腿。右边那人则是刺向马上的中年大叔。

    电光火石间,只见那中年大叔身子向左后一斜,左手持剑快如闪电般的挥下去,右手则是牢牢抓住右边那人的的手腕。

    “啊!”

    一声惨叫,只见左边那人的手臂连同刀一起飞了出去。

    “上来。”

    中年大叔大吼一声,右手直接将右边那刺客直接提上马来,但眨眼间,就见一句无头尸体从马背上滑落下去。

    封宜奴当即吐了出来。

    李奇看的也是触目惊心,这人实在太恐怖了。

    “小子,接刀。”

    那中年大叔大叫一声,随即右手一挥。

    马桥听得心中大喜,侧身躲过对方的一个纵劈,余光往后一瞥,右手顺手接了过来,但是手一碰到就察觉出异样,怎么是圆的?定眼一看,哪里是什么刀,正是一个人头,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对方一人又是一刀劈了过来。

    这可他把坑苦了,右手赶紧将人头甩去,身子朝着后面闪去,踉跄了几步,还是趴在了地上,好死不死,他刚一抬头,正好瞧见他师父骑马迎面向他冲了过来,纵使马桥本事了得,这也很难躲过去了,眼见他师父就要从他身上碾压过去,他紧紧闭上了双眼。

    李奇等人也全都惊呆了,他们都看不懂了,你这到底是帮哪边呀。

    但见那中年大叔,右手一提缰绳,白马高高跃起,直接从马桥身上飞了过去,又听得那中年大叔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又被为师骗了。哇哈哈。”

    话音刚落,又是一番刀光剑影。

    仅仅是瞬间,那中年大叔就骑马冲了过去,只见他身后又倒下一人。

    十余个刺客,如今就只剩下了五个。

    可是这五个刺客丝毫没有惊慌,根本不去理那中年大叔举刀就朝着马桥李奇等人砍去。

    马桥如今还惊魂未定,正欲开口大骂他那个无良师父,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见对方砍了过来,他哪里还敢多嘴。命要紧呀,而且他如今根本就没有机会还手了,慌忙之中是连滚带爬的朝前狂奔,嘴里还嚷道:“副帅,师妹,快跑。”

    李奇原本见那位中年大叔如此淡定,以为他们都性命无忧了。没有想到经过他们这么一搞,不禁还得马桥方寸大乱,而且也将他们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中,拉起封宜奴就朝着前面逃窜而去,真是狼狈至极。

    “哇呀呀呀。”

    这还没有跑两步,又听得后面传来那中年大叔嘶哑的声音。

    紧接着又传来一声闷哼。

    “让开。让开。”

    李奇转头一看,只见那中年大叔又张牙舞爪的冲了回来,而对方又有一人倒下。那马桥早已经贴在墙边,动都不敢动了,鲁美美赶紧伸手推开李奇和封宜奴,自己则是向后一跃。

    只觉一道黑影从他们中间一闪即过,劲风吹的李奇头发都全部竖了起来。

    “哈哈!真是痛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奇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又见那中年大叔一拉缰绳,那白马一声嘶鸣,前蹄高抬,原地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这前蹄刚一落地,听得啪的一声,那中年大叔又骑马冲了过来。

    在这狭隘的小巷子里这么个玩法。无疑是要人命呀。

    李奇等人都紧紧贴在墙上,是一动不敢动,生怕被撞飞了,那真是死的太冤枉了。

    片刻功夫,那中年大叔又冲了过去,可是这一次无一人倒下,那些刺客也开窍了。这次无一人上去硬拼,纷纷都失去浑身解数闪躲。

    这中年大叔刚一冲过去,那些刺客又朝着李奇冲来。

    得亏马桥反应快,大喊道:“快跑。”

    几人又赶紧逃窜。

    可是还未走两步。后面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李奇等人如今看都不看了,直接紧靠在墙上。

    这两个来回,除了那中年大叔玩的还比较兴奋以外,其余人都疯了。

    然而这一次,那中年大叔又是无功而返,但是他一点也不气馁,反而觉得十分有趣,一个潇洒急停转身,左手挥着剑,大吼一声,“冲啊!”

    又杀将过去。

    马桥怒吼道:“你这是在做甚么?快把刀给我。”

    “地上那么多,你小子不会捡啊。”

    那中年大叔如何愿意把刀给马桥,兴致勃勃的又冲了过去。

    那些刺客也甚感无语了,眼见李奇就在眼前,可是却始终追不上去,心里也感到着急呀。

    马桥一听,觉得也对哦,可是他刚刚蹲下身子准备解开那些尸体上面的绳带时,忽听得鲁美美叫道:“师哥,快跑。”

    马桥转头一看,原来待他师父冲了过去,那些刺客又举刀冲了过来,他急的眼泪都快掉出去了,赶紧起身逃命。

    可是转眼间,他师父又冲了回来,他们又只好让开。

    仅仅是片刻功夫,他师父又骑马冲了过去。李奇等人被他的玩的身心俱疲,这比逃命还要痛苦些。鲁美美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大吼道:“师父,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话音刚落,只见一把大刀划过一道弧线落在马桥身前,随即又传来那中年大叔嘶哑的叫嚷,“美美,千万不要呀。”

    马桥捡起拿把刀,这股怒火可就再也压制不住了,拖着刀就冲了上去,那些刺客刚刚躲过那无良大叔的攻击,还未反应过来,马桥就是一刀刺穿了最前面那人的胸膛。

    “啊---!”

    马桥大吼一声,抽出刀来,对这那些刺客,就是一顿猛砍,每一刀似乎都是用尽全身的力气,速度是越来越快。

    如今那些刺客只能疲于招架,悲剧的是后面的马蹄声又再响起,面对这两面夹击,他们这下可真的慌了神。

    这一慌,立刻露出破绽,马桥可是已经进入疯狂的状态,刀刀致命,瞬间又结果了两人,如今就剩下一名刺客了。

    那名刺客知道这次任务已经失败了,也不管后面了,拼死一搏,举刀砍向马桥,马桥身子一矮,一刀没入那人肚中,抓着那名刺客的衣襟一转身,刚刚避过冲过来的无良大叔。

    “哇呀呀,你小子太可恶了,竟然一个也不给我留。”

    马桥眼中满是怒火,额头上青筋爆出,直接举起那名刺客的尸体,朝着刚刚冲过去的无良大叔扔了过去,吼道:“下来。”

    那无良大叔纵使是天纵奇才也决计想不到这转眼间马桥会突然向他发难,一时间还真没有注意。

    砰地一声巨响。

    只见那无良大叔被马桥扔过来的“炮弹”直接轰下马了,摔的他差点没有晕过去。

    “老子和你拼了。”

    马桥举刀就朝着无良大叔冲了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365滚球比分直播_365滚球盘突然消失_365滚球盘免费投注返还,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各位吃货节日快乐。。。祝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身体健康。。。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大家一定要珍惜啊。。。这无良大叔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